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花瓷站在帝国大乃的队伍之中。觑定毒岛冴子,清花瓷越位而出,准备撕比学姐。毒岛冴子杀得兴起,很多大乃妹子被学姐放倒在地。“打倒她,才能刺激上官小红。”

    刷!

    毒岛冴子同时望向清花瓷。

    两只大乃姑娘看对眼了。毒岛冴子手中的木剑环扫四周,一群胸很大的姑娘立时倒地。清出场地,学姐凛然而立,迎接清花瓷的撕比。

    晃动,晃动。学姐的两团雪峰在晃动,要比清花瓷的那对还要壮观!清花瓷嗔道:“她不加入帝国大乃真是可惜了……”

    话语方落,人已欺身而至。左臂扬起,玉光湛湛,一扇贝壳陡地涨大。“斩!”清花瓷抓着那扇贝壳的边角,旋向毒岛冴子的左乃。谁让学姐的峰峦比她的大。

    毒岛冴子蓦地暴起,左眼眼球中的血茧嗵嗵急跳,撞击着学姐的眼瞳,血茧发散出的千百根血丝抓扣着眼膜,甚至溢出瞳孔,挠触着眼罩的内里,似要冲开眼罩。

    与此同时,灰毛汉子T也颤然一顿,瞥向毒岛冴子。灰毛汉子T的心脏中也融入了一只双头虫,尚未结茧。学姐左眼血茧中的双头虫与灰毛汉子心脏中的双头虫互为敌视。连带着,它们的寄体也互生敌意。

    匆匆一瞥,灰毛汉子T不再关注毒岛冴子,他和毒岛冴子、高城沙耶来自同一所学园,还是校友呢。唐腊国对他们来说是异世。流浪在外,遇到老乡,本该喜极而泣才是,灰毛汉子T、毒岛冴子绝不会有那种感情,若不是还有上官小红挡着,灰毛、学姐已然撕比。

    青府的六大杀马特,黄毛汉子、白毛汉子、紫毛汉子、绿毛汉子、黑毛汉子、灰毛汉子,初次合作,却无生涩之迹象。他们俨然是一个紧密的团队。杀马特贵族团队。

    双马尾紫毛汉子左腿向前屈出,蹬蹬蹬,绿毛汉子蹬地而来,踏上紫毛汉子的左腿。“绿毛。飞出去吧!”遽闻紫毛汉子喝道。他之左腿向上猛抬,站立在其上的绿毛哥哥像是一株枝叶繁茂的大树,蹑空而上。

    双臂舒展,绿毛汉子觑定两只汉子护卫,他们是帝国大乃的护卫队。也是唐麻花的侍者。

    两支联盟撕比,早已不分侍者、领队,胜者为王,乃大也好,乃贫也罢,谁笑到最后谁说了算。

    绿毛汉子,他那碧郁葱葱的头发根根站起,洋溢着生命的色彩。

    “两位,你我无仇,奈何队伍不同。相杀吧!”

    轰隆!

    一大团碧光升起。绿毛哥哥双臂抬起,举着那团碧光。“绿毛气功!”乍闻绿毛汉子叱喝道。

    星驰电射,那团碧光纵舞,奔向两只劲装打扮的护卫汉子。顺便一提,他们的乃大肌相当大。正因为拥有大大的xiong肌,唐麻花才会带他们一起装比一起飞,前来挑衅贫乃联盟。

    “呵,可怕的绿毛!”

    “像他这样的汉子,青府还有五只!”

    两位侍卫浅声交流着。为首的那只护卫,即是那只乃大肌分外壮硕的汉子。他翻然而出,巨腿劈扫,鼓起劲爆的腿风。

    轰隆!

    碧光炸舞,唐麻花的侍卫的那一扫腿。劈碎了绿毛汉子轰出的那团斗气。

    “哈哈哈。我压制住了绿毛!”

    唐麻花的侍卫喜道。

    “哥哥,小心!绿毛汉子抓着一顶绿色的帽子向你扣了下去!”

    另外一只侍卫焦急道。

    然而晚了!

    惊见,绿毛哥哥右臂扬起,五指抓着一顶绿油油的编织帽,暴扣!绿毛哥哥将那顶帽子扣在唐麻花侍卫的脑袋上。

    “这位小哥,我给你带了一顶好漂亮的帽子。”

    绿毛汉子悠然道。

    下方。

    青府的另外几只杀马特汉子立即叫嚷起来。

    “绿毛。干得漂亮!我为你感到骄傲。你给那条汉子戴的帽子好漂亮。”

    是黄毛汉子在叫嚷。

    “你老木的!”

    黑毛汉子也举着鱼叉向绿马哥哥致敬。

    “绿毛啊,你没给西一欧丢脸,也给青府长脸了!”

    双马尾紫毛汉子、白毛汉子也向绿毛汉子道贺。唯有灰毛汉子T默不作声。他还是和另外五只杀马特贵族有些距离。

    撕比中的上官小红、唐麻花也稍稍关注了一下绿毛汉子。唐麻花厉喝道:“你们在做什么,竟然搞不定这只贫乃妞家的侍卫!丢不丢人。还有你,你叫啥来着,快快将你脑袋上的那顶绿色的帽子取下。”

    “是的,盟主!”

    那只侍卫愤怒地抓着脑袋上的绿色帽子,咔叽一声,攥爆了。那顶绿色的帽子像是绿沙一样流淌而下,从侍卫的指缝中流淌。

    “哦呀,这样的帽子我还有好多顶!”

    绿毛哥哥笑道。

    他两指并起,徐徐转圈,绿光扑闪。咻!咻!咻!一顶顶绿色的帽子旋舞而出,数量不下二十。那一顶顶绿色的帽子围着绿毛哥哥打转。

    唐麻花的两只侍卫傻眼了。他们心道:太阳了!

    你咋能弄出那么多绿色的帽子惹。

    “唐三章,你在干什么!”

    唐麻花难以直视她的侍卫将要戴上那一顶顶绿油油的帽子。

    “皇姐,我在和豆比欧尼酱交流感情。”

    唐三章应道。

    唐麻花定眼一看,艾玛,还真是在交流感情。唐三章、唐豆比分别用一根绳索套住对方的脖子,然后开始拔河。

    “三章皇弟,心情愉悦吗!”

    “豆比欧尼酱,我心飞翔!”

    “啊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啊!”

    两只汉子哈哈大笑,继续拔河。唐三章无视他的皇姐唐麻花,唐豆比则懒理他的皇姐唐豆芽。他们怎么开心怎么来。其它的走开!

    暗中,大学者唐士比亚气得肝火大盛。瞧着他的两只金贵的侄儿在那里玩套脖子拔河游戏,唐士比亚真想跑上去,给他们几个大嘴巴子。不带他们那样玩的!敢不敢认真些,多多学习麻花、豆芽,他们的姐姐们是多么的优秀,多么的执着于撕比啊!

    “老头。我认识你。你的三只角裤叉还是外穿啊!”

    上官丫丫抓住了便装打扮的大学者唐士比亚。

    是的,唐士比亚的三之角裤叉外穿。灵感来自上官小红的大作蝙蝠侠and超人,咚咚呛,一起滚动到床上吧!。对于这位大学者来说。那英俊不羁的超人就是他的偶像呐。本着向偶像学习的精神,唐士比亚毅然而然地模仿偶像的穿衣品味。

    “小姑娘,你认错人了。”

    唐士比亚惊道。

    他同时心道,我的化妆技术出神入化,没可能的。为咩这只小丫头可以识破我的本来面目。唐士比亚不想和上官丫丫多做纠缠,他还是做个安静的大学者就可以了。

    “啊哦!这不是大学者吗!”

    “萌你一脸血”激动道。见到了偶像啊。

    “姑娘,你真的认错人了。”

    三之角裤叉外穿的大学者再次否认道。

    辣么爽书坊的蒲节妹子也走了过来。蒲节慧眼如炬,睨了一眼大学者的三之角裤叉。“大学者,您的丁丁还是那么小啊。我的这双招子很毒辣哦,我见过您外穿三之角裤叉,无意识地记住了您那迷你的丁丁不能撑起裤子。”

    “”

    唐士比亚的内心是崩溃的。大学者只想对蒲节说:“丫的,就知道你不是好人!”

    大学者自认为精妙绝伦的伪装技术被众女识破,他也不再坚持。“不错。老夫就是唐士比亚啊,唐腊国的大学者。鱼锅学园的首席学术大家。”

    蒲节道:“哦。”

    上官丫丫道:“然后呢,关我什么事?你能向小红那样带着我装比带着我飞吗?”

    唐士比亚:“”

    真是世风日下,现在的小姑娘太可怕了,难道都不看汉子的内含吗!唐士比亚无言地盯着上官丫丫。

    除了“萌你一脸血”,剩下的姑娘对大学者的兴致不高。

    花萝卜斯基,画界的女神花萝卜斯基陡地向大学者唐士比亚望来。花萝卜斯基眉眼温顺,多情而又多水。

    “那个老头也出来了!”

    花萝卜斯基暗道。

    倏地,花萝卜斯基玉手舞动,手中凭空出现一支白皮萝卜。“嗯,这形状不合适。”花萝卜斯基抛起那支白皮萝卜。指尖窜出一道斗气,薄弱刀片,削皮,花萝卜斯基女神削掉白萝卜的皮。现出内里的萝卜肉。

    还未结束,花萝卜斯基女神继续削皮。

    上官金、上官图、至尊宝宝、肥水浇地、伟哥大神同时盯着花萝卜斯基,不知女神在做咩。

    “成了!”

    花萝卜斯基道。

    她指尖溢出的斗气消散。而那根浮在空中的没了皮的萝卜愈发的可疑,很白很可疑,和汉子的擀面杖几无二致。甚至可以说是模仿汉子的擀面杖雕刻出来的萝卜雕!

    伟哥大神唇焦舌敝,呐呐道:“纳尼!花萝卜斯基的雕刻技术更上一层楼。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用一支萝卜雕刻出一根不能说的玩意!必须打上马赛克才行啊!”

    至尊宝宝亦道:“好长的一根不能说的玩意!”

    “肥水浇地”大神道:“瞎了我的汉子之眼!花萝卜斯基果然好污!”

    “呵呵!”

    花萝卜斯基女神扭头,冲着几位远古写手大神冷笑连连,惊得几位大神局部地区发凉。

    “食我大迪奥!”

    花萝卜斯基右臂一振,送出一团斗气,裹着那根不能说的萝卜雕刻,冲向大学者唐士比亚。

    “啊,一只会飞的不能说的玩意!”

    辣么爽书坊的蒲节妹子急忙闪人。

    “好不纯洁!”

    “萌你一脸血”妹子也闪人,同时拉走了上官丫丫。

    “弄啥嘞!那根会飞的不能说的玩意是啥玩意!!!!”大学者唐士比亚也看到了萝卜雕刻。

    大学者气急败坏,闭上他高傲的大学者的嘴巴。不能咬住那根不能说的玩意。

    “唐士比亚!你还记得我吗!”

    花萝卜斯基不冷不热道。

    “啊,是你!画界的败类女!”

    唐士比亚怒道。

    他一张口,那根不能说的萝卜雕刻黏在了他的左脸颊上。

    大学者想死的心都有了。那根不能说的那啥玩意还在他脸颊上弹跃。花萝卜斯基的斗气黏在萝卜雕刻、大学者的脸颊间,粘度让人惊叹!

    至尊宝宝、伟哥大神、肥水浇地、上官金、上官图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们决定远离花萝卜斯基,可不想被她丢出几个不能说的那啥玩意,黏在脸上,超丢人的!

    “花萝卜斯基!你个无耻之画手!”

    唐士比亚怒道。他手指着花萝卜斯基,气得他之三角之裤叉也黯然失色。

    就在这时,上官小红、唐麻花且战且退,来到了大学者唐士比亚这边。“啊,唐士比亚老师脸上有一根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上官小红抄身而上,左手拍出一掌,红光绽舞,裹向唐士比亚脸上黏着的那根萝卜雕成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马赛克,上官小红为它打上了红色的马赛克!

    “唐士比亚老师,你不要太感谢我……”

    上官小红还想继续说下去,却不敢说了。

    原因无它,那根萝卜雕成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打上了马赛克后更加的引人注目!给上官小红几个豹子胆,她也不敢再向大学者邀功。

    “那个啥,唐士比亚老师,我还要和你侄女唐麻花撕比,掰了!”

    上官小红急忙闪人,将身一纵,速速远离大学者唐士比亚。

    唐麻花也惊呆了。见鬼了!上官小红,你丫对人家的皇叔做了什么。做了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唐麻花也不敢直接对她的皇叔讲:“叔啊,你脸上有个不能说的玩意,自上官小后宫打了马赛克,更加的耀眼!”

    掰了,皇叔。唐麻花也闪人。

    唐豆比、唐三章相亲相爱地拔河拔了过来。两只皇室汉子同时止步。

    唐豆比道:“三章皇弟,你有什么想对皇叔唐士比亚说的吗……”

    唐三章道:“我想把咱们的父皇叫来,他肯定很愉悦!”

    唐豆比道:“那倒是!”

    唐三章道:“豆比欧尼酱,我们还是闪人吧,皇叔的老脸快能杀人了!”

    唐豆比道:“还不快跑!”

    唐三章道:“英雄所见略同呐!”

    于是,唐三章、唐豆比也跑掉了!

    跑掉的上官小红忽觉不妥,她心道:“我不能这样对待唐士比亚老师。我怎能对他有所隐瞒。”念头通达,上官小红掷出砖头,四四方方的契约方石旋转飞出,飞向唐士比亚大学者。

    来到大学者身前,契约方石的六面平滑如镜,映射出大学者脸上的那根打了马赛克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

    “呃噗”

    大学者口呕鲜红,栽倒在地。

    “上官小红,你对我的皇叔做了什么!”

    唐麻花的四条麻花辫子同时甩向上官小红。

    “我只是做个一个诚实的姑娘啊!”

    上官小红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