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岛冴子左眼中的血茧由双头虫幼虫所结。大灰蛋中的汉子T,他的心脏中亦蛰伏着另外一只双头虫。

    既然可用幼虫饲养学姐左眼中的血茧,上官小红心想,同样的法子是否可用到T身上。药美人也主动地将那两只幼虫推送给小红。

    姑且算是为了鉴证女汉子的想法。上官小红也不想伤害学姐,灰色蛋壳中的那个汉子,小红和他不熟,只知他身体里也有双头虫。

    灰色的蛋壳抛卷出的光线缠住两只双头虫幼虫,像是鲨鱼嗅到了血的味道,疯狂扭摆,光线劈甩。那些细若发丝的光线避开上官小红,视她为空气,也可说是敬畏着女汉子。

    轰嘭!

    死气飙舞,横扫四方,离心甩开那些靠近它的侍女。

    “呀呀呀!”

    “啊!!”

    “啊!”

    侍女们像是风中的柳絮,难以维系。药美人的三个徒弟,一大大、二大大、三大大分别出手,护住那些坠落的侍女。

    药美人不作声。看着女汉子,看着那颗灰色的蛋。那蛋和双头虫之间有什么牵连?药美人揣度不透。之前,两只双头虫幼虫飞来飞去,也围着大蛋飞舞,却也没见到它们起争执,同蛋起争执。“时机未到?还是说,蛋在等待上官小红。”药美人收起绣帕,青葱似的玉指捻着一缕香烟,烟霭缓缓升起,凝而不散,飘向爆纵的灰色死气。

    刺啦!刺啦!刺啦!飘荡的烟霭吞噬着死气,数百道细密的电流激攒,紫光电舞,煞是好看。上官丫丫抬头望向纵舞的烟霭紫电,也学着药美人搓捻手指,然则,什么都没发生,丫丫只觉两根手指摩擦得好疼。

    药美人朝上官丫丫嫣然轻笑,啵,一道紫烟向丫丫飞去,凝聚在小丫头的两指的缝隙中。“继续。”药美人对上官丫丫说。

    “真的可以吗!”上官丫丫喜道。

    “可以。”药美人笑道。

    “那我要搓了!”上官丫丫迫不及待地尝试。搓捻两根手指缝隙中的紫烟,哧哧哧!烟雾蓬然,向上飘出,缭绕抛悬。

    “小红,小红,你看!”上官丫丫向女汉子展示她的成果。小孩子心性。得到玩具、没死,想着向自己亲近的人炫耀。

    药美人长袖卷舞,缠住上官丫丫,“不能过去,我不是讲了吗。要听话。”药美人说,她将丫丫拽了回来。

    上官小红待在散溢死气的灰色大蛋那边,女汉子可没事,丫丫则不行。药美人挺喜欢上官霸的小女儿,“上官霸能有这样的女儿,真是没天理。”药美人兀自叹息道。如今,上官家的上官金做尽荒唐事,可和他爷爷年轻时比起来,不可同日而语。药美人看着上官霸从正太成长为老头,唯一不变的是她自己的容颜。

    “师傅,你看他们做的好事!”

    药美人的大徒弟不悦道。

    满室狼藉,侍女也有轻伤,却忍着没有哼出来。药府的女人若是怕痛,讲出去会遭人笑话。

    “师傅,赶他们出去!药府不欢迎他们。”

    药美人的二徒弟同样不开心。先前对贫乃联盟盟主的好感付之一炬,她也不要加入那什么乃贫联盟,一群月匈部长不大的妞聚在一起,能有什么好事!抱团取暖,声讨大乃姑娘,荒谬也。二大大瞄了几眼上官小红。“月匈不平,何以做盟主,听说贫乃王的那什么要比盟主还要贫,她们双珠联璧,共为贫乃联盟的巨擘。”二大大很想见一见贫乃王阿瑟·潘多拉贡。

    唯有三徒弟事不关己,和平时的她迥然诡异。因为不需要擦拭蛋壳,小师妹拿着毛巾不停地擦她自己的手,都将皮搓红了,她还在擦手。

    “三!”

    一大大抢走三大大的毛巾。

    “三妹,你在做什么!”

    二大大同样注意到小师妹的异常之处。

    “是啊,我在做什么?”

    三大大冲着她的两个师姐笑了。笑容有些空洞,她的右眼开始冒血。遽闻,噗呲一声!小师妹的右眼珠子整颗弹射了出去,血溅如急流。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药美人的二徒弟失声尖叫。

    因为小师妹的右眼珠子弹在她脸上,黏着她的皮肤,还有温度。

    “师傅!”

    大徒弟亦急道。

    药美人奇怪地看着她的大徒弟、二徒弟,她们为何这样慌张,她们的师傅可是唐腊国的药美人。不就是她们的妹妹的眼球蹦了出去吗。药美人拈着二徒弟脸上黏着的那颗眼球,脸上的笑容不变。

    嘶嘶嘶嘶!那颗眼球想要挣脱逃出,却不能逃离药美人的两指。药美人捏定她小徒弟的眼球。“失败了。”她自言自语道。

    “师傅!”

    “小心,师傅!”

    一大大、二大大同时惊呼道。因为她们的师傅捏着的眼球飘散出数不清的红色血丝,缠住了药美人的手。裹在其中。

    “哦?”

    药美人不怒反笑。

    “也不算太失败。”

    她说。

    刷!

    药美人左手摄来一柄薄刀,她抓着刀,削向右手缠着的那层层血丝。噗,噗,噗!一片片血雾迸爆,缠定药美人右手的血丝轰然爆掉,畏惧着她左手中的那柄薄刀。转眼间,药美人的右手再无束缚物,可也鲜红怵目,满是血液。

    枯萎,药美人捏着的眼球迅速枯萎,像是失去了水分。干瘪而又丧失了生机。

    “只能给我带来这点惊喜……”

    药美人弹指,射出那颗枯萎的眼球。蓬的一声,干瘪的眼珠子激撞在光滑的墙壁上,散裂开来,贴着墙壁滑下。

    只是一瞥小徒弟,药美人再不将她放在眼中,不,是不放在心里。小徒弟已被她除名。失败的徒弟啊,我们师徒之间的缘分尽了。药美人取出绣帕,擦着右手上粘稠的血。

    “三妹!”

    “三妹!”

    大师姐,二师姐,小师妹的两个师姐围住了她。“师傅,三妹她怎么了!”一大大不解道,她语中带着颤音。好奇怪,师傅不是最疼三妹吗,她对她做了什么!师傅在做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她为什么这样做!

    二大大拉了拉一大大的手,掐了她一下。二大大也在发抖。两姐妹惊慌地不知所措。有些无所适从。药美人拈着小师妹眼球时,她在笑!

    像是第一次认识熟悉而又陌生的师傅,一大大、二大大不敢再向她们的师傅看去。三大大,她们的小师妹的右眼窝也不再喷血,没了眼球,空洞洞的,很是可怖。奇怪的是,小师妹一动也不动,既不痛苦也不怨恨,无动于衷,对发生在她身上的一切无动于衷。

    “放开我。”

    三大大的声音幽幽升起,她甩开一大大、二大大的手,拿着毛巾继续擦拭她的手,用力地擦,不停地擦,直到擦破了皮,磨出血。还不停止。

    上官丫丫不知道是因为受到了太大的刺激还是已经蒙掉了,她双目失焦,还在捻着两指缝隙中的紫烟。烟霭渺渺,像是碎云,又像是张牙舞爪的怪兽。

    呼!

    上官小红迅步而来,飘至上官丫丫身前,将她护在她身后。

    上官图也赶了过来。比之那颗灰色的随时都会破裂的蛋,中年汉子更关心他妹妹。他老纸上官霸若是知道丫丫受伤或者吓傻了,他会拆了上官图的骨头。不知为何,上官图就是有这样的念头。中年汉子奇怪地盯着他的小妹,也如陌生人。不如说本来就是陌生人,离开很多年,忽然出现,让人不知如何接受。

    还好是妹妹。上官图甩去脑中的种种杂念。中年汉子相信,若是他和他的三位兄长知道他们还有弟弟,定会不择手段除掉他。

    上官小红盯着药美人。

    “看啥?”药美人向上拢了拢头发。

    “药美人阿姨。”上官小红左手摊开,在她手心放着一个青草编织成的笼子,笼中关着五只双头虫,幼虫,有雄有雌,尚未开翅,很幼的虫。

    “哦。”药美人取走上官小红掌心安放的那个小笼子。她的手指摩拭着青草,触之温润,未见过的草。药美人对笼子、双头虫幼虫均很感兴趣。

    不禁忽略了她的三个徒弟,不,只剩下两个徒弟了。一段时间后,大概还会剩下一个徒弟,也许一个也不剩。美丽的东西总是那么脆弱。药美人心怜道。

    铮的一声,上官小红抽出伞柄中的红色细剑。提着剑,她向那颗灰色的蛋走去。上官图护住他妹妹,注视着他侄女。

    “蛋中有什么呢。让我强壮的侄女念念不忘。”上官图暗道。

    立定。

    上官小红站在灰色的蛋前。

    蛋壳抛舞的光线收了回去,壳上的裂纹密集的让人生厌,像是本来就有这些纹理。锵!上官小红剑指灰蛋。

    嗵!嗵!嗵!

    灰色的蛋晃动着。死气内敛,不外放。像是在积聚怒气,又像是在低声啸吼,恐吓着来人,它难以忍受女汉子带给它的震慑。不在蛋中沉默就在蛋中死亡。

    蛋壳中的汉子T已然和灰蛋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薄了。

    蛋壳变得薄了,近似透明。上面的纹理还在。

    对视。

    透过薄薄的蛋壳,上官小红和蛋壳中的汉子对视。蜷缩着的T凝视着上官小红,他心脏中的双头虫不安地跳跃着,狭小的空间让它没有多少爬动的余地。

    张张嘴,T朝着上官小红述说着什么。

    上官小红不闻不问。

    蓦地!

    她一剑刺出。

    咔锵!

    红色的细剑刺在薄薄的蛋壳上,蛋壳向内凹陷,剑尖深入,几乎触碰到蜷缩着的T。

    渗血,蛋壳开始渗血,剑尖刺破了蛋壳。

    蜷缩着的T终于害怕了,他向里面挤,逃离红色的细剑,剑尖释出的红芒刺得他心神难安,畏如蛇蝎。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