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白尼仰头一望,密集的红色光点缤纷而至。“女禽有兽。我算是和你杠上了。看我的大雕!”黑色的太鸟无奈地收拢翅膀,忽地,咻!咻!咻!破空之音迭爆而起,太鸟的另外一只翅膀上的鸟翎尽数抛射。

    黑色的鸟毛与纷落的红点碰撞在一起,蓬!蓬!蓬!一根根黑色的鸟毛迸炸,黑色的灰烬冲扫着疾风骤雨似的红色光点。

    在那之上,女汉子驭使沧井兽,怀中抱着贱萌萌的灰机·鸟布斯。“是时候了。”鸟布斯道。

    它那双隐起的肉翅再次张开,却未完全张开,蜷缩在腹部两侧。

    上官小红左手拉开灰机·鸟布斯的一只肉翅。“多么漂亮的翅膀啊。”

    “我愿意为主人断掉一双肉翅。”灰机·鸟布斯当即表态。

    “留着吧。留在你身上。”上官小红说。

    “我去了。”灰机·鸟布斯跳离女汉子的怀抱,它肉翅张开,它睥睨下方,它狗眼生光,它开始嗷嗷乱叫:“下面的母鸟,我是灰机·鸟布斯。我是灰机·鸟布斯。我是灰机·鸟布斯。你听到了吗,你准备好为我生狗蛋了吗!”

    “”大黑鸟。

    好想吐。大雕心道。它的尖喙被主人绑住了,吐出来的东西只能原路返回。好想死,死之前先弄死主人再说。开玩笑的。大黑鸟忍着、忍着,它的一双翅膀光秃秃,羽翎射出去再也收不回。

    “忘了告诉那只会讲人话的狗,我们大黑鸟一族雌雄同体,不需要汉子鸟,我一个人就可生蛋、孵蛋。”大黑鸟暗道。

    还是想吐。

    脖子摇晃啊摇晃,大黑鸟冲天而起。

    牺牲掉一只翅膀上的鸟毛,大黑鸟成功地荡开从天而降的红色光点。

    “来吧,狗狗!”

    大黑鸟心道。

    “为我生狗蛋!”

    灰机·鸟布斯同样道。

    “啊,不好!”

    姐白尼抄身而起,跳开,跃离大黑鸟。“疯了,你疯了吗!”姐白尼呵斥道。

    大黑鸟没有疯,它只想呕吐。你呱嗒的鸟吐了吐了。大黑鸟扬翅一扇,恶风飙卷,呼喇喇,喷荡向灰机·鸟布斯。

    “如若是我,分分钟让你生狗蛋。”

    灰机·鸟布斯狗腿一挥,轰出一团灰色的光浪。

    嘭!

    黑色的恶风、灰色的光浪迸撞在一处,好似黑水泛滥,冲开河堤,吞噬河岸生灵。

    “悲风大帝,我感受到了悲风大帝的温柔。”

    灰机·鸟布斯狗头一扬,狗眼迷茫。似有一缕河虾的气息降临,铺陈在灰机的狗头上。“我这蠢蠢欲动的狗心狗肺。”

    “嗷呜!”

    鸟布斯一声大叫。

    飕!

    狗影幢幢,鸟布斯穿过那迷瘴,本心所致,情致所动。“生狗蛋吧!”

    “大雕,大雕!”

    大黑鸟怒了!

    虽不能发声,可大黑鸟舞动身体,掀起滔天的气浪。原因无它,灰机·鸟布斯匍匐在大黑鸟的背上。

    以速度见长的大黑鸟却奈何不得女汉子的犬。

    黑色的幡旗平展,仿佛是一叶小船,姐白尼暂时立在幡旗之上。也不是长久之计,“没有太鸟,什么都是枉然。”

    突兀的,姐白尼笑了。

    “女禽有兽,你真的以为我是一人来的吗!错了!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擅长画小黄兔,可我的闺蜜专攻小黄蚊!她就在”

    姐白尼屈膝跪在平展的黑色幡旗上。她咬破左手大拇指,指头冒血。按印,姐白尼在幡旗上按下指印。

    本无一物的黑色幡旗陡地放光,绚光膨胀,和谐的气流滚冲,忽地,一只软妹子跳了出来,自那绚光中跳了出来。

    软妹子被解封了!她被封在黑色的幡旗中。“就是她!她是我的闺蜜,业界人士称她为枣尼妹。”

    枣尼妹降落在平展的黑色幡旗上,她和闺蜜姐白尼并肩而立。

    姐白尼擅长小黄兔,枣尼妹擅长小黄蚊,两黄一相逢,胜却人间无数。

    枣尼妹的造型很别致,尤其是她的发型,怎么说呢,满头红枣!一咎头发卷着一颗红枣,卷到最后,满头都是红枣。非但如此,枣尼妹穿着的印花短裙,上面也是红枣!上身的衬衫也好有个性,左边的袖子木有了,只有右边有袖子。

    “我名枣尼妹。最擅长小黄蚊。”枣尼妹自我介绍道。她笑得没心没肺,满头红枣乱颤。

    上官小红很欣赏枣尼妹。这姑娘好有品位,时尚感十足!她的衬衫下面塞着两个红枣馒头!女汉子一眼就能看出。“就稀罕乃很小的妞。看着亲切。”上官小红道。

    “哈啊?”枣尼妹装作没听到上官小红在讲甚。她伸手去挠头发,哎,挠的是红枣哎。

    “苍苍。”

    上官小红拍了拍沧井兽的脑袋。

    呼!

    沧井兽向前奔出。来到枣尼妹、姐白尼面前。她们站在幡旗上。

    “姐白尼,枣尼妹。”

    上官小红直接面对一双奇葩的姐妹。

    “女禽有兽!”

    “女禽有兽!”

    姐白尼、枣尼妹异口同声道。

    “小女不才,正是女禽有兽本尊。见过两位。你们为何处处与我为难。我们何不找到一处人迹罕至之地,静下来聊一聊。”

    “为何要去鸟不脱粪的地方?”

    “难道你想消灭我们的存在?”

    姐白尼、枣尼妹再次发问。

    上官小红左手抓着砖头形状的契约方石,右手持剑。

    “女汉子系统,调出枣尼妹的女汉子浓度。”上官小红直接命令女汉子系统。

    叮的一声,女汉子系统回应上官小红。

    “姓名,枣尼妹,性别,女。魅力2.2,女汉子浓度0.4。结论,枣尼妹是一位颇有魅力的正常女孩子。”

    “就酱紫?”

    “是。”

    “抹搭!女汉子系统,你吖又在那我开刷吗。正常吗,枣尼妹哪里正常了!正常的女孩子为用头发卷着一颗颗的大红枣!满头红枣啊红枣!”

    上官小红忍不住吐槽女汉子系统。

    女汉子系统还是那么淡定。

    电子音毫无起伏。

    “寄体,蛋定,蛋定。我交给你的那颗白蛋很快就会孵化。你将会得到一个很听话的随从。”

    “啊,你说那颗蛋?”

    上官小红差点忘了那颗白蛋,蛋中有一个阴暗的汉子T。他被两半蛋壳吞没。唐腊国盛京赫赫有名的药美人从小红这里取走了白蛋。上官小红借药美人的温度孵化那颗白蛋。

    要孵化了啊,那颗蛋,任务奖励。

    一点也不期待。白蛋。

    上官小红切断和女汉子系统之间的联系。她直接同女汉子系统交谈,姐白尼、枣尼妹不能获知小红、女汉子之间的谈话内容。她们只当“女禽有兽”突然沉默了。

    “女禽有兽,你在搞咩?弄啥嘞,为何不说话!”姐白尼伸手在上官小红眼前挥来挥去,小红没有表示,女汉子左手中的砖头可不是吃素的,姐白尼若是对小红不利,一砖头拍下,再砍她一剑。

    枣尼妹文思如尼奥崩,一篇极好的小黄蚊诞生于她那颗小脑袋中,她满头红枣愈发的个性十足。情到深处,枣尼妹从脑袋上摘下一颗大红枣,塞到嘴里,咀嚼之后吞食之。不要担心卫生问题,那一颗颗枣是绿色无公害食品,经过唐腊国的食品安全认证。

    要知构思一篇精彩的小黄蚊也很费脑子,不知道死翘翘几多脑细胞。

    忽地,上官小红动了。

    她祭起那口红色的细剑,细剑悬在小红上方,剑锋所向唯有枣尼妹。

    枣尼妹枣尼妹,今日的枣尼妹又会有何种机遇。软妹子一颗枣还塞在嘴里,已然感到那口红色的细剑蓄势待发。枣也吃不下了,小黄蚊也崩溃了,难成文章。心塞塞,枣尼妹伐开心。

    她咬碎口中的那颗红枣。吞咽下后,软妹子道:“女禽有兽,你断更还有道理了。不让人催更,还不让你忠实的粉丝将你的形象带入到小黄兔、小黄蚊中去,有没有搞错。世上哪得如意法,不负写手不负卿。

    。”

    当是时,女汉子一砖头拍了下去。

    姐白尼同时暴起,赞掌迎向那块砖头。“女禽有兽,不要再执迷不悟!继续写下去。”

    蓬!

    黑色的光潮奔爆,涌动四方。女汉子的砖头契约方石拍在姐白尼的右掌上。“够格!”姐白尼右掌纳集下方的气流,聚在掌心,“姐善解人意,更擅解人衣。喝!”姐白尼嗔道。

    啸荡的掌劲怒爆,弹开女汉子的砖头。未脱手而出,女汉子扣抓着契约方石,身体微微后仰。

    身形一晃,蹑空而起,女汉子跳离沧井兽,她亦跳到平展开的黑色幡旗上,两手同出,左手执砖,再度拍向姐白尼,几在同时,女汉子的右手唰地抓向枣尼妹的上身。重点照顾的地方是枣尼妹衣服下的红枣馒头。

    “姑娘你月匈不大,就不要滥竽充数。我助你解脱。”

    蓬!

    女汉子左手中的砖头拍撞在姐白尼的拳头上。姐白尼向后退出两部,右足顿地,方甫止住。

    而女汉子的右手鬼魅似的进去、出来。然则出来时,小红的手里多了一颗馒头,馒头中镶嵌着一颗红枣。红枣馒头。“呜哇。”女汉子说。

    枣尼妹惊觉一边的衣服干瘪了下去。“女禽有兽,你对我做了什么!”

    君不闻软妹子一怒献上菜刀,任你何方妖孽,一刀削了你。

    枣尼妹冷眸一凝,她之生命之海啸动,红色的海面翻腾,卷起数十公尺高的海浪。倏地,一抹红光劈分海水,腾射而上。

    当!

    一颗红枣冲出枣尼妹的生命之海,激起阵阵刀鸣,长啸不绝。

    明显的,冲出来的那颗红枣更加的鲜红。枣尼妹捏着那颗枣。“女禽有兽!”枣尼妹叱喝。她捏着的那颗枣陡然换形,不再是红枣之姿,而是一柄刀,刀身鲜红。

    “此刀名曰姨妈刀。”枣尼妹一板一眼道。

    “我擦,枣尼妹竟然取出了姨妈刀!”姐白尼忖道。

    她和枣尼妹的关系很好,也听她讲过姨妈刀的来历,相传姨妈刀、枯桐剑均出自铸剑大师之手。枯桐剑下落不明,枣尼妹因缘际会,偶得姨妈刀,姨妈刀化枣而出,纳于她之生命之海。

    姨妈刀一出,枣尼妹的撕比战意迅速攀升。姐白尼有些忌惮枣尼妹。“她要玩大的。真的要撕比女禽有兽?话说,我的大黑鸟哪里去了,它不是和那只会飞的狗在干架吗,怎的干着干着架就不见鸟。”姐白尼环顾四周,却不见大黑鸟和灰机。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姐白尼叹道。

    刷,刷,刷。

    枣尼妹劈出三刀。一刀比一刀快,长及两丈的光刀斩向女汉子上官小红。

    小红后跳,再次站在沧井兽脑袋上。

    “姨妈刀?”

    好熟悉的刀名,我似乎在哪听说过,上官小红心想着。一时想不起。

    上官青收藏了古剑枯桐。那位中年汉子在他女儿面前提起过姨妈刀,同出一位铸剑名家。

    手指一并,牵引悬在她脑袋上方的那口红色细剑劈斩而下。锵!剑芒迸爆,作红雨迸溅,咻!咻!咻!数百点红光攒射荡涌。

    三道光刀倏然而至,同数百点红光剧撞在一起。叮叮咚咚,好像是风暴遽至,细沙拂过巨石,将其击穿,千疮百孔。

    三道光刀涣散,轰然摊裂。

    姐白尼御驾平张开的黑色幡旗,唰地飞窜,驰向沧井兽。

    “呀呀,咩咩,喋喋!”

    沧井兽摇头摆尾,不怵姐白尼、枣尼妹。

    一只手,有一只手从上官小红肚子里伸出,若实若虚,不真切而又诡异。那只手向姐白尼、枣尼妹挥动,似在打招呼。是雨桐的手,假手于人,水汽凝成,贴着小红的肌肤而已。不过也够吓人的。

    轰!枣尼妹的生命之海滚荡,数千道水柱高高激起,蔚为壮观。“这是!”枣尼妹心神一晃。分出念识,内视她的生命之海。海面若沸水,涛涛滚滚,水泡浮起炸裂,接连出现。

    念识回归,枣尼妹右臂舒展,刷刷,两缕红色的光芒螺旋溢出她之手臂,缠住姨妈刀。

    手臂、姨妈刀恍若一体。

    “女禽有兽,你不让我写关于你的小黄蚊,还弄出一只奇怪的手吓我。取出我的红枣馒头的罪过,你承受的起吗。”

    刀锋绽放,红潮飙卷,缠覆在姨妈刀上。枣尼妹只想和女禽有兽撕比一场。右臂扬起,姨妈刀高举。噗咔!一抹艳丽的撕比气机释出,冲爆滚向女汉子。

    “无奈啊。”

    女汉子信手一抓,握住那口细剑。红的凄艳。

    枣尼妹的姨妈刀同样是红色的。

    “姨妈刀!”

    上官小红横剑月匈前,平斩。

    哗!红水一般平推而去,冲刷苍穹。枣尼妹释出的那抹撕比气机浩荡而来,同上官小红平斩出的红色的光河相互涌撞、迸爆。轰嘭!光屑爆散,能量漩涡裂炸。

    “主人,我回来鸟。”

    是灰机·鸟布斯,灰机回来了。

    “哎哎,我的大黑鸟哪去了?”姐白尼惊道。她只见到会讲人话的狗狗,却未见到大雕何在。大黑鸟还是她的宠物,她与它之间的契约联系还在,说明那鸟还活着,尚未死亡。

    虽然没必要,女汉子还是问了。“灰机,你对姐白尼的大黑鸟做了什么……”

    不想说的话就别说了,烂在你肚子里。

    灰机·鸟布斯神情嘿嘿嘿。它道:“我还没成熟呢,不能对它做什么,隔靴搔痒什么的还能做到。主人,你懂的,大黑鸟的主人,你也懂的。”

    “”上官小红。

    “”姐白尼。

    喂喂,那狗对那只鸟做了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声如蚊蚋。看我的小黄蚊攻击。”

    枣尼妹再劈一刀,遽然间,苍黄色的气柱闪现,嗡嗡嗡,好似数千只蚊子聚在一起,声势惊人。

    轰隆!

    苍黄色的气柱裂爆,化为数千只黄色的蚊子,密集而出,扑涌向上官小红、灰机·鸟布斯。

    上官小红身体里钻出的那只手,指诀连换,让人目不暇接却又移不开视线。哗哗!碧波涌起,化瀑而出,冲刷向那数千只黄色的蚊子。

    “小红,你真淡定。”

    江山美人图内的雨桐传语道。

    “我想出去,我不想待在里面。”

    高城沙耶同样开口道。

    “出去?你想去哪里,你是入驻江山美人图的首位美人,我看好你哦。”

    “女王,你还是放过我吧,要不让毒岛学姐和我换一换,她是第二位美人!你不能什么都冲着我来。去发现新鲜的感觉!”

    “我是喜新厌旧的女人吗?”

    “难道不是?”

    “好像是的!”

    “”

    “”

    上官小红、高城沙耶均沉默了。江山美人图的意志形体雨桐,她找寻的寄体很多,也够花心的。

    江山美人图并不完整,是残图。可杀性很重,她和上官小红互为约定,以小红为主,残图为次。

    几千只黄色的蚊子围绕着碧绿色的瀑布嘤嘤喁喁。姨妈刀吞吐着周遭的气流,搅动风云。

    “女禽有兽。我要斩掉你身体上钻出来的那只手。”

    枣尼妹开口道。

    “枣尼妹,你执着了。来吧,让我取出你衣服下的另外一颗红枣馒头。我们真诚想见吧。可以的话,请加入贫乃联盟。我是盟主。”上官小红直视枣尼妹。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