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似开天辟地那般,皇姐阵架惊人。她手中的那柄斧子绽开炙热的杀伐之气。仆仆扇动,学姐脑袋上的两翼也很特别。

    女汉子冷眼视之,也未松怠。她举着的那根大苦瓜颤了颤,前端的颗粒物倏地迸绽乱射,咻咻咻!破空之声不绝于耳。当射则不吝之,上官小红恪守信条。

    “共工天斧,斩!”

    唐麻花挥舞着那柄斧子力斩而下。方圆三公尺内,气芒啸荡,声势浩大。

    倏地,上官小红的大苦瓜前端爆射出去的颗粒物兜罩而至。轰!那迸舞的气芒掀掀荡开那些颗粒物,纷射交迸。

    呼!

    唐麻花穿过乱流,执斧斫下,要削掉上官小红的苦瓜之头。

    “麻花,你怎么这样。我的苦瓜是那么的可爱。”

    上官小红心念方动,她之苦瓜不再壮硕,细了许多,单手可握定,不消双手抱着。虚握苦瓜,手指和瓜身留有一些空隙。哧哧哧!上官小红虚握的苦瓜急遽旋转,漾溢开红郁的尘芒,掩罩四畔。

    斩下!

    唐麻花的斧子斩中旋转的苦瓜之头。当嗤!星芒颤射,那斧子向后折去,没能削去苦瓜的尖端。

    “它不是用来切的。”

    上官小红右臂徐徐抬起,虚握的苦瓜也随之上升,也未脱离她的掌控。“好孩子好孩子。”女汉子细声道。

    “你在逗我玩吗!”

    唐麻花一击不成,再次扑来。来势更猛,锵!锵!锵!她劈出数道光斧,撞向女汉子旋转的苦瓜。

    悉数化解,皇姐劈出的光斧并不能终止女汉子旋舞的苦瓜。

    “哈啊?!”

    唐麻花心生不悦。连扇脑袋上的那双翅膀,凌空飞起,居于高空。俯视下方的苦瓜、女汉子。“我还不信这个邪了!”皇姐的翅膀散出蒸腾的斗气,煞是壮丽。与此同时,她向斧子注入压缩的斗气,呼噌!斧刃迸射出寒光。煞气滔天。

    下方,上官小红调整好姿势,整暇以待。

    暗处。

    有一双眸子注定女汉子,她咬着自己的大拇指。目光阴翳。枣尼妹盘坐在一颗黑枣上,左手抓着姨妈刀的刀柄。“老爷也来了。可我没能完成老爷交办的任务,他会生气的!他若生气,我怎为他解锁更多姿势。不不,我还是处、女。还是用最原始的姿势取悦老爷。”清谷那只中年基老不请自来,枣尼妹心头笼上了阴云,她的视线在上官小红、清谷身上来回转移。

    咔的一声,枣尼妹咬断了大拇指指甲,甚至咬到了指肉,鲜血沿着她的断甲流淌,她恍若不知。“老爷是我的,这么多年我一直待在他身边,敢接近老爷的贱女人全被我宰了。哼,老爷心知肚明。他实在是太傲娇了,迟迟不愿意接纳我。还有清守那个小杂、种,也不知道是老爷和那个贱人生的,他仗着是老爷的种,对我百般贱视,我若生了老爷的孩子,哪还用得到看清守那贱种的眼色。”

    枣尼妹啜吸指肉流出的鲜血。忽的,腥败的气味飘来,就像是腐烂在箱底的死老鼠发出的气味。“心情不好,生人勿近。”枣尼妹抓起姨妈刀。反手向后劈去,刀背砍向来人。

    当!来人以鱼叉挡下姨妈刀。渔网汉子黑毛踏步而来。杀妹子取姨妈刀。青府的几大杀马特贵族还在鏖战帝国大乃的姑娘,渔网汉子黑毛陡觉乏味,不愿同那些大乃妞玩游戏。

    力压。渔网汉子黑毛向下压姨妈刀。锵嗤!姨妈刀的刀背、鱼叉交接处划开一溜火光。枣尼妹也觉知身后的汉子非是易与之辈。

    噗!

    一团鲜艳之物从枣尼妹盘坐的那颗黑枣中迸射而出。撞向渔网汉子黑毛。

    渔网汉子膝盖抬高,梆的一下,顶撞那团鲜红之物。原是一颗没了皮的未知宠物的脑袋,它还未死透,张口咬住渔网汉子的膝盖,牙齿嵌入肉内。

    “真是没品的妞。”

    渔网汉子五指半屈。向下抓扣,噗噗噗!他的五指扣入那颗没皮脑袋的颅骨内。“你也敢咬我?咬的地方也不对。只有漂亮年轻的妞才能咬我的那地方。至于你……”渔网汉子五指抓动,咔嘣!抓爆了那颗脑袋,碎骨、鲜浆迸射,撒了一地。

    挥动鱼叉,黑毛向枣尼妹砸了下去。

    “你妈没告诉你女孩子心烦时,汉子不要靠近吗?”

    枣尼妹身形一闪,避了开来。而她坐下的那颗黑枣被鱼叉砸烂了,枣肉向四面八方射出。

    不但黑毛擅自脱离队伍,杀马特贵族中的灰毛也离队了。留下黄毛、紫毛、白毛、绿毛继续奋战大乃妞。

    灰毛汉子T和毒岛冴子擦肩而过,相顾无言。比陌生人还要陌生人。“她也来自床主市,我和她同为私立藤美学园的学生,为何对她毫无好感。”灰毛怪道。

    “我很少讨厌人……”毒岛冴子也道。

    “彼此彼此。”灰毛汉子T晃动着他腰上卡着的游泳圈。游泳圈上的象鼻甩动。

    “我喂你吃黄瓜啊。”天真姐从下方杀来,向前递出她手中的炼制过的翠绿黄瓜。呼喇,黄瓜爆出一抹碧光,罩向灰毛汉子T游泳圈上的象鼻。

    “擦!”

    灰毛汉子T向上窜起,他脚下死气盘踞,托着他悬立空中。

    “切。”

    天真姐咂咂嘴,颇为遗憾地追赶毒岛冴子。“独眼姑娘,我们再战三百回合。”天真姐的三根黄瓜断了两根,只余下最长的那根。

    而毒岛冴子学姐手中的木剑也不再完整,剑尖崩碎。

    呼!劲风激荡,沧井兽翻然而来,昂起脑袋向上一拱,将毒岛冴子学姐拱到它背上。“啊,是小沧沧。”学姐应道。

    沧井兽弃了灰机-鸟布斯,不和它耍玩。鸟布斯先生如愿得到了不详的神兵“丹参勾”。大小遂它心意,可大可小。两条后狗腿站立,前狗腿抱着缩小了的“丹参勾”,灰机极其兴奋,狗叫不已。

    “丹参勾”也不排斥灰机-鸟布斯。

    伟、哥大神同样开心,“噢噢,我身上散发的单身狗的清香已成为过去。此情可待成追记,我要去勾、搭妹子!我要去排解汉子的精华呐!”

    伟大的哥哥持有神兵“丹参勾”,无日无夜不想丢了它,怎奈神兵黏住大神,不舍不弃,赋予他单身狗的清香。时至今日,神兵终于找到了正主,它名曰灰机。

    转换方向,沧井兽盯着追来的“很傻很天真”。天真姐嚷嚷道:“独眼姑娘,我们还能愉快地玩耍吗,你为何骑着异兽!”

    毒岛冴子回道:“谁管你。我只要取得胜利即可。废话少说,看剑!”

    沧井兽感受到毒岛冴子学姐散发的撕比气息,欢叫几声,奔窜而出,水光摇曳,向后掣开。

    “真是有够卑鄙的独眼姑娘。”天真姐叹道。

    随后,天真姐抛弃一卷画集,伸手抹去画集上的封印,金光灿灿,画集迸发出耀眼的光芒。呼哧,呼哧!画集自主翻动,旋出道道光弧,斩向后方的沧井兽、毒岛冴子。

    “此画集由一位小黄兔爱好者画成,我重金购得且日夜参摩,尚不能完全解除封印……”

    天真姐轻声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