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禽有兽注定至尊宝宝。

    “大神。你执着了。写文,大家讲究的是新意,是创新。我的请假条自然也要日新月异,跟得上时代的步伐。若是循规蹈矩,遂成方圆,却难以突破。你看看我的断稿请假条多么的清新而又多汁。比如说,我前天断稿,交给书坊的请假条理由是:哎呀,主编大人,我家的灰机·鸟布斯去搞小母犬,我得帮它把关,不能让它胡来,灰机还没成熟呢。”

    女禽有兽滔滔不绝地向远古大神至尊宝宝述说着她的神奇请假条。陡见大神肘臂向后撞去,怦的一声,撞飞一只靠近他的写手。“不要亲近我,我很高冷的。知道不!”至尊宝宝怒道。

    高冷的至尊宝宝,眼有精芒闪烁。剑眉上挑,点漆似的眸子漾开凶光。“女禽有兽!”至尊宝宝道。“我将你的请假理由整理成册。每日熟读,越读越上火,我火大啊!你竟然将才华浪费在写请假条上,是可忍孰不可忍!高冷如我,也看不下去了,却又心心念着你的请假条,想知你还有什么样的奇葩理由。矛盾啊,我心矛盾,知否知否,我比黄花瘦,你知否!”

    至尊宝宝怒视女禽有兽。

    “啊哈。”上官小红盯着这尊大大的神。他面如美玉,身材匀称,哪里看得出憔悴之态。

    另外一尊远古大神写手“肥水浇地”嘿然笑道:“至尊宝宝。我知你为何这般火大。忆当年,你我雄霸写手榜,难分伯仲。从不敢乱写请假条。我记得,那****病重,痰中有血,抓笔不能,可你坚持不断更。寻来书童,你口述,他执笔,完成数日的稿子。当时因以为美谈。时人赞曰:曾经有一只坚持的写手放在我们面前,我们懂得了珍惜。若是在这份珍惜上加一段时间,我们希望是一万年。”

    肥水大神,身如圆球。双目有神,像是在回忆又像是在缅怀。至尊宝宝略显羞涩,剑眉舒展,面有悦色。暗道:“肥水浇地这只肥老,他还是懂我的。”

    倏然。肥水大神大手一挥,结掌印,风雷隆隆,震得女禽有兽等人接连后退。“至尊宝宝,当时你抢走了属于我的风头。你一时风头无俩,人见人爱,姑娘争着给你生猴子,汉子抢着和你玩激情,我呢,我成了那万年小二!我好恨。既生肥水何生至尊!我要撕比啊,撕比,撕比!”

    肥水大神的掌印出,兜罩向至尊宝宝。只见至尊宝宝冷笑不止,手托着的那尊鼎陡地掷出,蓬,山鸣海啸般的巨响席卷四野。各方写手如那舞动的秋草,摇摆拧动。“肥水浇地,你还真敢说!当年有一位土豪为我助威,为我拉人气。为我造势。你呢,你对他做了什么!”

    “肥水浇地”笑道:“哈哈哈,土豪的心思谁能猜得到。我暗地里得到了关于他的喜好方面的小资料,写了好多小黄蚊。土豪被我的才情打动,转而投我。我和他并肩作战,力争捅你之局部地区的花朵。”

    腾!

    至尊宝宝腾空而起,双手举鼎。他道:“肥老,你勾我土豪,败我名声。过往种种。我难以忘怀,今日一并清算,你我一决雌雄!”

    “撕比吧!”

    圆球似的肥水大神毅然而然地凌空而上。他取下脖子上缠着的汗巾,拧了数圈,形如棍子。旋即,肥水大神向那汗巾灌入斗气,呛的一声,汗巾绷直,隐隐有亮光迸炸。原是汗巾中的汗水,迸跃而出。

    呼!

    “肥水浇地”抡动他的汗巾,烈芒飙舞,声势浩荡。他那圆球一般的身体向前推进,弹开周遭的气流。“至尊宝宝。接受万年小二的愤怒吧!”

    话语甫落,球形之物滚滚涌动,那条汗巾舞得是激情澎拜。

    至尊宝宝岿然不动,双手举鼎。目光坚毅。

    “那就撕比吧!”

    至尊宝宝吼道。

    轰!

    远古大神举着的鼎陡然旋出,鼎气氤氲,抛舞荡卷,端的瑰丽。

    “你有所不知啊。”

    “肥水浇地”笑道。

    “我这汗巾可不是一般的汗巾。它跟了我十三载,我从未洗过。怎样,怕了吧!我以秘法掩去汗巾上的酸爽气味。至尊宝宝!”

    浑如圆球的肥水大神口唇翕动,吟诵咒语。猝见,那条硬朗的汗巾发散着难以言喻的味道,方圆十公尺内的写手,歪歪斜斜,栽倒在地,吸了肥水大神汗巾散发的浓郁味道,谁也受不了。

    上官小红闭了鼻息,身形一闪,远离两尊大神。

    蓬!声浪交迸,鼎气掀舞。“肥水浇地”大神以肚子弹开至尊宝宝轰来的巨鼎。

    “这是属于艺术家的芳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三贱客冲了过来。他张开双臂,鼻孔扇动,吸纳“肥水浇地”大神的汗巾散发的浓烈味道。

    “这种酸爽,也没谁了!”

    三贱客栽倒在地。昏厥过去。

    “萌你一脸血”、“很傻很天真”、“羞涩的小蝌蚪”、“哥有太鸟”、“女禽有兽”等写手远离撕比的两尊远古大神。

    他们散发的惊人战意,让人心神摇曳。

    “啊哈哈哈哈哈!!”

    西南方,一条雄浑的汉子迈步而来。他边走边笑,挥手间,风云悸动,观者变色。那汉子豹头环眼,腰粗若瓮缸,两条巨腿异常雄伟。

    “他是”

    有写手惊道!

    “难道是他!”

    一姑娘写手双颊泛着红晕。

    “我知道了,我知道他是谁!”

    “他是和至尊宝宝、肥水浇地齐名的大神写手,江湖人称‘伟大的哥哥’的神级写手!”

    “至尊宝宝、肥水浇地、伟大的哥哥,三尊大神写手,鼎立三国,书写属于他们的神话。”

    “嗷嗷,是伟大的哥哥!简称伟哥的大神写手!”

    “今天是什么日子啊,第三尊远古大神也被炸出来了!”

    “伟大的哥哥,你的风采不减当年呐,还是那么的豪迈!”

    “是伟哥!”

    “是他!”

    “就是他!”

    写手们沸腾了,凝望着第三尊远古大神写手,伟大的哥哥。那边,撕比中的至尊宝宝、肥水浇地也停了下来,朝着“伟大的哥哥”望去。

    “伟哥”

    “伟哥!!”

    至尊宝宝、肥水浇地异口同声道。

    “两位,久见了。”

    但见“伟大的哥哥”将身一拧,蹑空而上,径向至尊宝宝、肥水浇地纵去。

    “怪事。”

    上官小红心道。

    “女禽兽姐姐,你也觉得此间的事不寻常?”

    “萌你一脸血”盯着上官小红,问道。

    “嗯。”

    上官小红点头道。

    她也知道一些关于“伟大的哥哥”的野史。坊间传闻,伟大的哥哥是一位英俊风趣而又博爱的汉子,和至尊宝宝、肥水浇地的关系复杂。

    一干写手待在地上,仰视着天上的三尊远古大神写手,至尊宝宝、肥水浇地、伟哥。

    三尊大神,动也不动。然辄,至尊宝宝、肥水浇地两尊写手以掎角之势牵制伟哥。对他异常忌惮。

    “三方撕比吗。”

    上官小红道。

    “不知道。”

    “萌你一脸血”道。

    “师妹,那是你的小姑!”

    “哥有太鸟”指着疾驰而来的沧井兽道。

    沧井兽站着一只小姑娘,其名上官丫丫。

    “呀呀,咩咩,喋喋!”

    远远地看到上官小红,沧井兽欢快地叫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