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遇即是有缘。

    贫乃联盟的成员们和青府的五大杀马特汇合。贫乃王阿瑟匆匆一瞥,目光在黑毛、黄毛、紫毛、绿毛、白毛身上扫过。

    渔网汉子黑毛握紧鱼叉。“阿瑟·潘多拉贡。大小姐的手帕交,都是微月匈。难怪西一欧会封她作贫乃王。不是无有道理。”

    黄毛汉子笑道:“阿瑟王,您也来追寻我家西一欧?看,她在天上飞着呢。“

    双马尾紫毛大汉道:“阿瑟王,能不能跟您的兄长大人说一下,不要动不动就抚摸我的月匈大肌。我不知道如何开口拒绝他。”

    忧伤的绿毛大汉戴了一顶绿色的编织帽,他道:“阿瑟王。您的兄长黑王子总用奇怪的眼神注视着我的绿叶短裙,我很不自在。您看是不是……”

    白毛大汉道:“靠啊,天上掉下一颗大枣!”

    一颗红枣掉了下来,大如车盖,上插一面旗,旗上有四个字:一颗大枣。

    锵嗤!

    贫乃王抽出佩剑,将身一纵,飘然而起,刷!金光抛舞,直刺碧空。阿瑟王再一旋身,把剑上刺,钉住了那颗大枣。

    剑插一枣,阿瑟王缓缓而降,她是那么的耀眼,散发的强大气场让贫乃联盟的姑娘们为之侧目。

    那颗大枣是被天上的女汉子打下来的。上官小红拉拢枣尼妹入驻贫乃联盟,软妹子拒绝了,呵呵哒,我乃超大,怎会加入那什么乃贫联盟。枣尼妹弹出一粒红枣,呼嘭!红枣暴涨,大如车盖,撞向女汉子。女汉子一砖拍下,大红枣掉了下去。

    然后那枣就被阿瑟王插了。阿瑟王举着那粒大枣,金发散舞,她道:“这枣……”

    黄毛大汉道:“这枣如何?”

    渔网汉子黑毛猛地劈出一记鱼叉,黑光冲滚,扑向阿瑟王举着的那颗大枣。

    蓬的一声激响,那颗大枣爆掉了。

    是人头。

    大枣内包裹着一颗人头。

    枣肉炸裂分散开来,自然显出其内的人头。渔网汉子黑毛,他同样的敏锐。

    贫乃联盟的姑娘们分散开来,阿瑟王站在那里,还是举着右臂,剑尖上插着一颗脑袋,一颗汉子的脑袋。阿瑟·潘多拉贡并不认识那汉子。

    青府的四大杀马特议论着那颗人头。

    黄毛道:“黑毛,你说这是怎回事?大枣里包裹着一颗脑袋。”

    白毛道:“向天上看。枣从天而降。”

    紫毛道:“我们的西一欧也在天上。”

    绿毛道:“散开,兄弟们散开。小仙大小姐冲过来了!”

    先李小仙而来的是大力金刚猿、唐豆比。不过,那扛着黑铁棒的大力金刚猿颇显狼狈。“豆比弟弟,金刚猿,给我站住!让我们插你们三剑。”

    闻言,大力金刚猿跑得更快,傻比才会站住!金刚猿扛着身体流水的唐豆比。“豆比哟,淡定些。我们俩的组合很完美。”

    唐豆比呐呐道:“既然完美,我们为何还要被小仙姐姐追着打!”

    大力金刚猿道:“是你我不够强悍。”

    唐豆比道:“抹搭,我的月匈大肌还在淌水。这算什么事。小仙姐姐,你真是无情呐。”起掌一拍,轰!豆比的月匈膛巨震,他拍了自己一掌。

    也靠着那一掌,他甩掉身体流淌的水,衣服也干燥了许多。豆比打起精神。“大力金刚猿,前方那是,那是贫乃王!”

    “贫乃王剑挑着一颗脑袋,何意?”大力金刚猿困惑道。它扛着唐豆比继续狂奔。他们身后,李小仙步步逼来。

    “豆比弟弟。看剑。”

    李小仙抱剑旋斩而出。

    “大力金刚猿,小心乃的局之花!”

    大力金刚猿肩膀上站着的唐豆比惊道。他向后一瞧,那还了得!李小仙双手握剑,螺旋斩向金刚猿的局部地区。

    “李小仙真狠!”

    大力金刚猿也不敢大意。腾腾腾!它纵身暴起,左手护住屯部,右手舞着黑铁棒开道。可那只贫乃王挡着它的路。

    “贫乃王也不能挡住我的路。”

    大力金刚猿长喝一声,挥棒砸向阿瑟·潘多拉贡。

    贫乃联盟的其她姑娘们注视着战况,也没出手。可以的话,她们希望那只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大力金刚猿一棒紫掀翻贫乃王。

    “这不是护法唐豆比吗。”

    阿瑟王道。

    面对那条劈下来的黑铁棒,贫乃王扶摇而上,锵!剑鸣陡作。剑尖上插着的那颗汉子的脑袋滚了出去。

    砰!

    大力金刚猿一棒紫砸将下来。那颗汉子的脑袋登时炸裂,他是谁名谁也不重要了。

    贫乃王蹑空而来,一拧身,人已立在那条黑铁棒上。剑指金刚猿,蹬蹬蹬!贫乃王脚踩着黑铁棒,径向金刚猿斩去。

    “逗比之力!”

    大力金刚猿肩上站着的唐豆比蓦地吼道。

    那一瞬间,豆比燃烧着惊人的战意。他面若傅金,眼如铜铃。双臂十字交叉挡在金刚猿的脑袋前。

    当是时,大力金刚猿实在是不好过。前有贫乃王求撕比,后有李小仙剑指它屯。

    “不在战斗中死亡就在撕比中阵亡。我们大力金刚猿一族不惧困难。只求一腔热血遍沙天地间。”

    大力金刚猿也爆发出怒腾的乌光,冲折涌荡。凶光起,猿若黑色铁汁浇铸,前后都有求证撕比大道的彪悍女子,大力金刚猿、唐豆比唯有险中求胜!

    锵!

    锵!

    李小仙、阿瑟王一前一后,两剑同时刺在大力金刚猿身上。

    大力金刚猿呲牙咧嘴,月匈大肌隆隆鼓起,乌光更盛,飙出它的头颅,直贯天际。李小仙的剑、阿瑟王的剑已入大力金刚猿的身体,伤口不深。可它的屯部绷紧,遽地涌出一股异力,推出了李小仙的剑尖。

    而阿瑟王插进大力金刚猿左月匈大肌的剑也被巨力推攘而出,伤口喷血。大力金刚猿右足一蹬地,轰隆!地面掀动,泥尘遮天。

    双臂十字交叉的唐豆比电射而出,十字斩,斩向贫乃王。

    “嗯?护法为何与我为难?”

    贫乃王一转身,陀螺似的飘离唐豆比。

    她对唐豆比的印象不差,貌似豆比和她的兄长黑王子相处的很好。“既然他是我王兄的朋友,也是贫乃联盟的护法,我不应伤害他。”

    身形已稳,李小仙急攻而上。剑削大力金刚猿的后颈。

    “我的棒紫!黑黑黑!”

    大力金刚猿倏地转身,直接面对李小仙。至于那什么贫乃王交给唐豆比去应付。黑铁棒砸下,气流滚爆,势若千钧。

    李小仙剑诀一引,移形换步,连换了三个方向,留下一幢幢残影。遽然,剑啸再起,凄厉而又闷沉。亮光大作,随着那迸沸的剑啸,李小仙抡起右臂,手中之剑劈扫向大力金刚猿的下颌。

    “还来!”

    大力金刚猿深受其苦。李小仙的剑啸会让人身体有孔的地方淌水。大力金刚猿双目溢血,面皮涌动。当啷!它一棒紫砸向李小仙劈扫而来的长剑。

    “我是豆比请来的猴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力金刚猿脖颈立直,其上青筋遍布,说不出去的狰狞。

    轰隆隆!

    声浪引爆金刚猿的怒火。

    隔着一只黑猿,李小仙忽然感知到阿瑟王的撕比之意是奔着她来的!“呵,想和我撕比吗。”李小仙向后一翻,翩跹纵出,大力金刚猿的黑铁棒没能抡扫在李小仙身上。

    嗵!嗵!

    两声闷响。一人站在大力金刚猿的双肩上。她左右两腿叉开,分立在金刚猿的两肩。

    啪啪,那人用一口红刀拍打着大力金刚猿的脸颊。姨妈刀!

    站在大力金刚猿肩膀上的人是枣尼妹。枣尼妹呼吸紊乱,气息时沉时急。

    砰!

    又有一人掉了下来,砸在地上。是姐白尼。姐白尼砸在地上。她身下铺着一张黑色的幡旗,幡旗展开,破破烂烂。

    “我们之间的友谊结束了。不见了,闺蜜。”

    枣尼妹提起姨妈刀,刀锋直刺大力金刚猿的颅顶。“向她踩下去。”枣尼妹说。

    大力金刚猿自不认识姐白尼。和她非亲非故,再说它脑袋上还悬着一柄姨妈刀,随时都能捅下来,捅破它的脑袋。

    毫无犹豫,大力金刚抬腿向地上的姐白尼踩去。

    嘭唧!

    姐白尼惊叫都来不及,人已做肉饼。她的脑袋保持完好,迸射而上。

    枣尼妹伸手一招,拘来姐白尼的脑袋,提在手中。她心念一动,生命之海分出一道虹光,钻出她的身体,围着姐白尼的脑袋旋转一周,蓦地,虹光散去,一颗枣飘在空中。

    枣尼妹捏着那颗枣。

    “你要吃吗。”

    枣尼妹对阿瑟王说。

    “不。”

    阿瑟王说。

    至此,阿瑟王、渔网汉子黑毛明白了变大了的枣中为何包裹着人的脑袋。源自枣尼妹,出自她手。

    大力金刚猿不再动弹。是它踩扁了姐白尼的身体。

    唐豆比掸去身上的泥土,他道:“离开我的大力金刚猿。”

    枣尼妹道:“哦。”

    她还真的跳了下来。

    若不跳下,背后将被人捅上一剑。

    上官小红出现在大力金刚猿身后,女汉子站在沧井兽脑袋上。沧井兽长尾一盘,一圈圈捆住了大力金刚猿的上身。咔啦,咔啦!勒得大力金刚猿骨头错位。

    “小红,放了我的大力金刚猿!”

    唐豆比急道。

    上官小红奇怪地盯着唐豆比。

    “我什么都没对它做啊。”

    倏然间,沧井兽勒着大力金刚猿的长尾脱离它的上身。

    蓬轰!

    大力金刚猿前跌在地。

    在它后心插着一柄剑。

    剑柄上悬着银色的剑穗,还有一块玉珏,刻着“唐豆芽”三字。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