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得-罗兰。

    银发紫眸,xiong部也够大。花兰西的皇女站在马车的车棚上,不要问她为什么这样做。皇女的心思岂非常人所能臆度。

    “银冠的皇女!”

    蒙面人一剑刺来。

    也不见贞得-罗兰有所行动。皇女依旧站在马车的车棚上。

    “总有迪奥民想要谋害本公主啊。”

    贞得叹气道。

    “这是为什么呀?本公主明艳动人,乃子够大。你们应该爱戴我才是。为何总想着弄死我。”

    铿锵!

    蒙面人刺向贞得的剑迸裂开来。

    而刺客也被禁锢在空中,动之不得。像是有一双手掐住了他的脖颈。

    蓦地,头戴银冠的皇女抬起头,目光如水,缓缓流向禁在空中的蒙面刺客。“你为何不拥护我?”皇女问曰。

    那人想痛骂贞得,却发不出声来。喉中嗬嗬,眼球外突。嗤啦一声,蒙在刺客脸上的面罩炸裂开来。“好一张寒酸的脸。本公主总算知道你为何要刺杀我。你是嫉妒本公主这张美丽的面庞。”

    “你脑袋没问题吗!”

    刺客在心里怒道。

    吗的!听说银冠皇女目中无人相当自恋,看来是真的!

    那人两腮内陷,眼球外突,鼻梁塌了。脸上浮起蓝色的花纹,很快覆盖整张脸。

    “啊。”贞得故意大声道。“你现在看起来顺眼多了。”银冠的皇女甚至鼓掌,啪啪啪

    被禁锢在空中的刺客忽觉他可以动了,不再受那股异力的钳制。“贞得,你还记得我吗!”那人几乎咬碎钢牙。本就扭曲的脸看上去更加可怖。

    贞得歪着脑袋,认真地回想在哪里见过那只咬牙切齿的迪奥民。

    “抱歉,我想不起来,给点提示。你知道的,像我这样高贵的皇女爱慕者甚众,我总不能记住每一个想和我交配的汉子的面庞。反正都是些蠢东西……”

    “你傻了啊!谁想和你那什么!”

    刺客怒道。

    他脸上的蓝色花纹爆绽出光粉,裹住他的整颗脑袋。像个蓝脑袋人。

    “汉子,憋得慌吗?你难道不觉得这样做会呼吸不畅?”贞得好心提醒道。“我是为了你好,感谢我吧!”

    “”

    脑袋裹在蓝色光粉中的刺客汉子掏出一把匕首,扎向贞得的左边大乃。“去死,去死!”

    “真是失礼,我们才刚见面你就那么急?”

    贞得叹气道。

    她左臂舒张,银芒爆舞,轰向刺客汉子。

    销蚀。

    连同那把匕首在内,刺客的半边身体被那银色的芒辉销蚀了。毫无痛觉,刺客汉子甚至呆了。

    “我下手是不是重了。”

    不知何时,银光的皇女身边站着一人,她捧着剑匣。

    皇女对着剑匣一指,“雪竹。”

    嗡!

    白蒙蒙的剑气荡开,一口银色的剑旋出剑匣,其形若竹,通体晶莹。

    以指引剑。

    唰!

    雪竹剑斩向失去半个身子的刺客。

    蓬!

    蓝光爆舞,刺客脑袋外裹着的蓝色光粉尽数散去。

    贞得两手并用,左手摄来刺客的脑袋,右手抓着她的雪竹剑。皇女先是抛起刺客的脑袋,再祭出她的剑。

    那剑穿过刺客的脑袋,异象陡现,只见雪竹剑的剑身向外飘出一片片雪花。

    宛若竹子开花。

    当最后一片雪花消失,刺客的脑袋也随之消失。

    银冠的皇女唤回她的雪竹剑。抓剑在手。腾!她向林中纵去。“你们既然是朋友,好朋友就该同生共死。”

    噗的一声,贞得用左手摘掉第二位刺客的头颅。因为用力过大,那人的身体还在旋转,断颅中喷出的血液染红了大片枝叶。

    “为什么要跑?”

    贞得丢出她左手抓着的那颗脑袋。

    嘭!

    那脑袋砸中向前飞窜的女人的右肩,登时,肉开骨裂,那女人也向下方坠去。

    站在马车车棚上的侍女也未有任何动作,只是捧着剑匣,仿佛那才是她的本职。呼喇,气芒呼啸,状如龙蛇。有偷袭之人。

    侍女也未挪移,后背升起薄雾,将她罩住。偷袭之人拍出的那掌击中侍女身后的薄雾。雾岚蒸腾,氤氲漾荡,却未散开。相反,那偷袭之人也被薄雾笼罩,“啊,啊!”雾内传出撕心裂肺般的凄嚎声。片刻,吟声断了,薄雾散去。马车的车棚上铺满了碎骨。

    “我只是打酱油的不知名的侍女,为啥要偷袭我。我家主人在树林里和人撕比,我为什么要站在这里呢,因为我很懒……”

    侍女面如芙蓉,左眉却是秃的,右眉亦是描出来的。“听闻青府的上官小红品味高雅,着装奇葩。她可做我的朋友,我也是品味不俗的达人呐。”侍女暗喜道。“今次,随我家皇女贞得大人游历唐腊国,我要虚怀若谷,广结朋友,最好贡献出我之白玉般的身子。”她吐出一团白气,结成心形,向前推去,印入驰来的汉子刺客的面颊,滋滋滋!那汉子的面颊竟像是喷发的火山,骨渣、肉末、血液向外喷溅,也没喷多久,他整个人溃烂为一滩脓液,悬在半空,既不坠下,也不流淌。

    “真丑陋啊,就连几把都化掉了。”侍女道。她右肩耸动,送出一团雾气,吞噬了那摊脓液。“散。”侍女樱唇轻启。那团雾气扩散摇曳,吞了两只汉子刺客。须臾,雾气竟被染红了。

    林中。银冠的皇女悠然而行。有种游戏叫做:猫戏老鼠。贞得是猫,三只蒙面的刺客是鼠。“藏好了没,我很有耐心的。”皇女道。

    “抓到你了。”

    贞得挥动雪竹剑,斩向前方的灌木。竹叶似的剑幕陡地划过,灌木幌了幌,一分为二,上半部却是半截人身。血水喷溅,那人匍于地上,想要将两截身体安好。

    “可怜的姑娘。”

    贞得走了过去。

    拖剑在地。陡地抬起,呼噌,剑光逆卷而起,吞了女刺客的两截身子,绞旋一番,撒向四方。

    “还有两只小老鼠。”贞得说。

    遽然,眼神转寒。皇女的剑穿过她自己的右肋,向后刺去。噗的一声,雪竹剑穿透了刺客。“为什么喜欢出现在我后面?”贞得不悦道。

    “最后一只了。”

    贞得抽出她的剑。

    而栽倒在地的刺客的身体绽放出片片白色的竹叶,漫天飞舞。

    加速,向前冲去。挥舞手中的剑。

    剑过,人过。

    贞得割下最后一只刺客的脑袋。她将雪竹剑插在刺客的断颈中,那剑轻颤,吸食血液,向外扩散出片片竹叶。

    “最后的乐趣也没了呢。”

    贞得说。

    “那边的,你还要站在车棚上到几时。”

    “贞得大人,你在叫我吗?”

    “……除了你还有别人?”

    “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在叫我。”

    “……”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