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吉吉淡然旁观,持着画笔,再画一马。

    “唏律律!”

    透明的战马长鸣。

    配合那透明的伪娘女仆,共同进退,撕比戈比·劳王。

    且问谁敢横刀立马。

    唰!

    身高两丈的伪娘女仆右臂瞬化成一柄长刀。他抓紧刀柄,迎着戈比·劳王力劈而去。陡地,寒光暴涨,阴冷的煞气罩住上面的那只扛着衣柜的基老。

    “蛋都凉了!”戈比·劳王道。他也未表现出很惊讶的样子。劳王以手作刀,斫砍向罩住他的煞气。

    呼嘭!地摇山晃似的爆炸声传出。戈比·劳王脱身而出。透明伪娘没能困住劳王。马蹄生雾,木吉吉同学画出来的战马凌空电掣,马鬃飘扬,神骏当如是!这匹透明的战马也要撕比劳王。

    “画出之物,也敢与基老争锋!”戈比·劳王眯缝着的双眼隐隐放光,长有三尺。身体骤然旋舞,斗气拧摆,劈扫四方。

    蓬!

    戈比·劳王旋舞出去的斗气切开了透明战马的颈项,马头飞了出去。

    而劳王的右腿则劈在战马的背脊上,将其撞碎,化为残烟,湮灭于天地间。

    透明伪娘自然不会错过同伴为他争取的短暂战机,长刀掣开,嗤啦!裂帛之音陡地响起,刀气蜿蜒三丈,斩中戈比·劳王的后颈。

    然,戈比·劳王颈后升起一股王霸之气,只是震了震,摒退了那道刀气。

    但见戈比·劳王拽开步伐,疾走数步,身影幢幢,其速甚急。“木吉吉,哪里去!”戈比·劳王径向画界女翘楚奔去。

    木吉吉托着那杆画笔,拧身旋摆,呼!紫光摇舞,旋斩而上,斫砍向戈比·劳王。

    “看我的衣柜!”戈比·劳王祭出右手举着的衣柜。嘭!又是山河剧晃,劳王的衣柜挡住了那道旋斩而来的紫光。

    当!

    戈比·劳王飞起右腿,扫中衣柜。当是时,衣柜绽出五尺高的神华,金声环绕,遽地向下砸去。

    木吉吉同学抛起画笔,两手接连打出数道印诀,融入笔杆。嗡!轰爆之音大作。画笔笔杆的偏下方生出一只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去!”

    木吉吉以斗气引动长出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的画笔。摇摇而上,画笔迎接戈比·劳王的衣柜。

    两相碰撞,惊闻蓬的一声嘣响,画笔伸出去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定住了戈比·劳王的衣柜。

    “噢噢噢,这是何等靓丽的风景线!”

    年级的基老王子动容道。他喜形于色,目不暇接。

    “创意,真它码的有创意!”数个基老交口称赞道。他们以大基老清谷为中心,扇形站开。

    纵然是那身经百战的大基老清谷,也被木吉吉同学、戈比·劳王的战斗所吸引。“很好,他们很不赖。这等创新精神的撕比让我大开眼界。不枉此行。”

    “父亲大人,为何我觉得他们的战斗很不纯洁。”清守小声道。

    “孩子你还年轻,不懂的。”清谷神秘道。

    “啊,是吗。”清守懵懂道。特么的完全不懂啊。

    霍然而起,上官小红再也不趴在地板上。女禽有兽童鞋望向空中的那对撕比大战的选手。“戈比·劳王真有两把刷子。木吉吉遇到劲敌啦。”

    观战席上的首位胜出者,森工豹。姑娘表情淡然,心中却有波澜。“嗯,戈比·劳王,未听说过的汉子。盛京还有多少像他那样的深藏不露的高手。目标没有达成之前我不会离开。虽千万人吾往矣。”森工豹战意不减,再度崛起。知彼知己,即便做不到百战百胜,也可百战不殆。

    戈比·劳王和木吉吉撕比时,他们的契约兽也在奋战。呜喵王、美阳阳棋逢对手,各为其主。

    “咩嘿!”

    美阳阳把头一歪,梗着健硕的脖子,向呜喵王斜撞了过去。

    呼哧!

    呜喵王喷出一团黑色的火焰,大如车篷,熊熊燃烧,拦截在路中间。挡去美阳阳的去路。

    纵跃而起,美阳阳四蹄生风,身姿夭矫。美阳阳并不是它们家族中的最强者,排名不上不下,有西阳阳、蓝阳阳、壮阳阳等强悍之辈,各领风骚。

    呜喵王急于证明它的价值,也扑然而上。黑焰涌动,状若焚世业火。“喵个米的!”呜喵王前肢挥动,呼噌,旋出一簇簇火团,连珠似的冲向美阳阳。

    “咩嘿!”美阳阳鲠直颈项,羊角弯弯,蓦地伸长。咻咻!它之羊角仿佛是两柄弯刀,斩碎了那些电掣而来的火团。尘烬迭爆,挥斥在天地间。两头异兽神勇异常,比之它们的主人也不遑多让。

    “斯巴达!”

    斯巴达兽兴奋地蜷缩着身子。它被银冠的皇女抱在怀中。贞得·罗兰并未远离上官小红,随后观至。

    “盛京的契约兽都是野蛮之种吗。”贞得摇头道。“没有血统证明书,它们上不得台面。尽是些蝇营狗苟之流。斯巴达兽,不可与之撕比,误了你的前程。”

    “斯巴达?”

    斯巴达兽显然没有弄清楚银冠的皇女的意图。

    “这位散发着强者气息的中年汉子。你就是我的老师露西亚的姘头吗?”

    贞得·罗兰直言道。

    鱼锅学园的园长暗访而来,混入人群。他看到了银冠的皇女,当即想到了她的老师,也是他的老情人。

    “贞得。”

    鱼锅学园的园长笑曰。

    “您好,露西亚老师的jian夫。”

    贞得·罗兰很有礼貌地打招呼。细观之下,这条中年汉子确实不俗,年轻时也是英伟人物。难怪露西亚老师被他迷得找不到南北。贞得·罗兰凝视着园长大人。

    “贞得,我听露西亚说你要加入我们鱼锅学园,作为名誉学生。可有这件事?”

    园长笑着问道。

    “确有其事。”

    贞得·罗兰颔首道。

    “可否大开方面之门?”

    银冠的皇女再次问道。

    “无有问题。”

    鱼锅学园的园长向她保证。执掌鱼锅学园,园长还是有很多特权的。再说,贞得·罗兰的身份摆在那里,同样忽视不得。即使没有园长的情人在枕边吹风,他也会同意贞得入驻鱼锅学园。互利的事,何不为之。

    “园长来此作何?”

    贞得·罗兰无的放矢。

    “我可爱的学生们在这里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撕比招亲大赛,我再怎么说也要露个面,为他们打气。”鱼锅学园的园长淡淡道。

    斯巴达兽不敢直视园长。畏惧着他。

    “园长,可见到了露西亚老师?”

    “不曾。我们有几日没见面了。”

    “距离才可产生美。”

    “日后再说。”

    “您真风趣。”

    “大家都这样说我。”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