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上官小红也完成了她的抽象画。女汉子长吁了一口气,她道:“我爹哟,放心,我很快就能将你释放出来。”她爹还在缸底下。

    辣么爽书坊的催稿妹子蒲节端视着上官家的老中青三代人的画作,心中很有想法。难以表述。

    “我要破坏老头的画。我要搞破坏啊。”上官丫丫继续打滚。

    蒲节妹子选择无视那只小丫头。

    裁判不好当。

    何苦要为难蒲节。

    蓦地。天空传来一声哀嚎。

    “不带这样的!”

    中年汉子上官图落了下风,老年汉子更胜一筹。中年汉子口上讲他爹老了,身体却很实在,被老年汉子抓住了。蓬!老年汉子上官霸拍出一掌,斗气吞舞,罩住上官图,掩去他的图嗯部。

    啪,啪,啪,啪!!

    老爷子上官霸一掌又一掌地拍在他儿子的图嗯部上。拍得上官图苦叫连连。“父亲啊,父亲哟,不能这样。你不能酱紫对我!我做错了什么,为何要拍打我的图嗯部!”

    上官霸道:“叫你妹啊!你老纸用斗气掩去你的图嗯部,因为下面有姑娘在。不能污了姑娘的眼睛。你知道不。我是为了你好。心怀感激地接受你老纸的巴掌。我打!”

    不待分说,上官霸接连拍出十七掌,掌掌拍在中年汉子的图嗯部上。上官图咬着牙,局部地区感到寒意。他的图嗯部释出斗气,阻碍他爹的巴掌。

    辣么爽书坊的蒲节妹子也是醉了。“干啥呢,天上的老头在干什么。不是说好的作画吗,怎么的就成了现在这幅德行。”

    上官金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蒲节身后。这汉子道:“姑娘,交个朋友。我是上官金,多金的金。约,吗。”

    蒲节无视上官金。生活在盛京的人都知道上官金有多荒唐。他只有撞友,没有女友。

    高城沙耶、毒岛冴子来到上官小红这里。

    学姐道:“你爷爷真是霸气。”

    学妹道:“我也这样认为。”

    女汉子道:“你们还是太年轻。哎。”

    学姐道:“此话怎样?”

    学妹道:“讲明白些。”

    女汉子意味深长道:“以后你们会明白的,不是现在。”

    学姐道:“故作玄虚。”

    学妹道:“不说算了。”

    女汉子快步离开,好像在躲着某人。准确的说是蒲节。对谁来说都是唯恐避之不及的存在啊,蒲节,蒲节。谁敢和她在一起愉悦地玩耍。

    “女禽有兽大大,你想到哪里去!”

    蒲节妹子眼睫毛一眨一眨的。睫毛很突出。眼睛很润,很水。

    “那个啥,蒲节妹妹,你用的什么牌子的睫毛膏?”

    女禽有兽呵呵问道。脚步却没停,能跑多远跑多远。

    蒲节妹子笑了。

    呼!

    她扯开裙角,显出下面的鞋子。

    “女禽有兽大大,你造吗,这是新出的跑鞋,穿上它,我会有飞一般的感觉。想逃,没门!我跑!”

    言讫,蒲节妹子窜出。身轻体矫。也许是因为心理作用,妹子真的觉得她的速度要比平常快上许多。

    遗憾的是,蒲节妹子追不上女禽有兽。

    女禽有兽童鞋将背影留给蒲节妹子。

    “我去也。”

    女禽有兽童鞋大声道。

    “我来了。”

    一人拦住女禽有兽。

    是枣尼妹。

    还有清花瓷。

    枣尼妹联手清花瓷而来。她们手挽着手。貌似关系很好的样子。

    上官小红略一细观,已知她们之间不是那回事。满头是红枣、青枣的枣尼妹正在拼抢东西,清花瓷手里有她需要的物什。

    “你们继续。”

    上官小红侧身而过,避开清花瓷、枣尼妹。

    “哪里去,女禽有兽!”

    枣尼妹放弃了,不再同清花瓷争抢。女禽有兽比较要紧。“不能误了老爷对我的期待。我是来监视女禽有兽写文的。”

    姨妈刀。枣尼妹亮出姨妈刀。

    铮!

    姨妈刀一出,血光飙舞,卷向女禽有兽。

    “为何故意向我炫耀姨妈刀?”

    上官小红挥袖,锵的一声,蛋鸣大作,那粒红蛋陡地飞出,化伞而生。上官小红握住伞柄,旋身。蓬!红芒迸舞,漫天激溅。油纸伞荡开了那团血光。

    拖刀而来,枣尼妹不顾身后的清花瓷。

    “哈啊,敢无视我!”

    清花瓷也不要手中的小玩意,狠狠地丢在地上。别人不要的东西一定不是好东西,清花瓷是这样认为的。

    “你不要我要!”

    灰机·鸟布斯狗嘴张开,衔着地上的红泥团子窜了出去。跑得不要太快。

    “啊,是灰机。”

    清花瓷向上拢了拢头发。

    一开始,清花瓷是拒绝的,她不愿主动示好上官小红。是以,她在青府门口徘徊很久,找不到进去的理由。就在清花瓷即将放弃之际,清谷的食客枣尼妹现身。奉命而来,枣尼妹身负有魅力的中年基老的托付,那基老对枣尼妹说:“敢不敢不要吃白食。好歹也做些能做的事情。”枣尼妹停止了进食,道:“老爷,有什么让我做的,尽管开口。我能为你解锁很多姿势。你懂的!”

    清谷是一只基老啊,他不需要枣尼妹的姿势。当时就怒了。清谷严肃警告枣尼妹:“不要再吃米饭了,你知不知道你吃了多少桶?”

    枣尼妹道:“鬼知道。再来一桶!”

    清谷道:“我果然应该收回姨妈刀!”

    枣尼妹道:“这就滚出去。去办老爷交代的任务。”

    以上。

    枣尼妹被她老爷打发了,晃晃悠悠来到青府门前,看到了兀自徘徊的清花瓷。傲的娇女。

    清花瓷手里抓着红泥团子。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枣尼妹立刻冲了上去。“我的,给我,我要你团子。”

    “哈啊?你谁啊!知不知道我是谁。”清花瓷分分钟和枣尼妹撕比在一起。

    以上。

    以上就是青府门外发生的事情。

    现在,上官小红急于离开青府,枣尼妹拖刀追来,清花瓷舍了红泥团子,随后而来。灰机·鸟布斯衔着那团红泥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青府那么大,它就想随便钻到那个旮旯窝中去。

    撑伞疾行。女禽有兽童鞋不理会身后的枣尼妹、清花瓷。“她们为何碍事?”上官小红很是不解。没约她们。

    上官小红走的那么急,盖因想起了一事,事关贫乃联盟,她不得不离开。忘了,忽略了。至于她爹,随时都能破缸而出,随他自己喜欢。女禽有兽童鞋也没换衣服,走得很急。副盟主唐豆芽、贫乃王阿瑟还在等着她这个盟主。

    “唐豆芽一定气坏了。”

    上官小红心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