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王子吉尔·潘多拉贡在清谷面前是小辈,是后辈。清谷纵横那啥界的时候,黑王子还没出娘胎。

    吉尔·潘多拉贡和清谷接触过,彼此确认了对方的基老属性,当然,他们心照不宣。此刻,黑王子、清谷大打出手,为了女禽有兽,准确的说是因为她的连载小说。

    “清谷大人,您风华正茂。注意形象。”黑王子提醒清谷道。

    “亲爱的吉尔殿下,夺人所爱没有王子风范。”清谷联袂一振,送出一团斗气,扑向黑王子。

    “哈哈,君子成人之美。”黑王子笑道。

    刷!

    金色的剑芒飙舞,黑王子持剑劈开了那团斗气。

    “清谷大人,我是王子不是君子。”

    连换方位,黑王子挥剑攻向有魅力的基老清谷。“真爱粉,我是女禽有兽的真爱粉。”金发飞舞,黑王子横纵间,魅力飞扬。

    清谷忖道:“好好好!好个英姿待发的年轻基老!我欣赏他。我们本是基老,何苦相斗?”

    心中那样想,动起手来却毫不客气。左手五指摊张,缓缓下压,纳集四方气流,居于掌下。同时,调集体内的斗气,两相调和,凝聚在掌心。细眼一凝,存神纳思,有魅力的中年汉子基老道:“吉尔殿下!”

    蓬!

    清谷反掌拍出,登时,气浪飚射,恐怖的能量涟漪四扫冲卷,空间为之颤动。

    “壮年啊壮年。清谷大人正堪!壮年,基调雄浑,我这年轻的基老不能落了下乘。”心思一转,黑王子剑诀陡变,嗤嗤嗤,金芒飙舞,那柄细剑灿若金莲放光,夺人心魄。黑王子金发恣意飞扬,“清谷大人,基基腹肌肌。擀面杖当护之。”

    冲突,冲突!

    两只基老强队强,引爆双方的战意。

    遽闻,轰隆一声巨响。黑王子的细剑力斩而下,同清谷拍出的那一道掌劲悍然相撞。炽热的金色浪潮滔滔荡起,冲扫六合。

    刷!

    黑王子御风踏浪,迎空而立,金发舞动,恍若圣灵。

    腾!

    清谷舒张双臂,蹑空而上,傲视下方的年轻基老。“小子,我采局东篱下,悠然背断山。你服还是不服。”

    “清谷大人,可曾听闻,少年郎,灿若朝阳,勃然一怒,仗剑斩雄夫。”黑王子潇洒笑道。旋即,散去体内生命之海上方的烟云,云开雾散,海浪滔天,金光条条,宛若长剑直刺苍穹。

    通体放光,金光耀耀。黑王子轻抖长剑,铮!剑鸣骤起,嘹亮清远。

    “后生可畏。”

    清谷右臂一扬,斗气吞舞,旋出一物,盈盈而动,只如巴掌大小,原是一柄紫色的小斧。

    “开!”

    清谷喝道。

    紫色的小斧遽然暴涨,紫光迸爆,显出原形。斧柄上盘着两蛇一狐。

    “紫色蛇狐斧!”

    黑王子道!

    “然也。正是此斧。”

    清谷握定斧柄,睨视天下。蛇狐斧吞吐紫芒,照耀的方圆数公尺内紫雾霭霭,一片祥和之象。

    同李小仙撕比的枣尼妹忍不住赞道:“老爷威武,拍下来那只金闪闪的黑王子!很久不见老爷释出紫色蛇狐斧,此斧一出,群雄皆惮。”姨妈刀,枣尼妹挥动着鲜红的姨妈刀,遥相呼应紫色的蛇狐斧。

    李小仙轻声道:“哦,终于见到了清叔叔的紫蛇狐斧。不枉此行。清谷叔叔他儿子清守怎能继承蛇狐斧,哀哉。”

    本来是未娘女仆和枣尼妹撕比,奈何未娘女仆非要拉着李小仙进入战场,于是开启三方混合撕比。未娘女仆握着双刀,俊美的未娘外貌下是一颗不服输的心。

    举办方聘请的护卫们各自为战,拼命制止起冲突的粉丝群。他们不敢把那些粉丝怎么样,指不定其中就有几个豪门贵族,还能揍他们不成。装装样子嘛,虽不能恪守职业,可有钱赚嘛,再说,每一次的聚会都是这副德行,大家心里明白就好。

    “羞涩的小蝌蚪,羞涩你妹啊!大爷来羞涩你了!”

    一只姑娘扑了上来,拳脚相向,直朝“羞涩的小蝌蚪”身上招呼过去。

    “羞涩的小蝌蚪”正在和“很傻很天真”撕比,陡觉胯下有凉意,原来是一位大爷冲过来了吗!小蝌蚪心道。可他一转身,“抹搭,明明是一个妹子!却称自己是大爷,我也是醉了。很傻很天真,你看看你的粉丝都是什么德行!像样吗。”羞涩的小蝌蚪怒斥“很傻很天真”。

    “很傻很天真”秀发抛舞,手中的革便子抹了蜡油,锃亮锃亮的。“羞涩的小蝌蚪,你怎敢侮辱我的粉丝,姐不弄死你就不是天真姐。看革便子!”

    啪!

    一声清亮的破空之音响起,御姐的革便子劈向了“羞涩的小蝌蚪”的脑袋。

    面对粉丝还有粉丝喜欢的写手的攻击,帅气的汉子“羞涩的小蝌蚪”酷酷地从裤袋里取出围巾,戴在脖子上。“我的风度不可丢掉。”

    “麻蛋!我倒!”

    “很傻很天真”的女粉丝扑街在地。活得久了,这样的奇葩汉子也能见到哇。

    啪的一声,“很傻很天真”的革便子抽在“羞涩的小蝌蚪”的脑门上。可没能伤害到“羞涩的小蝌蚪”。他周身罩着护体斗气,罩定他那帅气的脸蛋、卓尔不凡的气质。

    “哦。”

    “很傻很天真”收起革便子,像是在赞叹“羞涩的小蝌蚪”。

    “天真姐,你甭在我身上费心。我喜欢的是软妹子,像‘萌你一脸血’这样的妹子!”羞涩的小蝌蚪大声道。

    “好遗憾。汉子,你钟意的妹子正被女禽有兽抱着呢。”天真姐提醒羞涩的小蝌蚪。

    “马叉!”

    羞涩的小蝌蚪向那边看去,还真是的。女禽有兽童鞋还在纠缠“萌你一脸血”。

    “天真姐,恕难奉陪。小生告辞了。”

    羞涩的小蝌蚪急忙冲向女禽有兽那边。

    “女禽有兽,放开那只妹子,让我来啊,有什么让我来!”

    “菇凉,你认识那只帅欧巴。”

    上官小红指着“羞涩的小蝌蚪”问道。

    “萌你一脸血”摇头道:

    “8认识,不知道他是谁。总是给我写匿名信,超可怕的!”

    “我倒!”

    “羞涩的小蝌蚪”扑街在地。

    姑娘,你把我的真心当成什么了,小生怎的成了可怕的汉子!“羞涩的小蝌蚪”难以接受发生的事实。

    “那位倒地的欧巴,一边玩蛋去,不要在这里打扰本兽在这里泡妞。真是大煞风景,我羞于与你为伍。不要告诉我你也是写手。不要用你那张帅气的脸去祸害妹子。”

    上官小红严肃地教育“羞涩的小蝌蚪”。

    “羞涩的小蝌蚪”已经在心里斥责女禽有兽。“我擦,不是吧,女禽有兽,一直都是你在这里调与戏我心爱的姑娘,你反倒是追问我的不是。咱们敢不敢讲道理。不要动棍子!”

    “羞涩的小蝌蚪”一爬起来就看到上官小红握着一根棒紫,棒指“羞涩的小蝌蚪”。

    “妹子,别怕。姐保护你。你若害怕,趴在姐姐温暖的怀抱里,姐姐是你避风的港湾,能给你温暖与LOVE。”

    “辣我LOVE是啥意思,姐姐?”

    “就是很稀罕你的意思。”

    “哦。你的辣我让我很有压力。”

    “化压力为动力。和姐姐一起走向人生的巅峰。”

    上官小红安慰“萌你一脸血”妹子。

    “够了,大大,你还是放过‘萌你一脸血’。她不是我们书坊的签约写手,你这样公开地勾与搭她,会引起双方的粉丝撕比。”

    辣么爽书坊的蒲节妹子提醒上官小红道。

    “不要激动,不要激动。”

    上官小红同时抱住了蒲节妹子、“萌你一脸血”妹子。

    “你们,你们都是我的翅膀啊!”

    上官小红大声道。

    “”

    “”

    蒲节、“萌你一脸血”目瞪口呆。

    “割了吧,她的翅膀。”蒲节道。

    “完全赞同。”萌你一脸血妹子也是同意道。

    “别酱紫。大家一起愉快地生活在一起。”女禽有兽道。

    “女禽有兽,是你带坏了我钟意的妹子。我要和你撕比。”羞涩的小蝌蚪从地上爬起来后就像变了一个人,气势攀升,护体斗气散开。他左拳握紧,右臂一挥,轰!一道气浪斩向女禽有兽。

    女禽有兽因为想要拥抱两只妹子,所以丢掉了她的棒紫。“我的棒,寂寞了。”上官小红右脚一勾,勾起地上的那根红色棒紫,抡向轰来的那道气浪。

    呼嘭!

    气芒迸爆,红色的棒紫凌空而立,而那道气浪崩碎了。

    “羞涩的小蝌蚪欧巴。”

    “女禽有兽!”

    “撕比吧。”

    “正有此意!”

    上官小红、“羞涩的小蝌蚪”相互而视,彼此看对方不爽。

    “羞涩的小蝌蚪,你敢!”

    李小仙仗剑劈开,劈向“羞涩的小蝌蚪”的左腿。

    “嗯,是她!传说中的脑残粉!”

    “羞涩的小蝌蚪”不敢大意,不敢轻视李小仙,除了李小仙的身份外,还因李小仙是女禽有兽的脑残粉。

    有种粉丝名曰脑残粉,相当犀利,战斗力爆表。

    纵身而起,“羞涩的小蝌蚪”轻灵地跳开,躲过李小仙的劈砍。

    “女禽有兽,来,让我抱一抱。我才是你的翅膀!”李小仙展颜笑道。

    “闺蜜,你笑得好恐怖!你那哪是我的翅膀,是要我命啊!”上官小红心惊道。

    “上官小红的闺蜜生气了。”蒲节心道。“终于,有人能制止女禽有兽童鞋啦。”蒲节有些开心。

    可是事情总向着不好的方向发展。

    “女禽有兽,还我的萌妹子!”

    “羞涩的小蝌蚪”劈了一腿,砸向上官小红。

    “啊啊,烦死了!”

    “萌你一脸血”夺过上官小红的那根棒紫,蓬的一下,抡向“羞涩的小蝌蚪”两腿间。

    然后就木有然后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