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着高城沙耶的手腕,上官小红并不放手。纵然千般不愿,大乃眼镜娘还是伸直她的那根很绿很长的手指。

    “让我目测一下长度……”

    “请不要那样做!”

    “唔,那让我测量一下直径好了。”

    “你能不能正经些。机智如我,也被这根手指吓到了。”

    高城沙耶在和上官小红打嘴仗。小红如果能将沙耶的手指变回原本的长度、硬度、粗细,眼镜娘会很开心的。

    希望你不要消遣我才是。高城沙耶紧张地盯着女禽有兽童鞋。

    “真应该带你去见药美人阿姨,她定会收你为徒。跟着她,你能学到更多的姿势。”上官小红不似在开玩笑。末了,她补充道:“也许你会被那只阿姨弄成没有个性的充气之娃。”

    “呵呵,你还是放过我吧,我才不会拜那位可怕的老女人为师。听你小叔说,药美人的三个女徒全都坏掉了,成了她的傀儡女徒。我可不想步她们的后尘。”高城沙耶也没在开玩笑。在唐腊国生活的这段时间,她已获悉盛京的风土人情,也知有些人惹不得。比如说青府之主,还有残图中的美人,那只唤作雨桐的姑娘。

    “难道不觉得奇怪吗?你们为何贴着脸。”毒岛冴子忽然问道。

    上官小红、高城沙耶面对面,俱怀鬼胎,思量着大和谐之事。生命需要达到一定的高度,不可虚妄度日。

    “你有试过这根手指有何用处?”

    “不曾。”

    “为什么?”

    “好奇心害死猫。”

    “试试看吧。”

    上官小红来着高城沙耶来到桌子旁边。

    松开她的手。随后,女禽有兽坐在桌子上,而且俩条腿分开。

    “喂喂!上官小红啊!不可让我的手指作它不喜欢做的事情!”高城沙耶急道,很是激动。

    毒岛冴子则捂上了上官丫丫的眼睛,同时忖道:“上官小红的三观不正!”

    就在学姐和学妹期待着有什么发生时,上官小红拿过桌子上的砚台,“用你的那根变长变绿的手指去戳砚台。”

    “”毒岛冴子。

    “”高城沙耶。

    抹搭,是去戳砚台啊,为何你的腿不阖上,分开做咩!

    学姐还有学妹也是无语了。完完全全地曲解了女禽有兽童鞋的意图。

    “独眼大乃娘,你捂着我的眼睛做啥,放手,放手!”上官丫丫不悦道。萝莉挣开学姐的手,也没看到不该看的河虾场面。

    学姐、学妹都有些失望。

    “是你让我戳的。”

    高城沙耶还真的用那根变长变绿的手指去戳上官小红拿着的砚台。

    “来啊。”

    上官小红笑道。

    高城沙耶的手指递了过去。只听咚的一声,学妹的手指戳中砚台。紧接着,砚台迸开数道裂纹,细纹越来越多,整块砚台像是豆腐渣那般洒在桌面上。而高城沙耶并未觉得疼痛,她戳了一下砚台,将其戳碎。

    上官小红挥手抹去桌面上的碎石。也未吃惊。女禽有兽童鞋劝诫学妹,“沙耶酱,你可要小心使用自己的食指,若是那啥时不小心戳坏了自己的不能说的部位,也是憾事。慎之慎之。不可忘了我今日的告诫。”

    高城沙耶心有余悸地屈折右手食指,再伸直,屈折,伸直,屈折,伸直。单调地重复着。良久,学妹回过神来,“它变长变绿好像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不是吗。”

    “祸福相依,谁又知道呢。”上官小红跳下桌子。

    “丫丫,你该睡觉了。已经很晚。晚睡的萝莉木有大乃。”

    “小红,你又在骗我。你天天睡得那么早,也不见你的xiong变大。”

    听萝莉一席话,女汉子胸膺如堵,说不上话来。丫丫讲得好像很有道理,女汉子无言以对。

    “你们先睡,我要出去对月抒情。”

    上官小红飘然离去,离开她的房间,从窗户中跳出。

    “为何有门不走?”高城沙耶问。

    “大概是个人习惯。”毒岛冴子说。

    “本姑娘要说了。”上官丫丫说。

    院中。

    上官小红爬上墙头,走了几步,抬起头,盯着天空中的那轮圆月。“月亮啊,你它麻的为什么那么圆那么远。”

    “老爷,老爷!大小姐又在墙头上遛狗!啊咧,大小姐的狗哪里去了!”有贴身侍女小心翼翼向上官青传达外面的状况。

    “睡觉。只要小红不拆了青府,不必再唤我。”上官青道。

    “”侍女。

    老爷果然酷毙了!

    墙头上,女汉子孑然一人。眼神澄碧,她再次唤起女汉子系统。“说,又有什么任务。虽然不想问,可我还是想说,可以拒绝吗?”

    叮,叮,叮……女汉子系统启动,“寄体,我随机发布的任务,你可接受可拒绝。我已经告知你拒绝所应承受的代价。再次确认,寄体是否选择拒绝这次的任务?”

    “我接受。”

    希望不是什么坑姐的任务。上官小红心道。

    “寄体,你对现在的生活满意吗?”女汉子系统没来由地问道。

    “抱怨无用,只能接受。活着,更好的活下去。有重新来过的机会,我还会选择现在的生活。”上官小红回道。

    换种活法也是活。

    过去的已经过去,当挥剑斩之。

    蛋鸣嗡嗡,红雾霭霭。一粒红蛋悬浮在上官小红身前,瑶瑶放光。

    上官小红伸指点了一下那粒红蛋,叮,金声玉振,红雾散去,蛋化剑而出。上官小红握着剑柄。“可斩的我会斩断,不可斩的终会斩去。人浮于事,我浮于世。”即便是女汉子系统,时机到来,我也一剑斩之。上官小红默然无语。

    “寄体,不要忘了,你我共存。”

    “铭刻于心,无需提醒。说吧,你要我完成的任务是什么?”

    “那人未到,等她来了……你自然知道如何做。”

    “哦。”

    上官小红祭起她的那口红剑,遥遥一指,剑鸣大作。忽地,变成了一支打了马赛克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去吧,我的爱剑,去你该去的地方。”

    “我他吗的又不好的预感!”

    灰毛汉子T抓着游泳圈上的象鼻,遽地醒来。不是他不想换一身行头,而是换不了!不管他穿上什么衣服都会爆掉,或者燃烧成灰渣。两半灰色的蛋壳织就了他这身服装,上面是兄罩,下面是裤叉游泳圈加象鼻。

    爬将起来,灰毛汉子T揉着眼睛,轰的一声巨响,他房间的屋顶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个洞,而且好大一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掉了下来!

    心情相当棘突的灰毛汉子直瞅着那根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掉在他床上,压塌了他的床。“不用说,一定是那只悍妞搞出来的。”灰毛只好响应上官小红的召唤。走起,向外走去。出了门,灰毛汉子抬头,瞄到了那只站在墙头上的女汉子。

    “灰毛。”

    “饲主,你叫我啊。”

    “注意你的语气。”

    “尊敬的美丽的漂亮的饲主大人,您在召唤小的?”

    “灰毛。你对伪、娘感兴趣吗?”

    “请问您想知道什么?”

    灰毛汉子T战战兢兢地问道。

    为啥是伪、娘啊!

    “我认识一只画工细腻的画手,她,为我的新作品基霸天下画人设。可她有条件,需要我为她提供几只伪、娘。数量为N。N在3和5之间。”

    上官小红若无其事地说着。觑定灰毛汉子T。

    喂喂,你难道想让我cos伪娘!

    灰毛汉子马上猜到上官小红的想法。

    大半夜的,您随便丢一只打了马赛克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砸我房顶,坏我美梦,损我木床,就是为了让我cosplay伪、娘。灰毛的心情难以平静。你这不是坑哥吗,哥看起来像是伪、娘吗。哥的汉子气质不是盖的。灰毛思量着如何拒绝饲主。再说,青府还有黄毛、白毛、紫毛、黑毛、绿毛,他们的气质出众,完全胜任伪、娘的角色。

    “请问饲主大人,你为何瞅着我的脑袋?”

    灰毛汉子再问。

    “因为你的头发是灰色的。”

    “这,这和头发有甚关系?”

    “那只妹子画手就喜欢灰头发的伪、娘。”

    “”

    扯淡,哪有那么巧的事。灰毛汉子T拒绝承认。

    “灰毛,你不用担心,我为你寻来一只伪娘女仆,相信在他的调、教下,你会很好地完成我交付给你的任务。

    基老啊,年级的基老黑王子,他的专属女仆就是伪娘。黑王子也是上官小红的粉丝,相信他会为偶像贡献光与热还有伪娘女仆。

    “饲主大人,我可以拒绝吗?”

    “你说呢,灰毛。”

    “当我刚才没说。”

    “回去睡吧。我尽快安排你和那只伪娘女仆见面。希望你用心钻研伪娘之道,成为那小清新般的存在,继承伪之姑娘的意志。世界那么大,你要多出去走走,接触更多的伪娘,与其同气连枝,生生不息。”

    “饲主大人,请您先收回那只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我看着它睡不着觉。”

    “无有问题。”

    上官小红右臂举起,“回来吧,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轰嗡!

    红芒迸舞,那只打了马赛克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倒飞而回,悬在上官小红前方。

    再说那深山老林。

    穿着鲜花、绿叶、小草织成的围裙的汉子,他注定上官霸老爷子。“上官家的家主大人,请你带着你孙女的狗马上离开此地。这里不欢迎你。”

    鱼锅学园的园长发怒了。

    “我知我知。你之擀面杖太枯燥了,需要浇灌爱。”

    上官霸弹着他心爱的琵琶。

    “嗷呜,嗷呜,嗷呜”

    灰机-鸟布斯鬼嚎不已。夜风和畅,狗叫不休。月光如水,罩撒大地。

    那妇人露西亚已没了兴致,再不想和她的碰友行那不能说之事。“站在这里蠢死了,我还是回去了。”露西亚转身就要离开。

    “请不要丢下我。”

    鱼锅学园的园长暴躁道。

    要不然咱俩一起撕比上官霸,把他吊在树下,封住耳朵,闭了眼睛,不让他弹那该死的琵琶。

    “嗷呜,嗷呜,啊呜!”

    灰机还在狗叫不已。

    心情愉悦呐,不狼嚎几声对不住这月光,这老头。鸟布斯先生支起狗尾巴,两条后肢人立而起,餐食月光。

    “真是怕了你们了。”

    鱼锅学园的园长无语道。

    “上官霸。我也不怕你。你能弹琵琶,我亦善舞。”

    两臂挥舞,轰嘭!气带荡开,像是两片彩云。脚尖踮起,鱼锅学园的园长开始跳舞。“不如跳舞,真的不如跳舞”

    “”露西亚。

    两只汉子,请不要再污染我的美目。你们够了。花兰西王国曾经的第一美人含嗔而立,右手按剑,看谁不顺眼直接砍过去。

    “美人,跟我一起嗷嗷乱叫吧。”

    灰机-鸟布斯对露西亚狂笑道。

    “找死!”

    露西亚拇指轻弹,呛的一声,长剑出匣,倒刺而去,剑柄在前,剑尖在后。

    “看我之神兵!”

    灰机-鸟布斯狗嘴大张,吐出一团神华,立时,单身狗的清香洒遍山林。嗡轰!气芒吞爆,一柄恶器具现而出,丹参勾!

    灰机用两条前狗腿抱着“丹参勾”挥向那柄长剑。

    当!

    电石火光间,那柄剑被击飞了。

    上官霸拨弄琵琶。唱道:

    “少年不知jing珍贵,老来空悲切。”

    铮铮铮!

    弯弧状的气旋连绵斩出,袭向鱼锅学园的园长。

    “煎饼果子来一套啊!”

    鱼锅学园的园长喝道。

    双臂挥舞,呼喇,两条由斗气凝成的彩带扫向那些弯弧状的气旋。倏地,气浪迸爆,上官霸弹出的气旋均被园长舞出的两条彩带击碎了。

    “霸爷威武。看我之丹参勾如何?”

    “狗狗,离我远些,老夫还要和姑娘上上下下,不想被你散发的单身狗的臭味污染。”

    “”

    老爷子你也太不地道了!鸟布斯先生思道。

    是你将带走,说是带我去好地方,然后我和你来到了这空旷的山郊野岭。你现在倒嫌弃我啦。灰机抱着“丹参勾”向上官霸跑来。

    “老夫擦,不是吧!”

    上官霸拔身而起,朝着夜空投射而去。

    “灰机,不可靠近老夫。除非你收起那恶器丹参勾。”

    “霸爷,等等我。”

    “他们在搞啥啊!”

    “我亦不知。”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