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小红的闺蜜李小仙来到女禽有兽身旁,同她窃窃私语。“小红,我为你准备了一份大礼,左等右等,你就是不来!我倒是没什么,唐麻花、唐豆芽很生气。”

    上官小红道:“哦。”

    唐麻花那只妞也出现了麽。小红和唐麻花、唐豆芽、唐豆比、李小仙、清花瓷、孔甲、清守等人很熟。

    阿瑟王道:“盟主,你要吃糖吗?”

    贫乃王若无其事的将她的手放到衣服中,拈出一颗糖果。剥了糖纸,将糖递给上官小红。女禽有兽盯着贫乃王。阿瑟,这是你的乃糖吗?

    李小仙抬起手臂,急着打掉贫乃王递给女禽有兽的乃糖。多么不纯洁的王,不能让她带着我之闺蜜走向歧途。“阿瑟王,小红不喜甜食。”李小仙笑道。

    贫乃王一抛一接,李小仙阻止她投食女禽有兽之时,阿瑟王向上抛起那颗糖果,随后接住。“不喜欢算了。”贫乃王自己吃了。顺便把糖纸贴在李小仙的额头上。糖纸上写着几个字:姑娘乃大。

    求问李小仙的心里阴影面积有多大。

    腹黑仙向上呼气,吹气额头上贴着的糖纸。“贫乃王,你在逗我吗!”

    阿瑟王嚼着嘴里的糖果,一手指着自己的嘴,大概是向李小仙表示:“本人现在忙着呢,不能开口讲话。不要打扰我。”

    沧井兽摆头晃尾,荡开圈圈水纹,阻去三尊撕比的大神发散的能量残波。同上官小红奋战多时,枣尼妹也没能占据上风。坐了下来,枣尼妹双腿盘绕,纳神存虑,目观八方,耳听四境。女禽有兽、李小仙、贫乃王三只妞的谈话,无一漏掉,传至枣尼妹耳中。

    左手握着刀柄。姨妈刀的刀尖刺入枣肉内。血红色的姨妈一样的刀。“女禽有兽变得更强了,较之前次,今日的她愈发难缠。我也没闲着,也在努力进食、修习。为何我……”枣尼妹目光闪烁。

    沧井兽身上站着的是女禽有兽。远古大神写手“伟大的哥哥”掌握主动权,伟哥大神手持大杀器“丹参勾”,以一挑二,鏖战至尊宝宝、“肥水浇地”。

    至尊宝宝化解了“肥水浇地”的危机,两尊远古大神写手早已达成默契。是命运啊!命运让他们牵手,力抗“伟大的哥哥”。

    大力金刚猿翻空而上,握着黑铁棒,“不知为何,见到你,我倍感亲切。”大力金刚猿对至尊宝宝说道。

    “是吗。”至尊宝宝高冷道。

    大力金刚猿也不恼怒,站在至尊宝宝左侧,它已做出选择,要和至尊宝宝携手共进,与时俱进。一条棒紫。一尊鼎,一金刚猿,一强壮汉子。金刚猿的身形不再巨大,和至尊宝宝差不多高,可金刚猿拥有两块硕大的乃大肌,极是傲人。

    “肥水浇地”大神的脑袋已从身体中拔出,小眼眯着,肥水大神觑定“伟大的哥哥”还有他的神兵“丹参勾”。

    “喂,猴子还有至尊宝宝,你们有对策吗。”肥水大神压低声音问道。他们三个暂时结盟。撕比伟哥大神。

    “我有黑铁棒,嘿嘿。”大力金刚猿笑得很污。“嘿嘿。嘿嘿。”

    突突突!

    伟哥大神的帐篷急遽变化,似要捅破那裤子。然而,他的皮裤质地优良、耐磨耐捅。“你的黑铁棒。我好钟意。”伟大的哥哥说。

    神兵“丹参勾”挑起,电芒窜舞,直取大力金刚猿的左乃大肌。

    “嘿嘿嘿。”

    大力金刚猿大笑。

    它双手执定黑铁棒,向前猛推。乌光愁惨,戾啸大作。但闻,蓬的一声轰响。大力金刚猿平推出去的黑铁棒撞碎了“丹参勾”射来的电芒。

    “我之雄大肌,不是你想摸就可触碰到的。”

    大力金刚猿怒目睨视伟哥大神。

    “噢。有个性的猴子。”伟大的哥哥轻叹道。

    “那边的女禽有兽童鞋,你在等待什么?”伟哥大神忽地望向上官小红。

    “能被远古大神写手记住名字,本兽惶恐。”上官小红欠身道。将剑上挑,噌的一声,斩断伟哥大神投来的一道电芒。

    “伟大的哥哥哟,我能问个问题吗?”上官小红再道。

    “盟主,他是谁?”贫乃王问上官小红。

    “阿瑟酱,先听我问完你再问。”上官小红说。

    “童鞋,你问。”伟哥大神开口道。

    “伟哥大神,你俩条巨腿之间的帐篷,最长能搭多久?”上官小红认真道。

    “闺蜜……”李小仙目瞪口呆,呆呆地盯着上官小红,敢不敢问正常的问题!伟大的哥哥怎会回答你这么隐秘的问题!

    “童鞋啊,你这个问题问得好!”伟哥大神不怒反笑。“关于汉子的帐篷方面的议题,经久不衰。大家都懂的,帐篷搭好,才能邀请姑娘。我横纵写手界,罕逢敌手,寂寞如雪。枯燥之余,我尝试练习搭帐篷,长时间地练习……”

    “请等一下!”上官小红打断伟哥大神的回忆。

    “童鞋,搞咩。能让我这尊大神讲完话吗!”伟大的哥哥有些愠怒。

    “巨大的巨神!敢问,你是不是在得到神兵‘丹参勾’之后,才开始持久地练习搭帐篷。”上官小红敏锐地嗅到问题的关键所在,直至本心,福至心灵,开口就问。

    大写的尴尬!

    伟哥大神脸上写满了尴尬!

    真是太阳了。正如女禽有兽童鞋所指出的,伟哥大神得到“丹参勾”之后,再无交心的朋友。虽然他一再的向至尊宝宝、肥水浇地释出友好信号。诸如“汉子,玩心吗?”、“小哥,寂寞吗?”、“宝宝,爱我吗?”、“肥猪,看我帅不?”

    听到“伟大的哥哥”释出的讯号,至尊宝宝、肥水浇地,相当之不爽。当场爆掉上衣,要和伟哥大神比划比划。

    以上。

    飕!

    一只呆萌的犬如脱弓之箭,驰向伟哥大神握着的神兵“丹参勾”。

    是灰机啊!

    灰机·鸟布斯。上官小红的契约兽。鸟布斯先生张开肉翼,急电星坠般赶向伟大的哥哥。不,是那口神兵,丹参勾!

    “嗷呜,嗷呜。嗷呜!”

    叫了三声。灰机陡地咬住了伟哥大神的手腕。

    “抹搭!”

    只听伟大的哥哥怒道。

    汉子泪流满面。

    “哥哥我命苦啊!出门被狗咬,这算是什么鸟事!”

    灰机松口。狗吐人言道:“嗯嗯,8错,我就是鸟啊!”得意洋洋。

    “”伟大的哥哥。

    哪来的野狗,滚一边去。不要在哥哥面前大放厥词。小心哥哥灭了你。伟哥大神左掌拍下,掌风呼啸,卷荡向鸟布斯先生。

    “这位中年汉子,我好钟意你的神兵‘丹参勾’。它就是为我而生的武器,我名灰机·鸟布斯,侍奉天之骄女上官小红的好鸟。”

    灰机的两条前腿作揖,向着伟哥大神拱了拱。

    Duang的一声!

    一块砖头挡在灰机的狗头上方。契约方石。上官小红抛出左手中的砖头,为她的狗狗挡下伟哥大神的掌击。

    方石旋舞,吞吐黑烟。一只由黑烟凝成的黑狗长身而起,摇头晃脑道:“哀呼。知乎,不亦乐乎。我是黑狗呼。那边的汉子呼,我们何不好好相谈呼,我看中了‘丹参勾’。”

    “如是。”灰机说。

    “能免费把丹参勾交给我吗。”黑狗说。

    灰机和黑狗的声音相同,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响起,相叠而开。

    “喂,你的犬。”李小仙对上官小红说。

    “灰机想要丹参勾?”上官小红讶异道。“它不是肩担着悲风大帝的夙愿,创造新种族吗。若是拥有了不详的恶器‘丹参勾’,它注定孤独一辈子。谈何创造小灰机!”

    “回来,灰机。”上官小红道。

    “主人啊!”灰机·鸟布斯趴在契约方石上。“好鸟知时节。当春乃发情。远远地,我嗅到了单身狗的芬香,循着气味而来。我狗眼锁定了这只中年汉子。”灰机转过头,狗爪子指着伟哥大神。

    “真汉子全身笼罩着单身狗的美妙味道!”灰机大声道。

    “怒啊!”

    只见伟哥大神咆哮连连。

    掣动神兵“丹参勾”。劈砍向灰机·鸟布斯。

    “啊啊啊,是单身狗的香味!!!”

    灰机陶醉道。

    撒开狗腿,立刻就跑。契约方石也是,跟着灰机一同跑路。“站住,那条狗,站住不要动!本大神要弄死你啊!弄死你啊!弄死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伟哥大神像是吃错了药。舍了至尊宝宝、肥水浇地、大力金刚猿,前去追赶飞窜的鸟布斯先生。

    “你的狗真会拉仇恨。”贫乃王对上官小红说。

    “因为它是灰机……”上官小红说。

    “沧井兽!”

    上官小红命令道。

    “呀呀,咩咩,喋喋!”

    等的就是现在!沧井兽昂身而起,水光迸爆,噌的一下,怒奔而去,拦截伟哥大神。

    “女禽有兽童鞋,你想作甚!”

    伟哥大神来势汹汹。巨腿横扫,抡向沧井兽的脑袋。

    轰嘭!

    五丈高的恶风旋刮而来,吞卷风云,发出“嗤嗤”锐响,声势骇人。

    “伟哥大神,敬你之帐篷。”

    上官小红右臂上抬,呛!那口红色的细剑发出凄艳的芒辉,夺人心魂。“我的蛋,寂寞了!”

    话语甫落。一道红芒骤起,陡折蜿蜒,斩向伟哥大神俩条巨腿之间的帐篷。

    伟大的哥哥的帐篷早就平了。灰机成功地引起伟哥大神的愤怒,熄了他之帐篷的气焰。

    “童鞋,尔敢!”

    伟哥大神高抬巨腿,腾!踢出汉子的大毛腿。

    呼!

    气漩骤出,迎向那道蜿蜒而来的红芒。猝闻,蓬的一声,声浪迭爆,红色的碎光溺卷散溢,消散于伟哥大神的巨腿之下。

    啪啪啪!

    下方,“三贱客”可劲地鼓掌。三贱客童鞋很崇拜伟大的哥哥。“伟哥大神,你是我的偶像!”

    你妹的!

    上官丫丫把脑袋放低,向着“三贱客”撞去。“你竟敢欺负我的侄女小红。我要和你撕比!”

    “我晕。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野孩子!”

    三贱客不以为意道。

    “我一只手就可搞定你!”

    喝!

    三贱客掌起掌落,猛地拍向上官丫丫的小脑袋。

    “你敢!”

    “哥有太鸟”、“很傻很天真”、“萌你一脸血”同时窜出,攻向“三贱客”。

    就在“三贱客”的右掌即将落下之际,轰!天上砸下来一颗大蛋!击中“三贱客”的脑袋,将他砸晕。死气缭绕,聚之不散。大灰蛋立在“三贱客”的身上。

    “啊,是小红的大灰蛋!”

    上官丫丫喜道。

    “我是T。”

    大灰蛋中的汉子答道。

    上官霸被唐腊国的皇弟堂吉诃德传唤,不在现场。可是上官图在,药美人也在。大灰蛋陡地飞起,逃离药美人、上官图。

    上官图、药美人追赶大灰蛋,随后而至。他们一出现,觑到大灰蛋似乎砸晕了一个汉子。

    “丫丫,无视否?”

    上官图几步跑来,双手抓着大灰蛋,举了起来,砰,砰,砰!一次又一次地猛击三贱客的脑袋。

    哥有太鸟、萌你一脸血、很傻很天真,他们什么也没做,看着上官图猛击三贱客。

    “哎呀,他怎么走路跌倒了,还摔得那么重。”

    上官图抬起腿,踢中“三贱客”。将他踢飞。

    “喂,中年汉子,举着我做咩。”大灰蛋中的汉子T问曰。

    “啊,飞了!”

    上官图惊道。

    他举着的那颗大灰蛋倏然窜出,向着高空纵去。上官图抬头,觑着大灰蛋。“哦,它是要帮小红?”

    药美人一手一个,牵着她的两个女徒。

    “终究不是我的蛋……”

    药美人叹气道。

    “女禽有兽童鞋!”

    伟哥大神挥动丹参勾,扫向上官小红。

    忽起异变。

    一颗散发着死气的大蛋挡在上官小红、伟哥大神中间。然而,丹参勾扫势不减,抡向大灰蛋的蛋壳。

    呼哧!呼哧!呼哧!

    死气翻滚,聚在蛋壳的表面,以作第二层保护壳。

    蓬!山呼海应般的爆炸声响起,蛋壳陡地跳动,蛋壳之外的死气应声爆舞,席卷四方。

    “难道是他!是他能打碎蛋壳……”

    大灰蛋中的汉子T笑道。

    黑王子的伪娘女仆没能砍破蛋壳,是以,T舍了伪娘,寻找下一个目标。

    “我当唤你一声主人吗?”

    大灰蛋旋身,飘向沧井兽,死气拖曳,像是一条条尾巴。

    “灰骑士。”

    上官小红道。

    “我是T。”

    “灰骑士。”

    “我是T。”

    “灰毛。”

    “”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