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她饲养的犬灰机那样,女汉子也不会轻易狗带。耍的一手好苦瓜。辣么爽书坊的上官小红手腕抖动,刷!那根红色的苦瓜不住抖颤,挥散出细蒙蒙的红雾。

    “散开吧。”

    上官小红轻声道。

    那细蒙蒙的红雾蓬然荡开,溺飙上旋,向唐麻花的麻花辫子罩去。

    “好别致的苦瓜……”

    唐麻花心道。

    只是太长,太不细了些。大小若是合适,直径若是般配,还是大有妙用滴。啊啊啊,我在想什么!唐麻花挥去脑海中的不河虾念头。少女冷眼睥睨,扫量着女汉子以及她的苦瓜。

    嗤嗤嗤!

    唐麻花绞缠在一起的那根麻花辫子忽地散开,一根根头发丝飘忽不定,不再成辫,而是单丝。

    “上官小红,我之麻花辫神妙异常,也非你眼前所见的表象。”

    啪啪!唐麻花陡地拍手,玉手拍动间,胭脂色的斗气颤颤而出,透过指间缝隙向我缭绕散开。

    唐麻花右掌上翻,卷起那胭脂色的斗气,朝着一处漾去。宛若清风过境,异香氤氲,皇姐散开的那根麻花辫被斗气镀上了一层艳丽的光泽。

    “哎呀,麻花,你怎么也挑染头发,这样不好不好。”

    上官小红沉声道。难道唐麻花见到我打造的杀马特贵族汉子,她也想成为那非主流皇女?我观她气质很像,向非主流方面发展大有可能。“我当助她一臂之力。”女禽有兽童鞋暗道。

    泠然而立,遽地,女汉子踱步而出。

    “麻花,你的发型不合格呐。让我为你搭配出符合你高贵气质的杀马特发型!请不要乱动,let我help你!”

    上官小红右臂挥动,红色的苦瓜挑开唐麻花披散的头发丝。“好麻烦。”上官小红用她的苦瓜缠住那些纷乱的头发丝。因为麻花辫散开,发丝蓬松且飘逸,苦瓜也不能完全缠住。

    “你想对我的秀发做咩!”

    唐麻花恶狠狠地摇晃着脑袋,拼命地甩头。“我甩。我甩啊啊!”少女的脑袋晃动得很剧烈。

    “都说了不要乱动。”

    上官小红急道。

    “我还要为你重塑发型,将你打造成闪亮的杀马特女贵族!”

    “当我像你们青府的汉子一样缺心眼!”

    唐麻花自然不甘愿。

    瞅瞅你们青府的黄毛、紫毛、绿毛、白毛、黑毛,还要你最新收服的灰毛,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七个。都是什么货色啊,看上去就不是正经的汉子。唐麻花欣赏不来上官小红打造出来的充满贵族气息的杀马特团队。

    上官小红左臂扬起,手掌摊开,她道:“时间,唯有时间会证明我是多么的优秀。麻花,你为何要放弃治疗,只有我能为你重塑发型,让你走在时代的潮流前端。艺术总是那么的高深,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不为世人所理解。寂寞啊……”

    飒!

    荒凉的气息环扫四方,女汉子无比的忧郁。

    “我草啊!你倒是放开我的头发,不要用你的苦瓜缠着它们不放。”

    唐麻花很想呵呵上官小红一脸。

    “麻花,你知道的,我是很坚持的姑娘。我很有原则。”

    上官小红双手握定那支红色的苦瓜。目光沉稳,沉淀着岁月的寂寥。“秋风萧瑟,红波涌不起,我心惨淡。麻花乃大,望之,我心寂然。哎。”

    “粗!”

    上官小红吐字道。

    乍见,女汉子的那支红色的苦瓜再次增大、增粗。傲天而起,拔然俊秀。

    有诗赞曰:日日日,一日一日又一日。十日百日千万日,日尽天下不平事。鹅鹅鹅。麻花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苦瓜。

    唐麻花的心情几乎是崩溃的。

    望着上官小红的那支超大的苦瓜,她怎能高兴的起来。端地愁眉惨淡。忧思横生。飕飕飕!皇姐剩下的三根麻花辫子同时祭出,只为震慑女汉子的苦瓜。

    观及皇姐电掣而来的三根麻花辫子,上官小红不为所动。“麻花哟,我的苦瓜乾坤莫测,可笑尽天下英雄,我问你。你见过那只汉子的擀面杖有它这般宏伟磅礴。”

    唐麻花答不上来。少女只想告诉女汉子,你妹的,翻遍唐腊国也找不到可以承受你的苦瓜的汉子,别它母亲的炫耀了!真是不可爱的家伙。

    当当当!

    唐麻花的三根麻花辫子同时击在上官小红抬起的长且不细的苦瓜上。

    皇姐的第四根麻花辫子因为散开了,且被苦瓜缠着,收回不能。皇姐受困于女汉子,也是心焦如火炙,更可恶的是那女汉子还不忘向皇姐的心里撒上一把孜然。

    苦苦苦。皇姐唐麻花牵制她的三根麻花辫汹汹地抡扫着女汉子的苦瓜,当!当!当!每一的砸击都会迸起红色的粉尘,缭绕在苦瓜四畔,好似烟霞蒸腾,瑰丽异常。

    “多棒的苦瓜啊。”

    同伟哥大神撕比的中年基老清谷,不禁赞道。

    “切,能有我的神兵‘丹参勾’厉害吗?”

    伟大的哥哥不甘心道。

    不知因何,伟哥大神心神不宁,悱恻伤感之情盘绕在这尊远古大神写手的心头,就像是分别的时刻即将来临。

    丹参勾丹参勾!不详的神兵“丹参勾”今日也变得乖戾,排斥其持有者。滋滋!沸滚的热气撩烧着伟哥大神的手心,是丹参勾在挣扎,就像是急着脱离伟哥大神的大毛手,飞向正主。

    “是它!”

    伟哥大神瞄定飞舞的鸟布斯先生,灰机-鸟布斯疾振肉翅,翩翩飞舞,它之前狗腿抱着一块砖头形状的契约方石,迷你沧井兽趴在灰机的脑袋上,沧井兽很迷茫,不知道它接下来要做咩。

    灰机的目标不变,还是“丹参勾”。

    “那位汉子,速速交出你之神兵丹参勾,你也可洗净全身的单身气息。你我会惠互利,何不为之。”

    鸟布斯先生循循劝诱,和伟哥大神沟通着。大神心情若好,便是晴天。

    至尊宝宝、药美人,两人撕比的也是从天上打到地下,你来我往,相敬不如宾。“药美人,你好没道理,非要追我作甚。”至尊宝宝不悦道。

    “至尊宝宝,我看中了你的鼎,可否送我做药鼎,我赠你几百丸促进汉子的叽叽二次增长的奇药,你愿否?”

    药美人纤手拂动,药香氤氲,飘散在她四周。

    “……那个,你当真有那种神奇的药!”

    至尊宝宝故作漫不经心,旁敲侧击问曰。可以促进汉子的擀面杖再次增长的药,至尊宝宝怎能不动心。可他也知药美人不是啥善类,无事不献殷勤,非奸即盗。

    “据闻,药美人不喜汉子,只要妹子暖、床。她难道改变了品味,相中我了?”至尊宝宝心中升起一个荒谬的想法。

    嘭咚!

    一只圆滚滚的肥球滚了过来。

    是“肥水浇地”大神,他被花萝卜斯基女神抓了回来,以作皮球,踢来踢去。肥水大神心里苦啊,又搞不过花萝卜斯基,她之萝卜相当可怕,喂谁吃谁也受不了。讲真话,铁打的爷们也不能接受花萝卜斯基女神的萝卜呐。

    伟哥大神,肥水浇地,至尊宝宝,花萝卜斯基,清谷,药美人,六人组成奇怪的组合。皆是风云人物,身后各有一方势力。

    “那位汉子,交出丹参勾!”

    灰机-鸟布斯继续狗叫道。

    “你真想要?”

    伟哥大神心疑道。一只狗狗,它要“丹参勾”作甚。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