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禽有兽手握红色的棒紫,唐豆芽手握黑铁棍。两杆棒紫聚在一起了。辣么爽书坊的蒲节妹子忖道:“她们这是要以棒紫交友吗?完全搞不懂女禽有兽大大的交友方式。时代需要狗血剧场吗。”

    讲到狗血,江山美人图中的灰机·鸟布斯正在放血。“女王大人,为、为什么要放我的血。我的狗血超级珍贵的!”灰机向雨桐抱怨道。

    毒岛冴子、高城沙耶、雨桐、沧井兽,几人一兽,大家共同观看灰机·鸟布斯抛撒狗血。高城沙耶忍不住道:“女王啊,够了吧!灰机的血放了很多,会死人的,不,会死狗的!它真的会死的!”

    “汪汪!我真的会狗带的!不骗你!女王大人。”灰机·鸟布斯也向雨桐急道。

    “还是放了它。你需要的狗血已经取得,没必要继续放它的血。”毒岛冴子也开口了。学姐也不忍心鸟布斯先生继续放血。

    “哦哦哦,学姐是好人,大好人!”灰机·鸟布斯心道。从未觉得毒岛冴子是那么的美丽,是那么的可爱,是那么的动人,是那么的落落大方亭亭玉立。

    “你取它的狗血可以。可也要讲究科学的方式。杀鸡取卵,不足道哉。女王,你若是弄死了灰机,以后还怎样取狗血。一次次来,一次取几百毫升,随着次数的增加,狗血的量也会增加,那什么一升什么的也没问题。”毒岛冴子补充道。

    “抹搭!学姐好阴险!还回我刚才的感动!”灰机·鸟布斯忍不住在心里诅咒毒岛冴子。“取走我珍贵的一升狗血,我还不死翘翘!”

    “OK的说。”雨桐停止了取血。她手指抬起,那根透明的软管拔离灰机·鸟布斯的狗腿,雨桐抽的狗血取自灰机的狗腿。用雨桐的话来说,狗腿好啊,有肉,很好很强壮,血气方刚,就是那里了,抽狗腿的血。

    雨桐需要狗血,也不是凭空而来,自有她的道理。成天待在江山美人图内,雨桐很是无聊,既然无聊,她需要娱乐活动,需要泡沫剧,需要狗血。契约方石只是一块石头,抽不出血,灰机·鸟布斯来了,它就不同,它是活生生的神奇的犬鸟。

    咝咝,雨桐的右手冒着寒气。抽自灰机·鸟布斯的狗血被盛放在晶莹剔透的冰杯中,红艳异常,染红了冰杯的内壁,狗血还在冒热气。“很好。”雨桐很满意。

    “很好。”灰机·鸟布斯也很满意。是时候献血,它营养过剩。就像健康的人类定期献血有利于身体健康,鸟布斯先生也是这样,它偶尔献血,身体也会棒棒的。肉翅拍动,灰机·鸟布斯飞了起来,狗腿上的针眼完全不是问题,已经消失。

    高城沙耶、毒岛冴子盯着雨桐手中的那支冰杯,雨桐摇晃冰杯,热血的狗血在杯子中晃悠,渐渐转寒,狗血不再发热,成了冷血,不过啊,还是狗血。冻住了,狗血冻成了一团,就像是红色的果冻。

    “好神奇!”高城沙耶道。“看起来很美味的样子。”

    “学妹,不要乱吃东西,会吃坏肚子。”毒岛冴子劝她道。

    “我知我知。”高城沙耶摆手道。

    雨桐左手食指挥动,淙淙之声陡地响起,一道清流自泉水中分来,流向雨桐的食指。引着那道清流,流向冰杯的杯口,覆盖杯面。“呵。”雨桐榴齿飘出丝丝寒气,冻住了杯面的水流,和杯子凝为一体。

    灰机·鸟布斯的狗血算是保存完毕。雨桐握着冰杯,“你们谁帮我保管?”

    “不不不,不要看我!我一点也不期待狗血。”高城沙耶摇头道。

    “怪我咯。”毒岛冴子戴上眼罩,装作米有听到女王在讲啥,反正她保管狗血。还是交给学妹比较稳妥,脑袋灵光嘛,学姐心想道。

    “呀呀?”

    沧井兽直起身子,水蛇一样的躯体盘住冰杯。沧井兽没以本体现形,形如水蛇。

    雨桐任沧井兽盘定冰杯,“苍苍,你想保管灰机的狗血?”

    沧井兽的脑袋不住点动,如小鸡啄米似的。

    “交给沧井兽!”高城沙耶立即道。“交给它最合适了。沧井兽很喜欢待在你身边,它能保管好冰杯以及其中的狗血。”

    一番装模作样,毒岛冴子的眼罩终于戴好了。“啊哈,你们在讲什么,适才,我整理眼罩,没听到。要保管什么,狗血?冰杯?沧井兽?”

    高城沙耶白了一眼她的学姐。变坏了!毒岛学姐变坏了。上官小红的净化疗程真的有效吗?高城沙耶再次表示怀疑。

    毒岛冴子也是淡定的很。用她的右眼睨视学妹。不要试图和学姐讲道理,学姐心情不好,分分钟撕比你。学姐动刀不动口,分分钟弄趴下你。

    灰机·鸟布斯献完狗血,飞来飞去,又是一条好狗。它围着沧井兽、雨桐转圈,打量着冰杯中冻结的狗血。“汪?那就是我珍贵的狗血。沧井兽哟,好好保管,不得有失,否则女王大人拿你试问,不,放你的血。”灰机吓唬沧井兽。

    沧井兽不为所动,水汪汪的眼睛匆匆扫瞄鸟布斯。“咩咩,喋喋,呀呀。”

    灰机·鸟布斯叫道:“呀咩蝶,呀咩蝶!”

    轰!

    江山美人图内剧烈晃动,山摇水覆。残图内的几个姑娘几乎站不稳。“又来了,又来了!”高城沙耶抱着毒岛冴子才没倒地。

    学姐像是扎根大地,巍然不动。

    灰机·鸟布斯的狗眼直放光,钛合金狗眼似乎望穿了残图,扫视剧烈摇晃的生命之海。江山美人图堵住了生命之海的裂口,权宜之计。“主人的生命之海终将开辟,快了。”灰机心道。

    雨桐也有同样的想法。“江山美人图还能镇住裂口多久?几小时,几天,几周,几月,还是几年。上官小红在等什么!她爹又在等啥!上官青那条中年汉子也是变数。”雨桐不怎么信任上官小红她爹,她爹策划着如何碾灭他女儿的三根魔弦。

    上官小红的态度最让雨桐火大,捉摸不透。“哎,我能做的也只是若无其事地观看小红洗澡。好无聊,她的身材那么贫瘠,和我的没法比。”雨桐叹气道。

    高城沙耶、毒岛冴子转过身去,指点着残图内的花花草草,“呵呵,学姐,你看,那里有一只鸟!”

    “学妹,你眼拙啊,那分明是鱼!”

    “学姐,你眼瞎啊!不,你一只眼睛看不到东西。那是鸟!”

    “是鱼!不要欺负我只能用右眼看东西,我的右眼能看到学妹你看不透的内详哦。”

    “学姐,你就瞎扯淡。”

    “尘归尘,鱼潜深水,关你鸟事。”

    “学姐,你的腰上长肉了!”

    “……学妹,你的眼睛果然瞎了!”

    毒岛冴子不依不饶,你懂个egg,学姐蛮腰上长的不是肉,是变得圆润!“跟着小红穿越到异世,我既担忧左眼中的双头虫,也为小红的三观忧愁,青府的食物实在是美味,不知不觉变得圆润而又更有女人味,是我的错吗!”学姐不满地想着,还有,学妹你别再捏我蛮腰上的肉,我真的会砍你呀。毒岛冴子几乎是怒甩高城沙耶不安分的手。

    捏自己腰上的肉!不要乱捏我!

    上官小红的生命之海冲击一番江山美人图,旋归平寂,不再惊扰残图内的姑娘、犬、沧井兽。

    沧井兽盘着冰杯,直立而起,尾巴尖着地,跟着雨桐。女王去哪里,它就去哪里。较之上官小红,沧井兽更喜欢待在雨桐身边。小红挥剑砍去沧井兽脖颈上的细鳞,是雨桐治愈了它的伤颈。

    “主人还在外面撕比吗。唐腊国的汉子、姑娘不撕比就活不下去,也是盛世奇观。”灰机·鸟布斯道。

    “灰机。”雨桐看着鸟布斯先生。

    “女王大人,有事吩咐。你让我下刀山去祸害谁?”灰机·鸟布斯恭敬道。

    “小红给了你机会,毁掉契约石。”雨桐说。

    “女王大人,我和主人之间的感情深厚,不是一块契约方石所能制约的了的。”灰机·鸟布斯收起它的钛合金狗眼。

    “是吗。”雨桐云淡风轻道。一拂手,攫来一片水光,环绕玉身,“呀呀,咩咩,喋喋。”沧井兽叫道。

    “你也要跟来?”雨桐笑说。分出一抹水光,缠定沧井兽,带着它离开。

    毒岛冴子、高城沙耶见怪不怪,在江山美人图内,雨桐去哪里,她们管不着,也不作理会。她们是美人,入驻残图的美人。高城沙耶排在首位,毒岛冴子次之。

    “女王不知道去哪里发呆了。带着她的宠物沧井兽。”灰机·鸟布斯汪汪叫道。

    “你当喜悦。”毒岛冴子说。

    “是啊,女王不要你的狗血。”高城沙耶说。

    “暂时。”毒岛冴子补充。

    “”灰机·鸟布斯。

    美人们,敢不敢不要再提狗血这件事。

    高城沙耶也不再去捏变得比较有肉的学姐,“毒岛学姐,问你一个事。”学妹认真道。

    不是在开玩笑。

    表情很严肃。

    嗯?沙耶酱想说什么。毒岛冴子奇怪地看着后者。

    “学姐你不想回去吗,回到床主市,回到我们自己的家园。”高城沙耶说。

    “”毒岛冴子。

    学姐什么都没讲。

    家。

    床主市还是我们的家吗。

    家究竟是什么?

    毒岛冴子刻意回避这个问题,却又挥之不去。经由高城沙耶提起,再难绕过。

    “姑娘们,你们知道么,有时,一旦做出选择,再无回头路。”

    灰机·鸟布斯说。

    你们不是已经做过选择了麽。

    “主人也是。她选择的路,又有谁懂。”

    鸟布斯拍着翅膀,“我要出去同主人汇合。因为”

    契约石来接我了。

    嗡!

    清光耀耀,一纸契约,化石而生。契约方石悬在灰机·鸟布斯上空。

    “姑娘们,拜了。”

    灰机·鸟布斯钻进契约方石中。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