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基老要挑衅中年基老。“我年轻力壮,要把清谷大人拉下来。”

    黑王子拾级而上,眼眸绽放金光,相应他满头金发,魅力十足。下方的未娘女仆拊掌道:“王子真是帅呆了,我也是看呆了。”

    “姑娘,你也看看我。”辣么爽书坊的“哥有太鸟”大刺刺地挡住了未娘女仆的视线。闲着也是闲着,哥有太鸟决定做些什么。他的目标是未娘女仆。哥有太鸟不知道未娘女仆也是汉子,他的声音,他的外貌,他的举手投足,和真正的姑娘没什么区别。然辄有一个“伪”字,还是带把的汉子是也。

    未娘女仆瞄了一眼“哥有太鸟”。对他漠不关心。这厮是谁啊,啊草哦,贼眉鼠目,一看就不是正经的汉子。“还是我家黑王子英气袭人。”无意识的,未娘女仆把“哥有太鸟”和黑王子做了比较。

    明眼人一看就可知的事实。“哥有太鸟”虽是辣么爽书坊的当家写手,可长相有些不好说。“姑娘,虽然我很丑,可我很温柔。”哥有太鸟算是赖上未娘女仆。看对眼的姑娘就要搬到床上。

    “你若再靠近,在下的刀子不长眼,非得刺穿你的左肾不可。”未娘女仆凶道。同时亮起两把弯刀。刀光晃晃,刺得“哥有太鸟”几乎睁不开眼。

    “怕个蛋!”

    “哥有太鸟”给自己打气道。

    “姑娘,你的个别部位不符合我的审美观。关系,马马虎虎,我还能收了你。你懂的。”

    他自然指的是未娘女仆不够壮阔的月匈脯。

    未娘嘛,月匈大肌能有多大。也就那样。

    听闻“哥有太鸟”那样一说,未娘女仆顿时觉得他的身体受到了侮辱。连带着智商也变得不好了。“我家黑王子讲了,刀子不会欺骗人。”

    刷!刷!未娘女仆抄着两柄刀扑向“哥有太鸟”。管你有迪奥,割了再讲。文明些的说法:去势。

    “我的魅力还没完全释放。你不懂我,我不怪你。只能用强的喽。姑娘,让你一观我的汉子雄威。”

    “哥有太鸟”右臂舒展,斗气吞舞,缠聚在他精瘦的手臂上。“我也是习武之人,上得了厨房,爬得了床下。”

    右臂挥扫,登时,斗气爆冲,飞扑向未娘女仆。

    执双刀而来的未娘女仆“哦!”了一声,女仆装掀舞,看得“哥有太鸟”赏心悦目。“多棒的腿!”

    “哼!”未娘女仆轻笑。右手中的弯刀握紧,向其注入斗气,噌嗤!光芒炫目,耀目已极。未娘女仆朝着那团扑向他的斗气用力一劈,霎时,光浪冲卷而出,嘭的一声激响,斗气相撞,气浪迭爆。

    腾!未娘女仆左脚踩着气浪,高高跃起,双刀一并,合为一柄刀。“汉子,我要削了你!”未娘女仆啸道。

    英姿勃发,弯刀放光,照亮方圆。刷,银亮的刀芒电掣而过,袭向“哥有太鸟”的脖颈。

    砰的一击!

    “哥有太鸟”抡起拳头砸向那道刀芒,亮光爆散,裂散开来。

    “来,再来!”

    “哥有太鸟”右足顿地,咔嚓!地面碎裂,泥石迸飞。他掌心向下,徐徐画圆,吸附起乱石、泥沙,随他的手掌划动。

    “杀破狼掌!”

    “哥有太鸟”喝道。

    提掌拍出,轰!吸附在他掌心下的乱石、泥沙倾泻向持刀斩来的未娘女仆。

    刷!未娘女仆合拢的双刀再次分开,左右两手各自持刀,扫劈六合,砰!砰!砰!一块块乱石迸炸,难以接近未娘女仆。

    未娘女仆被碎石、泥尘围拢在中心,他气息一沉,调集生命之海上方的魔弦,随他的吐息相应和。轰隆隆!以未娘女仆为中心,周遭的气浪爆舞,仿佛是湍流迸爆,冲撞开拦截水流的枯枝、浮萍。

    倏然清朗,未娘女仆的视线蓦地明亮起来。他凝神,轰!一道掌劲腾啸着涌来。“哥有太鸟”再赞一掌,他也在等待,等待未娘女仆放松的刹那。

    未娘女仆惊艳了“哥有太鸟”,他身心绷紧,留神撕比战场。眼疾手快,未娘女仆横刀推砍,嘭隆!未娘的刀撞开了那道掌劲,“啊!”他张口一喝,向后退了数步。

    “哥有太鸟”含笑而立,笑意更浓。“姑娘,我已向你展示实力。雄性求偶时大展雄风,盖世而独立。你若不同意,我就按照我师妹的法子来。”

    “你师妹?”

    “女禽有兽童鞋。我们同为辣么爽书坊的签约写手。”

    “你师妹有何高见?”

    “敲晕你搞不定的对象,拖走。”

    “”

    “”

    此话一出,未娘女仆不说话,“哥有太鸟”也保持沉默。啊哈,我的师妹女禽有兽童鞋果然有个性有想法!

    未娘女仆来来回回磨着两柄弯刀,嗤,嗤,嗤!

    “哥有太鸟”不淡定了,问曰:“姑娘,你的决定。”

    未娘女仆忽地旋身而起,翩若灵蝶,煞是好看。尤其是他舞动的女仆装。

    “好美的妹子!”

    “哥有太鸟”更加坚定他想要和未娘女仆困觉的信念。他还是不知道未娘女仆的真实性别。

    抛起左手的弯刀。噗噌,刀芒涟动,像是水纹一般。未娘女仆站立在弯刀之上。右手执刀。“下面的汉子哟,你对我的爱是真爱还是止于表象,你垂涎我的美貌还是我的内里,告诉我。”

    “姑娘,你傻比了吗,我自然垂涎你的美貌!我想和你困觉!”

    “哥有太鸟”从怀中取出一册书,向上祭起,书卷展开,他跳了上去。

    “姑娘,我们很般配呐。”

    “哥有太鸟”大声道。

    铮!

    剑鸣大作。

    黑王子脚踩着金色的气浪飞驰而来,他注定“哥有太鸟”。嘿,这位汉子,不要对我的女仆动手动脚,有什么冲着本王来。“退下。”黑王子命令他的未娘女仆。

    “是。”

    未娘女仆掉转刀头,向着下方冲去。

    “姑娘,莫走!”

    “哥有太鸟”急切道。

    “唉!”

    黑王子递出他的金剑,挡在“哥有太鸟”的身前。“汉子,你面庞猥琐而又粗糙。我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今日换换口味。”

    “哈啊,搞不懂你在说什么。”哥有太鸟道。

    握着紫蛇狐斧的清谷从天而降,他和年轻的基老黑王子撕比的还算愉悦。清谷睨视“哥有太鸟”。“那位汉子,吉尔殿下看中你。”

    “你们想对我的师兄干甚。”

    脚踏契约方石的女禽有兽潮鸣电掣般赶来,她手中的红色棒紫抡向黑王子。“基老,这是年轻的基老。基老,那是壮年基老。”女汉子知道清谷、吉尔·潘多拉贡的属性。她师兄不知哇。

    讲人话,不知者无罪。那啥花残就不好了。

    “女禽有兽大大,我是你的忠实粉丝。”

    黑王子收起他的金色细剑。

    “年轻的基老哟,我自然知道你是我的粉。”上官小红心道。我知道有个蛋用,我的师兄不知道,这才是悲剧的开始。你的女仆也是带把的,是未娘。我那太鸟师兄实在是遇人不淑。上官小红还是很维护同一书坊的师兄。

    李小仙、“很傻很天真”也向上官小红这边靠拢。

    天真姐潇洒不再,鞭子上涂抹的油全无,甚至断了一截。李小仙调整气息,走向女禽有兽。“闺蜜。”李小仙不冷不热道。

    飕飕的,顿有寒意升腾。女禽有兽面罩上的“禽”、“兽”两字,字迹有些模糊,还可看出本色。“嗨,嗨,我的脑残粉,你想干啥捏。”上官小红想和李小仙击掌来着,李小仙的剑却抵在女禽有兽的脖子上。

    “哇唔,我的脑残粉,你这是要上天啊!”上官小红大惊道。

    快快放了本兽,本兽不与你一般见识。咱们还能愉快地玩耍。上官小红眼巴巴地瞅着李小仙。后者毫无放开女禽有兽的意思。

    枣尼妹拖着姨妈刀而来,她向有魅力中年汉子基老恭声道:“老爷,我失态了,完全忘了你的吩咐。只顾着和女禽有兽撕比。”

    清谷收起他的蛇狐斧,不以为意道:“无妨,你还没忘记我是你老爷即可。”

    枣尼妹小心问道:“老爷,姨妈刀,你,我……”

    清谷道:“暂时寄存在你手。”

    枣尼妹道:“老爷开明。请你吃一颗枣。”

    语毕,她从头上拔下一颗红枣,硬塞给清谷。清谷接过来那枣,却是不食。天了噜,鬼知道里面有没有一颗新鲜的人头。清谷对他的食客也抱有不怎么乐观的态度。

    观察到李小仙拿出宝剑抵着女禽有兽的喉咙,枣尼妹轻咳一声,道:“女禽有兽大大,你的脑残粉这是真爱,爱你爱到想要弄死你。我也是大开眼界。”

    黑王子道:“李家小仙姑娘,请放开女禽有兽大大。”

    “是的,请放开她。”

    贫乃王阿瑟·潘多拉贡忽地道。

    阿瑟王带着梅琳赶至写手聚会的场所,甫一入场,啊哦,大乃李小仙正拿着剑比划着,威胁贫乃联盟的盟主。不能伤害盟主,我代表联盟撕比你。锵的一声,阿瑟王抽出她的佩剑。

    上官小红撩起她的红色棒紫,格开李小仙的剑。“阿瑟酱,你来了。那边的梅琳,你好。”

    “喂喂,你为啥那么敷衍我!”梅琳不悦道。

    “姑娘,你多想了。”上官小红和贫乃王相互拥抱,相互挠对方的咯吱窝。双方都不笑。

    梅琳、李小仙等人完全搞不懂女禽有兽、贫乃王那样做有何意义。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