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官小红和她的欧巴讨论之时,森工豹、图娇娇继续撕比。

    卸了铠甲的图娇娇,身手更为敏捷。双头豹已经追不上她的身影。展开画戟,图娇娇以速度压制双头豹,咻咻咻!戟尖像是菜鸟啄米似的点向双头豹的眼睛。

    森工豹扯开杏黄旗,护住双头豹的两颗脑袋。“小矮子,你就这点能耐吗?”

    “就你嘴硬。看你能坚持到几时。”

    谁不会说风凉话呢。

    图娇娇掌运斗气,皓光盛璨。“看我不拍死你。”话语落,掌印开。掌劲轰鸣,好似惊涛拍岸,撞向森工豹。

    几在同时,图娇娇右手挑起画戟,自下向上撩向双头豹的下腹。开其肠,剖其肚,取它性命。

    森工豹腰上系着的针织袋自行解开,嘤嘤嗡嗡,蜂鸣声不绝,千万点金星明灭不定。它们是森工豹饲养的金尾蜂,蜂巢还在针织袋中,每个蜂巢只能存活一只女王蜂。

    森工豹左手掐诀,接连反拍两掌。轰!轰!掌气荡涌,冲开了图娇娇轰来的那道掌印。

    与此同时,森工豹的右腿也没闲着。向上勾起,踢中那杆画戟。不让其伤害到她的契约兽。

    看着成千只金色的毒蜂,图娇娇脸色哗变。她幼时曾被黑蜂蜇过,对尾巴有毒针的虫豸极是反感。

    是以,图娇娇搅动画戟,银芒窜舞,叮叮当当,画戟不知扫碎多少只金尾蜂,虫尸落了一地,金粉扬舞,像是下起了金雪。

    斗气激荡,冲出体外,罩住全身。图娇娇忽然好生后悔,不该卸掉全身甲。悔之无用,她只好消灭靠近她的毒蜂。

    有女王蜂在,绝大部分金尾蜂不至脱离队伍,可还是有游兵散勇,几十只金尾蜂茫然地在人群中飞窜着。

    灰毛汉子T、毒岛冴子同时望向那些落单的金尾蜂。噗咚,噗咚,T的心脏急遽跳动。嵌扣在他心脏中的双头虫撕咬着T的心头肉。“啊!”灰毛汉子T恸声道。他的腹部开了一道口子,可未流血。双头虫的幼虫伸出前肢,似要抓住那些靠近的金尾蜂。

    灰毛汉子T抬起手臂,抓住两只金尾蜂,塞给他心脏中的双头虫。噗呲、噗呲!双头虫的前肢钉入金尾蜂的头部,将它们拖近它的口器。进食。

    双头虫以金尾蜂作为食物。

    挣开了,毒岛冴子的左眼缝合着的红线挣开了。眼瞳内的那颗血茧伸出数百道血线,抓住三只金尾蜂,向眼内拖去,融入血茧。茧内的双头虫幼虫将其吸收。

    因为毒岛冴子站在后台,并无外人,所以她并不担心被人看到。高城沙耶挥动着她的那根碧绿的食指,不让金尾蜂靠近她。她可自保。

    上官小红时不时地喂养毒岛冴子左眼中的血茧,高城沙耶见怪不怪,已然习惯了。“这个世界真是太不可理喻了。”高城沙耶叹气道。

    飒!毒雾掀舞,一只金尾蜂射出它尾后的毒针,其体内的毒雾扩散开来。

    “开什么玩笑!”

    高城沙耶挥动她的绿色手指,扫向那根毒针。叮!学妹的手指扫开了毒针,并且将它敲碎。而那些散扩的毒雾被毒岛冴子劈开。

    学姐握着木剑,英姿凛凛。像女骑士那般保护着她的学妹。

    “学姐真可靠呢!”

    “啊,是吗。”

    毒岛冴子转身,对着高城沙耶。她左眼飘出的数百根血线舞动着,也对着高城沙耶。

    “”

    高城沙耶再也笑不出来。学姐,别这样,挺吓人的。

    毒岛冴子左眼缝合的红线和上官小红有关,也算是封印。

    “……我收不回去。”

    毒岛冴子有些烦恼。左眼内卧着的血茧并不满足,它食髓知味,还要进食,需要捕食更多的金尾蜂。

    转折,那数百根血线向后转折,主动搜寻落单的金尾蜂。咻!咻!咻!数百根血丝同时窜舞,有秩序地缠绕交叠,形成一张网,捕获七只金尾蜂。血网收缩,将网内的金尾蜂们拖回血茧。又是一阵咀嚼,金尾蜂已被血茧内的双头虫吞噬。

    高台上。森工豹有些讶异,她腰上系着的针织袋向外膨胀,袋内的蜂巢很不安稳。是女王蜂在躁动。蜂王控制着蜂巢,想要避离此地。

    “这是为何?”森工豹凝扫四方,也未见异常之处。怪事。森工豹也只能这样作想。

    “大龄女青年!”

    图娇娇又杀来了。她宰杀了上千只金尾蜂,杀出重围时,在第一时间攻击森工豹。

    “呵呵!”

    森工豹恼了。先是老木耳又是大龄女青年,森工豹怎能不懊恼。她抓过杏黄旗,摇了摇。血光喷薄而出,兜向图娇娇。

    偃旗息鼓,有七只金尾蜂藏匿在血光中,即将暗袭图氏之女。

    戢鳞潜翼之辈最是可怕。

    图娇娇灭了上千只金尾蜂,杀机更盛,却又有些懈怠。她挥舞着画戟,打散那抹血光,却为堤防七只金尾蜂。嗡嗡振翅,七只金尾蜂鼓开后尾。飕飕飕!毒针接连迸射,寒芒点点,蓦地刺向图娇娇。花团锦簇的毒雾更是让人心惊。

    图娇娇掌运斗气,轰向那七点寒芒,不愿被它们刺中。仆仆连响,七根毒针钻入那团斗气,好似泥牛入海,再无声息。

    倒拖着画戟,图娇娇急速闪人。七团毒雾涌溢,迅速泅散,像是烟花般灿烂夺目。

    森工豹也没闲着,那些扩散的毒雾都被她回收了。

    “啊,不好!”

    森工豹急道。

    她腰上系着的针织袋爆掉了,内种飞出一颗坑坑洼洼的巨大蜂巢。

    蜂巢甫一飞出,向南射去。去势若流星。

    上官小红挥剑拦截蜂巢。红芒吞吐,裹住蜂巢。“这是什么新奇的物什。”上官小红剑挑着蜂巢,仔细研究它。

    蜂巢内的女王蜂复眼闪烁着,注定外面的女禽有兽童鞋,也未动弹。

    灰毛汉子T、毒岛冴子、森工豹同时锁定上官小红。六道灼热的视线投降女禽有兽。

    李小仙摘下她闺蜜剑尖上挑着的蜂巢。“要烧了它吗?”李小仙问道。

    “不要!”

    “不能!”

    “不可!”

    灰毛汉子T、毒岛冴子、森工豹同时制止道。

    就连蜂巢中的女王蜂也颤了颤,兀那姑娘,万不可烧了蜂巢。

    李小仙向上抛起蜂巢,接住,抛起,接住,再抛起,接住。“有点像绣球。”李小仙忽然转向上官荣。

    小哥顶着迪奥炸天的发型。“李小仙,你盯着我看甚。”

    李小仙将蜂巢抛给上官荣。“你的了。这下你有两个绣球。欢呼吧,你能被两个汉子带回家。”

    “”上官荣。

    怎会这样,为什么要被两只汉子带回家!

    上官荣不去接蜂巢,反甩给上官小红。“我妹,它是你的。”

    上官小红抓住蜂巢。倒提着它。

    “森工豹同学。”

    “小红同学。”

    “你想要吗?”

    “必须的!”

    “可我不给你。谁捡到就是谁的。”

    “”

    既然不给,你还问什么。森工豹挥动杏黄旗,荡开图娇娇的画戟。小矮子还不死心,坚持何用。森工豹站了起来,离开她的契约兽。

    蜂巢在上官小红手中,森工豹也不着急收回。先搞定图娇娇再说。

    扬起杏黄旗,森工豹朝着图娇娇挥动三次,哗啦,哗啦,血光喷涌,浮渣奔窜。另有色彩斑斓的毒雾隐在血光中。

    图娇娇眼神微凛,她已被血光围住。“哼,上官荣的裤叉只能由我取下。大龄女青年,你真讨厌!也想老草被嫩牛吃吗”

    森工豹冷笑道:“我若真的动手抹杀你,图家也不敢事后上门。”

    图娇娇挥起画戟,大开大阖,横扫那些聚拢而来的血光。轰嘭!隐在血光下的毒雾爆散开来,登时,烟霞蒸腾,各色毒雾搅拌在一处,而后散开。

    图娇娇掩了鼻息,右臂扬起,腾!一道斗气奔出她的右臂,流向画戟。画戟灼灼闪烁,戟光再涨。“万仞开戟!”图娇娇喝道。

    数十道戟影纷呈散开,以图娇娇为中心向外抡扫。

    “不听话的小矮子。”

    森工豹道。

    言罢,她裹着杏黄旗,闪入那流光溢彩的戟影之中。

    锵!

    金戈交击之声传出。

    森工豹手持长剑,斩断了图娇娇的画戟。

    “此剑唤作‘断罪’,可斩人之业障。”

    森工豹冷声道。

    “断罪”剑抵着图娇娇的下颌。剑身像是毒针,剑柄处镶着两只金尾蜂。

    “你还有话要说?”森工豹问道。

    她收起“断罪”剑。剑光敛去,剑化双蜂,趴在森工豹的耳环上。

    “败了就是败了。”

    图娇娇负气道。

    她舍了森工豹,向上官荣走去。

    “你要作甚。”

    森工豹在她背后问道。

    “还能做啥!自然是先扒了上官荣的裤叉。”

    “”

    森工豹无语中,你吖还真执着。森工豹使了一眼色,她的契约兽挡在图娇娇面前。不让她通过。

    上官荣也不希望图娇娇通过。

    裤叉诚可贵,切莫随便被取下来。

    上官小红拿着麦克风走向图娇娇。“姑娘,你已经失败了。不过没关系。还有机会。”

    图娇娇望着上官小红,喜道:“我还有第二次机会取下上官荣的裤叉?此话当真?”

    上官小红道:“君子坦蛋dan。小人lu唧唧。”

    图娇娇道:“我知了。”

    少女离开。

    撕比招亲大赛的第一回合也有了赢家,其名森工豹。“主持人,能把我的蜂巢还回来吗?”

    “都说了谁捡到的就是谁的。”上官小红提着蜂巢,自是不愿交回。黑毛汉子走来,接过上官小红手中额蜂巢。“西一欧,我先帮你收着。”

    “好的。交给你了。”上官小红吩咐道。

    “”森工豹。

    强盗吗,你们是强盗吗!

    “森工豹,你先稍作休息。等待第二轮的撕比结束。”上官小红道。

    “哦。”森工豹应道。她的眼睛却瞄着上官荣。小哥的蛋dan真的是黑色的吗。嗨,很快就能知道。去你妹的蜂巢,还是先想想小哥的黑蛋再说。森工豹也不是拘于小节之辈。

    “豹呢,我的豹子哪里去了!”森工豹惊道。

    “同学,你的契约兽被我的闺蜜牵走了……”上官小红提醒道。

    “喂!”森工豹叱道。“那边的小妞,放下我的双头豹。”

    “谁捡到就是谁的!”李小仙已经给豹子套了两根链子,既然牵住了,为什么放手。

    “没事没事。想想我的欧巴上官荣的黑蛋dan。”上官小红安慰森工豹道。

    “”森工豹。

    姑娘觉得她亏大了。

    “侄子,你喜欢她吗。”上官丫丫询问上官荣的意见。

    上官荣被森工豹盯得极其不爽朗。他忽道:“小红,小红你过来!”

    上官小红轻飘飘地挪了过去。“我哥,唤我做啥。你尽管吩咐,我不会坑你的。”

    “我妹啊,第二回合我想亲自出场,我要挑战两位上台的选手。”上官荣急于离开森工豹。

    “好哒,没问题的。我安排。规则什么的由我来制定。”上官小红笑道。

    本来,第二轮是由一位汉子、妹子撕比,他们也加入到争抢上官荣的撕比大战中。可是上官荣要亲自挑选,女禽有兽童鞋也只能遂他的心意。

    森工豹被绿毛汉子待到休息区。旁观台上的撕比大战。

    “在下戈比·劳王。”那汉子抱拳道。

    他是撕比选手之一。

    “木吉吉。”

    那妹子答道。

    “喂,朋友!”上官小红拉扯着木吉吉的袖子,“你不要捣乱!”

    木吉吉正是上官小红的朋友,至于那戈比·劳王,上官小红完全不认识。鬼知道他从哪里出来的。

    “小红,我为什么不能参加撕比招亲大赛,我交了报名费。”木吉吉正色道。

    “你是相中了我哥,想让他做你的麻豆。是吧!”上官小红反问道。

    “然。”木吉吉不否定。

    “上官荣,小生乃是戈比·劳王,小生愿带你回家。”

    “你哪个啊!我不认识你,为什么你一个汉子也要参加撕比招亲大赛!”上官荣叱道。

    “在下是黑王子吉尔·潘多拉贡的好朋友。”戈比·劳王笑道。

    “哟,是我。”黑王子在前排向上官荣、戈比·劳王挥手道。

    “法克!”

    上官小红暗道。

    净是捣乱的家伙们。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