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府。

    药美人。

    药。

    人。

    蛋。

    女汉子。

    女徒。

    中年汉子。

    一。

    二。

    三。

    生。

    悦。

    布满裂纹的蛋壳开始收缩,可听到“咔咔咔”的响声,壳表向里面挤缩,皱巴巴的蛋壳表层像是被刀子一刀刀刮过似的。

    蛋壳中的汉子想要伸张手脚,动之不得,受束于挤压的壳,空间狭仄。其心脏中融入的双头虫急遽颤动,引得汉子T极度痛苦,撕心裂肺般的剧痛让他再度暴躁。就是你啊,那只妞,你丢出来的两半蛋壳将我关住,我吃喝都待在蛋内,非人的享受。在床主市,T欲撕比侍奉双头虫的少女首领,两半蛋壳装模作样的先是帮助他,趁他松懈之极,吞之入蛋,至今没孵化。

    关入白蛋,T昏昏欲睡,清醒的时间少。在他头脑最清晰的时刻,女汉子把它甩手丢给了药美人。对T来说,这可是灾难的开始,药美人对白蛋投入无限的关爱,命她的三个爱徒精心照顾它。尤其是三徒弟,更是兢兢业业,成日里就知道擦拭蛋壳,搞得蛋内的T好不迷茫,姑娘,表酱紫,我是有内涵的汉子,你不能随便就抚摸我。

    药美人顶小的女徒似乎坏掉了,蛋壳中的汉子T欣喜之余。难免心有戚戚。毕竟,是她整天对他唠唠叨叨,害他想沉睡都难啊。再来就是拿剑刺向他的女汉子,上官小红倒好,见面就给了他一棒,砸得蛋壳中的T赶紧滚动。

    那中年汉子上官图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的汉子,T对他的印象也不好。居然有中年汉子两腿劈下,劈在蛋壳上。还要与蛋壳一比谁坚强。真是难以理喻的中年汉子。为何没将他之EGG撞坏。T也有遗憾。

    若是出了蛋壳,蹦跶出去,T定会撕比这个拿剑的女汉子!“够了,你够了吗,不要再用剑刺蛋壳,没看到蛋壳裂开了吗,都流血了!”T嘶吼着。

    “等等,你想干什么!”

    蛋壳中的汉子T愕然发现外面的女汉子弃了插在壳上的红色细剑,她右手倏地抓着一块砖头。砖头被黑烟裹绕,还有一只黑狗瞎比比着,“蛋中的鸟人,洗干净你的局部地区,让我狠狠地拍你!”

    “抹搭!”T愤怒异常。这都是什么狗啊!敢不敢再无耻些。T双臂猛地舒展,撑向蛋壳的内壁,扩张缩闭的蛋。蓬的一下,死气迸爆,壳上插着的红色细剑不住摇颤,也未甩掉。如蚁附膻,紧叮不放。T也无奈了。

    说那是迟那时快,女汉子祭出砖头。

    梆哐!

    砖头重重地砸在膨胀的蛋壳表层,震开涌出的死气,力道之大,以至蛋中的汉子蒙蒙哒,口耳鼻等有孔的地方都在冒血。他心脏中的双头虫更狠,陡地咬住他的心头肉,痛得T只想问候双头虫它妈。

    “小样,你服不服啊。”

    砖头中的黑狗叫嚣道。狗一样的黑烟窜起,悬在蛋的上方,俯视壳中的汉子。“我真的生气了!”T怒道。黑烟凝成的黑狗成功地引起汉子的注意与战意。那就撕比吧,没什么说的。

    T倏地收缩心脏,压制其中的双头虫,让它老实些,知道谁才是主人。口鼻齐喷,滚滚的灰色死气冲出T的口鼻,扑向蛋壳内壁,继而钻出,涌向砖头。当,当,当!死气拍击着砖头,拍得砖头上下跳动,可是插在蛋壳上的细剑岿然不动,T很烦躁,还需劈开剑尖,擦一擦就破皮。

    “汪擦,你还敢反抗我的主人。”黑烟聚成的黑狗抱着两条前肢,极为人性化,像个真人似的,奈何长着狗头狗腿。一看就不是好狗。

    它的主人也不是好人。T更加确认女汉子和他互相看不对眼。

    忽地,女汉子起手抓向那块砖头。“难道她要大发慈悲放过我?”蛋中的汉子心疑道。那妞有那么好心?

    就在T迟疑之际,上官小红再次抓着砖头猛烈地拍向大灰蛋。

    嘭!

    整颗大蛋都在颤动,死气轰然扑爆,四散而出。蛋中的汉子来不及尖呼,已撞在剑尖上。噗的一声,剑尖刺入T的喉咙,虽不深,却吓坏了T。他向后仰去,血液喷溅,伤口不住地涌血。

    “你想做什么,你想做什么!”他一手捂着喉咙,一手向上撑开蛋壳。

    蛋壳的外层不均匀,有的地方厚,有的地方薄,薄的地方可里外透明,T可正视女汉子,女汉子也可看清楚他。

    “多么卑鄙的人呐。”T心中怒道。女汉子拿着砖头拍的地方正是蛋壳薄弱之处。还有那柄细剑也是,刺在壳表面脆弱的部分。“敢不敢放我出去,你我单打独斗。”T怒嚎道。怎奈,他的声音传达不到女汉子。

    女汉子我行我素,手一扬,砖头飞起,她的手落下,砖头再次拍下。梆!又是一记猛拍,大灰蛋弹跃,又被砖头压下。

    那个谁,对,是药美人,速来救我,help我。危急时刻,T想起了药美人,虽然他并不信任她。

    药美人笑盈盈地站在原地,看着女汉子拿砖头拍打大灰蛋。拍吧拍吧,蛋壳应该要碎了。

    她的一双徒弟惊恐地看着她们的小师妹,阻她不能,小师妹已将手擦破,手臂也是。好似不知疼痛。她们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师傅,她们尊敬的师傅怎么了,她们的小师妹又是怎么了。

    上官图护着他妹。盯着她侄女。侄女,再加把劲,拍那个大灰蛋。你的叔叔也看到了蛋中有个口喷鲜血的年轻汉子,把他卖到红颜阁似乎不错,还能小赚一笔。

    咔嚓!灰色的蛋壳又发出让T心悸的声音,别再响了,蛋壳啊蛋壳,你若是不能护住我,我命休也。我怎能死在蛋中,我要爆发,我不要沉默。T爆散出惊人的生机,喉咙上的创口也结疤。

    噗通,噗通,噗通。T的心脏急遽跳动,其内的双头虫也感知到寄体的心意。两颗脑袋一齐埋入鲜肉中。

    呼噌!

    死气瀑涌而出,裹定汉子。T眼眸微阖,“女汉子,你不仁休怪我不义。”T阴沉道。他的左臂陡地膨胀,坚石更异常。推,T的左手肘推向壳中的那截剑尖,向外推出。

    “哦哦哦,只要我愿意还是可以做到的嘛。”T喜道。剑尖被推出去了嘛。

    “汪个米的。”那只黑狗又在瞎比比了。T不禁脑门冒黑线。最讨厌狗了!T咬牙切齿,再一用力,成功地推出了壳内的那截剑尖。“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中!”T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再抬头,透过薄壳,T惊骇地发现他错了,错的离谱!不是他推出而是女汉子自己抽出去的。上官小红右手握定剑柄,左手抓着砖头。不喜无悦。

    T的心都凉了,包括心中的虫子。

    砖头都快拍死他,再加上红剑,他还能坚持多久。

    涌荡的死气亦随之消散。像是放弃了,T全身都凉了,各个部位。灰色的蛋壳也是,颜色更为暗淡,薄的地方更薄,厚的地方也开始变薄。

    人心薄凉。

    然而,T并未等到刺下来的剑或者拍下的砖头。上官小红提着剑,握住砖头,只是盯着蛋壳中的汉子。

    女汉子系统主动联系上官小红。“寄体,你真的想毁了你的灰骑士。白蛋选择了他,他却成了灰骑士,而非白骑士。”

    “是吗。”上官小红说。

    “寄体,你有何不满?”女汉子系统问。

    “灰骑士是什么?”上官小红问。

    “淡疼的汉子。”女汉子系统答道。

    “”上官小红。

    最淡疼的就要数你了吧,女汉子系统。上官小红认真吐槽道。还好女汉子系统没有发布随机的任务,都是些让人不想接受的任务,奖励都还是蛋。蛋你妹!

    “寄体。”女汉子系统道。

    “何事。”上官小红问。

    “寄体,不要忘了我。”女汉子系统说。

    “想舍掉你都难。”上官小红说。

    “拜拜了。很快就会给你新的任务。”女汉子系统说。

    “果然应该舍了你!”上官小红说。

    本应成为白骑士的汉子成了灰骑士。大灰蛋中的T忘了自己原本的身份,也不想再回到床主市。鞠川静香已死。

    觉察到女汉子不想拍死自己,蛋壳中的汉子放松身心,不再紧张。“哦。”T心道。“可能我魅力比较大,女汉子不想弄死我。”T无限喜悦。“静香,我的静香已死。没法子,我只能选择将她忘掉,重新开始我闪亮亮的人生。我拥有新的生命,前途无限光明。可也要从蛋中蹦出去!”

    T反而希望女汉子用砖头拍下,拍碎蛋壳。性命无忧,人总会想很多,生存是与生俱来的本能。

    “主人啊,为什么放过它。”契约方石中飘出来的黑狗问道。它和灰机·鸟布斯是一体的,鸟布斯先生不喜欢主人的新宠物,黑狗也是。上官小红的那粒红蛋,鸟布斯就很忌惮。蛋中孵化出来的东西,都为灰机所不喜。

    “你想怎样。”上官小红问契约方石。

    “主人说了算。”黑狗说。

    它有心吃了大灰蛋,上官小红不允。黑狗放弃了,围绕灰蛋飞舞几圈,倏地转回,投入方石中,滚动的黑烟也随之消逝,融入方石。

    契约方石缩小,缩小,躺在上官小红掌心。一闪而逝,飞回生命之海。江山美人图上空站立着一人,她伸手招来契约方石,“如何了,那颗白蛋。”

    “女王,那是灰蛋。它涂灰了自己。被死气浸染。”契约方石中的黑狗答道。

    “管它呢。”雨桐说。

    她抓着契约方石,没入残图。

    江山美人图忽起忽落,长有百丈,宽有五十丈,山光水色,交相映织。

    “残图,残图……”

    雨桐说。

    空山新雨,雨中有桐,有凤来仪,桐不栖凤。

    较之体内尚且安稳的生命之海,上官小红的心情却不好。收起契约方石,她提着剑,也没离开灰色的蛋。蛋中的汉子放松下来的心情旋又紧张。“怎的,非要弄死哥不成吗。”T小声道。

    灰色的蛋壳随着他的呼吸而收缩膨胀。薄厚不均匀的蛋壳陡地匀称,隔绝内外的视线。上官小红看不到T,蛋壳中的汉子也看不到女汉子。

    药美人走了过来。“为什么放弃了。”她问。

    “不。”上官小红说。

    “他还需要吃药。”女汉子补充道。

    “嗯嗯,我需要吃药!”蛋壳中的T喜道。药美人塞给蛋壳的药实在是太美味了。让人难以忘记那滋味。

    “药美人前辈,我也需要吃药!”上官图拉着他妹妹的手,亦步亦趋,随后赶至。药美人高价卖给中年汉子的药也被大灰蛋吞了。

    “价高者得之。”药美人说。

    “只要能抱媳妇,我愿付出。”上官图道。

    他们成交了。

    上官小红也没多说什么。她小叔也不是钱多人傻的中年汉子,大概有他的打算。

    药美人同上官图说话,她的一双妙目却盯着上官小红的那柄细剑。小红左手一晃,红色的油纸伞凭空出现,她将细剑送至伞柄,一没而入,归位一体。

    “想要吗?”

    “嗯嗯!”

    “不给。”

    “”

    药美人很无语。

    也不消吩咐,自然有侍女打扫满地狼藉。至于药美人的三个徒弟,大师姐、二师姐像是盆景,小师妹双臂渗血,双手也是。

    “可以了。”

    药美人忽道。

    也不知道是对侍女说的,还是讲给小徒弟听的。侍女们退下,而小师妹也不再擦拭她自己渗血的皮肤。

    “小叔,我带着丫丫先离开了。”上官小红说。

    “啊,不要!”上官图拦住了他侄女。

    侄女,强壮的侄女哟,我们要共进退。不能把你生病的叔叔丢在药府。我们不是和睦的一家人们!我的青欧巴可是你爹啊。看在你爹的份上,你也要待在这里,等待药美人前辈赐药。上官图释出的斗气,横亘在女汉子前方,阻去她的近路。

    上官丫丫也不知在想什么。任小红牵着她的手。

    身体没坏就行。上官图暗道。

    “药美人阿姨。”上官小红看着药美人。

    “你真的不带回去,这颗灰色的蛋。”药美人左手按着蛋壳,食指叩击着,咚,咚,咚。随着她的叩击,蛋壳的裂纹迸出一缕缕死气,时断时续。

    “你也看到了,蛋里面是一只米青壮的汉子。”上官小红说。

    “我饲养过的小白脸多得数不过来。”药美人说。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开始培养女徒。他们还有她们的功能差不多,玩物。药美人送出的药粉冲进蛋壳的裂纹,洒在汉子T的脸上。

    “药粉有些辛辣。”T伸出舌头,承接着药粉。

    女汉子终于要离开了吗,快快走。T在心里催促上官小红。

    “啊,这是!!”

    大灰蛋中的汉子遽地尖声道。

    药美人投食给他的粉面,是秘方,她收集的秘方。“喂养有活力的蛋也很辛苦。”药美人道。

    蛋壳裂纹迸出的死气急遽窜涨,灰光沉沉,几乎笼罩整片空间。

    “离开。”

    上官小红撑着红色的油纸伞,牵着丫丫,飘纵而出,避开上官图释出的斗气。“侄女,妹妹,等我一会。我还没取药。”上官图在她们身后大声道。

    “你原本的主人真的不在乎你。”药美人俯身,传音于蛋壳中的汉子T。

    “她离开了。”药美人接着道。

    “即是说,我想对你做什么都可。”药美人掬来一捧药水,蓝色的药水沿着她的指缝流进蛋壳的裂纹,浇灌在T身上。冲洗着他的身体。

    “何不跟在我身边。”药美人的声音在T的脑海中炸起。

    “就像上官小红讲的,你很米青壮。”

    “我怎会浪费你。放着你不顾。”

    “算了,你很快就会出来。在那之前……”

    药美人十指弹跳,咻,咻,咻!十根紫色的气带缠住大灰蛋,将它托起,纵向药池。咚的一声!大灰蛋掉进药池,沉了下去。大量的液体灌入蛋壳表面的裂纹。

    “”T。

    蛋中的汉子心情平静,蛋中灌满了水,他却可自由呼吸。

    “原来这个不知道年龄的女人相中我了。”T心道。“我的作用岂止是运动型。”

    吞卷扑荡的灰色死气散去,上官图还未离开。

    “一大大,二大大。”

    药美人呼唤她的一双徒弟。

    “在,在呢!”

    大徒弟紧张道。

    “师傅。”

    二徒弟欠身离开。

    “还是二大大聪明。”药美人笑说。然则,小聪明。我还是喜欢愚忠的女徒。药美人的手触碰一大大的脸颊。

    “为何这般紧张?”药美人温柔地问道。

    “没,没紧张。”一大大回道。

    “药美人前辈,我的药?”上官图紧张道。

    “二大大去取了。”药美人说。

    知我心者,谓我心忧,我心不复昔年。药美人的手离开她的大徒弟。

    看也不看失去右眼的三徒弟,当她是废品。可丢可不丢,丢了是为了腾出地方与名单,不丢是为了安抚她的两位健全的徒弟。

    “先回去补觉。”药美人翩然离开。

    待到她离开,上官图左等右等,等不到二大大回来。他对一大大说:“这位姑娘,你愿意加入我侍女成立的贫乃联盟吗,我愿意做你的引荐人。不收钱。”

    “你看我像是乃贫之姑娘?”一大大不悦道。

    “有备无患吗。若是哪天你的那啥贫了,随时可来找我,我引荐你加入贫乃联盟。若是我再年轻些,月匈大肌再小些,我也会加入小红的贫乃联盟。”上官图自说自话。

    “你的药来了。”一大大指着二大大对上官图说。

    “药到病除。”上官图笑道。

    “你也有病啊。”上官图神秘兮兮地对一大大低声道。

    “”一大大。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