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网汉子黑毛提着蜂巢向后台走去。毒岛冴子叫住了他。“毒岛姑娘,唤我何事。”黑毛问道。

    “你明知故问。”毒岛冴子指着蜂巢说道。

    黑毛汉子用手撩着毒岛冴子左眼飘出的血线,蠕动,血线像是红色的蚯蚓般在黑毛的手指上弹跃。“西一欧有好几天没给它喂食。怎样,它要破茧而出还是作茧自缚。”

    高城沙耶取走黑毛汉子手中的蜂巢。“黑毛。你这人倒是识趣,知道毒岛学姐想要蜂巢就送过来啦。能收起你的鱼叉吗,腥味很重。”

    “交给你们了。反正西一欧不会还回去,随你们处置。我在帘外守着。不要制造出太大的动静。”

    言罢,黑毛汉子扛着他的鱼叉走了出去,真的守在帘外。

    蜂王爬了出来!

    薄翼戟张,似要飞走。

    “学姐,它要飞走了!”

    高城沙耶激动道。她按了下去,右手那根绿色的手指按住了蜂王的后腰。唰唰,蜂王的复眼同时转向高城沙耶。

    高城沙耶女王蜂盯得发毛。还好她的手指不再是普通的手指。饶是蜂王再怎么可怕,学妹也不惧之。

    噗咚,噗咚,噗咚!

    毒岛冴子左眼中的血茧跳动着,蛰伏在内的双头虫也醒了过来,透过血茧,觑定女王蜂。

    飞舞着,那些细长的血线飞舞着,在蜂巢上方旋动,也不急着抓住女王蜂。

    “学姐,你在等什么,还不让血茧吃了蜂王。”

    高城沙耶可不愿长时间地按着女王蜂,它的身体上长满了细茸,摸着好瘆人。想想都觉得全身不舒服。

    “你要如何做呢,小姑娘。”

    黑毛汉子站在帘外,也是颇感兴趣。他向灰毛汉子T那边瞟去。冲他笑了。

    灰毛汉子T也不觉得意外。

    付出才有奖励,而且还分亲疏。

    “自食其力才是正解呐。”

    T抓着一圆球,圆球中禁锢着金尾蜂。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灰毛汉子T总觉得有谁在窥视他。“我现在也是风华正茂的伪娘打扮,觊觎我美se的汉子大有人在。”灰毛汉子捏爆手中的圆球,死气钻回他体内。那只振翅疾飞的金尾蜂尚未飞出多远,坠落在地,已是死物。

    高台上。

    第二轮撕比大战开始。

    有三位参赛选手,三方会战啊。一方是戈比·劳王,一方是木吉吉同学,还有一方这是上官荣小哥本人。

    戈比·劳王双手藏在袖中,脊背微弯,眼睛也眯缝着。心中却在盘算如何搞定上官荣,带他回家。听说他新交的朋基友饲养了新的宠物,叫啥来着,啊对了!伊藤诚!

    “大家一起嗨啊。”戈比·劳王心道。到时,他带着上官荣,黑王子带上伊藤诚。画面不要太唯美。

    “我整个基老都燃起来了!”戈比·劳王目光迸射。

    上官小红趴在台边,和黑王子聊天。黑王子两臂搭在高台的地板上。

    “基王,你想搞咩!”

    “女禽有兽大大,我不会坏你好事。”

    “不不,你已经开始捣乱!”

    “怎会,我是在为你拉拢人气!你想想看,凭我小鲜肉级别的容颜会引来大群的汉子。他们看到撕比招亲大会的招牌,定会报名参赛。我有做错吗?”

    黑王子摊摊手,表示他真的很努力。

    “基王!”

    “我想喜欢你这样叫我。如何,让我加入你们‘基霸’分队。”

    “抱歉,你不是上官家的人。”

    “管它呢,我可入赘你们上官家。你给我介绍几只英俊的上官家的汉子!”

    “”

    上官小红暂时还真拿年轻的基老王子没办法。

    “寄体,寄体!一大群基老靠近中!靠近中!”女汉子系统忽地发出警告之声。

    “哈啊?”上官小红蹙眉道。

    一大群基老?

    怎回事!

    黑王子殿下自是听不到女汉系统的声音。上官小红和系统交流着。“女汉子系统,你开什么玩笑啊!一群基老靠近中!他们真的想抗走我的欧巴上官荣?”

    “寄体,他们来了。你好自为之。”女汉子系统提示道。

    “”

    上官小红抬起头,凝扫那群基老大军。为首的正是有魅力的中年基老清谷。他儿子清守也在,清守站在他爹旁边,踌躇满志。

    “未知基老,汉子浓度0.3,魅力1.4。”

    “未知基老,汉子浓度0.32,魅力1.23。”

    “未知基老,汉子浓度0.56,魅力1.65。”

    “未知基老,汉子浓度0.45,魅力1.22。”

    “未知基老,汉子浓度0.61,魅力0.76。”

    ……

    女汉子系统扫描出大量的基老数据,上官小红的视网膜充满了大量的基数。脑袋都快炸了。是以,她赶紧切断同女汉子系统之间的联系。

    “吓得本兽都不敢站起来了!”

    上官小红摇晃着脑袋,蒙蒙哒。

    “女禽有兽大大,你还好吗?”

    年轻的基老王子问道。

    “我很不好!”

    上官小红懊恼道。

    清谷带着一群基老前来观战。

    “清谷叔叔!”

    上官小红有气无力地摇晃着右臂。

    “小红,你趴在地板上作何?”清谷笑着问道。

    “腰疼。”上官小红摇手道。

    清守用含蓄而又热切的目光关注着上官小红。自那一日上官小红休了他,清守对某兽念念不忘。得不到的总是好的。

    上官琳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注定她妹妹。“小红怎会和清家的掌权者这般热络。清家和我们上官家并未深层次的往来,礼节性的交往并不算什么。可小红……”

    上官金并不意外。“清守兄。”上官金光着膀子,向清守走去。

    “金兄。”清守笑道。

    “清守兄来这里做啥?”上官金问曰。

    “观战观战。”清守笑道。

    “这样吧,清守兄,你和我家的荣小哥关系也不差,何不报名参赛。”上官金提议道。

    “”清守。

    参赛毛线啊!

    鬼扯什么。

    “清谷叔叔,您舍得让清守登台撕比否?”上官金仰望有魅力的中年基老清谷。

    “为何不呢。年轻人需要锻炼。”清谷道。

    “父亲!”清守脸色剧变。他战斗力很渣,上台就是被揍的份。

    “我妹就喜欢强壮的汉子。”上官金道。“这次的撕比招亲大赛也是经由她提议,得到了我爷爷上官霸的同意,这才得以开展。看看这盛况。”上官金环视全场。“清守兄,我妹在看着你哟。”

    是的,上官小红侧着头,盯着上官金、清守。

    “我报名!”清守喜道。

    “小哥,你确定?”上官小红问曰。

    “嗯!”清守点头道。小红似乎朝着我笑了!清守暗自道。

    自有人为清守交报名费,他无需亲自动手。上官小红继续和清谷、黑王子聊天。无视清守、上官金等人。

    台上。

    发型迪奥炸天的上官荣反被孤立了,戈比·劳王和木吉吉同学干架了。

    戈比·劳王身为圈内人士,自然知道清谷的真实取向。“哎呀哎呀,我竟能见到盛京的大基老!”劳王也是心旌摇曳。“听说清谷很会玩。”戈比·劳王心心向往着。

    “小生也是有契约兽的基老。”戈比·劳王轻声道。

    “出来吧,吾之契约兽!”

    戈比·劳王啸吼道。

    画界女翘楚木吉吉同学并未打断戈比·劳王,恁他唤出契约兽。

    “咩嘿!”

    一头强壮的羊形契约兽跳了出来。

    “木吉吉同学,看我之契约兽,它名美阳阳!”

    戈比·劳王向木吉吉展示他的契约兽。

    “额,好羊。”木吉吉赞道。

    “呜喵王,上吧!”

    木吉吉同学呢喃道。

    “喵呜!”

    呜喵王身形暴涨,如那小牛犊般健硕。不久前,呜喵王和银光的皇女饲养的斯巴达兽刚刚撕比过。黑喵本想休息来着,可住人吩咐下来,呜喵王再次勉力,同那美阳阳撕比。

    “姑娘,何不退出。”戈比·劳王微笑着。

    “我相中的汉子自然弄到手。”木吉吉反驳道。

    “那就撕比吧。”

    戈比·劳王右手上翻,掌内悬起一物,四四方方,煌煌放光。

    “那是”

    木吉吉慧眼如炬,识得那物。

    传闻中的衣柜!

    戈比·劳王可钻进去!

    果不其然,劳王掌上旋舞着的小方块陡地扩涨,长五尺宽四尺,高有丈余。

    乓!

    衣柜砸将下来,荡起数人高的烟尘。戈比·劳王抚摸着那似金非金的衣柜。怅然道:“木吉吉同学,小生不以攻击强悍著称,小生若是撕比不过敌人,自会躲进衣柜中。此柜坚逾金铁,造型古朴,却不失大气。可谓居家旅行必备之物。”

    自戈比·劳王取出衣柜,木吉吉同学头上戴着的六角紫帕旋飞而起,帕内飞出一物,不是小板凳,而是画笔!很大的画笔。

    木吉吉抱着画笔。笑道:“戈比·劳王,既然你认真了,我也不能敷衍应付。”

    上官小红扭过头,对木吉吉、戈比·劳王道:“你们可以开始了,大家都看着呢,不要手下留情哦。”

    木吉吉颔首道:“自然如此。”

    戈比·劳王道:“胜者为王。”

    梆!

    戈比·劳王左掌拍响衣柜。遽闻杀伐之声大作。

    木吉吉云起斗气,灌入那杆巨大的画笔笔头,唰!笔头绽出水灵灵的湿气。作画,木吉吉同学开始作画。她以苍穹做画布,挥斥方遒。

    “呀,咩,碟!”

    一只近乎透明的沧井兽飞了出去。它是木吉吉同学画出来的!

    透明的沧井兽电掣而起,盘踞在戈比·劳王上方。

    “呀呀,咩咩,喋喋?”

    真正的沧井兽盘在上官小红的手腕上,它很愤怒,麻蛋!竟然有高仿的冒牌货出现了。要不是上官小红拦着,真沧井兽已经扑上,撕了那高仿品。

    “木吉吉真的有作画的天赋。”上官小红也盯着空中的透明沧井兽,它之模样几乎和真正的沧井兽无二致。

    戈比·劳王托着巨大的衣柜,傲然而立。“哈,画出来的假物也想迷惑小生的眼睛,难矣。”

    一声难,戈比·劳王拔地而起,斗气迸爆。

    “喝”

    戈比·劳王掌运斗气,猛地拍出。呼啦,气漩迸爆,扫向那只透明的沧井兽。

    “呀,咩,蝶!”

    透明的沧井兽绷直身体,向下撞来。

    陡闻嘭的一声巨响,好似巨石崩裂,山崖倾崩。由木吉吉画出来的透明沧井兽消失了。戈比·劳王笑而不语。他左掌托着衣柜,右掌竖在身前。

    “好个深藏不露的基老。”大基老清谷心道。“盛京有这等妙人,过去我却无缘拜会。真乃我之生平憾事。”清谷记下了戈比·劳王这号人物。

    大市之中也有隐者,更有基老。清谷密切关注着撕比中的木吉吉、戈比·劳王。两位都是有趣之人,木吉吉是画界翘楚,更是基老界翘首以待的画手,因为她画的一手好画册,都是些红果果的汉子。虽然她喜欢的伪娘有些让清谷不爽。

    轰隆隆!

    戈比·劳王推着衣柜,荡开斗气,砸向下方的木吉吉。

    木吉吉抱着那杆超大的画笔,沾着她之斗气作画。一气呵成,木吉吉同学画出第二幅大作。

    “我乃伪娘是也!”

    原来木吉吉画出来的是一只木有穿衣服的伪娘,原型正是黑王子的女仆。

    不但黑王子愣住了,伪娘女仆也呆了。

    握了很多根草啊!黑王子的女仆盛怒不已。那个画手是怎回事,我和她也面见过多少次面,她真敢画我!伪娘女仆攥紧拳头,恨不能上台撕比木吉吉同学。可他被梅琳拦下了。

    “不要误了你家黑王子的好事。”梅琳不冷不热道。

    “拿开你的手,我不会冲动的。”女仆道。

    “哎,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没有穿衣服的你。”梅琳再道。

    “你想撕比吗,现在?”伪娘女仆怒道。

    “快看,戈比·劳王用他的衣柜砸中没穿衣服的你啦!”梅琳指着台上,对女仆说道。

    “”伪娘女仆。

    够了,别再指着那透明的玩意!

    透明的伪娘女仆身高两丈,力能扛鼎,他一肩担之,扛起戈比·劳王砸下来的衣柜。

    木吉吉则闪人。

    嘭!嘭!嘭!

    戈比·劳王一下又一下地砸撞画出来的透明的伪娘女仆。真正的伪娘女仆肝火直冒,满脸黑线。太欺负人啦,戈比·劳王,草!

    “这算怎回事?明明我才是主角,为何没有我什么事。”

    上官荣表情无辜。

    迪奥炸天的荣小哥只好观战。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