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府。

    蒲节没有见到上官青。心中难免有些小失望。“也是,我只是来看他女儿的。以后有的是机会。”蒲节随着黄毛汉子前去上官小红的独院。

    “这位大、大乃你谁啊!”

    蒲节被人拦下来了。被上官丫丫拦了下来。和上官丫丫待在一起的是一位粉红色双马尾辫眼镜娘,高城沙耶。

    “是我,是我,我们见过面的。”蒲节向上官丫丫自我介绍道。她们在外面见过面的,就在前几天。上官小红在楼台上搭了一个草窝,她的犬在路中央搭了一个狗窝,大力金刚猿踩死了姐白尼。

    “抱歉,抱歉。”上官丫丫说。“我贵人多忘事,完全不记得你这种小角色。”丫丫随口说的,也没什么特别的意思。

    高城沙耶瞥了一眼蒲节。“你来找小红?”

    蒲节点头,“是的,就是我。我是辣么爽书坊的催稿新人,叫我蒲节就行。这是我的名片……”

    她话还没讲完,上官丫丫、高城沙耶已经走掉了,没兴趣知道她是干什么的。

    “眼镜娘,你有很大的乃。”

    “哦。我也这样认为。没有学姐的大就是了。”

    “别提你的那个什么学姐,她戴上眼罩后整个姑娘都傻了,成天嚷嚷着小红不纯洁,还要净化她的身体与灵魂。简直扯淡!想想都觉得蛋很疼。你懂我的意思?”

    “懂,我懂。以前也觉得毒岛学姐一板一眼,可也没现在这么严重。她难道中邪了?”

    “这你就不懂了。你的那个学姐肯定是因为无聊才把她和小红关在一起。喂喂,你难道就不想知道她们在干什么,在一个封闭的小屋中,两个湿润的姑娘还能干什么。”

    “丫丫!我看你最不纯洁才是。我和学姐说说,让她顺便净化一下你的思想。”

    “不要!我天真可爱,我童言无忌。我还在茁壮地成长。灰机,你说是吗。”

    “关我汪事。我只是一只路过的鸟。”

    灰机·鸟布斯拍拍翅膀飞走了,留下愣眼的高城沙耶、上官丫丫。

    “那狗最近很狂!”

    “是时候给它套上狗链子!”

    “下次见到它就那么干!”

    “赞同!”

    上官丫丫、高城沙耶之间的感情火速升温,有种说法叫相见如故来着,说的就是高城沙耶、上官丫丫这种姑娘。

    黄毛汉子带着蒲节妹子来到院中就不管不问,该干啥干啥去了。留下蒲节妹子好迷茫。“我在这里搞啥咩?”蒲节问自己,结果更加迷茫。

    那边两只叽叽喳喳谈笑风生的姑娘当蒲节妹子是空气,没有存在感。蒲节不愿这样。她开始刷存在感。

    主要是吸引那两只妞的注意力。

    装傻卖萌!

    蒲节妹子还没来得及卖萌,忽听,轰!整个院子都在颤动。一大团蘑菇云升起,从上官小红的香闺上方升起,不消说,房顶木有了。

    蒲节吓傻了有木有。这、这什么情况!为何女禽有兽的房顶木有了!还有大量的黑烟冒出。为咩没人前来观察是否有人受伤。8正常,绝壁的不正常。盛京的大街小巷有闻:青府的上官青相当溺爱女儿。

    难道传言有误,她女儿的房间炸了!为何那只冷酷的中年汉子还不现身影。蒲节左瞧右看,毛都没见到,不见上官青。

    不能怪蒲节。主要是上官青见怪不怪,反正他女儿的房间经常爆炸,房顶木有了,房门炸开了,窗牖轰碎了,地上出现一个大坑,完全是正常现象。上官青来过几次,以后就不来了。“我女儿一定是拆迁办的。”前几次上官青也很郁闷。

    上官小红小院子外的五大杀马特也没向院中张望。西一欧做事情自有她的道理。跟着西一欧走上人生巅峰就是,其余的不用去管。

    上官丫丫、高城沙耶也是一副“哎呀,今天的动静完全在俺们的预料之中,小了,小了。”的表情。

    辣么爽书坊的蒲节更加无语问苍天。青府的大小姐都是什么人啊。

    乍闻

    嘭!

    那个挺结实的门被人踹开了。

    三只姑娘从里面跑了出来,她们衣衫不整,尤其是中间的女汉子。她左手拉着毒岛冴子,右手牵着李小仙。李小仙表情痴呆,毒岛冴子神色如常。

    蒲节不禁想道:“女禽有兽对李小仙还有那位侍女干了什么!”

    是人事吗?

    高城沙耶不动声色,神色如常。她问:“那个啥,小红,你们的净化疗程over了吗?李小仙非要参观,受到刺激了吧!自作自受,我跟她讲了,不要进去,场面对她这样的纯洁姑娘来说太刺激,她不听,这下好了,吓傻了是不!”

    上官丫丫道:“小红,你的净化疗程进行到哪一步了,有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吗,感觉好刺激,我也想亲临现场。”

    上官小红道:“丫丫,你帮不上忙的。我一个人可以搞定。我是上官小红。”

    高城沙耶道:“是是是,你是上官小红。大小姐,可以沐浴了吗,看看你们三个,黑不溜秋的,鬼知道你们在里面搞咩。”

    毒岛冴子道:“尽人事听天命。”

    听到毒岛冴子的话,高城沙耶向上推了推无度数的眼镜,心里还在犯嘀咕,“弄啥啊,毒岛学姐神神叨叨,都快成神棍了。唐腊国真是神奇的国度。哎,来到这个世界,非我本愿。还能回去吗。”

    辣么爽书坊的蒲节赶紧上前。“女禽有兽大大,我是蒲节,辣么爽书坊的新人蒲节。主编大人讲了由我负责你,盯着你写稿子。很高兴见到你。”

    上官小红道:“哦。”

    蒲节妹子道:“女禽有兽大大,请问你今天的稿子写完了吗。主编大人还说你不能换马甲,你要从一而终。你不能木有小吉吉。”

    上官小红道:“啊。”

    蒲节妹子道:“主编大人说,她会亲自和你谈一谈人生,谈一谈马甲,谈一谈T-J。”

    上官小红道:“嗯。”

    蒲节妹子道:“女禽有兽大大,你真是风趣的人。”

    上官小红道:“啊哈。”

    蒲节心中愤道:“我擦,大大终于肯多讲出一个字。这算是我的进步吗,我还有继续感化她。加油,蒲节!“

    高城沙耶唤来几位穿着上官小红为她们设计的制服的侍女,“大小姐要沐浴,你们准备好了吗。”

    “已经准备好。”

    “只等大小姐。”

    “请到这边来。”

    在侍女的带领西,上官小红、毒岛冴子、李小仙向露天浴池走去。

    “闺蜜,你累了。来来来,我帮你。”

    “我自己来。”

    李小仙自己更衣,换上了上官小红设计的泳衣。而后噗通一声,跳下浴池。毒岛冴子已经端坐在瀑流下,接受流水的冲刷。用学姐的话讲:“磨练意志,沟通大自然。”

    上官小红指着毒岛冴子对李小仙说:“闺蜜,你看,冴子在沟通大自然。”

    李小仙道:“她如何勾搭大自然。”

    上官小红道:“真不愧是我的闺蜜,你看看她,衣服都没脱,坐在瀑流下面,勾搭毛线啊!至少不穿衣服才行。”

    李小仙道:“你讲的好有道理。我赞同。”

    上官小红道:“不知道贫乃王在干甚。”

    李小仙道:“哈啊?贫乃王,又是贫乃王,你明明有我了,为什么还要思念贫乃王!”

    上官小红道:“我这叫博爱。”

    李小仙道:“你真是无情的姑娘。”

    上官小红道:“闺蜜,你说一本正经的冴子真的什么都没想,全神贯注的勾搭大自然?”

    李小仙道:“看啊!看她的衣服被瀑流湿透了。感觉更加的不纯洁!她还不如什么都不穿。心机女表,她是心机女表!”

    上官小红道:“嘘,小点声。冴子正在沟通大自然,不要打扰她。”

    上官丫丫、高城沙耶也换了泳装,跳下泳池。在水中游来游去。“小红,青府的泳池真大!”高城沙耶赞道。

    上官小红命令她的侍女们全都更换泳衣,大家一起戏水。

    辣么爽书坊的蒲节妹子很尴尬。她也跟着侍女们来到游泳池这边。看着人家一个个换上泳衣,跳进水里,好不快活。“真好,我也想下去。”蒲节心道。

    上官丫丫直接向瀑流下的毒岛冴子游去。“冴子这家伙一看就不是正经的姑娘。我要捉弄捉弄她。沟通大自然,怎么沟?我帮她沟啊。”

    啪,啪,啪!

    上官丫丫站在瀑流一旁,用她的小手拍打毒岛冴子的腿。“别傻了,你这样不行的。”

    毒岛冴子不理她。

    “冴子,我要剥了你的衣服哦。”

    上官丫丫说。

    毒岛冴子的身体动了一下,也就一下而已。

    “还是那么正经!”

    上官丫丫道。

    “真想看她一脸惊恐的表情。”

    丫丫暗道。

    抓过来一条水蛇,不,是沧井兽。上官丫丫抓着变得小巧的沧井兽,在毒岛冴子面前晃来晃去。“冴子,你继续装比,我让它咬你!”

    学姐默不回应。

    入定,沟通大自然。

    “苍苍,咬她!”

    上官丫丫命令道。

    “呀呀,咩咩,喋喋?”

    变成水蛇形状的沧井兽很茫然,难道真的去咬一本正经的学姐?沧井兽扭着脖子,望向它的饲主上官小红。小红毫无表示。

    “小红,告诉我去哪里捕获甲腾鹰兽!”李小仙忽然缠住了上官小红。

    “这个,不好说。”上官小红面有难色。

    “你不是讲沧井兽是和甲腾鹰兽其名的异兽吗。我也要契约兽,我要抓到甲腾鹰兽!”李小仙继续摇晃上官小红的肩膀。

    “闺蜜啊,你还很纯洁。有些话不好讲。”上官小红再道。

    “那你把我弄污不就好了嘛!”李小仙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