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人行恶事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可还有比这更可怕的,那就是善人行恶事。

    世间有报应一说,善者善报,恶者恶报。然,恶人多长命。

    中年基老清谷的独生子清守。清守袖中笼着一柄短剑,他徐徐而来,左右之人让开。他是清家的少爷,富贵不可言。

    枣尼妹抬起眼皮,病恹恹地看着清守。心道:“催命的来了……”

    清守也没什表示。清家的侍女、侍卫退下,更有甚者挡住清守、枣尼妹,掩去四方投来的视线。

    “何必磨蹭?”枣尼妹说。

    “是啊。”清守向前。

    袍袖振舞,现出其内的短剑。

    他左手伸出,按在枣尼妹的头皮上。揭下那疤茄,“清家的秘药很有效呢,你的伤口结疤了。”清守端详着手中的那块疤茄,药香、血腥缠覆在一起,散发着难以严明的气味。

    枣尼妹也未闭上眼睛。“像你这样的人……”

    “像我这样的人?”

    清家的公子右手抓着短剑。

    “你想评价我?”

    清守问。

    “你想听?”

    枣尼妹问。意兴阑珊,不作答。

    “我偏要听。”

    清守递出那剑,噗呲,剑尖挑破枣尼妹的眼珠子。“我早就想这样做了。”清守说。“姨妈刀你也守不住,有什么资格待在我父亲身边。你又在幻想什么?像你这样的人……“

    不要妄求得不到的人。

    希望留给你这样的人本就是一件残酷的事情。

    清守剜出枣尼妹的一只眼睛。

    “怨恨吗?”清守问。

    “杀了我。”枣尼妹说。

    “你知道我父亲为什么没有亲手杀你?”清守问。

    “……不想污他之手。”枣尼妹说。固中滋味,愁肠百结,到头来不过一场梦一场空。

    “嗯?”清守再观他的短剑,剑尖上挑着的那颗眼珠子竟是一颗枣。他下意识地向后退去,凝神定息,再看向枣尼妹,她双目湛湛,完好如初。“你还要耍我!”清守怒道。不知死活的贱人,难怪父亲那么讨厌你。清守持剑劈向枣尼妹的颅顶。

    嗵!沉闷的一剑。那剑并未砍中枣尼妹的脑袋。开花结果,枣尼妹的整张头皮钻出密密麻麻的枣子。或红或绿或青或蓝或黑,颜色不一而论,像是满头毒瘤。清守劈下的短剑被那黑色的枣接住了,枣肉炸裂。液浆喷溅。

    “你真是有够恶心的。”清守厌恶道。他的短剑也不要了,留在枣尼妹的脑袋上。

    做那人上人,自有下等人恭维。清家的侍者捧剑而来,侍立在清守右侧。“公子,我代你斩了她之头颅。”

    “哦。”清守笑道。

    侍者开匣取剑。

    剑长三尺两寸。平平无奇,也不是什么宝剑,不求装饰精美,只为斩人。

    枣尼妹张开嘴,呐呐不语。她识得那汉子,知他手段。落在此人手里,断无幸存之理。

    唰!

    古拙的一剑平削而去。侍者动作缓慢而又优雅。

    枣尼妹满头挤出的五颜六色的枣子全被削去,噗噗,各种颜色的液汁向上喷溅,喷花了枣尼妹的脸。她左右两眼一起转动。像是两颗玻璃球在逼仄的空间内打转,急于脱出。骤地,她的眼眶炸裂,两颗眼珠子飞出,方甫脱离,化枣而起,阴雾惨淡,聚在两颗枣四畔。

    噗的一声,左边那颗枣钻出一人头来,观她模样。同枣尼妹别无二致。“你又何苦为难我……”

    她话还未讲完,侍者仗剑斩下,轰蓬!剑光漾荡,覆盖三尺方圆。将那左边的枣连同那颗脑袋一齐罩定。“言多必失,慎言。”侍者道。

    迅速干瘪,剑光连同其下的那颗枣、脑袋干瘪枯萎,化为齑粉,抛撒散去。右边的那颗枣正欲飞窜,侍者动手更快。斩出三剑,三分那颗枣,肉泥炸裂,现出其内的人头,还是枣尼妹的脑袋。只是这脑袋上多了三道红线,伴着凄惨的笑声,第二颗脑袋碎了。

    “已成。”

    侍者躬身欠背道。

    而失去两颗眼睛的枣尼妹早已化成一滩枣泥,不成人形。

    “哦。”清守道。“你很好。”他再道。“我从未见过你……”

    “为了装比,在下还是不要告诉公子我的贱名,本不足挂齿。”侍者道。

    “你这个比装的好,我给你九十九分。”清守道。

    “从现在起你就跟着我,我会向父亲要人。”清守再道。

    “公子说了算。”侍者道。收剑入匣。

    “此间事已了,离开。”清守道。

    “公子要去哪里?”侍者问。

    “自然是为了追上我父亲的脚步。他是我的目标也是高峰,我必当跨越他的高度。”清守道。

    “很多汉子知道你父亲的深度。”侍者道。

    “你也知?”清守问。

    “非也。在下容貌丑陋,老爷看不上我。”侍者道。

    “如此甚好。”清守道。

    两人离开。

    枣核,侍者舌下藏着一颗枣核,枣核上浮出一张人脸,五官挤在一起,“你这又是何意?”枣核上的人面张口问道。

    “老爷的意思。”侍者道。

    “难道老爷,老爷他真的要我为他解锁姿势!”

    “……不,你想多了!”侍者密语传声道。

    鲁尼妹撕比花萝卜斯基。

    大日幡涌动,鬼气森然。鲁尼妹双脚踏在大日幡上,她的日天靴亮橙橙,极是闪亮。闪瞎了很多写手菌的眼睛。

    花萝卜斯基大神握着柴刀,“鲁尼妹,撕比吧。”

    将身一纵,女神飞舞而去,夭矫若凤。“我有柴刀,天下莫敢不从,世人只知我喜欢喂汉子吃萝卜,不知我亦喜欢用刀砍人。”

    铿锵!

    刀气喷薄,昂然荡开。

    大日幡上,鲁尼妹左手负在身后。右手向上摊开,嗤嗤嗤,斗气激舞,聚成一团。“大日印。”那妹子喝道。

    那团斗气聚成的光团陡地升起。像是一轮太阳,可是却散发着寒意,毫无热度。轰隆!大日印和刀气碰撞,方圆十公尺内荡平了,站着的写手菌、画手菌全都倒下了。围观有危险,切勿太近。

    “为咩,为咩我也站在你的大日幡上?”上官小红问道。

    是的,上官小红也被鲁尼妹拉起,站在她的大日幡之上。“你问为什么?洒家做事要告诉你理由?”鲁尼妹笑道。这妹子一口一个洒家,也很酸爽。

    上官小红饲养的沧井兽咝咝吐着信子,很想去咬鲁尼妹。女汉子拦了下来,不让沧井兽随便动口,若是吃坏了肚子就不好了。

    下面。渔网汉子黑毛和两只大伪、娘谈笑风生。他们本是熟人。“哦。”花萝卜斯基笑了。“上官小红真的是青荷的女儿啊!她母亲虽然死了,可留下女儿了嘛。我会好好饲养她。青荷大人的米米很大,她女儿的为什么那么小?”

    亮瞎你狗眼组合的五只妹子经不起青府的数只杀马特贵族的旁敲侧击死缠烂打。那只狗头军师妹子也被紫毛揍趴下了。紫毛哥哥不知道体谅佳人,难怪狗头军师妹子说他是烂人一只。

    绿毛汉子、白毛汉子、黄毛汉子、灰毛汉子T纷纷降落在地,围着两条伪、娘。既然黑毛和他们有说有笑,应该不是敌人。

    玉容子赞道:“青府的侍卫什么时候变得这般秀雅而又清奇,赞啊。”

    铁冷铲道:“女装,他们没穿上女装,不符合我之审美观。”

    渔网汉子黑毛道:“我穿着网、袜呀,难道不够靓?”

    玉容子道:“你使用脱毛膏了吗?”

    铁冷铲道:“你的米米隆了吗?”

    渔网汉子:“”

    黄毛、白毛、绿毛、紫毛乐意见到黑毛吃瘪。谁让他平日里很拽,除了老爷谁也不服。“灰毛。你到哪里去?”黄毛汉子叫住了灰毛汉子。

    灰毛汉子T不愿和黄毛等人待在一起,他道:“我去帮助饲主。”他游泳圈上的象鼻甩动,死气卷舞。

    “我们是一个团队,你不能擅自脱队。”双马尾紫毛汉子亮出他的三尖两刃枪。拦住灰毛汉子T。

    “灰毛,你要绿色的帽子吗?”绿毛汉子右手抓着很多顶绿色的帽子,它们扣在一起。

    白毛汉子什么也没说,盯盯盯。只是盯着灰毛的兄罩。

    吗的!一群死变、态。灰毛汉子暗道。

    “和他们在一起,我早晚也会变得不正常。”灰毛心道。还是退了回来,按照那几只杀马特贵族讲的。和他们共进退。团队?那是什么玩意,灰毛冷笑。

    抓着象鼻,灰毛汉子T百无聊赖。

    飒!

    苍凉的单身狗的清香卷荡四方。灰机-鸟布斯降落在灰毛汉子T的脑袋上。“兀那汉子,记得我吗?”灰机问道。

    它的神兵“丹参勾”架在灰毛汉子T的脖子下。

    你大爷!我要弄死你。灰毛极为不爽。竟然被一只狗蹬鼻子上脸了。而且它散发的单身狗的清香好讨厌。

    灰机-鸟布斯转过狗头,对着两只伪、娘。“你们,你们身上也散发着单身狗的美味呐!”

    “”玉容子。

    “”铁冷铲。

    当弄死这只会讲人话的狗,两条伪、娘同时心道。

    “汪!”

    灰机-鸟布斯低鸣。

    丹参勾蓦地化光钻进它的狗头,消失不见。

    “灰机。”

    李小仙抓起灰机-鸟布斯的狗头。

    “在她身上留下你的印记。”

    李小仙指着地上的一只妹子说道。这妹子正是亮瞎你狗眼组合的首领。已经被李小仙搞定。

    “是让我咬它吗?”灰机问曰。

    “不,是让你放水浇她。”李小仙说。

    “这、这样不好吧!我还没成熟呢,不能在那么多人面前显出我之小伙伴。”灰机道。

    “哪来那么多废话,让你放水你就放水!”李小仙道。

    “你敢!”

    亮瞎你狗眼组合的其她四只妹子赶了过来,聚在她们的首领身边。

    李小仙提剑而出,“我有什么不敢的?”

    你们看。

    李小仙在地下躺着的妹子的腿上刺了几个字:你奈我何。

    亮瞎你狗眼组合的首领银牙紧咬,也不做声。

    贫乃联盟、帝国大乃,两只联盟早已不再撕比,本是她们的战场,莫名其妙地被大神们抢了风头。唐豆芽、唐麻花站在一起,唐豆比、唐三章站在他们的皇姐身后。

    “唐麻花,别再抬高你的xiong脯,你刺激不到我。”

    “唐豆芽,你在讲什么。”唐麻花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贫乃王!”唐豆芽目光灼灼,恨不能穿透阿瑟王单薄的身体。

    “啊,代理盟主。”贫乃王应道。年轻的基老黑王子被他妹妹揍了,揍得不轻。黑王子无颜见人,他的女仆安慰他道:“王子大人,不要哭,很难看的。都说了不要和你妹妹撕比,你打不过她的。”

    “阿瑟这家伙下手真狠!亲哥哥也揍。果然有了闺蜜就不要我这个哥哥了。好伤心。让我一头撞死在你的乃大肌上吧。”

    “王子大人,我能砍你吗?”

    “不能。”

    黑王子道。

    熊娘扛着她的男朋友孔甲大步而来。孔乙、孔丙、孔丁三人在她后面追赶。“嫂子,慢点慢点,你走得太快了。”

    玛尼曹跟着他的兄弟姐妹们,没精打采,羞于见人。

    李北、李南、李西、李东等人也来了。

    多尼家的公子哥、大小姐们也不会错过聚会。

    盛京的二代们聚在一起,场面颇为壮观。唐豆芽、唐麻花、唐豆比、唐三章是二代们的中心,皇室子女。

    李小仙看着李北、李南、李东、李西等人,“你们来啦。”

    “嗯,我们来了。”

    “小仙,要帮忙吗?”

    “这几个妞怎回事,为何一脸苦比?”

    李家的公子哥围着李小仙。唯她马首是瞻。李小仙不但腹黑,手段更辣,几个公子哥很是服她。不与之争锋。

    忽地,一条汉子昂然而来,翻手拍在剑匣之上。锵锒,剑匣放光,霞霓迸爆。“枯桐。”上官青道。

    锵!

    枯桐剑出匣,先是围着上官青飞了几圈,而后凌空飞渡,纵向上官图。上官图手中的姨妈刀再不受他之控制,脱手而出。嗡!姨妈刀震颤,漾起血光,附和着剑鸣,相迎而出。

    枯桐剑,姨妈刀,刀剑再聚。

    本出自同一铸剑名家,分离百年,时至今日,得以再聚。

    漫天剑华刀光,横纵交织,蔚为壮观。花萝卜斯基、鲁尼妹、上官小红同时驻足停下。“啊!”花萝卜斯基颤声道。“青荷姐姐!”

    上官青并不理会花萝卜斯基,甚至眼有杀意。两臂扬起,召唤枯桐剑、姨妈刀。锵锵!刀剑齐出,飞至上官青手中。

    左手执刀,右手握剑。

    上官青冷然而立。

    “小红。”

    “来了。”

    上官小红跳下鲁尼妹的大日幡,踩着契约方石,疾驰而下,向她爹飘去。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