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机·鸟布斯在空中飞舞。“我是一只好鸟。”鸟布斯先生黯然伤神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成熟,才能行那不河虾之事。悲风大帝在上,我定会创造种族!”

    “有杀气!”灰机抬起它之狗头,看到了突然闯入的契约兽。是巫喵王!除了巫喵王外,还有第二只异兽。它长着三条尾巴,尾巴尖呈梭形,中间的那条尾巴是秃的,左右两边的毛发蓬松。巫喵王和拥有三天尾巴的异兽撕比在一块。

    “喵呜!”

    “斯巴达!”

    “喵呜!”

    “斯巴达!”

    灰机只见那两只野兽相互碰撞、离开、碰撞、再离开。天空洒下大量的黑毛、银毛。

    鸟布斯先生摇晃着狗脑袋,问道:“呜喵我,需要你灰机大爷帮忙否?”

    呜喵我回头瞄着灰机·鸟布斯,猫眼中尽是轻蔑之色。同时,它的尾巴竖了起来,甩了出去。只听砰的一声,呜喵我的尾巴甩在另外一只异兽的脑袋上,砸得它脑袋有些发懵,在空中踉踉跄跄地爬动。

    下方。

    大力金刚猿举起它的黑铁棒紫,“斯巴达兽!是斯巴达兽!”

    拥有三条尾巴的银色斯巴达兽!

    贞得·罗兰注定大力金刚猿,“啊呀,这只猴子挺识货的嘛。是的,它是斯巴达兽,我的宠物。”

    “斯巴达!”

    中间那条尾巴秃了的斯巴达兽腾地窜出,两条强壮的前肢拍向呜喵王的那颗圆滚滚的大脑袋。

    呜喵王眼睛眯起,毛发炸开。忽地,它敞开肚皮,迎向斯巴达兽的两条前肢。

    噗呲!噗呲!

    场面相当残酷,斯巴达兽挖开了呜喵王的肚子,而那黑喵的肠子缠住了斯巴达兽的爪子,将它们黏住,抽不回去。

    “斯巴达!”

    银色的斯巴达兽暴怒不已,三条尾巴扬起,梭形尾巴尖力劈而下,要枭掉呜喵王的脑袋。

    乓啷!

    黑光迸爆,气漩荡卷。而斯巴达兽劈下来的三条尾巴被弹出去了。小板凳,蓝色的小板凳漂浮在呜喵王上方,弹开斯巴达的尾巴。

    四条腿的小板凳晃晃腾腾地旋转,拧甩开蓝色的霞光,罩住呜喵王。受惊的斯巴达兽早已收回它的前爪,在高出观望下方的呜喵王。

    呜喵王是木吉吉的契约兽,它的体内温养着木吉吉的武器,一只蓝色的小板凳。

    呜喵我出现了,小板凳出现了,木吉吉也就出现了。

    头裹着六角紫帕,帕檐坠着金色的铃铛,身穿白色的长裙,腿上套着过膝长袜,蹬着鞋跟超过二十公分的长靴。木吉吉傲然而立。

    她左手张开,顿有一股吸力拉扯着灰机·鸟布斯向她飞来。“姑娘,你抓我做啥捏。”灰机惊道。

    呜喵王敞开的肚子合上了。它用脑袋拱着蓝色的小板凳,也向木吉吉飘去。

    坐了下来。木吉吉坐在蓝色的小板凳上,左手抓着的灰机的狗脑袋,右手抱着呜喵王。

    “这位是?”

    贞得·罗兰不识画界的新星木吉吉同学。

    “我来介绍一下,她是木吉吉。我的朋友,我的新书基霸天下的人设图出自她手。”

    “什么,她就是那个画手!”

    唐麻花盯着空中的木吉吉同学。

    果然是妹子!而且散发着腐坏的美少女的味道!只是为哈不下来,在天上坐着!

    “木吉吉,你来这里干what?”

    上官小红仰起头,问道。小红同样不知木吉吉的来意。

    斯巴达兽拖着三条尾巴,径自向贞得·罗兰奔来,蜷缩在怀中。身体缩小了一号。比呜喵王更苗条。

    “还能做什么。”

    木吉吉脑袋上的紫帕旋舞着飞出,叮叮叮!金色的铃铛颤动不休。紫烟升腾,金光涌动,遽地,一只伪娘掉了下来,从那紫帕中掉下来。

    是灰毛汉子T。上官小红留在木府的杀马特汉子灰毛。

    “擦,敢不敢用正常的方式将我放出来!”

    灰毛汉子T怒道。

    他双手划拉着,拨开灰色的死气,聚在他身畔,承托着他不至掉下去。

    “灰毛,速来救我!”

    被木吉吉抓着的灰机汪汪叫道。

    “”

    灰毛汉子看也不看灰机·鸟布斯,这可恶的恶犬,谁去救你谁就是傻叉。

    上官小红向灰毛汉子T招手,“我的灰骑士哟,速速下来。”

    杀马特汉子虽然不爽,可受制于人,只得降下。死气翻滚,聚而不散,簇拥在灰毛汉子T的游泳圈四畔。

    “果然”

    上官小红盯着灰毛汉子T的兄罩。那上面的尖端真的拉长了哎。应该是假的,黏上去的。上官小红不过是给木吉吉同学出了主意,她真的动手实现了!

    “如何?”

    坐在蓝色小板凳上的木吉吉有些期待地问道。

    “干得漂亮!”

    上官小红赞叹道。

    “什么嘛。我还以为你会用几千字的赞美之词夸赞我。”木吉吉笑道。

    “你的品味一流,当与我同在,我们是时尚达人。”上官小红也笑了。

    “女禽有兽童鞋,你的声音像是黄鹂一样动听。”木吉吉驭使着蓝色的小板凳飞向上官小红。

    一只写手妹子,一只画手妹子,她们相互拥抱。都觉得对方挺不错的。

    “木吉吉,放了我家的灰机。”

    “哦,你说灰机啊。它经常溜到木府,不知潜入其中做什么。难道是你命令它潜入我家的?”

    “怎会。我是那种人吗。作为饲主,我并不拘束灰机奔跑的天性,它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世界那么大,它随时可以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木吉吉同学,你有这样的想法没?”

    “你当我是小狗吗!像你家灰机那样。”

    “不会不会。灰机有一排乃头,你只有两个。”

    上官小红认真吐槽道。

    “”

    木吉吉沉默了。

    艾玛,女禽有兽童鞋,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唐豆芽、木吉吉先后到来,她们使得现场的气氛更加活跃,不,是更加风云莫测。木吉吉除了思想腐坏些,基本上还是美人。至于她抛下来的那只伪娘则和大力金刚猿待在一起。灰毛汉子T抚摸着金刚猿的毛爪子,“这位大哥,你的棒紫好不细啊!”

    大力金刚猿无视它旁边站着的穿着奇怪的杀马特贵族。汉子的米米的尖端竟然那么长,特么的一看就不是正经的爷们。释出狂气,隔开灰毛汉子T,大力金刚猿不愿和杀马特贵族站得很近,再说,灰毛汉子外放的死气也让金刚猿不舒服。

    木吉吉抢走了上官小红的灰机·鸟布斯,上官小红只好抱走木吉吉同学的呜喵王。要不然岂不是吃亏了。呜喵王本能地抗拒女禽有兽童鞋,一百块小鱼干都不给我,谁让你抱啊!呜喵王扭动它肥圆的猫躯,向上官小红抗议。

    贞得·罗兰抱着斯巴达兽,“两位,你们看我家的斯巴达兽萌吗?”

    “斯巴达!”

    斯巴达兽呲牙道,恫吓上官小红、木吉吉,不让她们靠近它。它可是骄傲的斯巴达兽,身体里流淌着白色的血液,它的父母都是血统高贵的珍兽,有血统认证书的。

    “呀,咩,碟。”上官小红饲养的沧井兽冲着呜喵王吐着蛇信子。

    “喵呜!”呜喵王如临大敌。

    “同学,同学。”贞得·罗兰扒拉着上官小红的袖口,“你手臂上盘着的水蛇一样的小怪兽是啥品种的?血统高贵不?”

    “沧井兽。”上官小红答道。“没啥血统认证书。不过我的沧井兽打败过壁池兽。”

    “斯巴达!”

    “呜喵!!”

    因为贞得靠近了,斯巴达兽、呜喵王又开始互挠,它们撕比得很欢腾。贞得、上官小红也没制止它们。

    生命在于撕比。且行且撕比。被木吉吉抱着的灰机疯狂嚎叫。“汪汪,汪汪!木吉吉,你快放了我。我和你没仇没恨,你抱着我做啥。让我去撕比斯巴达兽,我要潜规则了它!”

    “斯巴达!”

    斯巴达兽挣脱出去,咆哮着冲向木吉吉那边。它要撕比鸟布斯先生,斯巴达兽只是通过灰机释放的单身狗的清香就知道它不是正经汪。

    “啊。”木吉吉放开灰机·鸟布斯。

    “斯巴达兽,不要以为你有三条尾巴我就不敢潜规则你了。”

    唰唰!灰机长出两条肉翅,拍动翅膀,灰机人体而起,极为绅士地走向斯巴达兽。甚至,甚至它的狗脖子下面还系着红色的领带。“我走的是绅士路线。”鸟布斯先生道。

    “斯巴达!”

    斯巴达兽的三条尾巴同时劈向灰机的狗头。

    烟尘滚滚,凶焰涛涛,斯巴达兽梭形的尾巴尖淬着寒光,几乎是瞬间而至。

    “丹参勾。”

    灰机狗嘴张开,喷出一团烁烁放光的神华,内种裹着神兵“丹参勾”。

    丹参勾方甫放出,单身狗的清香登时罩定斯巴达兽,让它动之不得,且兽眼迷离。放慢了,斯巴达兽的三天尾巴慢悠悠地劈至灰机的狗头上方。

    锵!锵!锵!

    灰机用两条前狗腿抱着“丹参勾”,撞开斯巴达兽的三条尾巴。

    木吉吉同学能多远就躲多远。她可不想被单身狗的清香裹定。同时,木吉吉收回空中旋着的六角紫帕,重新戴在头上。小姑娘看上去挺唯美的。

    “呀呀,咩咩,喋喋!”

    后面,沧井兽顺势扑出,身形暴涨,现了原形,直接吞掉了斯巴达兽。

    “”贞得·罗兰。

    说好的有血统证明书呢!为何被吃掉了。

    “”上官小红。

    女禽有兽童鞋也很萌,她不动声色地拉着沧井兽的尾巴,助它消化。

    “欧,NO!沧井兽,你不能吃了它!我还没潜规则它!快快将它吐出,我要和它行那不河虾之事。”

    灰机·鸟布斯飞到沧井兽头上,用它的狗尾巴缠住沧井兽的脖子,不让它吃掉斯巴达兽。

    “噗!”

    沧井兽忽然张开嘴,喷出一团蔫不拉几的珍兽,正是斯巴达兽。“斯巴达?”这兽还很迷茫。

    “喵呜!”

    呜喵王跳了过去,它摇晃着身体,甩出黑色的火焰,缠住斯巴达兽,似乎想要举行野外烧烤。

    唐豆芽向大力金刚猿使了一眼色,后者心领神会,抓起一把孜然,杀了过去。“我撒!”大力金刚猿将孜然撒在斯巴达身上。呜喵王全身心的放松,喷火,烧烤斯巴达兽。

    “我它嘛的也是逼了哈士奇!”灰机·鸟布斯惊道。“你们在做什么,你们想对我的美人做什么,我还没潜规则它!好歹给咱一个机会!”

    沧井兽的细颈抬起,轻轻一撞,撞开灰机·鸟布斯。呼!呼!沧井兽向外喷风,助长火焰。

    在沧井兽、呜喵王、大力金刚猿的联合作战下,被烧烤的斯巴达兽两眼无神,银色的皮毛也暗淡许多,三条尾巴耷拉着。

    上官小红祭出契约方石,“唔汪!”契约方石中钻出一只由黑烟凝成的狗头。那狗道:“我之本体。不得放肆。你知主人为何将我放出?”

    灰机·鸟布斯瞄着黑狗头,“你取代不了我。分分钟将你收回我的身体。”

    “斯巴达!”

    忽然,斯巴达兽全身迸爆出眩目的雪芒,风卷雪涌,扑熄那些烧灼它的黑色火焰。咻咻咻!斯巴达兽的三条尾巴分别扫向大力金刚猿、沧井兽、呜喵王。

    “上,上!上!”

    契约方石中钻出的黑狗头怪叫道。

    “我之本体,你去那啥了斯巴达兽的身体,我则那啥它的精神,你我双狗合力,还不将它治服。保证它对你我言听计从。”

    “此言甚合我心。不愧是由我分出去的不完全体。”

    灰机·鸟布斯赞道。

    “从现在你,你就是黑几·鸟布斯。”

    灰机补充道。

    “不不,我很谦卑,我之本体哟,你还是叫我狗霸斯基吧。”

    “”

    灰机·鸟布斯上上下下打量着契约方石上方飘着的黑狗头。握了一根草。狗霸斯基!多么霸气的名字,怎可能,怎可能叫你那个名字!特么的叫你黑狗蛋就不错了!

    但听那黑狗头轻声道:“我名狗霸斯基!”

    灰机·鸟布斯的内心是崩溃的。握了很多根草,外加一个太阳。区区分体,竟敢这么嚣张!不愧是从我分出去的!

    女禽有兽童鞋拉着银冠的皇女的右手,“姑娘,你的脸色很苍白。这样不好,不好。来,笑一个。我们唐腊国的姑娘都很善良以及好客。是吧,豆芽,麻花。”

    唐麻花、唐豆芽点头。“嗯嗯,大国风范,不容置疑。”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