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图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用充满爱的眼神注定药美人。“美人前辈,救我,我的下半身的幸福就靠您了。您懂的,那日青府一别,您对我的大欧巴、二欧巴、三欧巴讲了很多金口玉言,然而轮到我时,您什么都没说。我知道我一定是病了。你不忍心告诉一个病人他病得很重,才隐瞒下这件事。从从这事来讲,您的医德让我感激涕零。啊哈,请接收我的膝盖。”

    药美人极为无语地盯着上官图。上官家的老四肿么啦。这是肿么啦,他难道真的有病?下面的幸福是什么,难道他和他媳妇的那种活动进行的不顺利了吗?哦,他确实需要吃药。毕竟,我为他爹配过很给力的药。药美人不住点头,美目闪烁着智慧的光芒。“我有药啊。”药美人笑道。

    “嗯嗯!”上官图感激道。“是的,药美人前辈。您有药,而我需要吃药!我们简直就是为了彼此而存在的。原谅我这样描述。我实在是不知怎样形容见到您之后的愉悦之情。前辈,给我药。”

    特么的这孩子多乖啊!药美人暗道。她自觉地忽视了上官图是一只中年汉子,因为她的年龄更大,比上官图他爹的年纪还有悠久。在药美人看来,上官图就是孩子,乖孩子。要比老三上官青卡哇伊多了!上官青,人如其名,丫的就是愣头青,药美人再次给上官小红她爹安了名号。

    咻!

    药美人的指尖旋起一股香风,如那绕梁三日不绝的余音,带给上官图莫名震撼。

    “前辈,请赐予我药丸。”上官图恭敬道。

    “给了!”

    药美人手指勾动,那股香风飘向前面侍女提着的药篮子,攫住一粒药,退了回来。药美人捏定那粒药,玉容绝代,“我感受到了身为医者的崇高使命,上官图,接住。”

    蓦地一弹手指,药美人弹出那粒药。药香氤氲,飘散在空气中。上官图喜笑颜开,“媳妇啊,今晚,我们要大战几百回合呐。啊哈哈。”心里美滋滋,樱桃大嘴张开,上官图吞掉了那粒药。

    甫一入喉,顿觉清凉。整个汉子萌萌哒。上官图手舞足蹈,斗气纵散,溢出体外。“好有感觉,我要上天啦。”踮着脚尖,上官图重跃而起,离地一公尺,他手臂挥动,“啦啦啦,啦啦啦,我吃药啦!我的病能治!”

    药美人的三只心爱的女徒弟,一大大、二大大、三大大均用诡异的眼神瞅着天上蹦跶的中年汉子,姑娘们擦,多么奇异的汉子,当真是上官家的汉子呐!

    较之上官小红、上官丫丫,上官图更显奇葩的旋律。他哼唱着不成调的歌,想来,应是继承了其父上官霸的霸道歌喉,又是一条好汉,他是歌手他怕谁,家里没点后台,都不好意思上台呐。

    “二啊,三啊,你们如何看待那个活蹦乱跳的汉子?”一大大问曰。

    “唔,不好说。”二大大言辞闪烁道。

    “难以理解的中年汉子。他受到什么刺激了?师傅,师傅,你刚才给他吃的那粒药分明是治疗姑娘那啥不调的药丸!”三大大小声道。可不敢当着上官图的面讲出来,喂喂,响声,你这是月那啥不调。

    你那么喜悦,我也就放心了。药美人也很满意上官图吃药后的表现。医者,父母心也。治疗好患者才是医者的本愿。“我真是大大的好人。”药美人喜道。

    “”三大大。师傅,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

    药美人的二徒弟、大徒弟没听到她们在讲啥,只要上官图开心就好。

    上官小红已经走到那粒白蛋那边,围着那蛋转圈。“哦,似乎又变得更大了,这蛋。”小红说道。

    上官丫丫跑来老去,追赶着飞舞的蝴蝶,都是药美人抓来的异种,名贵的很。

    上官图终于从天上掉了下来,他披头散发,豪气顿生,激突的心情不知如何解释。总之很好很河虾。“真想回家去抱媳妇。”上官图说。

    “老四,药不能停,必须按时吃。当然,是药三分毒,也不能乱吃多吃。你知我什么意思吗?”药美人嘱咐道。

    上官图再拜道:“我知我知。药美人前辈,再给我几千粒刚才那样的药丸,我若是饥了,随时抓一把塞到口中,嚼着吃,吃着玩。很甜啊,药丸。”

    “麻蛋,几千粒!”三大大惊骇的话都不能讲的流畅。中年汉子,不带这样玩的,小心你真的吃出病来。

    三大大正要提醒她师傅,药美人已经吩咐侍女,“给他打包两百颗刚才的那种药丸,一颗也不能少,我们店大不欺人,价格公道,童叟无欺。老四,记得付账,还有,别玩了给咱送一个表彰用的彩旗。你懂的。”

    上官图喜道:“那是自然。”

    “师、师傅呀!”三大大再难安定,不能酱紫!你太过分啦。三大大决定纠正她师傅的过错,也不能明着讲,有损师傅的英明,提示,得给师傅一些善意的提示!三大大不住地向药美人眨眼、摇手什么的。

    药美人以绣帕掩面,装作不知道她的小徒弟在做咩。不要搞事,小三,你知道后果。药美人左手抬起,手指舒张,一只蓝色的蝴蝶落在她指甲上。引得上官丫丫跑了过来,“给我,给我,是我的。”丫丫想要拈走那只蓝色的蝴蝶。

    “美丽的东西总是那么的脆弱。”药美人玉指弹动,激起一抹香雾,裹住蓝色的蝴蝶,凝固其中。“送给你了。”药美人将凝固在香雾中的蓝色蝴蝶赠与上官丫丫,就像是琥珀石中藏着一只蓝蝶。

    还在挣扎,蝴蝶却飞不出那团香雾。雾也不散去,数天后才会消逝,其间,蝴蝶还可存活。待到雾消之时,也是它命运终止之刻。

    上官丫丫捧着那团香雾,盯着其中的蓝蝶,将铃铛的事抛诸脑后。

    三大大很是不悦,那些飞舞的蝴蝶都由她照顾,师傅她老人家只负责抓来,后续的工作均由三个徒弟完成。药美人曰:各司其职。实际上是偷懒。

    一大大、二大大并不觉得残忍。就像她们师傅说的,美丽的东西总是那么的脆弱。将它们最美的时间留在自己身边才是对它们的仁慈。“这位小朋友。”二大大笑着说道。

    上官丫丫无视二大大,她可不是小朋友。那团球形的香雾,里外通透,有数不清的气孔。蓝色的蝴蝶在内,不会窒息而亡。

    二大大想要加入贫乃联盟,她打算从上官丫丫身上着手去做。这位小朋友可是贫乃联盟盟主的小姑。二大大看似大大咧咧,性格外向,可也是骄傲的主,拜入药美人门下,更是风光无限,享受诸多关注的目光。前来拜会药美人的来客,大多对三姐妹异常客气,言辞多带奉承。

    上官丫丫的爱理不理让二大大有些光火。没礼貌的贫茹姑娘。二大大心中不快道。

    算了,还是去问当事人。二大大走向上官小红。“贫乃联盟的盟主在干啥!”二大大吃了一惊。只见上官小红取出她的那粒红蛋,红光彤彤,绽放霞芒。“大,大,大!”她接连喊道。那粒红蛋还真的变大了,化为一条棍棒。

    抓着棍棒,上官小红注定眼前的那颗很大的白蛋。

    她该不会想一棍子打下去吧!二大大心道。没可能的,师傅还在看着,上官小红再怎么说还是客人,不应毁坏主人的蛋。

    嘭!

    红色的光屑迸爆,女汉子真的一棍子砸了下去,砸在那颗很大的白蛋上。那蛋摇摇晃晃,向后滚了出去。

    “”二大大极为无语,艾玛,这都是什么事。我们平时小心翼翼地照顾那颗白蛋,生怕磕着碰着它,弄坏它,师傅她老人家更是精心呵护,万般嘱咐,药府上上下下不敢乱碰的白蛋被女汉子用棍子砸了!

    药美人的二徒弟目光呆呆,以至于不知说什么才好。她的小师妹三大大风一样地奔了过去,直接朝着白蛋冲去。“不要!你不能砸它!”三大大惊骇道。有没搞错,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青府的那株奇葩!

    还在滚动,那颗白蛋滚得远远的,远离女汉子。“哎哎哎,它怎么能自己跑!”三大大惊道。“大姐,二姐,师傅,你们看你们看,那颗大蛋能自己跑路!”三大大指着那蛋说道。“我没骗你们,刚才擦拭蛋壳时,它真的踢我的脸!”

    三大大的惊呼引起在场诸人的重视,药美人亦向滚动的白蛋觑视。适才,上官小红以棍子砸蛋之时,药美人洞若观火,没有阻止而已。是上官小红将那颗白蛋送给她的,由她打破,也无关紧要,再向她索取新的蛋就是了。

    “不是死蛋。”

    药美人最终确认道。

    “它好像很害怕上官小红。”

    药美人瞄着女汉子。又望向那颗蛋。

    “你在弄啥嘞,侄女。”

    上官图也凑了过来,他接过侍女递给他的限量版药篮子,篮中盛放着很甜的药丸。吃了也不会有副作用,可当糖果。药美人并不会真的给上官图那什么月那啥不调的药。

    “我什么都没做啊。”

    上官小红手握棍棒,显得很无辜。好似方才的那一棍不是她砸下去的。

    “不可唐突了药美人前辈。”上官图严肃道。他掀起药篮子上覆盖着的绸布,盯着一颗颗药丸。“真好,我的病有药可吃。”

    滚来滚去,那颗很大的白蛋不再安定,像是冬蝇般没头没脑地乱撞,极没方向感。磕磕撞撞,不知撞到了多少屏风、药架、桌子等,满地狼藉。可那大蛋还没停下的迹象。

    能滚多远就滚多远。大蛋继续滚。

    药美人的大徒弟一大大盯着上官小红,不让其再次砸击那蛋。二大大、三大大一齐行动,追赶大蛋,让它安静下来,别再捣乱。

    上官丫丫把手中的那团香雾塞给上官小红。“真好玩,真好玩。算我一个,也让我去追赶小红的白蛋!”

    “不,那是药美人阿姨的蛋。”上官小红别有深意道。她自动忽略丫丫,看向药美人。女汉子口中的阿姨,锦帕掩嘴轻笑。

    她左臂扬起,三指併起,徐徐拨弄,搅得气流漾动,分出两道色的气芒,疾射而去。

    上官小红的目光随那两道蓝线游弋,向着远处飘去。嗡,嗡,嗡,窸窣的振翅之音,是双头虫的幼虫!它们薄薄的羽翅扇动,震得周遭的气流起伏晃悠。而药美人释出的两道蓝色气芒掣开那起伏晃悠的气流,钻入双头虫的腹部。

    登时,两条双头虫爆散出幽蓝色的滢光。药美人口唇翕动,像是在召唤什么。两只双头虫幼虫倏地掉转方向,向药美人疾飞而来,蓝莹莹的碎光膨胀、收缩,忽大忽小。

    药美人也知上官小红所为何来。小红送她两条异虫,药美人从未见过的双头虫。可有一点不美,两条幼虫都是公的,8能繁育后代。药美人严重怀疑上官小红是故意送她两条雄从,就是为了让它们搞背断山之情。

    飞至药美人前面,两只双头虫幼虫悬于空中,不再前进。它们凶性已敛,不再叮咬活人。除却模样丑陋了些,也不是那么让人生厌。

    “药美人阿姨,真是能河虾干,已经驯服了它们。”

    上官小红抬起棍子,碰了碰那两只双头虫幼虫,它们身上忽而膨胀忽而收缩的蓝光是关键,药美人控制幼虫的手段。

    “能送我几只雌虫?”

    药美人笑道。

    “如何分辨它们的性别?”

    上官小红奇怪地问道。

    她以幼虫饲养毒岛冴子左眼中蛰伏的血茧,那管它们的性别,血茧照单接受,不分公母。

    “你的蛋蹦起来了!”

    上官小红转移药美人的注意力。

    “嗯?”

    药美人和上官小红一道向大白蛋望去,那颗白色的蛋高高蹦起,蛋壳外裹着一层光膜,托着蛋悬在空中,不再降下。

    二大大、三大大抬头注定那颗蛋。

    “二姐,你咋不上天捏?”

    小师妹三大大指着上面悬着的那颗白蛋问她。

    “三妹,姐算了一卦,今日有血光之灾,不宜飞动,遇翔见血!卦象是这么说的。

    ”药美人的二徒弟认真道。

    上官丫丫也不会飞,待在地面仰望天上的蛋。“两位姐姐,为何不把它打下来。我要蛋,我要蛋!把它打下来给我!”丫丫催促道。她拉扯着三大大的衣襟。

    “不不不,我讲了,不能飞。遇翔见血!我心寒呐。”二大大说。

    “我妹,我妹。肿么啦。”心情大好的上官图提着篮子走向上官丫丫、二大大、三大大。

    “四欧巴。”上官丫丫舍了三大大,跑向她的欧巴上官图。“四欧巴,快把那颗蛋弄下来。我飞不上去。”丫丫急道。

    “我妹,不行啊。”上官图道。“那蛋是药美人的大蛋,珍贵异常,若是交给你,你肯定会踢坏它。药美人前辈的蛋不能交给你。你的四哥还是很有分寸的。”

    “哈啊?!”

    上官丫丫不依不饶。跳起来去抢上官图手中的篮子,还真抢走了。

    “我妹,给我篮子!”

    “四欧巴,去把那颗蛋弄下来!”

    “先给我篮子。”

    “先给我那颗蛋!”

    “给我篮子,你的四欧巴真的生气了!”

    “不嘛,不嘛,我就要天上的那颗大蛋!”

    上官丫丫也不退让。

    没办法了,为了能抱媳妇,我只好去抢篮子。上官图身形骤起,纵向上官丫丫,右手抄起,抓向她手中的篮子。

    “哼!”

    上官丫丫毫不客气地抛起篮子,将篮子抛向天上的那颗蛋。

    她想将那颗大蛋砸下来。

    奈何力道不够。

    “我的篮子!”

    上官图惊道。

    倏地跃起,右臂伸直,手掌掀动,拍出一条斗气凝成的气带,缠向篮子。

    异象再生!

    被光膜包裹着的那颗大蛋陡地下沉,势若千钧。咝咝咝咝,光幕裂开,攫住篮子,纳入膜内。

    嘭!

    上官图拍出的气带拍撞在光幕外壁,蓦地弹开。光膜也未破裂,膜内的那颗白蛋开始旋转,蛋壳发散出一缕缕光线,缠住了篮子,吞食之。

    连同篮中的药丸一齐吞食。

    “啊,我的药!!”

    上官图大怒。

    不能抱媳妇的罪过,兀那白蛋,你承受的住吗!

    腾!

    上官图遽然窜向那颗白蛋。他左掌涌出炙热的斗气,喷荡着撞向光膜包裹着的白蛋。

    嘭咚!

    光膜剧烈地晃动,不住地变换形状,难以维持本相。光膜内的那颗白蛋收起发散的光线,归于蛋壳。噗的一下,大白蛋吐出了上官图的篮子,光膜散开,篮子掉了下去。

    “啊,我的药!”

    上官图抓住那篮子。可篮子里空空如也,药没了!

    “看看你做的好事!”

    上官图怒道。

    轰!他手中的篮子爆裂开来,化为数不清的飞屑。

    药美人的三个徒弟都出动了,齐齐向上官图奔去。药府的侍女亦然。争相飞起,意在阻止上官图。

    上官小红、药美人并未动。女汉子说:“药美人阿姨,真淡定。你的蛋的定力不差。”

    药美人觊觎上官小红手握的棍棒,由红蛋显化而生。“比不上小红你的蛋。”药美人说。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