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府的几大杀马特汉子越队而出,黄毛汉子、白毛汉子、紫毛汉子、绿毛汉子、黑毛汉子、灰毛汉子,只是往哪里一站,贵族的气息澎然荡漾,滚滚炸开。刺得对面的那些写手菌、画手菌、基老、伪娘、女神睁不开眼睛。

    花萝卜斯基女神并不意外,虽然三尊远古大神写手退出战团,不能影响她之撕比之意。罩霸斯基-劳斯鸡-卡巴斯基-卜思吉,活在传说中的画手,她实在太有名了。花萝卜斯基女神相当崇拜她,罩霸斯基-劳斯鸡-卡巴斯基-卜思吉的遗作自然要纳为自己的藏品。

    “哦……”

    有一只“美人”站在人群中,他是铁冷铲。当年大明湖畔的“夏雨荷”组合中的一人。哎,名动盛京的三只大伪、娘,时人不知,以为他们是三大美人。

    穿上女装的铁冷铲感觉自己萌萌哒、漂亮哒。他在暗处观察上官青的女儿上官小红。“青姐的女儿已经长这么大了,果然很强壮!果然有个性!果然长相清奇!”铁冷铲的右手抓着玉笙。

    “好友。”

    又有一个大伪、娘出现了。他名玉容子,也是“夏雨荷”组合的一人。就差上官青没来,青府的主人若是换上女装亲临此地,三大伪、娘定会再次名动江湖。

    玉容子、铁冷铲相视而笑。“好友,你今日格外美丽动人。”玉容子赞道。玉容子手握一铁笛,玉面生辉,姿态极妍。

    铁冷铲一头火红色的卷发,热情奔放与冰山美人相融相洽,归于一体。当真是漂亮的大伪、娘。“玉容子,只有你我两人,真是遗憾呐。”铁冷铲无奈道。

    “残缺!”

    玉容子道。

    “残缺的美才是真正的美,你我姐妹二人明艳无双,在我们面前,天下丽人失色。没了上官青。没了青姐,‘夏雨荷’虽不完整,却散发着残缺的美的气息。月有阴晴,花有开落。你我应时而生,穿女装,行伪、娘之事,妙事一桩,岂不乐哉!”

    “噢。玉容子,你的真知灼见让我叹服。说得真是太好了。”

    两大伪、娘,时光静好,岁月安然。

    他们在人群中怡然自得,观望天空中的撕比写手菌、杀马特汉子、画手菌、基老、女汉子。

    “看,那是画界翘楚花萝卜斯基。”

    “花萝卜斯基……画界的风云人物,喜好妹子,并且喜欢给汉子喂食萝卜。”

    玉容子、铁冷铲对花萝卜斯基并不陌生,他们虽然归隐,并不代表他们不问世事。画界的一举一动,他们悉数洞悉。无有必要,他们不会出手,淡然视之。

    两只基老率先行动。年轻的基老黑王子他抓着一柄金色的细剑,轻轻划开,金光摇舞,弹开一只靠近他的大乃妹子。“滚,不要出现在我身前。我对你不感兴趣。”

    那妹子切齿道:“难道他喜欢的是贫乃妞……”她想上位,她要接近黑王子,她不想烂在泥潭似的卑微人生中。

    中年基老清谷。秀雅非常,不负他有魅力的基老之名。盛名之下,其实也符。“紫色蛇狐斧。”中年基老昂然道。

    锵!

    紫电奔扬,两蛇一狐。旋舞而出,旋归一体,化斧而生。紫莹莹的一柄小斧,斧柄上盘着两蛇一狐。

    中年基老扬手去抓那柄紫色小斧。

    “开!”

    清谷喝道。

    紫芒飙舞,白狐哀鸣,双蛇昂首。那柄紫色的小斧锵然暴涨。现了原形。

    中年基老清谷抓着那柄巨大的斧头,昂首睥睨,俊儒秀雅。

    “紫色蛇狐斧!”

    “紫色蛇狐斧……”

    下方人群中的两大伪、娘同时道。

    玉容子、铁冷铲听闻过紫色蛇狐斧,也曾恋恋不忘,却不能入手。清谷出于盛京的大家族清家,紫色蛇狐斧既然在他手上,铁冷铲、玉容子纵然有心,也难得矣。

    中年基老清谷,年轻的基老黑王子,两只基老掠步而出,长风而立,气态万千。花萝卜斯基女神笑道:“你们先请。”

    药美人道:“花萝卜斯基,你怎的不自己去取。”

    花萝卜斯基道:“总要给汉子表现的机会。”

    药美人道:“可惜了,两个好男人只喜欢汉子……”

    花萝卜斯基道:“没关系。我的萝卜啊,只要是汉子都喜欢吃。”

    药美人道:“你真是讨厌的女人!”

    花萝卜斯基道:“此间事一了,你我同去红颜阁,何如?”

    药美人道:“那是自然。”

    花萝卜斯基道:“怪哉,为何辣么书坊的女禽有兽童鞋站在砖头上,动也不动。”

    药美人道:“嗯?”

    契约方石闪烁着乌光,明灭不定,映着上官小红那具女汉子的身躯。她之红蛋不再是苦瓜形状,而是一柄油纸伞,轻轻旋转,悬于上官小红头顶。

    生命之海。上官小红的生命之海不再安寂。轰!轰!缺口下,不断有异力冲击江山美人图。雨桐也收起了那卷画集,飞出残图,她的脚下升起一团水光,托着她疾驰而去,巡视生命之海。

    唰唰唰!

    三根魔弦同时斩下,阻挡雨桐的去路。

    “何意?”

    雨桐止住脚下的那团水光,凝望着三根旋舞的魔弦。

    中间的那根魔弦忽地射出,钻进雨桐的怀中,不断地拱着她的xiong脯。

    另外两根魔弦分左右悬立,朝着雨桐盈盈拜倒。

    “怎回事?”

    雨桐完全摸不着头脑。

    就在这时,堵住上官小红生命之海裂口的江山美人图向上延展,残图下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

    突突!

    棘突棘突!

    “哦。”

    雨桐了然。

    两根魔弦倏地飞去,向着江山美人图投射。而雨桐怀中的那根魔弦也跳了出去,飘到雨桐身后,轻轻撞击她的后背,催促她前进。

    “又有魔弦诞生了吗。”

    雨桐笑道。

    她脚下的那团水光再次流动,载着雨桐向残图纵去。

    仆仆弹跳,江山美人图下有两根很长的东西在撞击残图。似要破图而出,却出不来。三根魔弦飘在残图上方,等待着雨桐,期待她出手。

    凝眸,抬手。雨桐朝着下方的江山美人图一指,“起!”顿时,残图下,山呼海啸,雷霆万钧。那长宽延展三千丈的残图缓缓升起,脱离生命之海。

    咻!咻!

    两道灿若明霞的魔弦陡折而出,自那缓缓升起的残图下钻出。

    轰!

    江山美人图重重压下,再度堵上生命之海的裂口。而雨桐也是气力支绌,难以为继。好在两根新生的魔弦得以离开生命之海。

    长短不一,共有五根魔弦。魔弦围着雨桐,亲昵地蹭着她的裙角,向她示好。“好了好了,别再讨好我。我说什么,你们会听我的吗?”

    五根魔弦不住地点头,极为乖巧。

    “那么……”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