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床气很大。药美人不愿起床,随着年龄的增长她本人是不愿意承认的,她认为她永远是十七岁,药美人的起床气也在增长。她的那些个徒弟、婢女们若是想不到精彩的点子,这位不知年龄的女人万万不会起床。

    “师傅还不起来吗!”药美人的大徒弟无奈道。“为何她为什么那么任性!”大徒弟神伤道。为了让师傅大人起床,她们三个徒弟也是拼了,变着花样逗她师傅玩。心好累,不开心呐。大徒弟神情沮丧。

    “大姐。不要酱紫。”二徒弟开口讲话了。“师傅这是在测验我们的忠心以及诚心,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们一定可以用真心打动师傅,她马上就会起床!”二徒弟自信满满,挥舞着没有多大杀伤力的拳头。

    “二啊,你真是这样想的。”大徒弟用可怜的眼神看着二师妹。“你还小,也太天真了,师姐我比你早几年入门,咱们师傅的个性我实在是太了解了!”等再过几年,师傅再收个四徒弟,你就会像我今天这般对老四讲话了。过来人,固中滋味,实在不想再回忆。大师姐盯着二师妹,二师妹看着三师妹。

    药美人有三个衣钵女徒,一大大,二大大,三大大。反正师傅是这样命名的,三个女徒也没奈何,只能接受新的身份。

    三师妹最后入门,却深得药美人的欢心。比大师姐、二师姐都要受宠。好在她们三姐妹的感情极好,一大大、二大大也没对三大大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两位姐姐,看我作甚。”三大大问曰。她满脸是汗,努力地为一颗很大的白蛋擦身。药美人带回家那颗白蛋就交给了三大大。她最喜欢的女徒。因为她认真,年纪小,比较好哄。

    一大大、二大大盯着那颗白蛋。“二啊,你说,这蛋真的能孵化出来什么东西?”一大大不确定道。她很怀疑,然而她们的师傅深信不疑,认为这是一颗神奇的蛋,蛋中有好东西,呵呵呵。

    “我咋知道。”二大大伸手就去拍那颗白蛋,梆,梆,梆!蛋壳震得一颤一颤的,吓得三师妹急忙出手阻止二大大,“二姐,二姐不要啊!不要弄坏了这蛋,师傅会生气的。”满眼都是急色。

    “放心放心,师傅还赖在床上不起。她不会知道的。”二大大继续拍动那颗白蛋,嘭,嘭!

    “大姐,你快阻止二姐!”三大大拉不开二大大,只好求助一大大。

    “二啊,别再拍了,你若拍坏了这蛋,师傅也许会将你扫地出门。”一大大说。

    “不会不会。”二大大笑道。“师傅那么疼我,怎会赶我出师门。”

    “不好说。”一大大同样笑了。话说,我们真的了解师傅吗?大师姐自问。

    “大姐,三妹,你们太过小心翼翼。”二大大说。

    “师傅又不是让我们作她的提线木偶,我们可是活生生的姑娘,年轻,貌美,人见人爱,才艺双馨。”二大大终于不再拍动那颗白蛋。她的三师妹送了一口气,立即检查白蛋坏了吗,她趴在蛋壳上,仔细瞅着有没有裂缝。

    嗵!蛋壳向上跳了跳,弹了一下三大大的脸颊。她马上跳了起来,“大姐,二姐,这颗蛋在踢我的脸!”三大大心急之下,丢掉了抹布。

    “三妹,你傻了吗。”二大大说。她似乎也听到了嗵的一声,像是什么动物的心跳之声。蛋中的动物?二大大盯着白蛋。她的胆子在三姐妹中最大,第一个靠近白蛋。附耳蛋壳上,聆听蛋壳中的动静。

    一大大,三大大期待地盯着二大大。里面真的有东西,真的吗,马上要出来了?!什么,什么,是什么好东西!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

    二大大贴着蛋壳辨听了好大一会,蹙眉道:“三妹,是你的错觉吧,里面毫无动静,就像是一颗死蛋。”二大大说。

    “不不不!”三大大不住地摆手。“蛋壳真的在踢我的脸!不会错,我没骗你们。说谎是小狗狗。”

    “我相信你,三。”一大大笑道。

    嘴上那样说,心里不大以为然,一笑置之。

    她们三姐妹也听师傅讲了,这颗白蛋取自青府的上官小红。一大大、二大大、三大大也听说了上官小红的事迹,深以为那是一株女奇葩,靠近不得,和她走得太近也会变得很奇怪。

    “徒儿们,有贵客来了。”

    药美人的卧室内飘出慵懒的声音。

    “啊,师傅醒来了!”

    “奇怪,今天师傅醒来的那么早,有古怪,难道师傅又要偷偷摸摸地去红颜阁。”

    “小点声,不要被师傅听到!”

    “我已经听到。又没耳聋。”

    药美人披着荔色的绢帛,信步而来,有侍女挑着她药篮子走在她前面。药香袭面,香风阵阵,满室香风,闻之,让人心旷神怡。

    “二大大,你是不是拍了这颗白蛋。”药美人问道。

    “我亲爱的师傅,你肯定听错了。我怎可能狠心拍打它。”二大大捡起地上的抹布,勤快地擦拭着蛋壳。“师傅师傅,你看啊,我在帮它降温,保持湿度。”邀功。

    “明明是我做的啊。”三大大心道,却不去争宠。

    “二啊,三啊。真的有人进来了。”一大大说。

    门帘外,叮叮叮!铃声响个不停,遍传整座府邸。“我讲了,有贵客前来。是我交的小朋友。”药美人笑道。

    她伸了伸懒腰。起那么早,真的不习惯,对皮肤不好。

    “师傅,师傅,是谁来了!”二大大将抹布丢在蛋壳上,走向药美人,急切地问道。一般来说,能够进入这里的不是身份显赫之人就是有病之人。

    “这颗蛋的原本的主人。”药美人说。她呼了一口气,拂开蛋壳上的抹布。

    “女奇葩!”

    “上官小红!”

    “青府的大小姐!”

    “贫乃联盟的盟主!”

    一大大、二大大、三大大争着开口道。

    “嗯嗯,就是她。”药美人说。

    “青府的大小姐来这里干甚。”一大大问道。

    “师傅师傅,我能加入贫乃联盟吗,不算背叛师门吧!”二大大殷切地盯着她的师傅。她对上官小红、唐豆芽、贫乃王等人成立的贫乃联盟相当感兴趣。

    “二啊,矜持些。女奇葩来了!”一大大说。

    三姐妹一齐向卷帘那边望去。

    珠帘掀开,走来一个中年汉子两个姑娘,正是上官家的三人。上官图走在中间,左边的是贫乃联盟的盟主,右边的是上官丫丫。丫丫摇晃着手腕,她的两颗小铃铛也在作响。

    “小红,你肯来找我了。”药美人笑道。

    “是他。”上官小红推了一把她的小叔。

    “是我是我!”上官图赶紧表态。

    “药美人前辈,我究竟有什么病,您能给个准话不?”上官图急道。

    “”药美人。

    滚犊子。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