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兰西王国的帝国之花初次接触唐麻花时,麻花姑娘还是很高兴的。麻花姑娘虽然也是唐腊国的皇女,可她显然没有达到贞得·罗兰还有阿瑟·潘多拉贡那种程度。

    当贞得说她要加入“帝国大乃”联盟时,唐麻花依旧很高兴。虽然贞得的xiong部要比唐麻花的还要大。

    这个世界肿么啦,不但长得比我漂亮,名声比我盛隆,乃子居然还比我的大!唐麻花的内心其实是泪崩的。

    然辄阿瑟·潘多拉贡加入了贫乃联盟,唐麻花如论如何也不会拒绝贞得·罗兰的入盟申请。

    帝国大乃同贫乃联盟水火不容。两支队伍见面撕比才是正常状态。

    看着贞得和阿瑟王撕比,唐麻花阴郁的心情顿时开朗。“人生总是充满意外,不是吗?”唐麻花对她的两个皇弟说道。

    唐三章、唐豆比显然不知他们皇姐在想什么。女人心海底针,你若捞不到还可能被海水淹死。唐三章、唐豆比还是很自觉。

    唐三章随即迎合他的皇姐。“皇姐的麻花辫子好漂亮。让我看呆了。来来来,皇姐,用你的辫子勒住我的脖子。在你面前我就是那温顺的小绵羊。”

    唐豆比暗道无耻啊无耻,三章皇弟你怎能这般无耻!唐豆比也向唐麻花恳请道:“麻花皇姐,请你用辫子狠狠地抽我!让我体验无上的痛苦。那是皇姐对我的爱的激励。”

    唐三章、唐豆比的手腕被绑着,两条锁链的尽头在唐麻花手中。姑娘因为心情好,顺手解了锁链。于是,唐三章、唐豆比两枚皇子得到了自由。

    可两名皇子都很遗憾。唐三章遗憾的是他的皇姐没有用麻花辫子勒住他的脖子,唐豆比则感到惋惜,为何皇姐没有抽他。因为唐豆芽好久没有给予唐豆比痛与爱的拳打脚踹,唐豆比浑身不舒服。

    唐豆比、唐三章,一左一右,站在唐麻花两旁。

    唐腊国的三枚皇室成员盯着帝国之花们撕比。他们反正不会去劝架。为什么要拉开她们?姑娘之间的撕比不是很好看吗。

    “麻花皇姐,你看好谁。”唐三章问曰。“我看好贫乃王哟。”

    “我比较喜欢贞得·罗兰。”唐豆比道。

    两枚汉子盯着唐麻花,想听他们的皇姐有何高见。

    只听唐麻花悠然道:“我谁也不看好。她们最好两败俱伤。然后我……”麻花姑娘笑了。她的四条麻花辫子漂浮在空中,像是有生命的触须。

    “皇姐真是卑鄙啊!”唐三章笑了。“不过我喜欢。为什么皇姐的名声在她们之下?”唐三章继续道。“皇姐哪点比不上她们。论强悍,我们这些皇子皇女根本不是麻花皇姐的对手。论智谋,呃,也就豆芽皇姐能和麻花皇姐不分轩轾。可豆芽皇姐的xiong部太小!完全比麻花皇姐碾压,质量与重量上的碾压!”唐三章相当之激动。

    唐豆比不乐意了。唐豆芽是他的亲姐姐,他们之间的关系比起其他皇子皇女要更加的亲密。听到唐三章说唐麻花是诸皇子皇女中的翘楚,远胜他人,唐豆比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当然,他不会在唐麻花面前强辩。“豆芽皇姐的强悍岂是三章皇弟这种小角色所能体会的了的。”唐豆比暗道。

    “母猪,你今天格外拼命。是不是因为要赶着回家去发之于情。行那河虾之运动。”贞得·罗兰轻甩手中的雪竹剑。嗡,剑鸣颤扬,激得方圆三尺内的气流喷荡。

    贫乃王阿瑟·潘多拉贡以眼神制止了要来帮助她的梅琳。这是她和贞得之间的撕比,局外人不能插手。梅琳也不行。

    梅琳踏出去的步子收了回来。她并非对阿瑟王没有信心,只是听不下去了,那位银冠的皇女太可恶了。竟然在精神上打压阿瑟王。逞那口舌之力也不居于人之下。

    好在阿瑟王跟着上官小红混得风生水起,也满嘴带妈拖爹,问候贞得。

    帝国之花们唇枪舌剑,真剑好贱。也是分外精彩。

    梅琳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为何银冠的皇女身边的那只不离身的剑侍女不见了?也不像是躲在暗处?虽然那人挺懒的,也不至于不出现。

    有古怪。梅琳暗忖道。

    “北冥有犬,其名灰机。灰机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鸟布斯。”

    有一只犬出现了!

    极其嚣张。

    梅琳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那犬是谁饲养的。

    上官小红!

    “我有一剑,深藏蛋中。一剑光照九州寒,日月通鉴女汉子心。”

    清扬的诗号吟出,一只女汉子骑着沧井兽飒然而来。

    “是她!”

    唐三章道。

    “盟主怎么来了。”

    唐豆比吃惊道。

    听说上官家年轻一代的年度撕比大战开始了,为何贫乃联盟的盟主上官小红优哉游哉地赶来了?唐豆比困惑不已。只能注视着上官小红威风凛凛地疾驰而来。

    “哈,贫乃联盟的盟主来了。”帝国大乃的首领唐麻花冷声道。唐豆芽是贫乃联盟的副盟主,影响力也比盟主上官小红要大,可唐麻花仍然不会小瞧女禽有兽童鞋。

    像是经历了无尽岁月,又像是即将完成某种神圣的誓约。贞得·罗兰、上官小红隔空对望。贫乃王阿瑟也没偷袭银冠的皇女,只是讶异,为何贞得和上官小红对视。好像很有默契似的,又像是很长时间不见的老朋友。

    不用女汉子系统提示,上官小红已知对面的那个银发女孩就是她要找的人,也和女汉子系统发布的任务有关。

    沉默。

    上官小红、贞得·罗兰都没讲话。只是看着对方。双方见面的场景很怪异。灰机·鸟布斯也不明所以。“主人为何这般沉默,不像是平常的她。”灰机暗道。

    沧井兽横亘在空中,兽眼迷离,上官小红没有下达下一步的任务,沧井兽不知做什么。

    “她们之间有jian情?”

    梅琳没来由地想到这个问题。随后被她否决,没可能的,上官小红之前不可能见过贞得·罗兰。

    贞得·罗兰本人也是这样想的。

    银冠的皇女挥动雪竹剑,徐徐问道:“……我们是不是认识?”

    上官小红维持着和女汉子系统的联系,同时开口道:“不。你我初次见面。”

    “寄体,你已经确认是她,要如何做你心里明白。”女汉子系统传音给上官小红。

    “你已经将任务奖励提前交付,我像是那种收了人家的东西却不付出的姑娘吗?”上官小红和女汉子系统交流道。

    “真是期待,你要如何做呢,寄体……”

    女汉子系统切断了和上官小红之间的联系。

    而上官小红则是盯着她的目标,贞得·罗兰,银冠的皇女!

    “我这人脸皮挺薄的,你能不能不要这样盯着我。”贞得·罗兰忽地开口道。她被上官小红盯得有些不自然。

    “真巧,我也是。”上官小红鬼扯道。“我脸皮也很薄。我们应该成为朋友,不是吗。”

    两只面皮“薄”的姑娘相视而笑。

    反正唐三章、唐豆比、唐麻花不相信她们的话。敢不敢再无耻些,你们俩的脸皮要是还薄,真的想不出盛京还有谁更害羞。

    贞得·罗兰收起她的雪竹剑。缓缓靠近上官小红。

    上官小红亦驱使沧井兽接近银冠的皇女。

    她们之间似乎真的有某种指引。

    贫乃王抓着她的剑,有些踯躅。“要不要上去劈了小表砸。她似乎想对我们贫乃联盟的盟主不利。”

    梅琳踱步而出,走向她的主人阿瑟王。“我亲爱的公主殿下,你今天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梅琳指的自然是阿瑟王和贞得互喷的那些垃圾话。高贵的帝国之花的会晤不应该是这样的,说好的高雅呢!若是被外界知道,呃,他们也不会相信的,因为贫乃王、银冠的皇女不会承认,谁让她们是对方口中的“母猪”、“小表砸”。

    “姑娘,为什么不收起你的剑。”贞得·罗兰道。

    “你也是,为何不收起你的眼睛。”上官小红道。

    “恕我直言,你的xiong太平了!”贞得·罗兰说。

    “我不得不赞同你的看法。”上官小红道。也许,有一天我的xiong会如你的那般大。上官小红轻声道。

    “放弃吧,还能再次发育不成?”贞得直言道。

    “谁又能说得清楚呢。”上官小红笑道。

    “下去一谈?”贞得道。

    “好。”上官小红道。

    银冠的皇女、女禽有兽舍了唐三章、唐豆比、唐麻花,向下落去。

    “她们很没礼貌,不是吗。”唐三章对唐麻花说道。

    “”唐麻花瞥了一眼她的皇弟。谁说不是呢。

    “麻花皇姐,三章皇弟。我们也下去吧。”唐豆比道。

    “不,你们该离开了。”唐麻花道。

    “离开,为什么要离开。不是皇姐你带着我们来到这里的吗。”唐三章不解。他要知道原因。

    “皇姐真坏。”唐豆比笑道。他也不管唐三章,自顾自地降落在地。随之唤出他的契约兽大力金刚猿。

    “豆比!”大力金刚猿望着贞得·罗兰。“那个女人很危险。”

    “美丽的银玫瑰总是有刺。我可不敢摘。”唐豆比笑曰。

    “豆比,不要和她们扯上关系。”大力金刚猿说。它把上官小红也列为麻烦。可以的话,大力金刚猿同样不希望和唐豆芽有所牵连。几只姑娘中,大力金刚猿唯有看贫乃王挺正经与正常,当然,是相比上官小红、唐豆芽而言。

    “你的麻花皇姐是不是让你去通知豆芽赶往这里。”大力金刚猿问道。

    “我也想这样做。”唐豆芽正色道。“我毕竟是贫乃联盟的护法之一,担心我们的盟主应付不来银冠的皇女。副盟主也应为盟主分忧。”

    “是吗。”大力金刚猿不置可否,扛起唐豆比,大步而去。

    “你为什么不离开。”唐麻花问。

    “我这人比较笨。”唐三章说。

    唐麻花带着唐三章向上官小红、贞得·罗兰走去。

    “皇姐,上官小红搅了你的好事。”唐三章忽道。

    “我这人很大度,原谅她了。”唐麻花说。

    “皇姐真是好人呐。”唐三章笑道。

    “嗯。你知道就好。”唐麻花说。

    先他们之前,贫乃王阿瑟·潘多拉贡带着她的侍女梅琳来至上官小红、贞得这边。“盟主,请不要和她太亲密。”阿瑟王不悦道。

    “哎呀,我们的小公主吃醋了?”贞得笑道。她用手指勾起阿瑟王的一绺金发,放在鼻下嗅了嗅。

    梅琳很想大声叱喝贞得·罗兰,可她没开口。轮不到她讲话。

    “贞得,我不允许你对我的好朋友出手。”阿瑟王眼神微凛,那绺金发扬起,飞离贞得的食指。

    贞得双手举起,“阿瑟王,你误会我了。我什么都没做啊,是你的朋友要和我交朋友。不信你问她。”

    “阿瑟酱,她是我的朋友了。”上官小红开口道。

    “主人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灰机·鸟布斯围着贞得飞了两圈。

    “盟主,你真要如此?”阿瑟王直视上官小红。

    “你也是我的朋友。当然我们之间的关系要比我和她亲密。”上官小红说。

    “真让人嫉妒。”贞得抓着上官小红的手。“你我之间的关系什么时候能超过你和她。”

    “也许很快。”上官小红道。

    “露西亚老师说我和你应该处得来。她还说只有奇葩才能理解奇葩。”贞得捧着上官小红的手,放在她的右脸颊上。

    “你是说我们鱼锅学园的园长的撞友之一,那个露西亚?”上官小红问道。

    花兰西王国曾经的第一美人。

    “就是她就是她。”贞得点头道。“另外,我喜欢撞友这个说法。言简意赅却又让人了然于心。”

    “我能成为你的撞友吗,上官小红。”

    “这个,我们都是姑娘。”

    “姑娘之间的玩法也有很多花样。”

    “听起来你像是老手。”

    “嗯嗯,我还将我的侍女丢在了红颜阁。”

    “”

    那可是好去处。

    上官小红打量着贞得·罗兰。

    “你可以用更热情的眼神贯穿我的衣服。”

    “正有此意。”

    “我喜欢直接而又热情的姑娘。”

    “不就是我吗?”

    “难道还能是阿瑟王?”

    “盟主,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哎,小公主又不开心了,因为她的朋友要被我抢走了的缘故?”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