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冠的皇女,她的内心是拒绝的。好个大国风范,你们唐腊国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吗。怎能将别人的契约兽团团围住,而后红烧之,还不忘添加孜然。

    阿瑟王忽地道:“小表砸,认命吧。你的契约兽,就是那个,拥有血统证明书的那啥玩意。它大概不是灰机、大力金刚猿、沧井兽的对手。”

    “斯巴达!”

    那边,斯巴达兽吼啸道。它能听懂人言。

    斯巴达兽银色的毛发根根竖起,好似身体上插满了白色的松针。短吻张开,可见密密麻麻的倒三角形利齿。

    契约方石中飘出来的黑狗头,也就是狗霸斯基,它深情地凝望着脑袋像是鳄鱼的斯巴达兽。“呵呵,我的小伙伴肯定不能送到它的口中,想想都觉得可怕!”

    灰机·鸟布斯赞同道:“不错,挺遗憾。它的短吻会咬断吾辈的小伙伴。太可怕了。”

    大力金刚猿提起它的黑铁棒紫,向斯巴达兽砸了下去。

    梆!

    金刚猿的棒子被弹开了。斯巴达兽的脑袋迸爆出雪亮的寒芒,震弹开大力金刚猿的棒紫。

    本来,斯巴达兽的三条尾巴锁定三只兽,大力金刚猿、灰机、呜喵王,可沧井兽以及狗霸斯基不服气,喂喂,这不是搞歧视吗,你吖要一视同仁呐。

    狗霸斯基没有固定形态,它飘忽不定,遽地,狗霸斯基幻化身形,那颗挺大的狗头像是充了气似的,膨胀了十数倍,它和契约方石之间只有那细不可见的黑丝维系着。

    “我的米米头没有本体多,我先来。”

    狗霸斯基携卷着怒海澜涛似的黑烟滚滚冲下,狗嘴张开,吞咬斯巴达兽。

    斯巴达兽凛起兽瞳,咻嗤,咻嗤,咻嗤,它的三条尾巴不住甩动,护住它的身体。

    狗霸斯基的狗嘴打开,几乎能吞下大力金刚猿的半个身体,何况是不甚磅礴的斯巴达兽。也顾不得斯巴达兽的三条尾巴,一起吞下!嗷呜一声,狗吠浩荡,黑烟荡爆,狗霸斯基已然吞了斯巴达兽。

    “我的分体,你有咩感觉?”

    灰机·鸟布斯问曰。很好奇。因为沧井兽也吞过斯巴达兽,可最后还是呕吐了出来。

    “呀,咩,蝶?”

    沧井兽也来凑热闹,将身盘绕在狗霸斯基的狗头上,且用力勒住,像是帮助狗霸斯基咬碎狗嘴中的斯巴达兽。

    “呜喵?”

    黑色的呜喵挠了挠它的猫脑袋,不明所以。是它先和斯巴达撕比的,奈何撕比的过程中遇到了另外几只珍兽,大家围拢而来,一道撕比斯巴达兽。

    旋转的速度加快了!维系着灰机·鸟布斯还有狗霸斯基的契约方石,转势突兀地加快。黑烟弥漫,泅散开来,裹住狗霸斯基。

    银冠的皇女还是出手了。不忍心见她的斯巴达兽遭受非兽道般的打击。仗剑而来,贞得·罗兰觑定那裹着狗霸斯基的黑烟。

    鸟布斯先生、沧井兽、呜喵王、大力金刚猿呼啦一下,散了开来,不与银冠的皇女争锋。

    缓缓斩出,雪竹剑削过那团黑烟的上端,荡斥开黏聚而来的黑色气箭。分炸,竹叶似的剑芒纷纷炸开,冲散了契约方石释出的浓郁黑烟。对贞得而言,可称之为乌烟瘴气。

    黑烟散去,狗霸斯基也暴lu在外。斯巴达兽撕开狗头,钻了出来。也在银冠的皇女意料之中。

    贞得挥剑斩向斯巴达兽,她的契约兽也不躲闪,睁大兽瞳,迎视着那柄剑。飒飒,斯巴达兽的身体像雪花一样散开,被雪竹剑吸了进去。贞得封印了斯巴达兽。

    狗霸斯基机灵地钻回契约方石,飞回到上官小红手中。

    至于呜喵王、大力金刚猿、灰机·鸟布斯,它们亦是机警之兽,该干啥干啥去。

    贞得·罗兰抓着雪竹剑,目光沉寂,像是两潭死水,无有波澜。

    上官小红道:“银冠的皇女。”

    贞得道:“你可以直呼我的名字。叫我贞得就好。”

    上官小红道:“贞得。”

    贞得道:“女禽有兽童鞋,再会了。我们还有见面之时。”

    上官小红道:“人生何处不相逢。”

    贞得道:“相逢就要撕比吗?”

    唐麻花道:“做不成朋友才撕比呀。”

    唐豆芽道:“你愿意做我们的朋友?”

    上官小红道:“我还有事,先行一步。”

    抛出契约方石,上官小红站了上去。呼啸而过,先贞得·罗兰之前离开。

    唐豆比道:“小红是不是急着去主持大局。她和上官荣、上官丫丫组队了,撕比上官金、上官琳等人。上官家的年轻人的撕比大战,每年都很有看头。今年也不例外,甚至更胜以往。”

    唐三章道:“因为上官小红不同了吗?”

    唐豆比道:“搅局的人总是让人期待。”

    唐三章道:“我们要去为她摇旗呐喊吗?”

    唐豆芽道:“我们贫乃联盟的吉祥物已经走掉了,贫乃王和盟主的关系真好。我这个副盟主对她来说也算不得什么。”

    唐麻花道:“帝国大乃没有副盟主哦,只有我这个盟主执掌大权。我大权在握,没人敢反抗我。”

    唐豆芽道:“银冠的皇女呢?”

    唐麻花望着贞得·罗兰远去的身影,“她不算什么。名誉会员,随时可离开。”

    唐豆芽道:“皇姐总是那么淡定。”

    唐麻花道:“因为成熟。”

    唐豆芽道:“你那什么地方黑了吗?”

    唐麻花道:“很新鲜!”

    唐豆比、唐三章跳到大力金刚猿的肩上,一左一右。唐豆比道:“皇弟,我们也去观赏上官家的年轻姑娘间的撕比大战。”

    唐三章道:“正有此意!”

    唐豆比盯着木吉吉,问道:“那啥,你为什么还不离开,你的朋友上官小红不在此地。”

    木吉吉抱着呜喵王,她道:“两位尊贵而又英俊的皇子。”

    唐三章、唐豆比道:“不错不错,我们很英俊也很尊贵。”

    唐豆芽秀眉蹙起,斜睨木吉吉。哦,这个女人想对我的豆比弟弟做什么。无缘无故恭维别人,必定事出有因,套用智者的言论:非jian即盗。

    也没作声,唐豆芽想知木吉吉同学在打什么主意。

    木吉吉站起,她右手轻挥,有清光旋出,覆卷蓝色的小板凳,将其送入呜喵王的腹中。再次蕴养她的兵器。

    木吉吉弹了一下六角紫帕檐下坠着的金铃,“灰毛,你为何不离开。不随着你的饲主一道离开。女禽有兽不在了哦。”

    慎入伪娘之道的杀马特汉子灰毛邪笑道:“你真的有那么好心放我离开。”

    木吉吉道:“你这人疑心病太重。会没朋友的。”

    灰毛汉子T道:“我不需要朋友。”

    木吉吉道:“你可以离开了。”

    灰毛汉子T道:“再也不见了!”

    旋身,散开满头灰发,杀马特贵族大步流星,向上官小红离开的方向追去。他一秒也不想待在木吉吉同学身边。喜欢伪娘的腐坏的美少女太可怕了!

    唐麻花道:“碍事的人离开了。你有什么想对我可爱的皇弟们说的?”

    唐豆比道:“麻花皇姐,她说我长得英俊。”

    唐三章道:“我比豆比欧巴还要英俊那么点。”

    比划着,小拇指甲盖那么大。

    唐豆芽没有急着离开。面容冷漠。唐三章、唐麻花怎样和她无关,唐豆比则不然,豆比是她亲弟弟。

    木吉吉左手抱着呜喵王,右手抚着黑喵的脊背。“英俊不凡的豆比皇子,挺拔酷毙的三章皇子。我走遍盛京的人烟阜盛之地,寻找那高贵的优雅的卓越的伪娘。小女今日有幸觑见两位皇子的高大上容颜,不禁心神向往,难以自持。小女恳请两位皇子化身为我的麻豆!伪娘麻豆!”

    唐麻花:“”

    唐豆芽:“”

    两位皇女也是傻了眼。

    唐豆比点头道:“我气质脱俗,拥有不属于盛京的绝世美貌。姑娘你很有眼光。我愿做你的麻豆。”

    唐三章道:“还有我,我!”

    木吉吉道:“两位皇子,请和小女签下一纸书文。”

    迟则生变,木吉吉袖中飞出一抹白芒,忽地双分,落入唐豆比、唐三章之手。

    木吉吉道:“皇子们,签下文书,你们就算我的人了。”

    唐豆比道:“本皇子定会牺牲自己的身体,以偿姑娘的慧眼如炬。”

    唐三章道:“签吧签吧,还有什么可说的。对了,豆比欧巴,什么是伪娘?”

    唐豆比道:“就是有唧唧的汉子呐,不过他们的内心与灵魂是菇凉。”

    唐三章道:“可是我的内心是萝莉啊!”

    唐豆比道:“太阳!”

    唐麻花无有阻止唐三章,唐豆芽也未有所表示,算是放任唐豆比。

    唐豆比、唐三章签下文书,木吉吉探手一抓,收回两纸文书,纳于袖中。

    唐豆比道:“姑娘,我们什么时候进行身体上的亲切交谈。”

    木吉吉道:“两位皇子,请问你们的皇家擀面杖大吗?”

    唐豆比:“”

    唐三章:“”

    唐豆芽、唐麻花离开,不愿再和她们的皇弟们待在一起。

    木吉吉道:“麻豆们,随我去欣赏上官小红和她的兄弟姐堂兄堂弟堂姐堂妹们撕比吧。”

    大力金刚猿困惑地扛着两条皇子,跟着木吉吉离开。

    上官家的撕比现场。

    上官荣的内心在流泪。

    “我,我在做什么?”

    上官荣再次怀疑自己站在台上的目的。上官丫丫道:“小荣荣,展现你的魅力吧,勾与搭那些花痴姑娘!”

    啪,啪!

    上官丫丫拍着高台上竖着的金色旗帜,上面写着四个字:撕比招亲。

    还用说吗,撕比招亲的主意出自上官小红的手笔。上官小红担心声势不够浩大,她已命令青府的杀马特贵族们满大街的发放宣传手册。

    渔网汉子黑毛扯开喉咙,嚎叫道:“走过的路过的,都来看一看啊,看一看啊!只有九百八十八,九百八十八。你就能揍晕上官荣少爷,将他带回家!”

    黄毛汉子、紫毛汉子、绿毛汉子、白毛汉子满脸严肃,他们无表情地挥舞着手中的猫爪子道具。他们动作整齐划一,高高踢着汉子的大毛腿。

    “只要九百八十八,九百八十八,你就能将上官荣少爷带回家!”

    渔网汉子黑毛卯足力气,仰着脖子,大声喧喝。他举起手中的鱼叉,唰啦,一串串铜钱大小的圆环飞舞而出,那些圆环在空中相互碰撞,像烟花那般炸开。它们均由黑毛汉子的斗气凝聚而成,炸开之后在空中重组成四个大字:撕比招亲。

    上官荣显然是精心打扮过的,他的发型当真是迪奥炸天了!

    一柱擎天。

    上官小红为他的荣欧巴设计了最新潮最时尚最拉风的发型,为此,她耗费了整瓶的天然发蜡。至于造型嘛,迪奥炸天。上官荣的秀发经由他妹的手,外加发蜡的功效,终成了一支高高耸起的不能详细描述的模样,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大概就是那副尊荣。

    上官丫丫道:“小荣荣,激动不,开心不,兴奋不!”

    上官荣的眼里都是泪水。“开心个煤球啊!”

    上官金、上官琳等人混在人群中,观望着上官荣那迪奥炸天的发型。

    上官琳道:“……好污的发型!”

    上官金撕裂他的上衫,怒道:“怎有可能!上官荣小哥的发型怎有可能这么帅气!”

    上官琳直翻白眼,“上官金,你的眼睛瞎了吗!”

    上官金奇怪道:“小红呢,我妹哪里去了,为何不见小红,只有上官荣小哥一脸苦比的待在台上。也不知道谁要上台撕比他,将他带回家。”

    孔甲还有他的女朋友熊娘也在台下。孔甲道:“荣哥,你今天的状态挺好。”

    上官荣:“”

    熊娘道:“盟主呢,我们贫乃联盟的盟主何在?这番盛景怎么没见盟主?”

    上官琳道:“她该不会是临阵退缩了吧?”

    上官金道:“不会不会。小红从来都是那么自信。就像是上官荣小哥那迪奥炸天的发型那么拉风。”

    上官琳道:“也是呢。”

    携手而来,上官小红、贫乃王手牵着手,径向高台走去。灰机·鸟布斯,狗霸斯基,沧井兽,它们在空中叫嚷着:“女禽有兽来了,女禽有兽来了!”

    毒岛冴子、高城沙耶跟在上官小红的身后。“毒岛学姐,小红又在玩什么!”

    学姐也不知道啊。别问我,闭嘴就是了。

    毒岛冴子、高城沙耶望着台上的上官荣小哥,也觉得他的发型挺尴尬的。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