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封小黄兔。天真姐傲然而立,接连打出数个手印,融入那自动翻页的画集中。嗡!一道股古朴而又河虾的叹息传遍盛京的上空。

    是画出那小黄兔的画手封在画集中的叹息,其音也哀,其声也怜,如倾如诉,向在场的诸多写手、画手、围观者、汉子、妞、大妈、大叔、阿姨、少妇、人之妻、萝莉、正太、基老、伪娘陈述着她的生平过往。

    画界大神花萝卜斯基心旌摇曳,倏地,她想到了一个被封、杀的传奇画手!那姑娘一生坎坷,画技超神,却也是她终生不幸的源头。

    “亮瞎你狗眼”组合的五个大乃妹子也想到了同样的人,和花萝卜斯基大神猜测的是同一人。

    伟哥大神、至尊宝宝、肥水浇地,心生凛然。他们三只远古大神写手博闻广记,可接触到一般写手所不能获悉的隐秘。三只强壮的汉子面面相视,又别过头去,支起耳朵,聆听画集中飘出的叹息之声。

    “诸君……”

    画集中的那道声音凄然响起。

    在场诸人停止撕比大战,帝国大乃也好,贫乃联盟也罢,还有那来自各个书坊的写手菌、画手菌,路人甲乙丙丁戊戌,无有人打破那道声音。

    传奇之所以称之为传奇,自有其传世之说。

    但听那声音继续道:

    “诸君,我喜欢B之L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苍凉而又激动的声音再次传遍盛京的上空。

    “”

    “”

    “”

    “”

    众人石化当中。

    除了少数人,大部分人心中有千万只神兽草泥马狂奔而过。啥玩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冤啊!我不服,我死不瞑目,我死了也要爬出棺材!我抗议,我愤怒,我要撕比那些封、杀我的魂淡呐!为何要封、杀我,为何要销毁我的呕心沥血之作。我的画作是艺术,是超越xing别界线的艺术。他吗的,汉子之间才存在真爱!我画的全是汉子之间的爱!刺果果的爱!”

    几如咆哮,画集中封印的声音尖细而又怨气滔天。

    “没错。正如你们所想的,我正是那传奇画手,罩霸斯基-劳斯鸡-卡巴斯基-卜思吉。我是全才,我还著书立说。写有旷世大作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罩的探索。”

    顿了顿,那声音继续道:

    “诸君,膜拜我吧!我是罩霸斯基-劳斯鸡-卡巴斯基-卜思吉,大声地讲出来,告诉我。我是谁!”

    “诸君,我死的好惨!”

    “诸君,我知道你们对我的敬佩之情如那滔滔流水,绵绵不绝。”

    “我拥有不属于那个时代的绝世容颜。”

    “我一生寂寞一生单身,渴求妹子而不得!”

    “……基、友什么的也没有呢。”

    “可是”

    “我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散发着艺术家的气息,我被N只妹子发了好人卡,被J只汉子拒绝搞、基。自那以后,我发愤图强,我愤青高冷,我要将我自己奉献给艺术!”

    “于是我画了很多杰出的作品。全是汉子和汉子之间的爱!”

    “于是我被封、杀了……”

    “我至死不休,也要和命运撕比。即使我只有两根手指,也要扼住命运的叽叽。”

    “强LU灰飞烟灭!”

    “然后我将生命中最后的叹息封入那一卷卷画集中,以待有缘人。”

    罩霸斯基-劳斯鸡-卡巴斯基-卜思吉的倾诉至此结束。

    石化中的写手菌、画手菌、大神菌、路人甲乙丙丁戊戌还未恢复过来。众目睽睽,凝望着天空中那卷闪烁着金光的画集。

    哎,不消说也知道那翻开的画集中的内容是什么类型的。

    清谷、黑王子两只基老恨不能出手抢走天真姐珍藏的画集。收于书房,细细观摩!他们和罩霸斯基-劳斯鸡-卡巴斯基-卜思吉产生了共鸣。

    她生君未生,君生她已死。

    她恨君生迟,君她死得早……

    阴阳相隔,造物弄人。两只基老共同缅怀罩霸斯基-劳斯鸡-卡巴斯基-卜思吉。

    “愿她转生于唐腊国。”黑王子道。

    “我愿做她的闺蜜。”清谷道。

    孑然长叹。

    在空中悬着的画集犹在翻动,封于其内的传奇画手的声音消失于历史的长河中,再不能激起生命的浪花,听者忧伤。望者哀叹,基老引以为知己,叹红颜早逝,瘗玉埋香。

    忽地,一个萝莉的声音响起:

    “哎,可怜的女diao丝。死不瞑目……”

    是上官丫丫,青府的上官丫丫得出的结论,为罩霸斯基-劳斯鸡-卡巴斯基-卜思吉的悲惨一生定下结论。

    好像没什么不对的。

    “你们都看我做啥咩?”

    上官丫丫奇怪地问道。

    这只萝莉完全破坏了传奇画手罩霸斯基-劳斯鸡-卡巴斯基-卜思吉的悲惨生平事迹,众人无言,好像真的没什么不对的。

    就连年轻的基老黑王子和中年基老清谷也找不出那结论的破绽。可不是吗,一只被封、杀的孤苦伶仃的女画手,找不到妹子,汉子又不和她搞、基,只能忘情于书画,才思敏捷,却被封、杀了。好像真的死不瞑目。

    辣么爽书坊的女禽有兽童鞋,兽眼绽开,瞥向那卷画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画集只是表象,它的本体是”

    是罩霸斯基-劳斯鸡-卡巴斯基-卜思吉的旷世大作百年孤独之汉子与xiong之罩的探索。

    我要入手传奇写手的那卷古籍!上官小红心思频转,下定决心。“契约方石。”她唤道。

    飕!

    一块砖头电掣而来,悬于女汉子脚下。

    黑云翻滚,腾啸奔荡。契约方石载着上官小红飞向那卷画集。

    毒岛冴子学姐还未清醒过来,也不知小红在打什么主意,倒是沧井兽愉悦地飞向它的主人。“呀呀。咩咩,喋喋!”

    “作甚!”

    天真姐猛然醒悟道。

    “女禽有兽童鞋,独眼大乃女,你们想对的收藏品作甚!”

    “很傻很天真”姐姐暴怒道。

    她也飞出。去抓那卷小黄兔画集。

    年轻的基老黑王子、中年的基老清谷同时纵出,星驰电掣,要取那卷画集。谁先入手归谁。

    上官小红这边优势巨大,沧井兽、毒岛冴子还有上官小红本人,她们对那卷画集势在必得。可天真姐速度更快。纤纤玉手已然碰触到画集的边沿。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轰!

    单身狗的清香瞬间压了下来,涤荡四方,直如洪流奔泻,难以遏制。

    “不好!”

    “退!”

    “嗯?”

    黑王子、清谷、天真姐同时退下。

    只见灰机-鸟布斯抱着神兵“丹参勾”傲然飘舞,它狗嘴一张,吐人言道:“诸君,退下吧,我乃灰机是也!”

    单身狗的清香发自神兵“丹参勾”。灰机成了它的新主人。

    衔着那卷画集,灰机向上官小红飞去。

    将其放在上官小红手上。“主人啊。我为你取来了画集。”灰机笑道。

    “真乖。”上官小红抚摸着灰机的狗头。

    让小红感到奇怪的是她本人不受“丹参勾”的影响,毒岛冴子似乎也不受影响,难道她们两人注定孤独一生?

    腾!腾!腾!

    数道身影纵空而上,射向上官小红。

    花萝卜斯基女神,“亮瞎你狗眼”组合,药美人,年轻的基老,中年的基老,还有很多享誉书画界的知名艺术大家,众人围着辣么爽书坊的女禽有兽童鞋。

    是烫手的山药啊。上官小红暗道。

    “乃们相对我家西一欧做咩!”

    宏亮的声音响起。是双马尾紫毛哥哥,他伸直脖子,向天怒吼。紫色的斗气枭荡开来,溺卷抛舞。霍然飞起。紫毛哥哥朝着青府的大小姐纵去。

    “在下黄毛。”

    黄毛汉子也翻身而上,身如鹰鹘,夭矫异常。举手投足间散发着杀马特的贵族气息,让人惊叹。

    “我是白毛,勿动我家西一欧。”

    白毛汉子整了整马甲,踏空而上。右臂劈甩间,一道白晃晃的斗气轰然迸开,为他开路。

    “小生有很顶绿色的帽子。”

    忧伤的绿毛汉子十指朝着天空伸去,咻咻咻!一顶顶充满生命颜色的绿色帽子旋舞而出,聚在绿毛汉子身畔。足踏两顶绿色的帽子,绿毛汉子引颈高歌,歌曰:“隔壁的老王你靠边站啊,路边的野花你不要乱摘。我有帽子!”

    “怎么能少了我。我是黑毛。”

    渔网汉子黑毛弹了一下耳环,叮,声音清冽,如琼玉寒冰崩裂。黑毛左手抓着一个人的脑袋,昂然而行,急走几步,人已蹑空而去。

    “诸位,我的象鼻很寂寞啊。”

    上官小红最新收服的杀马特贵族灰毛T晃动着他游泳圈上的象鼻,死气澎然荡开,横在他和上官小红前方。

    青府的数只杀马特贵族簇拥着他们的大小姐上官小红。

    唰,唰!

    两道清丽的身影交相出现,一左一右,立于上官小红两旁,左边的是小红最好的闺蜜李小仙,右边的是贫乃王阿瑟。

    上官图、上官金早已站在上官小红前方。他们同出自上官家族。不会坐视上官小红被人欺负。

    “给,你养的宠物。”

    渔网汉子黑毛向清谷掷出一物。

    清谷左臂舒展,揽住那抛来之人。是枣尼妹。她满头的枣一颗不剩,全被黑毛摘去。因为手法过于直接粗、鲁,黑毛汉子扯断了枣尼妹的很多头发,有些地方连同头皮一起掀开。

    姨妈刀已在渔网汉子黑毛手中。黑毛将姨妈刀交给了黄毛,“你先拿着。不要丢了,我好不容易才得手的。”黑毛道。

    “我知。”黄毛汉子抓定刀柄,端详这口神奇的刀。“姨妈刀……”

    上官小红也不去看那口刀。她摊开那册画集,哗啦啦,一页页画纸翻开。“这可真是,真是让人惊叹。”女禽有兽童鞋赞道。

    内里乾坤,画中有画。上官小红想到解除画中画的最佳人选,“雨桐。”她密语传音于江山美人图中的冷漠美人。

    “你叫我总没好事。”冷淡的声音飘出,萦绕在上官小红的生命之海上方,剧荡起伏,继而隆隆作响。

    残图,残图。

    江山美人图前后延展三千里,紧贴着尚未完全开辟的生命之海,不知其大几许。上官小红的生命之海已有裂口,却被江山美人图补上了。

    笼罩着寒烟的水池漾开一圈圈涟漪,有人赤足而立。其发,朝成青丝暮如雪。雨桐站在水面上。她扬手一招,旋来一瓣花,花中裹着一卷画集。

    传奇画手罩霸斯基-劳斯鸡-卡巴斯基-卜思吉的遗作。

    “嗯?”

    江山美人图内,雨桐翻阅画集。

    “哦呀,一只只汉子抱团打滚……好污!”

    “不是让你品评画集,而是解开画中的秘密。”

    上官小红分入的那道念识传音道。

    “我知。催我也没用。”

    雨桐挥手,鼓起一团清风,送出上官小红的那道念识。

    “我也只能苦中作乐。”

    叹道。

    上官小红收回她的那缕念识。眼神清澈如初。她手中的那卷画集送入了江山美人图,交由雨桐破解。反正她挺无聊的,给她找些事做,聊以解忧。

    小红的师兄“哥有太鸟”也站在他的师妹这一方,“羞涩的小蝌蚪”不知道在想什么,居然也站在上官小红这边。

    “小蝌蚪童鞋,你……你难道看中我了!”

    “鬼扯,我喜欢的大乃萌妹,你哪点符合。”

    “”

    “”

    上官小红盯着“羞涩的小蝌蚪”,小蝌蚪同样盯着女禽有兽童鞋。

    汉子和女汉子的心思都难猜,不猜也罢。

    两人同时放弃。

    双方队伍泾渭分明,一方由书画界女神花萝卜斯基等人组成,另一方是上官小红、毒岛冴子、李小仙、贫乃王等人。

    下方。

    帝国大乃的首领看着她的皇妹唐豆芽。“豆芽,你为何不去帮你们贫乃联盟的盟主,你心存不良,真是坏孩子。”

    唐豆芽嗤笑道:“皇姐,你头发长见识短,xiong大有无脑……”

    唐麻花:“我咬你啊。”

    唐豆芽:“我有棒紫。捅你。”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