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了很多药丸的大白蛋像是喝醉了般东摇西晃,那层光膜犹自保护着膜内的大蛋。

    药美人的大徒弟、三徒弟同时出手,她们要将中年汉子上官图拉扯下来,丢到地上刮一刮,讲笑的。

    “不要伤害师傅的蛋!”

    药美人的三徒弟怒道。

    “手下留蛋!”

    药美人的大徒弟同样喝道。

    紧要时刻,她们也管不得许多,师傅的蛋更重要!

    见翔有血光之灾的三徒弟在下面为两位姐妹打气,“大姐,三妹,好样的。你们是药府的骄傲。阻止那只疯狂的中年汉子!不要让他伤害师傅的蛋。”

    上官图出手也有分寸,那些围上来的侍女被他敲晕,投向地面。不多时,地上人堆人,堆起高高的人墙。

    一大大祭出三口刀,蓦地喝道:“扎你三刀,问你怕不怕!”

    咻,咻,咻!三口刀纵劈向上官图。

    “大姐,我只会端茶倒水。师傅也没给我趁手的兵器。”三大大说。她手中捧着茶盘,盘上放了三只茶杯。“人生就是由一个个悲剧组合而成。送你三只杯子!”小师妹赞掌拍在茶盘上,轰!茶盘飚射而出,那三只杯子去势更快,脱离茶盘,也撞向上官图。

    三口刀,三只杯子。

    乍见,上官图左手抓向自己的上衣,嗤啦一声!中年汉子撕掉了他的左边乃大肌上的布料,显出他的月匈大肌。“哈哈哈,看我看我看我啊!”上官图啸道。

    轰!

    沸热的斗气爆散四射,冲刷着方圆十数公尺的空间。

    上官小红向她的小叔瞅去,那只怪蜀黍的面容有些不真切,气流扭曲了空间。

    蓬,蓬,蓬!

    噗蓬!

    三口刀、三只茶杯陡然迸射飞窜,不能靠近上官图。中年汉子释出的沸热的斗气冲撞开了那些射来的兵器。

    上官丫丫蓦地想道:“上官霸那个老头动不动就撕他自己的衣服,我的四欧巴也是!他们还真像!我也是无语了。还好,小红她老豆不那样。”上官青很自律,不会当众撕开他的衣衫。很好的中年汉子。

    “我是病人,我可以无理取闹!”

    上官图踩着热浪,虎步而行,朝着光膜包裹的大白蛋进发。呼!他再拍出一掌,气漩冲滚,截去大白蛋的前路,不让它再逃。“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上官图双臂一展,状如凶鸢,面容狰狞。

    上官小红道:“药美人阿姨,你还不出手。真要让我的小叔毁了你的蛋。”

    药美人逗着两只双头虫幼虫,她道:“不急。”

    上官小红道:“哦。”

    空中,上官图纵至大白蛋后方,中年汉子的大大的腿高高抬起,一点也不担心裤子会开叉。“喝啊啊啊啊啊啊啊!”上官图喝道。

    “不可!”

    “8要伤害师傅的蛋。”

    药美人的大徒弟、三徒弟惊呼道。

    砰的一声巨响,中年汉子上官图的巨腿劈在白蛋外的光膜上,光膜急遽压缩,几乎贴着蛋壳,光膜爆散出一团团的死气,向外喷涌。

    “嗯,这是?”

    上官图向下压腿。

    轰隆!

    大白蛋连同其外包裹着的光膜遽地向下坠落,去势如电。气浪迸爆,摧撞开下方堆叠的人墙。

    嗵噗,光膜爆裂,死气外泄,缭绕舞动。那颗白蛋的颜色变了,是灰色,被死气涂染成了灰色。望之不详。

    药美人的三个徒弟掩鼻退开,不愿靠近散发着死气的灰蛋。

    上官丫丫双目注定那颗灰色的蛋,鬼使神差般挪动脚步,向那蛋走去。

    嗡!

    银色的气芒迸舞,一条红色的棍子挡住了上官丫丫的去路。

    上官小红站在丫丫身后,左手按着丫丫的脑袋。“不能靠近它。”上官小红说。

    丫丫的双臂还在舞动,却动之不得。灰色的死气遽然暴涨,腾啸着冲向上官小红这边。“你不是在怕我吗?”上官小红拨动丫丫的脑袋,将她塞到自己身后。横棒身前,上官小红睨着那颗灰色的蛋。

    “呀呀,咩咩,喋喋。”缠在小红左臂上的沧井兽冒出脑袋,亦注视着那颗灰色的蛋。

    滋滋滋!像是滚油迸炸四溢,涌扑向上官小红的灰色死气飚射乱窜。女汉子身后的小姑的眼神恢复清澈,同沧井兽一样,丫丫也向那颗灰色的蛋望去。

    “啊哈哈哈!”上官小红她叔叔从天上掉了下来。他双腿劈大叉,压砸向地上安置的灰色的大蛋。“小样,敢不敢跟我比一比谁的那啥玩意比较坚强!”

    “”上官小红。

    “”上官丫丫。

    叔叔四哥,你的节操掉了。

    在上官小红、上官丫丫的注视下,上官图那条中年汉子力压千钧,嘭的一下,砸劈灰色的大蛋。死气翻滚,上抛而出,中年汉子还有那灰色的大蛋被灰蒙蒙的气浪遮掩,外面的人看不真切。

    药美人的三个徒弟走向她们的师傅。“师傅。”、“师傅为何如此淡定。”、“师傅你的蛋就要被毁了。”三个徒弟你一句我一句道。

    “是吗。”药美人不怎么在意。

    药美人也在等待,等着云开雾散之时,再见好蛋。

    红色的棍子化为油纸伞,上官小红撑着伞,站在原处,不让丫丫靠近灰蒙蒙的死气、淡疼的中年汉子、灰不溜秋的蛋。

    “啊哈哈哈,我赢了!”

    陡闻灰色的死气内传出中气十足的暴喝声。

    轰蓬!

    死气倏地荡开,被上官图释出的斗气冲散开来。上官图双腿依旧压在灰色的蛋壳上,双手作“YEAH,俺赢了”的姿势。

    “四哥好帅!”

    上官丫丫鼓掌道。

    “嗯嗯,我知我知。”

    上官图面不变色。

    上官小红眸光散溢着虚电,有花开花落之象在她眸中交叠呈现。丫丫是没看到,小红却看出端倪。她的小叔在强颜欢笑。淡疼不,女汉子很想问她叔叔。

    上官图不是不想站起来,从蛋壳上站起来,做不到。真淡腾呐!上官图心想道。不能在妹妹以及侄女面前丢人,这般作想,上官图脸上挂着的笑容更甚。“啊哈哈哈,我是上官图!”

    药美人带着她的三个徒弟强势围观上官图还有他腿下的那颗灰色的大蛋。

    忽闻,咔嚓!灰色的蛋壳裂开一道细纹。

    上官小红、丫丫、药美人视图同时望向那颗蛋。要出现了吗,蛋中之物。压着灰蛋的上官图也很震惊,哎哟,洒家难道真的压碎了这颗很坚强的蛋!忍不住向下望,上官图盯着蛋壳上的裂纹。

    蛋壳上的纹路越来越多,交错横纵,遍布整颗蛋。

    上官图立即跳下去,可不敢再呆在蛋壳上,里面钻出来什么东西,要是损坏了他的那啥玩意,他可就真的很无奈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