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明天奋战。或卑微,或渺小,或空虚,或人云亦云。

    你以为自己是很牛比的人群中的一员,实则不然。里面的人认为你是他们中的一员,你才是真正的所谓的“大家”。

    现实如此残酷。

    人以群分。

    找不自己定位的人是可怜的。既忙碌而又自大。

    众生芸芸。

    千百相。

    佛曰:众生皆苦。

    “苦比的人何苦为难苦比的人。”

    银发的皇女俯视着这座城市中的碌碌人群。

    贞得·罗兰。

    束发银冠,紫眸冷湛。皇女以绝艳之姿俯瞰世间。那双看穿虚妄的眼睛倒映着谁的身影。

    人言: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既无喜也无悲。阿瑟·潘多拉贡蹑空而上。和那银冠的皇女对视。

    梅琳跟在阿瑟王的身后。

    “噢,贫乃王前来赴会啦。”

    贞得·罗拉展颜笑道。

    “”

    贫乃联盟的吉祥物瞥了一眼贞得。

    “你身后站着的人让我不舒服。”

    阿瑟王说。

    “你在说我吗?”

    帝国大乃的首领唐麻花笑道。

    唐麻花的四条麻花辫子甩在肩后,笑语殷殷。唐三章、唐豆比跟着他们的皇姐。两只皇子脸色不怎么自然。因为他们的手被金色的锁链绑住,唐麻花则在前面牵着她的两只皇弟。

    唐豆比偷瞄着银冠的皇女,又瞅了瞅金发碧眸的阿瑟王。花兰西王国、英格鲁王国的帝国之花妍丽媸艳,冠绝帝国。

    豆比、三章这对属性中略带M的皇子自然听说过贞得·罗兰的大名,阿瑟·潘多拉贡也是他们的老熟人。和皇子想象中的高质量的高雅的优雅的见面场景不同,被牵出来总是很难堪。唐豆比、唐三章又撕比不过他们的皇姐,联手也不是唐麻花的对手。

    在贞得·罗兰面前,脸比城墙还要厚的唐豆比竟然心生羞涩之感。唐三章更是垂着头,不敢直视银冠的皇女。同时皇室成员,同样身份高贵,气质上却也分高下。

    即便银冠的皇女无视他们,唐豆比、唐三章也不生气。放佛能和她见面已是很荣耀的一件事。

    “阿瑟王,你的乃子还是那么小,竟然没有进行二次发育!”

    贞得·罗兰以夸张的语气戏谑道。

    “小逼ao砸!我就知道你是来嘲笑我的!”

    贫乃王阿瑟淡定道。

    “呃,小表砸?”

    银冠的皇女盯着阿瑟王。

    虽然不知道那三个字代表什么意思,可贞得还是感受到了来自贫乃王的恶意。

    贫乃王同贫乃联盟的盟主待在一起的时间久了,无意中接受了盟主的“谆谆教诲”,像是什么法克哟、我勒个大草、WTF、小表砸等也融入到阿瑟王的生活。

    上官小红功不可没,大概带坏了贫乃王。不是说近朱者赤吗。

    贞得·罗兰马上开启嘴遁模式。

    将大量河虾的词语喷向阿瑟王。“你个母猪,还是那种水不多的!你竟然用那种听着就很污的词语形容我。我也是握了很多根草,你的大眼睛看着挺漂亮的,其实是瞎的,是吧!我的xiong部比你的大,我思想比你高洁,我言行比你有节操,我长得也比你高。你哪里比得上我!母猪阿瑟。你皇兄在哪里,你们总是腻歪在一起,叫他出来,我一并收了你们,把你们卖到红颜阁。相信司空燕那小妞会很开心地收留你们,并为你们伪造身份,即便你们的爹妈来了也认不出来。”

    听到那传闻中的圣洁的银冠的皇女口中吐出大量的那啥词语,唐豆比、唐三章也是惊得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两条汉子也是紧攥两根草。和传闻中的不一样呐!怎回事?

    再看那贫乃王,也不是善茬。她平静地等贞得·罗兰讲完。然后贫乃王回敬道:“你个贱货贞得,看着挺高尚的一个小姑娘,脑袋里装的都是不上流的玩意。你爹当年怎么没把你喷到树上或者涂到床单上,真他吗的瞎了眼吗?本公主羞于和你为伍。什么帝国之过,阿瑟王才是那只此一朵的珍贵奇葩,你充其量就是狗尾巴花。回家喝你妈妈的乃去吧!”

    阿瑟王越说越兴奋,两靥红扑扑的,碧眸放光。铮的一声,贫乃王甚至拔出她的佩剑,插在地上。“小贱人贞得,看到我的剑了吗,我若是你早就拔出来这口剑,自刎以谢天下。呼吸这个世界的空气简直是耻辱啊耻辱!”

    唐麻花、唐豆比、唐三章悚然。纳尼!为什么会酱紫。一双帝国之花中的第二朵也不怎么高雅啊!为何和第一朵一样出口带妈。

    银冠的皇女不甘示弱,招来她的雪竹剑,将剑一抖,挽出五朵剑花。照映得贫乃王愈发的明丽动人。口若悬河的阿瑟王继续道:“贞得·罗兰。你取出自己的爱剑,是为了自刎吗?你终于感受到来自这个世界的恶意了吗?你吖就是毒瘤啊毒瘤,这个世界排斥你。你苟活到现在,没有人一掌拍死你已是天大的奇迹,你为何不怀着感恩的心自尽以谢罪天下。”

    一段时间不见,阿瑟王这只母猪的口才竟然如此了得,真是气死我了。贞得·罗兰暗暗道。她口上却道:“母猪,你终于会上树了啊。了不起了不起。你的黑王子哥哥给你找到公猪了吗?是不是找了好几头?能满足你吗?”

    轻轻地挥剑,当是时,片片竹叶似的剑华兜卷而出,掩向阿瑟王。

    唐麻花、唐豆比、唐三章三人也不好出手。只得站在一旁,静观帝国之花们撕比大战。唐麻花还很郁闷:“为何撕比来得那么晚。”应该一见面就互相撕比才是嘛。

    阿瑟王提起她的金色细剑,横扫。锵嗤!剑芒迸舞,笼覆方圆,拦截住那一片片竹叶似的剑华,将它们或弹开或崩碎或熔灭。

    “母猪阿瑟!”

    “小表砸!”

    两位皇女同时纵出。

    锵!

    金戈交鸣,迸出刺目的火光,两个妹子的剑交碰在一起,两人更是银牙磨动,目有煞气。

    “看我为你准备了什么。”

    阿瑟王向贞得撒了一把花粉。这花粉可不是普通的花粉,是她重金购得,出自药美人之手。

    “我擦!母猪居然懂得偷袭了……”

    贞得·罗兰心惊道。

    那个一板一眼死呆死呆的阿瑟·潘多拉贡哪里去了。贞得也很纳闷。

    阿瑟王的画风转变太快,贞得有些接受不能。“啊,是了。都是上官小红搞的鬼!她竟然把我那不可爱的阿瑟王改造成这副德行,我和她没完!”贞得撩剑,剑光逆卷,荡开那些散发着残香味的花粉。

    阿瑟王站在原地,一脸高深莫测。

    贞得暗道:“为何母猪阿瑟笑得那么YD!”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