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井兽驮着上官丫丫疾奔飞窜。抱着沧井兽的脖子,丫丫显得很兴奋。“老头他们可有在天上飞,我现在也能飞了!”

    前方为何有三只壮汉!

    上官丫丫惊道。

    至尊宝宝、肥水浇地、伟哥,三尊汉子写手几乎同时锁定沧井兽以及上官丫丫。“啊,是小萝莉。”至尊宝宝笑道。

    “肥水浇地”亦道:“我喜欢她骑着的那只水蛇一样的兽。”

    “伟大的哥哥”不发一言,右手张开,向前抓撷。像是被一双看不到的手扣住,沧井兽还有上官丫丫向着伟哥没头没脑地奔来。

    “姑娘,借你的坐骑一观。”伟哥笑道。

    “唉,你怎么能这样对待小姑娘。”至尊宝宝的右腿抬起,陡地劈下,登时,腿风殛荡,冲撞开伟哥大神的吸力。沧井兽、上官丫丫这才得以脱开。

    “呀呀,咩咩,喋喋!”

    沧井兽张嘴喷出两支水箭,咻咻!射向伟哥大神。

    “伟哥,肥某陪你玩玩。”

    肥水大神手中的汗巾绷直,忽地斩下,酸爽的气味袭面而去,兜向伟哥大神。

    三方来袭,既有沧井兽,又有两尊远古大神写手。伟哥翻手掀起三道气柱,旋绽飙舞,向三个方向斩去。噗噗连声,沧井兽射来的两支水箭应声炸裂,被那气柱冲开。

    至尊宝宝、肥水浇地,两条米青壮的汉子的悍然一击,也被余下的两道气柱化去。

    “突突突!”

    遽闻伟哥大神厉喝道。

    帐篷啊,这尊远古大神的那啥抬起,形如帐篷,异常伟大。

    至尊宝宝、肥水浇地同时惊道:“难以置信,面对两只强壮的汉子,他竟然搭帐篷!”

    下方,观战的写手们也是大开眼界。

    三贱客自昏厥中醒了过来,迷迷糊糊。还未完全清醒。抬头,三贱客觑到第三尊大神的帐篷。“哦呦!草啊!”三贱客咋咋呼呼道。“是伟大的哥哥!传说,他可随时让他的小伙伴蓄势待发,处于最佳状态。还能维持长久!”

    “羞涩的小蝌蚪”也不再羞涩,他面容秀丽,斜视着伟哥大神,心道:太阳啊!他的那玩意好像很了不起的样子。远古大神就是远古大神!

    “很傻很天真”姐姐,正在吞食黄瓜。瞥到大神的帐篷,天真姐也不再天真。将她的黄瓜和伟大的哥哥的黄瓜默默做了比较,似乎还没得出结论。

    “萌你一脸血”真的懵了。“女禽兽姐姐!那是啥!”萌妹子指着伟大的哥哥的帐篷问曰。

    上官小红表情平淡,心念动,她撑着的红油纸伞陡地飘出,莹莹放光,红霞绽放。“我的蛋,寂寞了啊。”上官小红道。

    女汉子方甫摆手,红霞散去,纵出一粒红蛋。飞至她掌心。上官小红握着这粒红蛋,对“萌你一脸血”说:“萌妹,跟着姐姐走,姐姐会让你身心健康且快乐。”

    “萌你一脸血”赶紧和“女禽有兽”拉开距离。“女禽有兽姐姐,你真爱说笑。”

    “很傻很天真”踩着高跟靴走了过来。天真姐道:“女禽有兽童鞋,你为何还不离开。很闲吗?”

    上官小红道:“我闲不闲和你有关?”

    天真姐道:“放开那只妹子,有什么冲我来!”

    “萌你一脸血”感激道:“这才是比亲姐姐还要亲的姐姐!”

    上官小红道:“还是算了吧。我去也。再者,我对你不感兴趣。”

    天真姐当时就不开心了。“哈啊?对我不感兴趣!辣么爽书坊的写手们都知道你萌大乃,我乃大,你怎的就对我不感兴趣!你们书坊发行的寻找女禽有兽童鞋的小册子上也明说了。女禽有兽喜欢去红颜阁寻找灵感,在大乃姑娘的安慰下,她才能升华才思,才能写出优美的文字!”

    “不错。是这样的。”

    同为辣么爽书坊的写手,“哥有太鸟”站出来为天真姐讲话,证实她所言非虚,并非嚼舌。

    当是时,女禽有兽拘来她的沧井兽。上官丫丫跳下,抱着女汉子的巨腿。“小红啊。天上的那个高高壮壮的汉子好凶。他的月匈也很大。揍他吧!”

    沧井兽的身体骤然变小,缠上女禽有兽的左手手腕,那颗蛇一样的脑袋扫量着天真姐、萌妹子、哥有太鸟、羞涩的小蝌蚪等人。

    “丫丫,你怎么来了。”

    上官小红问道。

    她环顾四畔,也没见到上官霸,老爷子不在这里。若是上官霸来到此间,天空中撕比的就不是三尊远古大神,而是四条强壮的汉子互相撕比,群撕。

    “交给你了。”

    上官小红将丫丫塞给“萌你一脸血”。

    “她是我小姑。你要好好照顾她。”

    上官小红道。

    “不要不要!”

    “萌你一脸血”摇头像是拨浪鼓。才不要照顾小萝莉,她又不是我小姑。萌妹子向女禽有兽表明了她的意图。

    “小红啊,我才不要跟她在一起,看着她的那对大乃,我没来由的火大!超不爽的!”上官丫丫也拒绝和“萌你一脸血”待在一块。

    “我,我!”

    天真姐指着她自己,力荐道。

    “不不不!”

    上官小红不会把丫丫交给“很傻很天真”。这位姐姐一看就知道很huang很暴。

    清花瓷、枣尼妹、唐豆比、大力金刚猿几乎是同一时间赶来。

    枣尼妹踩着一颗红枣,流星般驰射。清花瓷驭使着一扇贝壳,翩若仙子。大力金刚猿扛着豆比,大步若飞,极是矫健。

    “让开,让开!”

    枣尼妹叱道。

    天空中的三尊远古大神,至尊宝宝、肥水浇地、伟大的哥哥,撕比的不可开交。枣尼妹乱入。“姨妈乱舞。”枣尼妹吟道。

    遽见,那妹子手执姨妈刀,凛然而至,姨妈刀陡地放光,光华灼灼。飕飕!刀光闪烁,接连纵出,直向三尊远古大神写手斩去。

    实力最强的伟哥大神,冷眼睥睨,瞄了一眼枣尼妹。他那搭起来的神秘之帐篷,倏地塌陷。“多么糟糕的女子,唤不醒我的小伙伴。”伟哥大神轻声道。纵是面对至尊宝宝、肥水浇地两只讨厌的汉子,伟哥大神也可搭帐篷,然而枣尼妹杀来,伟大的哥哥失去了兴致,索然无味。

    “那姑娘的刀。”伟哥注定枣尼妹手中的刀,“不差!”但见他左臂扬起,陡地削出,以臂作刀。

    呼噌!

    气刀奔舞,逆旋着斩出。

    噗噗噗,裂爆之音绵密响起,枣尼妹使出的“姨妈乱舞”已然破了,败于大神之手。

    “至尊宝宝,为何你心绪不宁?”

    “肥水浇地”的眼光何等毒辣,觉察出至尊宝宝的细微变化。

    “啊!”

    至尊宝宝的嘴唇竟然颤动。

    是大力金刚猿!

    至尊宝宝瞅到了飞奔而来的大力金刚猿!

    咻噌!

    几乎是贴着“肥水浇地”的脑瓢,清花瓷驭使那扇贝壳飘过。

    抓着绷直的像是棍子一样的汗巾,肥水大神怒火蹭蹭地抡砸向清花瓷。“边个啊,不知道老虎的脑袋摸不得吗!”

    “这肥球是谁?”

    惊鸿一瞥,清花瓷讶异道。

    少女紧攥的左手陡地向后挥洒,一蓬寒光爆绽,罩向肥水大神。

    “好狠毒的小丫头!”

    肥水大神脖子挤缩,本来就很短的脖颈再一缩,几乎和两肩齐平,大圆球似的身体上镶嵌了一颗小圆球脑袋,异人也。

    滋滋,寒烟急窜,肥水大神抡扫的汗巾竟然冻住了,且生寒气。寒凉入骨,沁人心肺,肥水大神舍了那条跟了他很多年的汗巾,同时鼓腮,向着那蓬寒光喷出一团热浪,嘭的一声脆响,寒光销熔,热浪弥散。

    可清花瓷远离了肥水大神,向着远处飘去。

    上官小红目送清花瓷离开,也目睹枣尼妹撕比伟哥大神。

    “大家总是那么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女禽有兽自言自语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