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西亚是想告诉鱼锅学园的园长:“我的爱徒贞得-罗兰就要来了。希望你们鱼锅学园可以接纳她。英格鲁王国的阿瑟王在此地,贞得不甘寂寞,也要会一会和她齐名的皇女。”露西亚本想着和鱼锅学园的园长来一场轰轰烈烈挥洒汗水的运动,运动之余再告诉她的撞友,你丫必须让贞得入驻你们鱼锅学园,否则我不让你尽兴。

    露西亚的计划乱套了,放眼山林,觑定那只老头那只犬,他们大概不想离开这深山老林。“又弄不死他们。”露西亚不悦道。

    “露西亚,你看我的围裙漂亮不?”

    鱼锅学园的园长向他的撞友展示他的围裙,围裙下只有一片红叶遮住他的擀面杖。中年汉子忘情于景,心平气和,满头长发被他的斗气一激,倒竖而起。月光清朗,透过横竖搭连在一起的枝桠,洒下斑驳清辉,映得围裙汉子愈发风姿不俗。

    露西亚失神地凝视着她的撞友,爱也罢,恨也罢。爱恨成仇,也曾愁。最后还是要一、炮泯恩仇。

    汉子与姑娘之间的那点事,说难也难,说易也易,简而言之,不成炮友变成炮灰。

    “你想做炮灰吗?”

    露西亚忽地问道。

    “你在讲啥?请说人话。”

    鱼锅学园的园长没听懂露西亚在说什么。

    “”

    露西亚的心情遂变得很糟糕。怒火妒火炽火烈烈燃烧,抓到什么要烧什么。人道是:引火烧身。女人,漂亮的女人,和漂亮的女人玩游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不顺其心意,撕比大战在所难免。

    啪!

    露西亚给了鱼锅学园的园长一巴掌。

    园长蒙蒙哒。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他还未反应过来,露西亚右腿向上抬起,嘭的一下,踢中了鱼锅学园园长的egg。

    蛋之疼让汉子痛不欲生。鱼锅学园的园长马上扑倒在地,扑街中。

    “你果然只想和我上、床。从前也是,现在还是,以后也是!”

    越想越火大,积年的陈坛怒气齐齐发作,露西亚难遏心中的愤愆之情,对着地上扑街的鱼锅学园的园长猛踹。“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别、别踹了!”

    鱼锅学园的园长懵比道。

    如果非要弄死我,至少让我死得瞑目!

    园长抱着脑袋,不要弄花我这张英俊的脸。同时护住egg,也不要废了我的egg。它们都很珍贵。

    老爷子上官霸还有灰机-鸟布斯赶来。喜滋滋地看着鱼锅学园的园长被美人狠踹。不知为何,心情就是舒畅。

    “霸爷。女人果然是可怕的生物!”

    灰机-鸟布斯心有余悸,想到它自己的主人上官小红,灰机心中的感慨更甚。不能理解,搞不清楚她们的真实想法。

    “中年汉子,你为咩不反抗。”

    上官霸抱着琵琶,冷嘲热讽。瞧瞧你那怂样。“上官家,从没有女人敢揍我。”上官霸无比得意。

    据说,干架的人遇到围观的人,干架更起劲……

    同理适用撕比的情侣碰友什么的。

    露西亚简直停不下来。踹得更起劲。当然,她也知僻重就轻,不能伤了让她爱恨交织的汉子的egg,她以后的幸福还指望它们呢。

    蓬!蓬!蓬!

    一簇簇斗气迸舞,姹紫嫣红,交相辉映。极是妍丽。然,被揍的中年汉子感觉不到爱。“天啊天啊天啊!”鱼锅学园的园长呼嚎。“露西亚,我他吗的做错了什么,你咋能当着外人的面揍我,给点面子!咱们找一处没人看到的清静之地,你再揍我也不迟。”

    嗯哼?露西亚转念一想,好像挺有道理。是以,美人停了下来,不再狠踹她的碰友。纤手一拍,拍在鱼锅学园园长的脊梁上,蓬!气团荡爆,碾轧园长起伏的护体斗气。十指纤张,露西亚钳住园长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好难过,好难过!你要掐、死我吗!”

    “闭嘴,像个爷们一样安静些。”

    “”

    于是,露西亚提着鱼锅学园园长走掉了。留下愣掉了的上官霸还有灰机。灰机收起它的神兵“丹参勾”。

    “霸爷啊,那对狗、男女离开了。”

    “啊。”

    “霸爷,我们也该回去了。”

    “哦。”

    “霸爷,你为何爆掉了自己的上衫。”

    “憋说话。让我静一静。”

    自挂东南枝。

    上官霸自挂东南枝。

    山风吹动了挂在树枝上的霸气汉子。

    握日!灰机蒙掉了,它吗的弄不懂主人她爷爷想做咩。

    “灰机,你去上官府,叫来我最新娶来的夫人。”

    “然后你们一起挂在这里?”

    “然也。”

    “你们城里人真会玩!”

    灰机-鸟布斯无奈道。它张开那对肉翅,疾拍翅膀,飕地飞走了。“汪的命苦啊,为何要陪一只老头子在深山老林里发疯。”

    这边,她爷爷无眠一夜。那边,上官小红睡在墙头上。她爹放心不下她,给她盖上被子,然后回房继续补觉。

    奇妙的一夜过去了。

    翌日。

    太阳照旧升起。

    唐腊国迎来了新的一天。

    上官小红蹬开身上盖着的被子,跳下墙头,神采奕奕,两眼有神。咕咚,她的生命之海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像是有石子投进水潭。何也?上官小红骈起两指,抵住前额,分出念识,观视她的生命之海。

    她的念识方甫出现,五根魔弦跳下剑云,聚了过来,围定上官小红的念识体。起伏晃动,固若金汤的生命之海颠簸晃荡,裂口处压着的江山美人图呼喇喇平展,遏制晃荡的生命之海。

    寒烟过处,一赤足美人翩跹而立,和上官小红的念识体一道观察生命之海。雨桐右手抓着一卷画集,左手提莲花灯。“难道残图下还有魔弦不成?”

    “不。是你的生命之海在躁动。”雨桐说。她祭起那盏莲花灯,莲开九瓣,荷香芳溢。须臾,清濛水光荡开,托着那绽放的九瓣之莲,所过之处,风雨骤歇,抚平下方起伏的生命之海。

    “给,你的画集。”

    雨桐将那卷画集塞给上官小红。

    “啊,你解开了!”

    上官小红喜道。

    “解开了,相信我,写出这书的人是一只变、态。”雨桐信严肃道。

    “喂喂,雨桐女王,这本书可是罩霸斯基-劳斯鸡-卡巴斯基-卜思吉的旷世大作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原来真的被封在这卷画集中。”

    “太深奥了,我知看了画集上那些抱团的刺果汉子。至于那什么罩霸斯基,我完全无有兴趣。拿去拿去,不要再烦我。”

    “女王,你不要对我那么冷淡嘛。”

    “怎样,你想让我如何热情?”

    “也许会吓到我。”

    “哼。”

    雨桐不再搭理上官小红。

    “收。”

    她扬手拘来那盏莲灯。九瓣莲花合拢,荷香内敛。而上官小红的生命之海也不再晃动。“你怎地还不离开?”雨桐问。

    “我在想一件事。”上官小红说。

    “说说看,兴许我会大发慈悲,勉为其难帮帮你。”雨桐笑道。

    上官小红的念识体围着雨桐转了三匝,方停下来。雨桐被她盯得有些发毛。“喂,你在看什么!”

    “雨桐啊,你是不是长肉了!”上官小红问她。

    “”雨桐。

    滚粗。一边玩去。不要烦姐。姐很忙的。提着莲花灯,雨桐跳入江山美人图,一隐不见,留下意犹未尽的女禽有兽。

    “无奈啊,我该长肉的地方不长,别人不该长肉的地方疯狂长膘。”

    “你丫才长膘!”

    残图中传来雨桐的怒叱。随后,一团清光轰向上官小红的念识体。飕飕!两根魔弦凌空窜起,扫向那团清光,将其敲碎。余下三根魔弦围拱着上官小红的念识体向上方飘去,送她出生命之海。

    收回念识。上官小红伸了伸懒腰。向上拂了拂满头乱糟糟的长发。上官青盯着他女儿,中年汉子也是醉了。“为啥睡在墙头,头发也会那么乱!简直不能见人!太糟糕了。女儿,你也要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上官青没有挑明,只是盯着他女儿,盯盯盯。

    “父亲,你盯着我做啥。”上官小后在原地做广播体操。

    “”上官青。

    很快,毒岛冴子、高城沙耶也走了出来,拖着上官小红走回她自己的房间,为她整理仪容。学姐、学妹也看不下去了。上官丫丫抱着灰机-鸟布斯,“兄长大人,早上好。”

    “丫丫,你过来。”上官青招手道。

    “好哒。”上官丫丫走了过去。

    “丫丫,你喜欢小红吗?”上官青问。

    “喜欢!”丫丫回道。

    “对了对了!兄长大人,小红的上本小说不是自我斩断了吗,不再写下去。她已经开始动笔写第二本小说,叫什么来着,嗯?让我想想……基霸天下!对,就是基霸天下!”

    “”上官青无语了。基霸天下一听名字就很糟糕。小红她在想什么,真想和她好好聊一聊人生,重塑她的三观,纠正她的生命取向。放任下去,她定会变得很糟糕,也许真的嫁不出去!上官青越想越后怕。

    “兄长大人,你的脸色好青!比青草还要青。”

    “丫丫,小红今天想去哪里?”

    “带几只伪、娘去拜访某个思想腐坏的少女画手。”

    “”

    思想怎样个腐坏法啊啊啊啊啊啊。上官青很担心。“小红的思想再腐坏下去,我都不敢想象。”他这个当父亲的也暗暗着急。

    通过上官丫丫,上官青获知了很多关于他女儿的最新动向。要写新书了,书名是基霸天下。而且还要去拜会思想腐坏的少女画手。年龄不是问题,虽然上官青和丫丫之间差了很多岁,可还是相谈甚欢,相处愉悦。上官青拍拍丫丫的脑袋。“丫丫,记住,小红有什么诡异的举动,你都要对我详细描述。”

    “兄长大人,我知了。你想让我做卧底,是不!”上官丫丫严肃道,本着脸。

    卧底又是什么玩意?上官青暗道。

    中年汉子困惑之际,他女儿神清气爽地走了出来。

    “我的杀马特贵族何在!”上官小红大声道。

    青府的几只杀马特大汉已经在大小姐的院子外候着。因为上官青站在里面,他们也不好进来。得到上官小红的首肯,白毛汉子、黄毛汉子、紫毛汉子、绿毛汉子、灰毛汉子,鱼贯而入。先向上官青问讯,再聆听西一欧CEO的指示。

    上杀马特汉子中唯独不见了渔网汉子黑毛。上官小红也不在意。她首先点名灰毛汉子T。“灰毛,你没得选择,必须cos伪、娘。”

    “”灰毛汉子。

    黄毛汉子、绿毛汉子、紫毛汉子、白毛汉子等人无不动容。西一欧又想做啥捏!我等杀马特贵族必当鞍前马后,白死不辞,已报大小姐的再造之恩。

    青府的杀马特贵族只要出现在盛京的大街上,总能引起共鸣与强势围观,他们也引以为傲。

    “等一下!”上官青开口了。

    “父亲大人,你有话要说?”上官小红奇怪地问道。

    “小红,你要去哪里?”上官青明知故问。

    “去拜访姬友啊。”上官小红答道。

    “拜访姬友为什么要带黄毛、灰毛他们出去。”上官青再问。

    “我的姬友喜欢伪、娘啊,我能有什么法子。有求于人,必先给她甜头。”上官小红说。

    听到伪、娘二字,上官青心里有些不舒服。他当年和玉容子、铁冷铲两人组成“夏雨荷”三人组,名动盛京,画界之人一位他们是绝世美人,其实是三大伪、娘。

    灰毛汉子T心里有所期待,期盼着上官青能够制止他女儿,别瞎整,cos什么伪、娘啊。

    “老爷,黑王子殿下来了。”青府的老管家开口道。

    “老管家,还不请他们进来。他们是我的客人。对了,阿瑟王来了吗?”上官小红问曰。

    “来了,黑王子殿下、阿瑟王都在。”老管家说。

    “灰毛,你的老师来了。黑王子的女仆就是一只伪、娘。随我一起来。黄毛、紫毛、白毛、绿毛,你们也来吧。”

    “小红,我也去!”

    “还有我们。”

    毒岛冴子、高城沙耶、上官丫丫也要跟着上官小红离开。

    “人越多越好。我无意见。”上官小红笑道。

    “主人啊,我只想回去睡觉。”灰机说。

    “你昨晚去深山老林里做啥了?”上官小红问。

    “霸爷不让我说。”灰机无奈道。

    “啊。”上官青无语了。灰机怎的和老爷子扯上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