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府。

    上官青难得清闲。中年汉子决定和他女儿聊聊人生。青府之主的妹妹也在,上官丫丫黏着小红,甩都甩不掉。一脚踏了进来,上官青马上后悔。中年汉子看到了老年汉子。是上官霸,中年汉子他爹。

    上官霸前来看望他卡哇伊的女儿以及强壮的孙女。临时来的,老爷子也没通知谁。“噢,那不是老三吗。”上官霸瞅着他儿子。

    “父亲,您也在。”上官青道。

    “在,当然在。”上官霸乐呵呵道。

    “请问父亲您在做什么。”上官青问道。

    “老三,你眼睛有疾吗?没看到你爹正在作画!”上官霸威武霸气道。

    “”上官青沉默了。

    中年汉子的眼睛没问题,能看到他爹在做啥捏。别人作画用的都是画笔颜料,他亲爹就是特别,用的是身体作画。准确的来讲,上官霸穿着防水劲装,跳进颜料桶中,然后满地打滚!当然,地上铺着超大的画布。

    “我的爷爷!”开口讲话的是上官小红。小红在观摩她爷爷作画。毒岛冴子、高城沙耶,站在女汉子两旁。学姐还有学妹完全搞不懂上官小红她爷爷为何这般不按常理出牌。

    女汉子还有她小姑本来打算她们随便画着玩的,就趴在桌子上,随便涂鸦。蓦地,上官霸闪亮登场,非要加入到他孙女他女儿的涂鸦中。豪迈不羁的老爷子咋能忍受笔杆子,那个小东西太细了,换大的,换壮的,于是老爷子以自己的身体作为画笔。满地打滚,匆忙激情地作画。

    生命在于滚动,你不向前滚就会被人超过,甚至踢开。

    上官青衣袖掩面,实在不愿见他爹在画布上打滚。“亲爹,别这样,你女儿还有孙女都看着呢!”上官青心里大声疾呼道。至于上官青,从小到大,见惯他爹的不羁,已经没什么深刻的想法。

    上官丫丫换上了防水服,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我也要滚!”上官丫丫跳进了颜料桶中,噗的一声,颜料迸溅,丫丫全身涂的都是红色的颜料。

    “”上官青再次无言。爹,我爹哎,你看看你,你把自己的女儿教坏了!丫丫也学着您老人家在画布上打滚!

    上官青还没开口讲话,丫丫已经满地打滚。

    “我女儿,心情愉悦不?”

    上官霸哈哈笑道。

    “老头,我很开心!”

    上官丫丫在画布上滚来滚去。

    “灰机来也。”

    青府的鸟布斯先生也从染缸中跳了出来,扑到画布上,犬爬式作画。

    看着灰机·鸟布斯也在画布上打滚,上官青的怒火蹭蹭上窜,小红,是时候教育一下你的犬,灰机背着你出去,天天勾与搭盛京大户人家的雌犬!弄得好多朋友向我投诉,说:“青哥,你家的灰机有没有搞错,还是小丁点的狗狗,怎能爬到我家高大的狗身上。是不是该给它上上课什么的。”上官青也是无语。

    “啊哈哈哈,这种美妙的时刻,怎么能少了我!”

    噗的一下,染缸跳出一只蓝汉子,准确的讲是被颜料涂蓝的汉子,上官青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蓝汉子是谁,还能有谁,上官家的金少爷!上官金!

    上官青扑到画布上,愉悦地打滚。“耶耶耶,耶耶耶,我是欢口的蓝精灵,蓝精灵。”上官青滚啊滚的,滚到了他爷爷身边。“我爷爷。”上官青开口道。

    “我的孙儿,你有什么想对你爷爷讲的。”上官霸问道。

    “爷爷啊,你是天才!”上官金赞道。

    啪!

    上官霸毫不客气地给了他孙儿一巴掌,呀的,不是废话嘛!“老夫从小就是天才啊,笼罩着天才的光环,走到哪里都是人群的焦点,我走路都不带长眼的,就是那么任性!”

    “噢噢噢噢!”上官金在画布上弹跳了两下,蓬!蓬!画布炸开两团蓝色的花朵。“爷爷,我以你为傲,我向你学习。我,我实在是太嫩了,完全达不到你的高度,我还需大大的努力!”上官金真挚道。

    啪!

    上官霸一掌抽飞了他孙紫,你咋不上天呢!你爷爷送你一程。小家伙,想打破你爷爷的记录,门都没有,老夫不揍你揍谁啊!

    “痛快痛快!”

    被打飞的上官金放声大叫道。

    引得独院外的侍女们不住向这边望来,她们甫一看到上官青阴沉的脸,刷刷!全都溜走了,该干啥干啥去。老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蓬!上官金从天上掉下来,重重地砸在画布上,溅起一人高的蓝色画液。上官霸蓦地升起新奇的念头,他翻手拍出一掌,又急又快,呼哧!那些溅起的蓝色画液被掌风吹响上官青。

    “老三,你一本正经的算是咋回事,快快跳进染桶中打个滚,和我一起作画!”老爷子嚎叫道。

    没可能的,我爹!上官青拂袖,送出柔和的青色斗气,冲开那些泼来的蓝色画液。您老可以放下身段,也没谁会说您的不是。毕竟你是上官家的家主!你儿子可就不同了,我是青府的主人,不会当着自己女儿还有妹妹的面在地上打滚。上官青本想甩手离开他女儿的院子,可又不放心小红,万一小红也在地上打滚,他真的会抓狂。

    好在上官小红很文静,贤淑地站在画布旁。和她的两位女伴聊天。

    “我女儿真是长大了!”

    上官青忍不住赞道。

    他话还没讲完,上官小红扛着拖把走向染桶,将拖把在染桶里涮来涮去,涂红了拖把头。“爷爷,我哥,丫丫,灰机!我来了!”上官小红愉快地加入到他们的队伍当中。

    是拖地,也是在作画!

    “孙女啊,为何不在地上滚动作画?”

    上官霸纳闷道。

    可别像你爹一样。

    “爷爷,让开,让开,你挡着我的路了,我要作画,我要抒发少女的情怀!”上官小红大声道。

    “好的好的,我滚啊。”上官霸打了一个滚,给他孙女腾出地,让她拖地作画。

    上官青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女儿,我那可爱的女儿!你在做啥捏!上官青真的不想说什么了。

    上官小红在画布上拖地,也是尽情忘我。毒岛冴子、高城沙耶没有加入她。随女汉子开心。

    “侄女,像我一样在地上打滚才有趣!”上官丫丫催促女汉子说道。

    “我妹啊,何不打滚!”上官金也将鼓励的眼神投向女汉子。

    “孙女,来吧,别再拖地。让你的两位女仆拖地,你也换上衣服,跳进染桶,裹了染料,在地上撒欢打滚!”上官霸再次道。

    上官家的三代人都在打滚。

    “请不要打扰我。我是写手,我在寻找创作灵感。你们若是误了我,我们还能愉快地玩耍?”

    上官小红继续拖地,她没穿鞋,光着脚拖地,这样才舒服。

    “主人,看我的翅膀,两只翅膀的颜色不一样。”

    灰机·鸟布斯向上官小红展示它的一双翅膀,也被染料涂抹的颜色不一。

    上官青他爹他妹他侄在地上滚动的画面不要太唯美,中年汉子真的看不下去了。“不行不行,我得和他们好好谈谈!这里可是青府,我讲话,他们还是会听的。”上官青清了清嗓子,声如洪钟道:“上官家的汉子、姑娘们,停一停,听我说几句话。”

    上官青他爹继续滚来滚去,不把他儿子的充满中年汉子威力的话语放在心上。上官丫丫也不理他欧巴,如此愉悦的时间,欧巴瞎扯淡什么,一边玩去。上官金冲着他三叔挤出灿烂的蓝色笑脸。“叔啊,你难道也想加入?”

    滚,回你家去滚地!让你爹去头疼!上官青怒视他侄。

    “小红,我来了!”

    上官丫丫忽地从画布上爬了起来,冲向作画的女汉子。“让我抱一抱你,侄女。”丫丫大声道。

    衣服上都是染料,上官丫丫根本不在意。

    上官小红掉转拖把,将拖把的一头递向她小姑。“丫丫,不要打乱我的节奏。跟着节奏走,才会有收获。”

    “喝!”

    上官丫丫双手抱住拖把头,鼓着劲向上官小红撞来。“谁管你的节奏,我非要抱一抱你不可。站住,不要动!”

    “真是不听话。”

    上官小红单臂抬起拖把,抱着拖把头的丫丫也被抬到半空。她双腿在空中蹦跶。“噢噢噢噢,小红,继续,继续。”丫丫高兴道。

    “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丫丫撒丫子唱道。

    “好吧,满足你的愿望。”

    上官小红开始在原地旋转,她一动,抬起的拖把也跟着她动,抱着拖把头的丫丫自然跟着转圈。

    喷溅的染液四散开来,将四周的花花草草涂得五颜六色。

    上官青还没酝酿好说辞,他女儿他妹妹已经成功地引起他的注意力,把他构思的说辞打乱了。

    “别这样,咱就不能优雅地坐下来作画吗?而不是这样作死似的撒欢打滚。”上官青说。

    “老三,你该干啥干啥去,矗在那里做咩。”上官霸对他的三儿子有些不悦,既然不加入,就不要待在这里,影响心情。

    “叔啊,和我一起打破老爷子的记录!”上官金大叫道。

    “滚回你家!”上官青斥责他侄。

    “好的,我滚。”上官金在画布上翻了翻。

    “叔,你满意吗?”上官金再问。

    “”上官青。

    “飞起来吧,小姑!”

    上官小红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泼洒的染液也是越来越急。上官霸老爷子双手倏地拍向橙色的染桶,嘭!染桶中的染液迸射而出,化成橙色的水龙,扑荡而起。

    “散落吧,橙汁!”

    上官霸右臂擎起,呼噌,炽热的斗气窜出,击向空中旋舞的橙色水龙。噗!橙色的染液爆溅,水龙炸裂。像是下了一场橙色的小雨,满院子都镀上了橙色。

    毒岛冴子淡定地撑起伞,挡去泼溅下来的橙色染液。高城沙耶远远地躲在假山下,避过一劫。

    上官青双臂挥动,青光暴涨,蓬射而出,嗤嗤嗤嗤,荡开泼甩下来的橙色染液。

    “哎,老三,你真傻,真的。”

    腾!

    上官霸长身而起,身如苍猿,手臂舒展,向着地上放着的两桶染液纵去。嘭,嘭!上官霸两只手个抓住一桶染液。

    “老三!”

    上官霸放声长啸。

    飙舞的气浪喧啸而起,直如海浪扑打礁石。

    上官青暗道:“不好!”

    轰!轰!

    上官霸原地打旋,离心甩出两桶染液。两只盛满染液的木桶悍然奔向上官青。

    “我就知道会这样!”

    上官青右臂抡动,劈出一道青芒,斩向稍靠前的那只木桶。咔嚓!木桶崩裂,盛放着的银色染液当空泼甩,淋向下方的上官金等人。

    第二只木桶已至中年汉子身前。上官青踏空而上,巨腿抬高,陡地劈下,砸向木桶。青光摇舞,裹着中年汉子的巨腿。遽闻,蓬嗵一声巨响,整只木桶爆碎,连同其中的染液一齐迸飞。咻!咻!咻!咻!一道道黑色的液箭四下飞窜。

    他爹玩作画,他儿子怎能不玩。

    “老三,看!”

    上官霸不知何时悬在院子的上方,老爷子双臂过顶,举着一缸染液!声势浩浩,不可一世。

    “!!”

    上官青什么都没讲,他爹将那缸染液扔了下来,扔向他自己的儿子。

    心思电转,中年汉子竟然产生了“我爹真会玩!”的想法。

    “来吧,父亲大人,我陪你玩!”

    上官青腾空而上,衣衫猎猎,斗气散溢,聚在中年汉子的手臂,像是裹了一圈青色的铠甲。

    “这样才对嘛!”

    上官霸喜道。

    眼有米青光迸射,上官青右臂挥砍,蓬!一道三丈长的青色气浪横斩向那只染缸。

    倏地,上官霸诡异地挡在染缸前,他月匈膛向前一撞,顿有啸荡的斗气澎然而出,迎向上官青劈来的气浪。

    轰!

    青色的气浪同澎湃的斗气撞在一处,登时,天旋地覆,气流啸动,狂风骤起,呼喇喇,吹扫院落,刮得人眼迷离。

    上官金双脚立定,仿佛钉在画布上,力逾千钧,压住画布不被狂风刮起。上官小红也将丫丫放了下来,女汉子握着拖把,向上张望,关注着天空中的父子对峙。

    咚!

    上官霸掀着染缸,向他儿子上官青罩了下去。染缸中盛放的满缸染液哗哗地流向中年汉子。

    “老三,不要在你爹面前装比,你要知道你爹装比时,你还在模仿我。”上官霸喝道。

    轰蓬!

    上官青张开气罩,裹住他周身。任由青色的染液倾泻向他头顶。

    嗡的一声,上官霸将染缸罩住了他儿子,上官青的世界陡然变暗。立于染缸内。气罩依旧撑着,不使染液浸染他的衣服。

    哐当。

    染缸倒扣在地。上官霸站在缸顶,他儿子在缸下面。老爷子双手叉在腰上,睥睨四畔,威风凛凛。

    上官小红赶紧跑了过去,“放开我daddy,不要把他罩在下面!”

    “嘿,没那么容易。”上官霸笑道。

    老三,自己打洞出来吧!老爷子暗道。女汉子跑了过来,没用。老爷子不放人。

    染缸内。上官青也很无奈无语。“这都是什么样的爹啊。咱们敢不敢用正常的方式和子女交流,就像我和小红交流那般,小红说什么,我都顺着她的意思来,这才是正常的交流方式,哪像我爹,动不动就给我两桶一缸,将我扣在缸下面。”

    中年汉子无喜无悲。

    上官金、上官丫丫也围了过来。

    “老头,快讲我的欧巴放出来!”上官丫丫怒道。

    “啊啊啊,我好伤心,女儿,你是我女儿吗!难道你更喜欢你的青欧巴!”上官霸不悦道。

    “爷爷啊,三叔被闷在里面。这样不太好吧。还是放他出来。”上官金亦道。

    “爷爷,放出我爹!”上官小红道。

    “谁劝我也没用。我铁了心不放老三出来。”上官霸固执道。

    “我都听到了啊。”

    染缸内的上官青心道。

    我女儿我妹妹我侄子还是向着我的,中年汉子比较欣慰。

    毒岛冴子、高城沙耶没用加入到上官家的家庭纷争中,学姐对高城沙耶说:“小红的家人,他们之间的感情真好。”

    高城沙耶极为无语。学姐,你只用一只眼睛看世界,难道真的瞎了!

    毒岛冴子的左眼仍然戴着眼罩。

    “这个世界的人难以理解。”高城沙耶心道。

    “不知道上官青大人什么时候被家主放出来。”学姐说。

    “学姐,你还是不要担心别人家的事。”高城沙耶轻声道。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高城沙耶、毒岛冴子注视着那边的上官霸、上官小红、上官丫丫等人。灰机·鸟布斯飞到染缸的缸顶,后腿着地,人立而起。“灰机,你有什么想说的?”上官霸问。

    “主人的爷爷哟,您老真猛。”鸟布斯先生赞道。

    不管看多少次,都觉得您是汉子中的战斗唧。不服不行啊,和儿子说话对不上节奏,收了,收了,先将儿子罩在染缸下再和他讲道理。

    “灰机,下来!”上官小红向她的犬招手道。

    “好的,主人。”灰机·鸟布斯跳了下来。站在女汉子右边。盯着倒扣的染缸。里面的中年汉子,那啥,你还好吗?给点回应。外面的人都在担心,也许您父亲是个例外。

    “爷爷,放了我父亲!”上官小红再道。

    “我若说不呢。”上官霸倔强道。

    “”上官小红。

    有点爷爷的风度呀。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