各路人马,诸多二代,大量的汉子,成群的姑娘。众人都在见证撕比招亲大赛,最终的奖励产品极是汉子上官荣。

    “说好的三人一起撕比呢!”

    上官荣怒了。

    不带这样玩的。小红,你欺骗哥的感情。上官荣顶着他那迪奥炸天的发型冲向木吉吉。“那边的姑娘,接受我的怒火!”

    木吉吉呆若木鹅,“纳尼?!”

    荣小哥,你竟然攻击我而不是衣柜中的戈比·劳王。为什么呀,难道你是潜在的基老,只喜欢基老而不是萌妹子!木吉吉同学惊骇地回望着上官荣。“不过没关系,我会将你打造成新时代的伪娘。”

    抬腿,木吉吉同学揣在戈比·劳王的衣柜上。蓬!衣柜颤了颤,震得里面的劳王心肝俱颤,局部地区发凉。

    再说戈比·劳王的契约兽美阳阳,它咻的一下子不见了。原来,美阳阳的男朋友壮阳阳传讯给美阳阳,想要和它约个会炮。戈比·劳王只得独自面对木吉吉。

    轰!

    黑色的斗气荡舞着冲向木吉吉。

    上官荣头顶着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发型安稳如山,两颗金色的圆球物也煞是壮观。

    “木吉吉!”

    “小哥,你真傻,真的。”

    木吉吉旋身,祭出她的小板凳。蓝芒爆舞,小板凳倏地膨胀,当空砸下,嘭!黑色的斗气荡爆,抵不过木吉吉同学的蓝色板凳。

    拧身而上,木吉吉双足踏在巨大化的蓝色板凳的凳面上,她以睥睨之姿注定上官荣。“小哥,我知你用情极深,蛋的颜色也很深。我再次向你介绍一下我,我名木吉吉,性别女,xiong很大,思想腐坏,职业是画手。因为职业需要,我总是在找寻有个性的伪娘,关于你的种种传闻成功的引起本姑娘的注意,汉子,你可愿做我的麻豆?”

    上官荣拍出两掌,轰向木吉吉,算是他的回答。真可能做你的专属伪娘。荣小哥气不打一处来。“我要过上唧唧都来不及干燥的生活。因为我生在上官家!”

    “”木吉吉。

    哦特热法克!

    木吉吉同学震惊莫名。

    传闻难道是假的?驭使着蓝色的板凳,木吉吉轻而易举地撞开上官荣拍来的两道掌气。

    “荣小哥,劳王助你!”

    衣柜中的戈比·劳王破柜而出。锵!劳王举着一柄大剑。“持剑唤作‘偷晴’。是小生的爱兵。小生仗剑走天涯,不知偷走了多少汉子的芳心。更有多次暗潜而入,或藏于床下,或躲进柜中,或爬在屋顶,或扒着窗牖。小生凭着自己满脸的胶原蛋白,相中的汉子每每总能得手,纵然被那些汉子的男朋友发现了,小生也可全身而退,‘偷晴’剑功不可没。”

    挥动名剑“偷晴”,戈比·劳王倒也意气风发,英俊脱俗。

    一前一后,上官荣、戈比·劳王共同算计木吉吉同学。

    “他们敢!洒家弄死他们!”

    鲁尼妹大神急道。她之日天靴爆散出炽热的光芒,可以闪瞎粉丝的眼睛。

    上官小红拉住鲁大神的手腕。“大神,你忘了自己的身份?”

    “洒家的妹妹正在被两只汉子攻击,洒家怎能忍耐!”

    “大神,你现在是主持人,可我一同观战即可。”

    “哼!”

    “大神。”

    “洒家明白了。”

    “哦。”

    再观木吉吉同学,她以一敌二,左右支绌。戈比·劳王可是难缠的基老,上官荣小哥的实力和他的发型一样迪奥。

    “君不见劳王的身影无处不在。小生从天上来,来此觅长生。”清远的诗吟,轩峻的基老。轰隆隆!劳王的衣柜倒飞而来,悬在他的脚下。“木吉吉同学,你的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不要了吗。”

    呼!

    戈比·劳王驭使着衣柜忽地向天空中悬挂的“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驰射。

    “聪明的汉子。”上官荣赞道。

    咯吱咯吱。上官荣手里攥着三颗黑色的金属球,它们相互碰撞挤触。

    木吉吉同学也未着急,目送着戈比·劳王前去哄抢百美图。“劳王,你真傻,真的。你当真以为我每对‘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做手脚?”

    距“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愈来愈近,戈比·劳王激动的无以复加。顶着一百只基老电射而来的两百道锋锐的视线,劳王也很辛苦。

    “小生的了!”

    戈比·劳王挥剑斩断百美图下方的紫色烟岚,几在同时,他左臂扬起,伸手去抓“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

    异变陡生!

    百美图急剧颤动,抖出无尽的神华,恣若汪洋,蓦然间,吞了戈比·劳王整只基老,连同他脚下的衣柜以及名剑“偷晴”也不例外。

    “发生何事了!”

    “劳王,劳王你肿么啦!”

    “把你的偷晴剑交给我!”

    “劳王不见鸟!”

    “清谷大人,您有什么看法?为何戈比·劳王消失了,消失在我们眼皮底下。”

    基老们声如鼎沸,议论滔滔。同时望着大基老清谷。

    清谷面色不变,他道:“诸君,且看百美图中是不是多了一条汉子!”

    “什么!”

    “怎会这样!”

    “真的,真的!百美图中现在有一百零一只基老!”

    “快看,是戈比·劳王,他也在百美图中!”

    “劳王,快出来,你钻进‘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作甚,大家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

    “黑王子殿下,您的朋友不见了,您迟迟未有动作,何意?”

    有基老揶揄道。

    伊藤诚从靴子中取出一口短剑,直接向那人插了过去。噗的一声,鲜血喷溅,短剑已然刺入那人的左肩。“你是什么东西,也敢对我的主人无礼。”伊藤诚抽回他的短剑,在那人脸上抹去剑上的血液。

    黑王子也未看那人一眼。杂鱼角色。

    “清谷大人!”

    被伊藤诚短剑刺中的基老怒道。他寄希望于大基老清谷。清谷置若网闻,视他不见。这等不识趣的汉子,留在身边何用。

    清守取走伊藤诚手中的握着的短剑,他以锦帕包着剑柄。转身,清守盯着被刺的汉子。“你先下去休息。”话语甫落,清守将短剑送进那人的颈项中。

    马上有人拔掉那柄短剑,且以手堵住创口。搂着即将是死人的不知死活之僚,那人迅速离开。

    一切如常。好似什么也没发生。

    清谷道:“戈比·劳王是闯入者,你们看,百美图中的一百只汉子共同围攻他。”

    众基老循着清谷的目光,望向“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果见画卷内杀气腾腾,愁云惨淡,那些个基老手持各式武器,或三四人一组,或作壁上观,或嬉笑,或畅怀坐饮,或吟诗,不一而定。更多的基老则是在厮杀莫名穿入的戈比·劳王。

    上官荣、木吉吉也停止了撕比。观望“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

    “还好我不是基老,没去抢夺那幅很诡谲的百美图。”上官荣想道。“否则被关进百美图中的汉子就是我了。”

    “放小生出去!放小生出去!”

    “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中传出戈比·劳王凄惨的呼声。

    言罢,戈比·劳王被十五只基老乱箭蓬射,叮叮叮叮!箭头扎在劳王的衣柜上,密集的撞击之声让人耳膜生疼。

    劳王虽勇,可他干不过一百只基老啊,而且百美图是他们的基业,他们主宰画卷内的世界。

    “喝!”

    戈比·劳王踹开衣柜,轰隆!衣柜陡地撞开三只年轻的基老,可他们并未受伤,依旧谈笑风生。

    “起来,让吾来解决他。”

    衣衫猎猎,身量高挑,一只高瘦的基老抓剑而来。他眼神冷峻,整只基老散发着孑然而立的气息。众多基老辟易,避其锋芒。

    唰!

    高瘦基老挥剑斩向戈比·劳王。倾时,雪芒立现,长有九丈,一线开,天地萧瑟。

    戈比·劳王心中凛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他亟亟唤来衣柜,挡在他身前。锵!金石相撞之音陡地响起,方圆数丈内白茫茫一片,而挡在戈比·劳王身前的衣柜爆裂了,碎屑纷呈,荡舞纷扬。

    众人虽然在外,也可感受到百美图内那惊天动地的一剑。嗡!上官小红秀囊内的那粒红蛋忽地旋舞而出,红芒吞吐,闪烁其华。蛋化剑而生,径向“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驰射而去。

    “嗯?”

    上官小红心念转动,福至心灵。

    她随着那柄红色细剑一道驰向百美图。人还未至,蓦然间,一只基老被抛出出百美图。画卷内的一百只基老显然不喜欢戈比·劳王。

    锵!龙吟乍起,声震九天。那口红色的细剑劈向“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

    百美图像是涂搽了基油,竟然将红色的细剑反弹出去。上官小红旋身而上,抓住了她的剑。执定爱剑,上官小红睨扫百美图。

    画卷中的百只基老簇拥着一人,那人面容冷峻,握着一柄古剑,同样凝望着画外的上官小红。

    戈比·劳王气血紊乱,体内的斗气奔卷游荡,冲撞着他的四肢百骸。“呃噗!”劳王喷出一口鲜血,当!他以剑作拐杖,撑着他之基老之躯。百美图内的那只强壮基老斩向戈比·劳王的那一剑,惊世骇俗,伤了劳王的生命之海。

    “小生……败了。”

    戈比·劳王强作欢颜,压下喉咙再度涌上来的腥血。劳王的衣柜也被画中的强悍基老劈坏了。怅然若失,劳王心虽不甘,却又无可奈何。总不能再入百美图,撕比那群可怕的基老!

    “你不是我们所等待之人。”

    百美图内的那只基老淡然道。他的声音像是穿越了时空,又带着莫名的哀伤。梨子姬创作了“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并赋予它使命,以待有缘之人。木吉吉不是,戈比·劳王不是,上官小红也不是。

    “有一瞬间,我几乎以为你就是我们等待的那人。”

    百美图内的基老续道。

    “哦。”

    上官小红提剑,斜指着那幅摊开的画卷。“告诉我,是什么让你们执着了三百年。”

    “话来话长……”那只基老很想向上官小红述说缘由。

    上官小红打断了他。

    “长话短说,本兽很忙的。”

    “”画中的基老。

    喂喂,你丫就不能尊敬一下我们吗,我们好歹是活了三百年的基老!三百年哦!百美图内的百只基老同时怒视画外的女禽有兽童鞋。

    上官小红挥剑斩断数十道扫视而来的目光。

    哐当!

    站在蓝色板凳上的木吉吉同学降落在地,她很好地掩饰了透支的身体。解印“百只基老游山玩水图”也是件耗费心血之事。“封。”木吉吉对着展开的画卷一指。唰啦,画卷阖上,一百只基老也没了声息。

    呜喵王跳起,衔着画卷向木吉吉跑来。木吉吉抓着画卷,朝上官小红望去。“宣布吧。第二场撕比大战木吉吉是赢家。”

    她头上戴着的六角紫帕分出一抹紫光,卷了百美图,收纳其中。

    “大神,你亦是主持人之一,由你宣布比赛结果。”上官小红道。

    “无问题。”鲁尼妹笑道。

    拿起麦克风,鲁大神道:“洒家宣布第二场撕比大赛的胜者是木吉吉。大家为她鼓掌。”

    台下掌声雷动,大基老清谷带头鼓掌,鲁尼妹大神带来的那些乐队、姑娘们也格外卖力。拿人钱财,为人解忧。

    在上官丫丫的带引下,木吉吉同学也向观战台出走去。那里已经坐着一位赢家,森工豹。

    看到木吉吉走来,森工豹道:“可否让我研究你的百美图,只观阅,不易主。”

    木吉吉坐了下来,她道:“我和你很熟?大妈,你哪位?”

    森工豹的面部肌肉抽了抽,祭出她的“断罪”剑。剑光森然,几要斩下。

    木吉吉面带微笑,“恼羞成怒了,大妈?”

    “若不是你姐姐在此……”森工豹讥笑道。她是祭起长剑“断罪”,可她的颈后也多了一柄剑,鲁尼妹持剑抵着森工豹的后颈。

    “世界本不公平。”木吉吉道。“你又想对我说教什么?收起你的剑。你我是敌非友。森工豹。”

    “大神,是否也收起你的剑,莫要忘了你是主持人。不可干预撕比选手。”森工豹不卑不吭,不喜不怒。

    “洒家在看着你哦。”鲁尼妹右手抓着的剑化光消散。

    “一百只基老等了三百年,是哪个幸运的孩子。”上官小红深思道。她向人群瞥去,觑到一人。

    “嗨~”

    银冠的皇女摇晃着斯巴达兽的前爪子,向上官小红打招呼。“女禽有兽大大,我们又见面了。人生真是何处不相逢。”

    “嗯?是她吗,那百只基老等待的幸运儿。”上官小红低声道。适才,百美图阖上的瞬间,分明有一双视线飞向了银光的皇女,贞得·罗兰。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