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宝宝瞥到女禽有兽要跑路。“哼,哪里去。”陡闻远古大神喝道。长臂劈甩,刷,一片光幕冲刷而下,罩定女禽有兽,将她钉在原地。

    “上来吧。”至尊宝宝摄来那片光幕,连同其内的女禽有兽一道摄来。“我什么都没做啊。”女禽有兽心道。她左手拿着砖头,右手握着蛋。并着不着急着去和贫乃联盟汇合。

    “沧井兽。”

    上官小红轻声道。

    “呀,咩,蝶!”

    缠在上官小红手腕上的缩小版沧井兽现了原形,撑破至尊宝宝打出的那片光幕。双脚轻点,立在沧井兽的脑袋上。辣么爽书坊的写手女禽有兽童鞋注定三尊远古大神。

    实力强悍的“伟大的哥哥”打爆了枣尼妹脚下的那颗大红枣。在大神面前,一切都不值一哂。想要证明自己的价值,本身不具备实力,最终成为跳梁小丑,也怨不得他人。枣尼妹信手摘下脑袋上的一颗枣,掷于脚下,取代烂掉的大红枣。

    “肥水浇地”大神劈出一记气刀,斩裂那颗坠落的烂枣,枣内的未知名的脑袋登时炸裂,泼洒扬荡,引得下方围观的写手菌们各行其是,挡去泼来的碎骨、枣肉。

    上官小红的同门师兄“哥有太鸟”撑臂挥挡,罩住上官丫丫。“不要拍,欧巴保护你。”哥有太鸟对上官丫丫说道。

    “你就是小红的师兄,那个笔名很不纯洁的汉子,哥有太鸟!”上官丫丫问他。

    “不不,我很纯洁!”哥有太鸟解释道。

    忽地,天上的三尊大神起了变化。

    伟哥大神骤起发难,猛攻枣尼妹,誓夺少女的姨妈刀。枣尼妹也非善类,挥动姨妈刀,同“伟大的哥哥”撕比在一处。

    肥水浇地、至尊宝宝,两条强壮的汉子同时动手。“伟哥哟。既然你的帐篷缩回去了,我又何惧你。”肥水大神双臂舒展,呼哧!斗气翻滚,聚在他的拳头上。灼灼放光。刺目已极。

    至尊宝宝的汉子的大毛腿伸直,踩在那尊大鼎的边沿。驭使足下之鼎,向着“伟大的哥哥”撞去。

    同时发难,毫不犹豫。

    枣尼妹更是连斩三刀,火红色的刀芒爆舞而出。削向伟哥大神。

    脚踩着沧井兽的上官小红,左眸微张,瞳内有花开花落,充斥整颗眼球。“那个大神的帐篷又搭起来了。”女汉子盯着伟大的哥哥的帐篷,较之先前的那次,这次的帐篷更加宏伟磅礴。

    “刺激,刺激!”

    伟哥大神咆哮道。气吞万里。但见,伟哥大神左臂平伸,五指戟张,轰隆!大神的左掌拍碎了枣尼妹劈来的光刀。“肥水浇地!”伟哥大神的右掌和肥水大神的双拳碰撞。激起耀眼的芒辉,下方的众写手菌难以直视两尊大神。

    当是时,驭使三足两耳之鼎的至尊宝宝斜里杀来,霓霞挥扫,璨目已极,映得至尊宝宝丰神俊朗,宛若天人。“想杀吧。镇!”一声叱喝,大鼎旋向伟哥大神的肚腹。

    同为远古大神写手,“伟大的哥哥”岂是易与之辈,浓眉上拧。发指眦裂。坨坨旋转,身若陀螺。砰!气漩迸爆,势若汪洋,荡开“肥水浇地”大神。而驭鼎而来的至尊宝宝不甘落于下乘。挥臂劈扫,斗气怒爆,轰向螺旋转动的伟哥大神。

    铿锵!

    伟哥大神一掌拍在至尊宝宝的鼎身上。

    那鼎登时倒飞回去,荡开圈圈能量涟漪,呼啸着拂扫四方。

    上官小红掷出她的砖头契约方石,黑烟浓滚奔出。圈拢住女禽有兽童鞋,将她置于圈内,避开奔啸而来的能量涟漪。

    “女禽有兽,回去写文!”觑准时机,枣尼妹凌空窜起,踩着那颗大枣,驰射而来。呛的一声,姨妈刀掣开三丈长的红色刀芒,“招式,姨妈之怒!”枣尼妹娇声叱道。

    “何苦缠着我。”

    上官小红摄来契约方石,扣抓在掌下,蓦地拍出。呼喇,黑蟒似的气漩荡起,冲撞向那红色的刀芒。两相碰撞,红芒、黑蟒绞缠相扰,互为抵消。

    “我有一剑,深藏蛋中。一剑光照九州寒,日月通鉴女汉子心。”

    女禽有兽吟道。

    她右手握着的那粒红蛋,遽地放光,化剑而生。抓着剑柄,上官小红驾驭沧井兽,急射而出。

    “呀呀,咩咩,喋喋!”

    沧井兽身形再涨,凶焰怒腾,吼啸连连。

    下方,大力金刚猿眯起金刚眼,觑定沧井兽。至尊宝宝也是金刚猿暗暗观察的对象,不知为何,它在至尊宝宝身上嗅到了同类的气息。

    “怪哉,怪哉。”大力金刚猿摇头晃脑道。

    “小伙伴,发生何事,为何你面有异色。”金刚猿肩膀上站着的唐豆比问道。

    “豆比,那只至尊宝宝,你觉得他怎样。有没有对他产生特别的感觉?”大力金刚猿追问道。

    “咩感觉也无。”唐豆比认真道。“他虽强悍,那又如何。伟哥大神更胜一筹呐。”唐豆比关注的汉子是“伟大的哥哥”,而非至尊宝宝。

    “是吗。”大力金刚猿小声道。陡地,金刚猿向天捅了一棒紫。他的那条黑铁棍急遽加粗,约有水桶粗,长及十丈。

    嗵!

    大黑铁棒子爆绽出大团大团的乌光,甫一现出,飙舞着涌向伟哥大神,似在帮助至尊宝宝。

    “嗯?”

    伟哥大神皱眉道。

    “我下面给你吃啊。”

    怵闻“伟大的哥哥”暴吼道。

    大神左腿一蹬,呼噌,一道气柱压了下来,轰隆隆,周围的空间竟有些震颤。

    “小伙伴,你在弄啥嘞!”

    唐豆比急道。

    没事不要招惹大神。

    “安心吧。”

    大力金刚猿安慰豆比道。

    抱着那条不细的棒紫,大力金刚猿猛地挥扫,轰嗵!气流奔爆,撞碎了伟哥大神打下的那道气柱。

    至尊宝宝匆匆扫量了一眼大力金刚猿,也没甚表示。似乎还在怪它多事。

    腰围雄壮。汉子气息雄沉,伟哥大神甩动他的帐篷,左右摇晃,甚是拔攫。“肥水浇地。至尊宝宝。时隔多年,你们俩个小东西,能搭起来我这般巍峨宏大的帐篷吗?”伟大的哥哥寂寞道。

    肥水大神不乐意了,将脑袋缩回,几乎没入腔内。四肢也是。悉数收回体内。真的成了圆球!

    “伟哥,老纸非要将你的帐篷撞碎。”

    圆球内传出肥水大神瓮声瓮气的声音,听之让人不寒而栗。

    几乎在同一时间,至尊宝宝驭鼎旋起,为“肥水浇地”让路。那颗硕大的圆球滚将起来,热气窜舞,旋斩溅洒。如那千斤巨石沿着陡坡滚下,圆球来势汹汹。

    伟大的哥哥用手摆正他的帐篷,让其对着滚来的圆球。

    “难难难,想击败我。难啊。”

    将臂一抬,伟哥大神喝道:“出来吧,丹参勾!”

    华光舒卷,清气抖开,一口神兵出现在伟哥大神的右手中。丈余长,前端若弯钩,淬着寒芒。

    抓定神兵,伟哥大神吐出一口浊气,目不斜视。铿锵!那口神兵长吟不休,弯钩似月。“肥水浇地。今日,我当以你之鲜血喂食‘丹参勾’,来吧。”

    呛然劈出,电芒迸爆。一道数丈长的利芒斩向滚来的圆球。

    四肢、脖颈、脑袋缩进圆滚滚身体内的“肥水浇地”也感受到“丹参勾”释放的无边杀意,“伟哥那厮,竟然得到了可怕的杀器丹参勾!这口杀器不详,持有者下场凄惨,莫有例外。”念头忽动,肥水大神不再遮掩。斗气如潮水,释出体外,铺陈在他圆滚滚的身体表层,像是镀了一层黑光。

    嗵嗤!

    黑芒爆舞,神兵“丹参勾”斩出的那道利芒劈中斗气裹身的肥水大神。圆球急旋,不再汹汹滚动,而在原地打转。

    “真不愧是大神!”

    下面马上有写手赞道。他称赞的人自然是伟哥大神。

    “伟哥大神手持神兵丹参勾,睥睨天下,我们莫敢不从!”

    一位后起之秀喃喃道。

    “丹参勾!竟然是丹参勾!那可怕的恶器怎会被伟哥大神取得!相传,持有丹参勾的武者,注定一辈子单身!找不到配偶,就连基友也寻不到!”

    有识货的写手惊惶道,他手指着伟哥大神手中的那口神兵,簌簌发抖,言语中充满了敬畏之情。

    “看呐,至尊宝宝的鼎缩小了,不再雄奇庞大!”

    一妹子写手大叫道。

    她眼尖心细,觑定至尊宝宝驭使的那尊鼎,发现其中的微妙变化。

    “肥水大神是肿么啦,为何在原地旋转不停?你们有没有发现,肥水大神的护体斗气稀了,不再乌黑浓郁,仿佛被什么稀释了!”

    “我知道了!是丹参勾!伟哥大神劈出了一道利芒,砍中肥水大神,中招了的肥水大神敌不过丹参勾的恐怖凶威!”

    “危险了!肥水大神危险了!”

    “谁能拯救肥水大神!难道是至尊宝宝!”

    “别开玩笑了,至尊宝宝进退维谷,如何撕比伟哥大神,伟哥大神的帐篷更加的威武霸气,好个雄壮的汉子!好个远古大神!果然不凡,让吾辈嗟叹,只能望其项背。”

    更有写手心生悲戚之情,原本的豪情骤然消弭,他神情颓废,像是苍老了数年。大神就是大神啊,风采夺人心魄,只能瞻仰,触之不及。

    下方,写手们的一轮传入“肥水浇地”的耳中,他愈发焦躁。非是不想停下,而是不能!就连脑袋、四肢、颈项也伸不出去,像是被禁锢在这颗圆滚滚的身体内。舌敝唇焦,张口莫能言,“肥水浇地”唯有祈求至尊宝宝不要负了他,共进退才是。唇亡齿寒,他肥水浇地若是生命凋零,至尊宝宝又能苟活到几时。

    上官小红、枣尼妹亦停止撕比,观望旋转不休的肥水大神,以及那巍然不可亲近的伟哥大神。“伟大的哥哥”拂拭着他的神兵“丹参勾”,无喜无悲。众写手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只是仰望大神。

    “人生何以寂寞至此。”伟哥大神叹道,掩不住眉眼间的落寞,倏地,他两条巨腿之间的帐篷也平坦下来。仿佛感受到主人的寂寞。

    上官丫丫拉扯着“哥有太鸟”的衣服,道:“鸟叔,天上的那个很装比的汉子是怎回事,浑身释放着‘我要装比,谁拦我,我弄死谁’。怎回事,为何他的那条汉子的棒紫一会突起,一会萎缩,是不是得了传说中的‘羊萎’。”

    丫丫话语刚落,吓得辣么爽书坊的写手“哥有太鸟”差点日萎。小妹妹,可不敢这样说!小心伟哥大神发飙,祸及无辜之人,你我可不要成了那出头鸟!想到自己的笔名中带了一个鸟字,“哥有太鸟”愈发惶恐。袖袍挥动,覆罩住上官丫丫的脑袋,这颗小脑袋可别再乱讲话。

    然而并没什么蛋用,“萌你一脸血”、“很傻很天真”、“羞涩的小蝌蚪”等金牌写手也听到了上官丫丫刚才说的话。大家相视而笑,装作什么都没听到。手持神兵丹参勾,伟哥大神如虎添翼,众写手对他更加忌惮。

    咚!咚!咚!

    “肥水浇地”的心脏急遽擂动,这汉子吓得不轻。“怎回事,怎回事!至尊宝宝还不动手!他在等什么!伟哥又在等什么,我不能控制我的身体,如何是好……”

    杂念纷起,恐惧之情更甚。“肥水浇地”大神哀鸿不能。

    就在众写手仰望之际,伟哥大神动了!伟大的哥哥单手持着神兵“丹参勾”。蹑空而来,径向旋转的那颗圆球而来。

    “他来了,他来了!”

    “肥水浇地”急道,几乎咬破自己的舌头。

    他的生命之海像是被抽干,再不能运转。五脏六腑也镀上灰暗的光泽,像是腐坏的烂肉。纵然有心,却无力。“肥水浇地”再不能调集体内的斗气。

    “止步!”

    至尊宝宝再不能沉住气,鼓气厉喝道。

    腾!

    至尊宝宝足下的那尊鼎陡地暴涨,鼎气氤氲,扫荡六合。气势攀升,至尊宝宝注定伟哥大神。

    “哇草,至尊宝宝你丫终于肯动了吗!”

    “肥水浇地”悬着的心倏地一松,却未懈怠。

    铿的一声!

    伟哥大神抬起右臂,“丹参勾”直指至尊宝宝。紫电蓝芒飙卷,缠绕着那弯钩,夺人神魂。

    虽是目视至尊宝宝,伟哥大神眼角余光瞥向枣尼妹,觑定枣尼妹的姨妈刀。“我不使刀,却喜收集奇兵神器。那小姑娘的刀,不容易取得。”

    遥遥相望,一双阴鸷的招子睨视伟哥大神。是清谷,清守他爹,一只很有魅力的中年基老。姨妈刀是清谷的藏品。

    “清谷大人。”

    年轻的基老走了过来。

    笑声随后而至。

    黑王子张开双臂,道:“清谷大人,我们真是有缘。命中注定你我相会。来,拥抱一下,热情地拥抱。”

    禹步而行,晃眼及至。中年基佬来到年轻基老这边。清谷道:“尊贵的异国王子。你找到新的猎物了吗?”

    “在清谷大人面前,我只是被狩猎的小牛。”黑王子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