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为皇室,唐豆芽、唐麻花、唐三章并无多少选择,身份决定了他们的生活方式。或是风光无限,或为鱼肉,人为刀俎,凌割欺之。唐豆芽完成沉浸在同皇姐的嘴遁之中,唐麻花的四条麻花辫子,一条绑着皇弟唐三章的脖子,另外三条飘在空中,并未垂放下。

    唐豆芽向她的皇姐解释着乃量稀少的诸多优点,既可减轻身体的负担,又可身轻如燕,走路生风,活泼卡哇伊。“所以说,麻花皇姐,你为何听不懂人话。我已口干舌燥,你好歹尊敬一下你的皇妹。”

    唐麻花瞪了一眼她的皇弟唐三章。“喂,三章,搞咩呀!不要再尝试逃脱我之辫子。只有绑着你,皇姐才会心安理得,才能放开手脚撕比唐豆芽。你要体谅皇姐的良苦用心,知否?”

    唐三章胆小肠不肥,小鸭啄青菜般点头。“好的,皇姐,是的皇姐。一切都听你的。还有,豆芽皇姐若是揍我,你可要护住我!”

    唐麻花的三条麻花辫子同时掼摔向唐三章的脸膛,“三章,你敢不敢再有出息些。像个汉子一样,堂堂正正的和唐豆芽干架。我自然不会放任豆芽狠揍你。你看看唐豆芽,豆芽最近很勇猛,还和大力金刚猿订结契约,手握一条极为粗的棒紫,威风凛凛,皇姐也很羡慕他的那条棒紫。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表示一下。”

    唐三章道:“麻花皇姐,听闻贫乃联盟的盟主有一只神奇的红蛋,变化莫测,可变成一根有颗粒的苦瓜,甚是奇妙,功能强劲。皇姐,难道我们这次围攻贫乃联盟,正是为了上官小红的那粒红蛋?”像是开窍了,唐三章似乎聪颖许多。

    唐麻花欣慰道:“皇弟,你也不是太蠢。”

    唐豆芽不高兴了。她费尽唇舌,向唐麻花解释贫乃的诸多妙处,怎的,对方根本没有听进去。也可说是无视她!心高气傲的唐豆芽再难伪装可爱的妹妹形象。她亮出爪牙,开撕其皇姐唐麻花。不服就撕比,没什么可说的。

    “贫乃王,随我一起上啊。”唐豆芽准备叫上阿瑟王,带着她一起撕比唐麻花。麻花的战斗力要比豆芽还要凶猛。妞多力量大。去她姐的!

    “哎哎,贫乃王呢,贫乃王哪去了!”唐豆芽愕然地发现阿瑟王不见了。此地空余贫乃娘,阿瑟一去不复还。

    “副盟主,副盟主大人,你背后贴着一张纸条!”马上有妹子指出唐豆芽后面贴着一张糖纸,糖纸上写着几个字:我去了,代理盟主,阿瑟留。

    唐豆芽揭下来那张糖纸,也仔细地看了。随后。豆芽怒不可遏。没什么可说的,唐豆芽直接在心里问候阿瑟王还有她的直系亲属。给她一个杠杆,豆芽能翘翻贫乃王全家。“我也是醉了。这都什么人啊,无组织无纪律,还把我这个副盟主放在眼里吗!此役过后,我非要治一治贫乃王,这是病,得治!”心里这样想,唐豆芽还是面带笑容,捏着那张糖纸。释出斗气,将之绞碎。

    “皇妹,你的整张苦瓜脸都在抽搐,何也?来来。让麻花皇姐为你揉脸。”唐麻花托着唐三章,款款而来,笑容嫣然。同唐豆芽故作欢颜的那张脸相比,唐麻花明丽动人,妍丽姣好。唐豆芽扬手,向着唐麻花的脸挥洒手中的纸屑。“不要装作是我的好姐姐,我要撕开你那张虚伪的面具。”

    飕!

    唐麻花的辫子甩动,抡向唐豆芽撒来的那捧纸屑。轰的一声裂响,那捧纸屑炸舞,裂为更细的纸沫。而那条辫子耍了几圈,唐麻花张嘴一咬,衔着辫子,朝唐豆芽眨了眨眼睛。

    “两位姐姐,何苦呢,何必呢,俺们都是一家人,为何要拳脚相向,为何要撕比,为何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促膝长谈才能增进我们兄弟姐妹之间的良好感情,不是吗。”唐三章和颜悦色道,脸蛋挤满了笑容。在她的两位悍妇皇姐面前,唐三章的话语权分量极小。

    飕!

    又有一条麻花辫子缠住了唐三章的脖子,倏地勒紧,唐三章痛苦不堪!“好姐姐,别酱紫,为何受伤的总是我!”两条辫子勒着脖子,唐三章很想找人出气,哎,打架干不过皇姐,只能欺负那些侍者、婢女,彰显皇族风范。唐三章罗列出名单,供他打罚的名单。“人总要活下去,好好地活下去,我能有什么法子,谁让我弱不禁风。”唐三章自怨自艾道。

    唐麻花有四条麻花辫子,两条缠着她皇弟的脖子,一条衔在口中,还有一条活跃着,像是黑蛇那般灵敏,吞吐着蛇信子。唐豆芽躲避着皇姐的那条麻花辫。“乃大头发长,真是没治了。”

    陡地,唐麻花的辫子伸长,勒住唐三章,提了起来,离地三公尺。“玛尼?这是何故?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唐三章双脚舞动着,两手也抓扯勒紧他脖子的两根麻花辫。

    “当然会放你下去。”唐麻花忖道。念头旋动,轰!唐三章砸了下去,砸向唐豆芽。“窝巢,豆芽学姐,你不要伤害我!”唐三章惊惶道。

    刷的一下,唐豆芽取出她的佩剑,木质的。“三章皇弟,不要怪我心狠手辣。谁让你站错了队伍,选择了唐麻花!”

    仗剑劈去,剑风骤起,一股恐怖的煞气攫住了唐三章的神魂。“呀卖呆呀卖呆!”唐三章急道。

    已然迟了!

    蓬!

    唐豆芽的木剑劈在唐三章的脖子上,准确的说是砍中了缠着他脖子的麻花辫子。两条麻花辫子分出很多头发丝,缠定唐豆芽的木剑,爬将上去,覆拢一层。去势奇快,那些头发丝沿着木剑扑向唐豆芽。

    唐豆芽舍剑,翩然一转,绕过唐三章。“唐麻花,看我摘苹果拳。”玉手忿张,十指似青葱。杏眼含煞,唐豆芽怒抓唐麻花的那团雪山。

    “额。”唐麻花张口讶道。吐出口中衔着的辫子。唐麻花安静地看着她的皇妹向她的左乃抓来,甚至没有反抗。“为什么要反抗呀。”唐麻花愉悦忖道。“抓吧,豆芽!仔仔细细感受我之左乃的柔度与美好度。再与你的渺小之乃作比较。你受到的打击更大,置你于万劫不复之地,皇姐再来安慰你。”

    “见鬼了!为何唐麻花什么都不做,空门大开。就好像故意诱我去抓她之大乃。”唐豆芽多疑,可只能抓下去。

    十指扣了下去,陷入唐麻花的那团耸峦。“咩感觉?”唐豆芽问。

    “要讲实话吗?”唐麻花问。

    “说!”唐豆芽怒道。

    “真是生涩。”唐麻花道。

    “”唐豆芽。

    “我就静静地看着我的两个皇姐在做那奇怪的事情。”唐三章开口道。唐麻花的两条辫子弃了唐三章,三章得以自由。

    自由诚可贵,打酱油也很有必要!唐三章秉着酱油精神。安静地作死。还指着他的两个皇姐呶呶不休,“麻花皇姐,豆芽皇姐,注意你们的形象啊,你们是皇室之姑娘,广众之下,这般不河虾。若是让父皇母后知道,你们的形象将大打折扣。我好意提醒你们,记住,以后不要再欺负我。我是好人。是你们的好弟弟。”唐三章从来没觉得他自己的形象是那么的高大光辉,以至他神情庄肃,仿佛沐浴在圣光之下。

    唐豆芽的十指离开了唐麻花。豆芽、麻花琢磨着,是不是“杀了”唐三章。

    攘外必先安内。姑娘撕比,汉子勿进。

    贫乃联盟虽然少了贫乃王,可还是能正常运转。代理盟主还在,盟主也还活跃着。再说阿瑟王,她擅自离开贫乃联盟,循着盟主的气味,只身前往。

    代理盟主唐豆芽身边。左右护法都不在,吉祥物也溜走了。“这个时候,我更应该振作,向她们展示我的贫乃风采!”唐豆芽暗道。

    唐豆芽和她的皇姐唐麻花分开了。两人立场不同。唐麻花代表帝国大乃,唐豆芽率领着贫乃联盟。

    道不同。

    “皇姐们,你们为何用可怕的眼神盯着人家,人家好担心你们会对我做可怕的事情!”

    唐三章赶紧闪人。

    “我还是去找豆比哥哥,豆比哥哥才是我的战友!”

    主意拿定,唐三章就要跑路。

    唐三章、唐豆比。两只帝国的年轻汉子,同病相怜。均属于被揍的那方。

    “三章。你想作甚。”

    唐麻花温柔道。

    “哈哈,麻花皇姐。我什么也没做呀。”

    唐三章口上那样说,两只巨腿却很老实,飞也似地奔跑。

    汉子的青春在前方,汉子的热血不需狗血,汉子的姐姐,“不要也罢。”唐三章念道。

    中年基老清谷,年轻基老黑王子,两人并肩携行。黑王子的伪娘女仆处理完那只失了脑袋的杀手,途径摆放大灰蛋的地方。伪娘女仆停了下来。“好大一颗蛋。”女仆赞道。“虽然没有我家王子的三颗蛋那样珍贵。”

    可也是好蛋。

    上官小红的小叔上官图,老爷子上官霸,药美人等人,围着那颗灰色的大蛋。蛋中的汉子T倍感压力。“法克,怎回事。我为何要被一群汉子围观。嗯?”汉子T透过蛋壳的缝隙,望向伪娘女仆。

    不知为何,汉子T升起异样的感觉。“我即将出世,关键点就是那只没有乃的姑娘!”汉子T觑定伪娘女仆,T不知那位姑娘前面还带着一个“伪”字,他不是上官小红,没有女汉子系统。

    大灰蛋释放的死气倏地浓郁,拂向伪娘女仆。

    黑王子的女仆取出两柄刀,交错着挥砍,嘭嘭连声,击退荡过来的灰色死气。

    “为何那大蛋突然攻击我?”

    伪娘女仆疑道。

    药美人、上官图、上官霸同时向伪娘女仆那边瞥来。

    “我只是路过的女仆。”

    黑王子的女仆认真道。

    弹跳而起,地上的那颗大灰蛋遽地跳起,死气喷薄,聚在蛋壳外层。“就是这位姑娘了,她的爱才能将我孵化。我要破壳而出,我要书写生命的辉煌。这操淡的人生啊,即将走出黑暗,迎接光明。”蛋中的汉子T欢呼雀跃。

    药美人、上官图给那颗大灰蛋让路。上官霸抚须,漠然以待。

    “那位姑娘,站着别动,也不要说话。我家小红的大灰蛋和你有缘。”上官图大声道。

    “你最好不要动。”药美人轻声道。她手指勾动,引得她的两个徒弟合围向伪娘女仆。“女仆哟,我允许你孵化它。”药美人再道。

    黑王子的伪娘女仆握刀不动,也不是很懂,为何麻烦主动缠上他。

    目迎那颗大灰蛋向己方跳来,女仆抬头,注视着它。比起孵化,他更喜欢用刀,敲骨取髓,去壳取卵!

    双刀一并,合为一刀。伪娘女仆蓄势待发。

    “姑娘,你我有缘千里来相会。不要拒绝我。”

    大灰蛋中的汉子T呼唤道。

    他传音于伪娘女仆。

    “你在说我吗?”

    女仆聆听汉子T的殷声轻唤。

    “姑娘可有娃?”

    “”

    “姑娘是否寂寞?”

    “”

    “姑娘觉得我怎样?”

    “”

    鬼知道你怎样,你在蛋里面。伪娘女仆不介意劈它几刀。然辄,药美人、上官图挪了过来,盯死女仆。他不敢轻举妄动,唯有聆听蛋内的汉子继续唠嗑。

    这都是什么事啊!女仆很无语。

    “找到了。盟主在做啥。”

    阿瑟王瞅着上官小红。

    贫乃联盟的盟主脚踩沧井兽,女汉子气息沉淀在她四畔。

    一前一后,随阿瑟王一道而来的还有李小仙。

    “为何不等等我。”

    李小仙笑道。

    “需要吗?”

    阿瑟王问道。

    “不需。”

    李小仙回道。

    阿瑟王不介意李小仙站在她身边。两位少女一齐注视着她们共同的好朋友上官小红,辣么爽书坊的新晋写手,女禽有兽。

    何谓兽……

    沧井兽。

    抚剑,女禽有兽道:“三尊大神,能让我离开吗,你们看,我的朋友来接我了。”上官小红向李小仙、阿瑟王以目传情。

    “闺蜜,我来了。”

    李小仙笑吟吟道。

    长空而起,纵向上官小红。

    “不是挺快的么。”

    贫乃王在她身后道。

    亦步亦趋。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