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出英雄。”

    “不,也许是狗熊。”

    两条汉子临风而立,他们气定神闲,观视纷乱的写手菌撕比大战。左边的那条汉子长身玉立,星眸皓齿,肤如凝脂,较之美人也不遑多让。

    “玉容子,你想撕比吗。”

    右边的汉子问道。这是一条雄奇霸伟的汉子,一头火红色的乱发,面容冷峻,宛若石刀刻就。言谈间,却又多滑稽之调。

    “铁冷铲,你的铲子呢?被你当掉了吗?你贫困潦倒至此,也是一种境界。”

    玉容子冷声回应道。

    铁冷铲一笑置之。不以为意。

    玉容子再道:“铁冷铲,不要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铁冷铲道:“当我是你这样的无信无义之獠。”

    玉容子道:“世人误我。何以至此。铁兄,你也误我?”

    铁冷铲道:“没有小人承认自己是小人。玉容子,你说呢。”

    玉容子取出铁笛,横在嘴边。以笛声回应铁冷铲。呜呜戾啸,好似万千恶鬼伏地哀鸣,天也昏昏,地也茫茫,唯有笛声哀啼婉转,似泣似鸣。

    铁冷铲面沉如铁,也取出一物,置于唇下,应和那凄厉的笛声。

    玉笳清冷,百啭千啼,冲合笛声。

    腾!

    第三条汉子鬼魅似的切入,立于两条汉子中间。上官青,是上官青,青府的主人,上官小红他爹。

    上官青道:“好友们,够了,别再摧残我的耳朵。”

    青府的主人抓着一柄铁铲,锈渍斑斑,让人不禁怀疑还能用吗。这铁铲正是铁冷铲的兵器。

    玉容子、铁冷铲继续吹奏,无有停下之意。

    雄眉微蹙,上官青左袖一振,剑匣掣出。“枯桐。”上官青唤道。剑匣开,枯桐剑出。中年汉子左手执定枯桐剑。右手抓着铁铲。“玉容子,铁冷铲,你们若是再不停下,我宰了你们!”

    左手横剑于玉容子的颌下。右手握铁铲作势要拍向铁冷铲的脑袋。

    铁笛声止,玉笳停歇。

    当是时,玉容子、铁冷铲不再奏乐。

    玉容子道:“哦,铁冷铲,你的铲子过继给女儿控了啊。”

    铁冷铲道:“不要这样说。你送我的玉笳还留着。”

    玉容子道:“忘了告诉你,我曾用那玉笳使得三位佳人享受无边的愉悦,你懂的……”

    铁冷铲道:“你该不会,该不会”

    玉容子道:“不错,正如你所想。你懂的……”

    铁冷铲怒道:“玉容子,你这个无耻的汉子,我要拍死你!”火红色的长发怒舞,斗气攀升,铁冷铲取过上官青右手握着的铁铲。

    玉容子连忙摆手道:“好友,好友。不要误会我。我开玩笑的。实际上不是我用的玉笳。而是上官青用的,我和他一起用玉笳使得三位佳人无限喜悦!”

    上官青道:“铁冷铲,不要相信玉容子的话。我是那种人吗,我之汉子的擀面杖甚是宏伟,还需要借助玉笳才能使得佳人身心愉悦?何其荒谬。也就玉容子这厮才会借助外物,你懂的……”

    铁冷铲道:“玉容子,上官青说得好像很有道理!我要和你撕比啊!”

    玉容子道:“真是无趣的汉子。经受不起朋友的揶揄。”

    上官青道:“我的擀面杖真的很大啊。”

    玉容子:“”

    铁冷铲:“”

    还是先弄死上官青再说吧。

    上官青执定枯桐剑,笑道:“玉容子,铁冷铲。我们有多久没见面了。”

    铁冷铲道:“我们昨天不是才见过面吗?还一起去了红颜阁!”

    玉容子怒道:“好啊,你们竟然背着我去红颜阁。为何不叫上我!”

    上官青道:“我自然是却和红颜阁的某位阁主交流感情。”

    铁冷铲道:“因为你的叽叽大?”

    玉容子道:“是这样的吗!”

    上官青道:“离开吧,随我回青府。”

    铁冷铲道:“好。”

    玉容子道:“不好。”

    上官青、铁冷铲自顾自地离开,大步携行,丢下玉容子。

    玉容子:“”

    干!你们还真丢下我就走了。一振袖袍。玉容子跟了上去。“两位好友,等等我。”

    铁冷铲道:“你不担心你女儿?”

    上官青道:“不担心。”

    玉容子道:“青姐,你为何不画画了,想当年,你也是书画界的大神!”

    上官青止步,将剑一抖。挽出数朵剑花。“玉容子,你叫我什么。”

    铁冷铲奇怪道:“玉容子叫你青姐啊,你当年不是名动盛京书画界的伪娘吗!”

    黑历史,绝对的黑历史!

    陡地被两位损友、好友抖出陈年暗黑历史,上官青不再淡定,非要和两位中年汉子撕比一番,最好揍得他们失忆,忘掉当年的那段黯淡无光的黑历史。

    锵!

    上官青平削一剑,斩向玉容子的脖颈。

    玉容子提起铁笛,拦住了枯桐剑。

    “喂喂,青姐,不要酱紫。当年你我三姐妹男扮女装,组成了一个小团队,大展手脚,出尽风头,名动盛京的书画界。而后功成身退,不留真名,成了书画界十数年来最大的奇案。我有时忍不住想去揭露真相,告诉大家我玉容子还有上官青、铁冷铲就是当年大明湖畔的夏雨荷组合。我化名为夏天,铁冷铲化名为雨花石,青姐你化名为青荷。我们在大明湖畔留下了动人的传说,想想都觉得激动啊!”

    玉容子滔滔不绝地述说着曾经的传说。还躲避着上官青的枯桐剑。

    铁冷铲抱着铁铲,作壁上观。“呵呵,玉容子,你这是自寻死路!为何要提起我们当年的痛,揭开伤疤的代价,只能由你默默承受。”铁冷铲决计不会帮助那两只中年汉子。“话说,当年我化名为雨花石,真是美丽动人呐,众多书法大家、画家惊我为天人。”铁冷铲自言自语道。

    “做伪娘有甚不好的。”壮硕的汉子铁冷铲冷不丁地说道。

    撕比中的上官青、玉容子同时停下,斜视铁冷铲。

    “玉容子,铁冷铲受到什么刺激了?”上官青问道。

    “不知。也许他只是想穿上女装……”玉容子分析道。

    “错错错!”铁冷铲冷笑连连。

    当!

    铁冷铲将他的武器,那柄铁铲插在地下。

    “青姐,玉容子,看!”

    铁冷铲忽地爆掉他的长衫。现出长衫下的真容。

    “”

    “”

    上官青、玉容子两只汉子懵比了。

    二人同时心道:“日。”

    原来铁冷铲真的穿着女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玉容子觉得他整条汉子都不好了。为何看似忠厚木讷的老实汉子铁冷铲会变成酱紫!

    上官青也不禁动容。哇靠。铁冷铲,你……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