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我红颜门,知我相思骨。

    七楼十五阁,莫道人间苦。

    胭脂红,梅子青,燕儿舞。

    一寸相思一寸灰,谁道相思苦。

    上官小红呼朋引伴,唤上数条汉子、数只姑娘一起前去红颜阁。诸人以上官小红、鲁尼妹汉子身体、哥有太鸟、羞涩的小蝌蚪为中心,他们几个走在前面。

    然,上官小红上面飘着一根好大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红雾激荡,缠覆在那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上。诸多汉子纷纷侧目,对上官小红的爱戴之情无以敬加。呵呵哒,女禽有兽童鞋好雅兴!

    同出一门的汉子写手“哥有太鸟”道:“师妹,能不能收起你的那根好大的不能说的玩意。”

    “羞涩的小蝌蚪”附和道:“是呀是呀!女禽有兽童鞋,你头上浮着一根好大的那啥不能说的玩意,我们这些汉子压力山大。”

    抹搭,哪个汉子的擀面杖有那么大!

    鲁尼妹大神变身后,一身行头也换了,额,大神的日天靴还在!爷们化的鲁尼妹披头散发,心情微荡。“红颜阁的美人们,洒家来了。连日来,洒家同至尊宝宝等人撕比花萝卜斯基,终于将其擒下,两只不能招惹的前辈横插一脚,弄死了花萝卜斯基。洒家的小妹木吉吉的偶像是花萝卜斯基,除掉那个贱女人,木吉吉也可收心,她的注意力将会转移到洒家身上。”鲁尼妹心情大好,日天靴的靴面也是亮橙橙的,彰印着主人的喜悦。

    有妹子心情不佳,她名蒲节。她生病了,病情也不是那么严重。蒲节妹子没有公主命,也不敢得那传说中的公主病。一者,身家性命全赖她辛勤工作才可正常运转,二者,她是新人,方甫进入辣么爽书坊,也不敢请太多的假,前辈们上司们会有想法的。

    蒲节妹子戴着口罩,心里有千百种想法,最后归于一途。“为啥我负责的写手女禽有兽大大要把我从家里拉出来,还要带着我去红颜阁!红颜阁是我该去的地方吗,我是妹子啊,连个男朋友都无,去红颜阁合适吗?”蒲节妹子直犯嘀咕。也不好向上官小红求证女禽兽的真实想法。

    香风阵阵,玉珏相撞,叮叮作响。红颜阁七楼十五阁中身份最为尊崇的阁主迎面走来。

    七楼十五阁,首阁唤作“红颜阁”,阁主司空燕身份超然,她是掌控七楼十五阁的那个女人的独女。

    随侍司空燕的侍女换了一批又一批,秦楼妍色,难消美人帐。

    上官小红她爹上官青不止一次告诉他女儿,“不要和司空燕走得很近。”上官小红本能地觉察知她爹十分厌恶司空燕。“其中难道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还是不能述说的姑娘的米米?”

    “燕阁主。”鲁尼妹道。

    “久见了。”司空燕笑道。

    也不知她是在和鲁尼妹讲话,还是在和上官小红讲话。

    被阁主看中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能够和她在各个场所以各种姿势挥洒汗水更是无上的体验。

    司空燕是例外。十五阁阁主中最特别的那一个。

    上官小红取下她的那只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马赛克也未消去。“燕阁主。”上官小红道。

    “你在叫我吗?”司空燕故作惊讶道。

    “燕阁主,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上官小红问曰。

    “你说这个?”司空燕向上官小红展示她手中所持之物。一串青色的珠子。

    上官小红识得那串珠子,她爹上官青就有那样一串珠子。“难道司空燕真的要做我的后妈不成?”女禽有兽思量道。

    司空燕当着上官小红的面戴上那串青色的珠子。青珠壁人,星眸噙着两湾秋水。她和扛着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的女汉子站在一起,高下立判。谁的女汉子浓度低不用女汉子系统分辨,上官小红本人也很有自知之明。

    “上官大小姐。”司空燕忽地牵着女禽有兽童鞋的手。也没啥,上官小红一只手就可扛起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不知为何,被司空燕亲切地抓着自己的手,上官小红开心不起来。大概是因为她爹灌输给她的那些可怕念头所致。

    上官小红的师兄“哥有太鸟”整了整衣冠,阔步而来。“这位女士,请放了在下的师妹。她可是你们红颜阁的维阿皮客户。有什么冲着在下来。小生却之不恭。”

    另外一条汉子也过来了。“羞涩的小蝌蚪”展开他的才子扇,扇上写着:哥帅的天妒人怨。

    “燕阁主。不才是皇冠书坊的当家写手。”小蝌蚪同学不动声色地挤开了“哥有太鸟”同学。同学,去去去,一边玩蛋去,不要耽误咱和妹子交流感情。

    “我知你。”司空燕笑道。她依旧拉着上官小红的手,无有放手的想法。“皇冠书坊的王牌写手,最大牌写手。你的大作吟游诗人的不干燥之旅剧情生动,里面的男主基本是靠唧唧思考人生。小女也是佩服的紧。他若莅临我们红颜阁,定让他殚精竭力,有去无回。”

    “哈,哈哈哈……”小蝌蚪同学笑得很尴尬。汉子握了一根草。

    “燕阁主。”

    “哥有太鸟”还不死心。

    “我的师妹扛着一根好大的唧唧,你就放了她吧。你可握着在下的汉子之手。”

    就在小蝌蚪同学、哥有太鸟同学争着向司空燕求交配之际,鲁尼妹大神冷眼旁观,不置可否,他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大神的日天靴铮亮发光,似乎涂了蜡。

    蒲节妹子刚想离开时,唰!一道银华向她卷来,勒住她的腰,将其困在原处。“呀呀,咩咩,喋喋。”沧井兽拱着蒲节妹子的大乃。

    “好哇!沧井兽也被女禽有兽大大教坏了!”蒲节心道。她用手摸着沧井兽的脑袋。沧井兽也没拒绝。

    上官小红不放人。蒲节妹子放弃了。“唉,想我当了十九年的处之女,终于要去红颜阁见证我成为女人的那一刻吗!话说,红颜阁里面的都是姑娘,我去合适吗……”

    像是看穿了蒲节的心思,司空燕道:“诸位,随我一起进去吧。小红,你要去哪一阁?”

    “十三阁。”上官小红道。

    “抱歉,十三阁阁主身体有恙,已经闭了香闺,不见人。”司空燕道。

    “……那就去十五阁。”上官小红道。

    “十五阁阁主的大姨妈来了。”司空燕道。

    “十四阁?”上官小红问曰。

    “阁主她洗洗睡了……”司空燕道。

    “第七阁?”上官小红道。

    “第七阁的阁主今日有贵客,你是见不到她了。”司空燕道。

    “第五阁?”上官小红道。

    “阳光明媚,第五阁的阁主出去踏青了。”司空燕道。

    “第三阁?”上官小红郁闷道。

    “阁主得了相思病,药石网效,于是去玩自杀了。”司空燕道。

    “第二阁?”上官小红再道。

    “第二阁的阁主发呆中,谁也不见!”司空燕嗔道。

    “没法子了,我要回家……”上官小红扭头就要跑回家。

    “你丫为啥不去第一阁,也就是红颜阁,我在啊,而且很闲,超闲的!”司空燕怒道。抓着上官小红的手,就是不放开。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