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公子书坊的招牌写手“萌你一脸血”还在自责之中。萌妹子一棒紫砸在“羞涩的小蝌蚪”的某个不能说的器官上,使得后者欲死欲生,痛苦不可名状。

    “那个,你还好吗。”

    妹子用脚踢了踢地上躺着的“羞涩的小蝌蚪”。

    “羞涩的小蝌蚪”终于明白一件事情,汉子若是痛苦,什么兴趣都有了,看到萌萌哒的“萌你一脸血”,他一点想法都无,之前的那什么在床上那什么之类的想法全都烟消云散,痛啊,身体痛。阵痛,egg痛,汉子痛,痛痛痛!

    “只求妹子远离我。”

    哥哥不敢再给你写匿名信啦。你还是放了我这只帅帅的欧巴。“羞涩的小蝌蚪”在地上一滚,远离了“萌你一脸血”。

    珍爱生命,远离萌妹。

    妹子踢得好狠。

    “萌你一脸血”更加的自责,“他,他一定还在怨恨我。不行,我要化解我们之间的误会。我真的不是有意想那啥的。他应该明白我的苦心。我不是烦他,而是很烦他!可我没想让他的繁殖用器官遭受巨大的打击。他应该很痛苦,嗯,我可以看出来。”

    “萌你一脸血”继续萌萌哒地追赶在地上打滚的“羞涩的小蝌蚪”。

    “汉子,别跑!有什么我们讲清楚,不要憋在心里。”

    “憋说话!”

    羞涩的小蝌蚪咬着牙齿挤出几个字。哥哥好痛苦,别再折磨欧巴!

    辣么爽书坊的催稿妹子蒲节同样盯着满地打滚的“羞涩的小蝌蚪”。蒲节心想着,哎呀,那汉子果然好胆色,被萌妹子棒打双黄蛋,却能坚强承受。好汉好汉!必须点赞!蒲节的目光追随着地上打滚的“羞涩的小蝌蚪”。

    滚动吧,羞涩的小蝌蚪!

    “汉子,站住!我好好地给你道歉,原谅我!”

    “萌你一脸血”还在尝试着道歉。妹子的心意很真诚,“汉子,你虽然长相娘炮,喜欢给别人寄匿名信,可你的文采不错。”

    抹搭,那不是废话吧,哥哥好歹是皇冠书坊的当家写手,文采斐然!羞涩的小蝌蚪怒想道。不要质疑我的文采,哥哥是有两把刷子的欧巴。继续打滚,羞涩的小蝌蚪还在打滚,只想远离“萌你一脸血”。

    甭这样,大家是文明人,都是写手,相煎何太急!木有小吉吉的啦。羞涩的小蝌蚪含恨再滚。“萌你一脸血”跟进。“汉子,你别再打滚了。认真听我讲话。否则我真生气啦!”

    “欧巴擦!不是吧,受伤的是我,你丫生气?简直不可理喻。我也是哔了哈士奇。”羞涩的小蝌蚪痛苦想道。

    “羞涩的小蝌蚪大大,虽然我只是一个蒲节,还是想告诉您,你的裤子磨烂了,可以看到肉。继续磨下去,我会看到你血肉模糊的场景。为了你的肉,请不要在地上滚动。”蒲节的诚意很足,认真说道。

    “你谁啊,除了月匈很大,还有什么!”羞涩的小蝌蚪喵个咪的看了一眼辣么爽书坊的催稿妹子蒲节。“欧巴我是皇冠书坊的招牌写手,不和你讲话。我们的位置不在一处,注意你讲话的语气,找准你的位置,人要有自知之明。”

    几乎是咬着牙关,羞涩的小蝌蚪朝着蒲节吼叫道。他一用力,egg更痛苦。“我之蛋,我之蛋!”羞涩的小蝌蚪夹着腿,继续轻声嘶叫。

    辣么爽书坊的“哥有太鸟”不乐意了,他挺身而出,“羞涩的小蝌蚪,你小子是什么态度,蒲节是俺们辣么爽书坊的催稿妹子,工作走心,相貌中等,月匈很大!最后一点最重要!你知道吗,辣么爽书坊的汉子都喜欢女乃大的姑娘!”

    蹬蹬蹬,“萌你一脸血”赶紧后退几步,远离“哥有太鸟”。他一看就不是正经的汉子!和地上打滚的“羞涩的小蝌蚪”一个德行。

    啪!

    一记破空之音陡地响起。

    是“很傻很天真”姐姐,她的鞭子抽空了,没抽中女禽有兽,抽在了地上打滚的“羞涩的小蝌蚪”身上。这倒霉汉子,他的护体斗气也没张开,生生地承接住天真姐的鞭笞。

    “噢唔!”

    “羞涩的小蝌蚪”仰天嚎叫。

    特么的好痛苦,杀了我算啦。你们一个俩个都这么对我,我不过是想用脸蛋骗妹子到床上或者没有人的场所,大家一起愉快嘛!你们为咩酱紫对我,欧巴好伤心。

    “哈,不赖嘛。”

    李小仙降落在地,好死不死,偏偏站在了“羞涩的小蝌蚪”的手掌上。

    “我似乎听到了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李小仙疑道。

    “抹搭,你踩着我的手,我的手,我如何才能用这手去抚慰妹子寂寞的心!”羞涩的小蝌蚪震怒道。

    刷!

    李小仙长剑斜斩而下,切断“羞涩的小蝌蚪”的斜刘海,他的脑门上的头发木有了。

    “什、什么!”

    羞涩的小蝌蚪简直难以置信,他那帅气的发型被李小仙毁了!

    轰隆一声闷响,一颗巨大的枣砸将下来,来势凶猛。“不好。我闪人。”李小仙飘逸纵出,不再踩踏“羞涩的小蝌蚪”的手掌。

    “麻蛋,我就知道受伤的还是我!”

    嘭的一记,那颗巨大的枣砸在“羞涩的小蝌蚪”的脑袋上。直接砸晕了他。

    原来,上官小红、枣尼妹热情干架,枣尼妹祭出一颗大青枣,上官小红掣开棒紫,打在那颗大枣上,将它劈掼下来,碰巧砸中“羞涩的小蝌蚪”。

    “羞涩的小蝌蚪大大,你还好吗?”

    辣么爽书坊的蒲节妹子急忙推开“羞涩的小蝌蚪”脑袋上压着的那颗大青枣。“好重!”蒲节惊道。她却不敢太使劲,生怕那枣爆了,里面炸出来一颗人头。枣尼妹的趣味让人难以接受。

    “姑娘,你人真好!”

    “羞涩的小蝌蚪”感激道。

    他的粉丝正在和“很傻很天真”的粉丝撕比,无暇他顾,也顾不得被枣砸懵了的写手大大。自求多福。

    “女禽有兽!”

    “枣尼妹!”

    上官小红、枣尼妹对峙。

    女汉子还有满头是枣的姑娘战斗的很愉悦。女汉子舞动着手中的红色棒紫,呼呼!红光舞荡,衬着她的红色婚纱。至于女汉子为什么要穿着红纱,源自她穿越前的愿望,“就算没有汉子请我穿婚纱,我自己也要挣钱穿上一回!”穿越到唐腊国,女汉子自己设计了一套喜气的婚纱,青府的裁缝加班加点为大小姐打造出华丽的成品。

    上官小红脸上的面罩缺了一块,上面的那块,写着“女”字的那块。左右两边的“禽”、“兽”二字还在。

    人群中,也有青府的杀马特汉子隐匿其中。是白毛哥哥、绿毛哥哥在暗处观察他们的西一欧。

    白毛汉子道:“西一欧真是酷毙了!”

    绿毛汉子道:“西一欧握着的那根棒紫好好用!”

    白毛汉子道:“老爷派我们暗中保护西一欧。”

    绿毛汉子道:“老爷用心良苦,在大小姐的面罩上写下三个字,真是感人!感动的我理解不能!”

    白毛汉子道:“那可不是吗,老爷做事总是那么的深奥,你我不许理解,我们只要执行老爷的命令即可。你也知,出来的是你还有我。这说明什么,说明比起黄毛、紫毛,老爷更加信任你我。不可办砸了事情。知道不?”

    绿毛汉子道:“了然于月匈。”

    上空。

    上官小红掣开棒紫,红芒溺卷,遮掩半方天空。“枣尼妹,撕比撕比呀!”

    “女禽有兽,遂你心意。战吧!”

    枣尼妹足踏两颗枣,腾空而起,迎着那劈炸下来的红色棍影挥动姨妈刀。蓬嗤!刀芒飚射,火云流荡,逆天而上。“女禽有兽,我是枣尼妹啊!”

    呼!

    一块方石旋了过来,承接住女汉子。

    女禽有兽站在契约方石上。睥睨枣尼妹。“我的棒紫,你接得住吗!”言讫,将身一拧,登时,银光爆卷,她体内的三根魔弦急速旋转,搅动剑云。

    堵着生命之海裂口的江山美人图不再安静,向上突起。生命之海内喷薄而出的宏力冲刷着残图。

    残图内。雨桐以灵泉清洗毒岛冴子的左眼中的血茧,貌似没作用,血茧还是那么红,像是煮熟了一般。

    高城沙耶:“放弃啊,女王,没用。毒岛学姐也挺遭罪的。”

    毒岛冴子:“我能坚持住。”

    高城沙耶:“我可坚持不住。你还你,你们清洗眼球的行为太吓人!我的**没你们那么粗糙。很细腻的。”

    雨桐:“细腻?”

    高城沙耶:“是呀,就像我的皮肤一样细腻。”

    毒岛冴子:“唔,我的皮肤也很细腻。”

    雨桐:“哦,这样吗。我需要确认。姑娘们,不要穿衣服。让我来鉴证你们的肌肤是否细腻。”

    高城沙耶:“没可能的。女王。”

    毒岛冴子:“不要做那不纯洁之事。”

    雨桐:“切。”

    灰机·鸟布斯:“真想和主人一起撕比枣尼妹。”

    雨桐:“你直接钻出去不就行了。”

    灰机·鸟布斯:“主人只召唤了契约方石,没有唤我。她若需要我时,我会及时出现。”

    再说,沧井兽不也待在江山美人图内么。

    沧井兽趴在雨桐脚下。很依恋她。

    “呀呀,咩咩,喋喋!”

    沧井兽抬起细颈,昂着头。

    “女禽有兽。”

    枣尼妹冷喝道。

    “本兽在此。”

    上官小红踏石而来。汇合枣尼妹。

    石面若銮鉴,几净光明。照耀女汉子之心。她训有杀马特,暗中窥视。白毛浮绿水,绿毛拨清波。

    “我以棒紫向你请教。”

    上官小红道。

    “姨妈刀在此恭候棒紫。必将涂红你之棒。”

    枣尼妹开口笑道。

    梅琳、阿瑟王信步而来。

    “阿瑟王,为何这般匆匆赶路?”梅琳问道。

    “明知还问。”阿瑟·潘多拉贡道。

    黑王子吉尔·潘多拉贡命他的未娘女仆送给贫乃王一张请柬,写手聚会的请柬。不可能只有写手,粉丝什么的也会来的。“是盟主啊,贫乃联盟的盟主也在,我为什么不能出现。”

    “阿瑟王,你对上官小红的感情……”

    “增月匈之情。”

    “啊!”

    梅琳不再讲话。主子都说了,是为了促进她的那啥雪山更加的傲然,她一个侍女还能讲什么。再者,梅琳的月匈要比阿瑟王的大。这样似乎足够了。“阿瑟王也有比不上我的劣势。”梅琳心道。

    “梅琳,想到什么开心的事,笑的很愉悦。”

    贫乃王随口问道。

    “啊不,我在练习微笑。黑王子大人也说了板着一张脸不好。容易引起少女脸蛋僵硬。”

    梅琳诌了一个理由。

    “是这样的吗。我也要微笑!”

    贫乃王一丝不苟地笑了,冲着梅琳笑了。

    “”

    梅琳无言可语。

    阿瑟王,别笑了,你笑的好勉强。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