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府。

    当年大明湖畔的“夏雨荷”三人组宽怀畅饮。

    玉容子道:“青姐,我们要不要再次换上女装,前去同那些写手、画手等汇合,此番风云际会,天纵之才交相出现,鱼跃成龙之辈层出不穷,你我三人当以伪娘之姿,再现江湖,向世人宣布‘夏雨荷’再登巅峰,笑傲江湖呐。”

    铁冷铲动容道:“玉容子,不差矣。我亦正有此意。青姐,你意何如?”

    上官青脸色铁青,忖道:“那两只变态对我的伪娘之姿念念不忘,我怎会满足他们的心愿。我可是青府的主人,小红的父亲。小红如若知道我曾经是名动盛京的大伪娘,定会对我感到失望。嗯,当年大明湖畔的‘夏雨荷’组合决计不能再现江湖。”

    心有定论,上官青无视两只中年汉子的喋喋不休,他们想当伪娘就放手去做吧,我无意参与之,也不反对。他人事,听天命。上官青左手拈着茶盏,似有所虑。

    玉容子、铁冷铲暗中观察上官青,观其面无殊色,已知他无意开启当年的黑暗历史,不愿成为那万种风情的大伪娘。这般固执,不好不好。玉容子、铁冷铲面面相觑,各怀心思,思量着怎样刺激上官青方能让他以伪娘之姿荣登书画界。

    铁冷铲抱着他的武器,一把锈渍斑斑的铁铲,就像在拂拭情人的面颊。叮,叮,叮。铁冷铲的手指敲击铁锹的把柄,金玉碎音,端的悦耳。

    玉容子道:“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执手相看,撸呼……”

    铁冷铲道:“青府为何这般冷清?”

    玉容子道:“好无聊啊,我想穿女装。”

    铁冷铲道:“青府为何没有伪娘。”

    玉容子道:“大概不想被人发现吧,藏了起来。”

    铁冷铲道:“老管家。老管家。出来。为我备衣,我要娘化,我要成为大美人,我要做姑娘!”

    玉容子道:“好个爽朗的汉子!点赞!”

    铁冷铲道:“老管家。你为何还不动起来?”

    老管家道:“主人……”

    上官青道:“为他备衣。你们去吧。”

    铁冷铲道:“哈哈哈,我粗犷的汉子外表下深藏了一颗少女心。”

    玉容子道:“正是正是。吾道不孤啊。”

    老管家道:“两位,请随我来。”

    铁冷铲、玉容子、老管家离开。上官青放下茶盏。单手撑住额头,屏风后步出一人,“老爷。您在等待什么?”

    上官青道:“退下。”

    那人道:“是。”

    贫乃王阿瑟对上了唐豆比、大力金刚猿。可金刚猿没了黑铁棒,它之棒紫被唐豆芽取走了。

    大力金刚猿不会小觑那只贫乃王。她身上散发的恐怖能量让金刚猿如临大敌。

    “逗比之力!”

    先动手的是唐豆比。

    豆比身若流星,全身裹着燃烧的逗比气息。

    途经之人,纷纷退让,甫一碰到那些挥发的逗比气息,无不抱腹大笑,被那逗比气息侵蚀。

    大力金刚猿巨腿抬起,腿毛迎风招展,英姿飒飒。

    锵!

    贫乃王剑开一瞬,龙吟清越。响彻天际。

    弹射而出!唐豆比像一颗炮弹,射向贫乃王的贫乃。“再平也是xiong。”豆比暗道。

    几在同时,大力金刚猿的巨腿扫出。飒!罡风涌动,荡开数只大乃、贫乃,屏退她们,不让其加入豆比、贫乃王之间的撕比大战。

    年轻的基老黑王子,他目光盈动,跃升而起,立于檐角之上。视野开阔,便于年轻的基老找寻同辈之汉子。风云聚会。菁英齐出,高品质的基老也许会淹没其中,黑王子需要做的就是翘首一点,用他那双善于发现基老的珍贵双眼。寻到那一只只珍稀的基老。

    至于贫乃王和唐豆比、大力金刚猿的撕比之战,黑王子不放在心上。“我妹阿瑟王实力超然,纵然算上大力金刚猿,也非是她之对手。与她撕比,我亦无胜算……”收起念头,黑王子目光如梭。凝眺全场,“基老基老,你们在哪里,本王子在看着你们。”

    翩然跃上,一只伪、娘女仆来到黑王子身后。他道:“王子大人,请您不要用手摩擦您之珍贵的蛋。”

    “你太严厉了!”黑王子道。

    “王子大人,您难道忘了有人想对您珍贵的三颗蛋下手吗?”女仆再道。

    “哦。”黑王子悚然。

    “你看那汉子如何。”黑王子忽指着灰毛汉子T问他的女仆。

    “他是蛋生的,从一颗大灰蛋中蹦跶而来。青府的大小姐是他的饲主,上官小红是那样说的。”女仆一板一眼解释道。

    “我妹阿瑟王和上官小红走得很近。”黑王子说。

    “让您不悦了?”伪、娘女仆问道。

    “怎会。阿瑟也该拥有她的朋友,她的人生。我不能过分介入她的生活,即便我是她可爱而又英俊的欧巴。”黑王子笑道。“嗯,找到了!我找到了一只崭新的基老!”黑王子双眼放光,目有深意。

    “”伪娘女仆。

    抹搭,还真有基老出现吗。

    那边。

    上官小红举着的那支好大的苦瓜让唐麻花吃尽苦头。唐麻花收回了她缠在苦瓜上的头发。皇姐几临暴走的边缘,四条麻花辫子,散了三条。那一根根发丝逆天而起,长有十数公尺,宛若黑色的瀑布。

    还有仅存的麻花辫子并未散开,束在一起。唐麻花怒视女汉子。“可恶啊!”敢不敢不要用你的苦瓜捅我。“雄鹰展翅!”皇姐叱道。

    刷刷!

    皇姐逆天而起的青丝分成两拨,左右延展,竟成了两只翅膀。拍动,拍动!皇姐头发凝成的黑色翅膀遽地拍动,风漩大作,扬起数丈高的泥尘。而唐麻花已经飞到天上。

    飕!

    皇姐仅存的那根麻花辫子迸射而出,向上官小红的脑袋捅了过去。

    “你真的上天了,麻花。”

    上官小红双手抱着那支大苦瓜,挥动扫荡,嗡!气浪奔爆,红霞飙舞。只听砰的一声,大苦瓜撞飞了皇姐射来的麻花辫子。

    “软。”

    唐麻花急道。

    她之坚强的麻花辫子陡地软了下来,似无重量,平摊在空中。

    “硬!”

    上官小红道。

    她之苦瓜迸发出眩目的芒彩,三尺之内,红云蒸腾,瑰然绮丽。“困难像汉子的擀面杖,能软就软,该硬这硬。”上官小红抡动那支大苦瓜,扫向上空的皇姐唐麻花。

    皇姐由发丝凝聚而成的那双黑色的羽翼扇动,鼓起阵阵恶风,掩住她之身形。立在恶风之后,唐麻花摩挲着她那软了麻花辫,为它镀上明媚的光泽,皇姐的斗气蓬涌而出,聚在这根麻花辫子上。

    麻花辫子像是涌动的黑蛇,或盘踞,或平伸,或舞动。铿锵!脂粉气爆裂,皇姐的麻花辫子变形了,不再是辫子形状,已成一柄胭脂色的斧头。

    按下心中的不舍之情,唐麻花绝然而然地断掉了第四条斧头形状的辫子,自她后颈处断开。

    “我结发作斧,誓斩你!”

    唐麻花目光澄碧,神情坚毅,杀伐之气荡涌而出,遍扫四方。

    蓬!

    挡在皇姐身前的恶风已被上官小红的那支大苦瓜扫碎了。

    云开雾散,皇姐得以凝视女汉子。

    她手执巨斧。诧喝道:“贫乃联盟的盟主,接招吧!”

    双翼扑动,杀伐再开。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