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从云,虎从风,汉子谁没有蛋。上官图长喝一声,摆出潇洒的姿势,注定那颗爬满裂纹的灰色大蛋。好犀利吖,这蛋也没得治了。上官图不敢掉以轻心,他用心以及身体确认过灰色的蛋很坚强,很好。

    不再释放死气,灰色的大蛋似乎要裂开了,可是围观的姑娘、中年汉子瞪着它很久,那蛋岿然不动!气拔山兮蛋不碎。

    “我等的白菜梆子都凉了!”

    药美人的大徒弟一大大怒道,她本矜持,然辄心情大起大落,实在是太刺激了,小姑娘不禁怒火滔天,冲着那颗灰蛋咋咋呼呼。

    药美人的另外两个徒弟,二大大、三大大和她们的师姐抱有相同的念头。姑娘们怒啊,那颗蛋敢不敢蹦出个东西来,什么都好。

    上官小红知道那颗灰蛋里面包着一条汉子,是T,床主市遇到的汉子。死气是怎回事?里面的汉子释放出来的,还是蛋中有变!上官小红撑着伞向灰蛋靠近。

    咔!咔!咔!灰色蛋壳上的裂纹愈来愈密集,似在应和女汉子的脚步声。上官小红不以为意,右手却扣住伞柄下方的剑柄,随时可抽出藏于伞柄中的红色细剑,刺透那只不详的大灰蛋。

    “小红,等等我!”上官丫丫也要跟上去。她还未起步,已被药美人拦下。“小姑娘,你侄女不希望你跟着她。”药美人说。

    “哦。”上官丫丫应了一声,按住好奇心,期待着上官小红劈开那蛋,放出蛋中藏着的兽。难道是皮卡丘,黄的耗子?丫丫胡乱猜道。

    上官小红数着蛋壳皲裂的次数,共响了七十三下。最后一步迈出,女汉子来至灰色蛋壳处。蛋壳的碎裂之音戛然而止,也不再晃动,安静地趴在地上,就像是没了生气,死物。

    “女汉子系统。”

    上官小红直接和她随身携带的女汉子系统对话。

    “寄体。”

    女汉子系统的没有感情的合成声音响起。

    “上次你交给我的那粒蛋,它吞了一个年轻的汉子,现在蛋壳皲裂,那汉子似乎要出生了,他一出生就能,好神奇。”

    “寄体,你想表达什么。”

    “里面蹦跶出来的该不会丧尸?”

    上官小红不确定道。

    “是骑士。臣服于你的骑士。”

    女汉子系统回道。

    丢下这句话,女汉子系统很不负责地切断了同上官小红的对话,不再回应女汉子的呼唤。就是那么任性啊。

    “既然女汉子系统都说了蛋壳里面包裹着的是骑士,我……”上官小红踢了一些皲裂的灰蛋,蓬!蛋壳并未爆裂,裂纹犹在。

    “搞什么?还不出来。”上官小红抬脚,欲再补上一脚。

    盯。

    盯。

    盯。

    十几双眼睛在女汉子身后盯着她,上官小红压力倍增。姑娘们,含蓄些,不要那么直接地盯着我看。上官小红忍着没下脚。因为药美人的第三个徒弟,端着盆拿着毛巾,小碎步跑了过来。毛巾蘸水,三师妹擦拭着满是裂纹的蛋壳。尤其是上官小红的下脚处,小师妹擦的尤为细心。

    “你在做什么?”上官小红问。没看到蛋壳要碎了吗,不要做无用之功。

    “你管我啊。”药美人的三徒弟自顾自地擦着蛋壳,裂纹中溢出丝丝灰色的死气,填堵住缝隙。

    “三,放弃吧,蛋孵出鸟,蛋壳的使命也算完成。你还擦那蛋壳作甚。”一大大说。

    “是啊,三妹。你不用特意在师傅面前表现。师傅知道你最勤快。”二大大说。

    “我在做师傅交代我做的事情,照顾蛋,保持湿度、温度,不让蛋受潮、受污。”三大大继续手头的工作,细心地擦拭着蛋壳上的裂纹。

    咝,咝,咝咝。灰色的死气避让,没有灼伤三大大的手。灰色的蛋像是和小师妹建立了某种联系,是信任亦或是依赖。

    淡定下来的上官图,扯开步子,猱身而上,中年汉子还在记恨灰蛋很硬,咯的他身体不舒服。身体若是不爽,上官图就会生气,就要啃骨头。“你吃了我的药,又让我淡疼。两笔账一齐结算。”

    上官图翻手斩出一记气刀,呼啸着扫向灰色的大蛋。

    药美人的三徒弟眼瞅着气刀斩来,她挪了挪,不让气刀斩中她自己。至于伤了蛋,不关她事。

    蓬!光屑迸舞,一簇簇死气应时窜起,攀延在蛋壳的裂纹中。

    “够硬朗。”

    上官图双臂放在背后,走进灰蛋。倏地,他的大蛮腰向前探去,上身向下倾斜。“啊呜!”中年汉子的樱桃大嘴张开,咬向大灰蛋的蛋壳。

    没有鱼丸,没有米线,最重要的是没有骨头。那只好啃蛋壳补充钙。

    上官小红、上官丫丫都没拦着上官图,放任他做他喜欢做的事情。咔,咔,咔,咔!上官图满嘴的好牙在蛋壳上啃着、叩击着,可有裂纹的大灰蛋没被上官图啃坏。

    洒家不开心,上官图不开心。若是抱着他媳妇,他也不可能像现在啃得那么起劲。“我尽力了,为何得不到想要的结果。”上官图收起初心,不再折磨他的牙齿。

    嘭的一声脆响,上官图的脑袋砸在了蛋壳上。

    蛋壳无事,中年汉子的脑袋大概也没事。

    “小叔,玩够了没?”上官小红问。

    “侄女,这蛋欺负我。”上官图说。

    “让一让,让一让。”药美人的小徒弟挤开上官图,用湿毛巾继续擦拭着蛋壳,尤其是上官图啃着的那片区域。

    “我不管蛋中有什么,它既然喜欢吃我的药。”药美人笑了。招手唤来三位侍女,“去,将治疗不X不O症的药取来,再取几百丸我新研制的药。”

    “是。”

    “是。”

    “是。”

    三位侍女退下,去取药丸。

    “你喜欢吃药,我给你药吃。”药美人注定那颗大灰蛋。她一手建立的药府最不缺的就是药。量大从优,包批发,暴皮过长。

    上官小红和他叔叔站在一旁,看着三大大继续擦拭大灰蛋。不多时,抬着药鼎的侍女走了过来,她们按照药美人的吩咐,哗哗,哗哗!将药鼎中的药粒倒向灰色的蛋。

    恍若柳条抽动,灰蛋抽出一条条灰色的光线,攫住倾泻而下的药粒、丸子,悉数收下,不放过任何一粒药。

    药美人给多少药,灰蛋接手多少,统统吃掉。

    “当它是药匣子?试药的活鼎?”上官图忖道。

    “药美人阿姨,还要再麻烦你。”上官小红说。她的视线停在药美人身前飞舞的两只双头虫幼虫上。

    “拿去。”

    药美人拂袖,立有香风旋起,送两只幼虫至女汉子右手。上官小红摄取两只幼虫,反手一拍,将幼虫按向灰色的蛋壳。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