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乃联盟的副盟主心里很不是滋味,百般不爽。一切都超出了她的控制,盟主上官小红骑着沧井兽高高而上,直接撕比那骑着大黑鸟的妞。豆芽的弟弟豆比也召唤出大力金刚猿,金刚猿掏出一条很黑的棒紫。“为什么,为什么大家就不能按照我的想法行事。”唐豆芽忍不住道。

    上官丫丫直言道:“豆芽姑娘,你不要将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别人身上,对别人很没礼貌哦。顺便一说,你弟弟豆比好帅!尤其是他的宠物,那只健壮的猴子,他好有个性。李小仙真过分,弄得那只猴子棒紫都拿不稳。”

    唐豆芽斜睨了一眼上官丫丫,这只萝莉懂个蛋!什么都不懂就不要瞎讲,李小仙算是什么东西,怎能比得过我弟弟召唤出来的大力金刚猿。豆芽还是心向着自己的皇弟。一家人嘛,更主要的是李小仙有大大的奶。不能和她一起愉快的玩耍。

    辣么爽书坊的催稿妹子蒲节完完全全地忘掉了她的本职工作,去她没妹的女禽有兽,去尼玛的催稿,本姑娘不管鸟,爱咋滴就咋滴。唐腊国写手那么多,不差她一个女禽有兽,再说,还有飞禽走兽呢。

    “开阔性的撕比场面,让人身心愉悦的少女与少女之间的战争,天上有太鸟在飞,有大蛇在飞,有姑娘在撕比,还能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恋恋不忘的大事件。我总算明白了为什么有的前辈总是出现在撕比大战的姑娘的外围!前辈们,前辈们干得漂亮!”

    蒲节妹子双眼不眨,存神纳思,关注空中的女汉子、姐白尼的PK。

    蒲节就是蒲节,根本听不到她们在讲什么,那有什么问题呢,“我可以嫉妒她们啊!我可以意银啊!我还可以想象自己将她们干翻在地的场景啊。没什么能禁锢我的想象力。我这天马行空般的意银真是太深奥了!”

    蒲节妹子注视着天上的沧井兽、上官小红、姐白尼、大黑鸟。

    恨咱没长翅膀,也能翱翔苍穹。

    “小仙姐姐!”

    唐豆比不怎么淡定地觑着抱剑而立的李小仙。听到李小仙的爱剑释出的剑啸,别人都是正常的洞在淌水,而他唐豆比这月匈大肌湿了衣衫。“太可怕了,小仙姐姐好可怕!”唐豆比有些畏缩。大力金刚猿已经提醒豆比不要听那剑啸,可豆比不听话,所以月匈大肌上的尖端才会淌水。

    李小仙迎风而立,衣袂飘飘,宛若仙子。看得唐豆比心驰神往、竟以为天人也。“我果然喜欢小仙姐姐!”唐豆比心道。“小仙姐姐,揍我吧!我果然喜欢像你这样的强者,也只有你才能让我身心愉悦!”唐豆比嚎啕大叫道。

    “好的,我完全没问题。会狠狠地揍你。”李小仙嫣然道。

    楼台下的唐豆芽不乐意了。伐开心。“什么啊,豆比那个混蛋!竟然让李小仙代替我用拳脚为他点明人生的方向,不可原谅!”

    唐豆芽杏眸一寒,左臂上扬,咻!她左手向上抛出一物,去势若箭,灿灿放光。忽地,蓬!那袖箭爆掉了,高空漾起深红色的光浪。

    “是副盟主!”

    “副盟主在召唤我们!”

    “不,你讲错了。是代理盟主在召唤我们,她很快就会成为真正的盟主,贫乃联盟的盟主。”一位妹子说道。她是唐豆芽重点培养的干部,听命于她的干部。唐豆芽发展贫乃联盟的同时不忘培养直属部队。必要时可以架空盟主上官小红。

    “出发吧。位置已明确。剩下的就只是撕比了。”另外一位妹子开口道。她也是唐豆芽的心腹爱将。“为了代理盟主,我们务必全力一战。只可胜不可负,想想看吧,代理盟主可是皇女。跟着代理盟主,我辈的光明前景即在眼前,言尽于此,诸位同胞,你们知道如何做。”

    “我不知道。”一位妹子蓦地道。

    唐豆芽的两位爱将循着声音向那人望去。“嗯?是贫乃王!”、“什么啊,是阿瑟王。”两位妹子心道。

    上官小红亲封的贫乃联盟吉祥物,月匈平坦荡毫无起伏的妹子。因为有着相同的平坦之月匈,上官小红、阿瑟·潘多拉贡见面时分为亲切。“你,你,口口声声说为了代理盟主。请问,代理盟主许了你们什么?”

    “何许如此,我们被代理盟主的风度所折服。她才是贫乃联盟的希望之星,带领吾辈走向人生高峰。贫乃联盟在盛京的影响越来越大,阿瑟王,你敢说和代理盟主无关?没有她的努力,我们会引起那么多的关注?”

    “贫乃王,你只是吉祥物,像个漂亮的吉祥物那样保持微笑就好。啊不,忘了你不会笑。成天阴沉着脸,不苟言笑。好像大家都不如你似的。”

    锵!

    剑鸣骤响。

    阿瑟·潘多拉贡抽出佩剑,斜指那两位妹子。

    “何废唇舌,剑上见真章。我的剑,寂寞了!”阿瑟王金色的斗篷翻舞,耀眼的让人心生敬畏,心生卑微之感。她只是站在那里,沐浴于阳光之下,寡言的性子并不影响她的高贵,只是没找到同一个世界的人,和她站在相同的高度上。

    那两位妹子没有上前。挑战阿瑟王?没可能的。双方的地位、剑术、战意不在同一位置,“何许自取其辱。”两位妹子相视,暗道。

    “口舌之利,焉比得上我的剑。”

    阿瑟王收起佩剑,舞荡的斗篷落下,披在她瘦削的双肩上。

    “你们在等什么。代理盟主在召唤你们。”

    阿瑟王忽道。

    她也不再理会身后的妹子们,独自前行。“盟主回来了。我哥哥告诉我的。也该去同她聊一聊关于‘适当的刺激可以促进乃丰’方面的话题。我是那么的急不可耐,不好,不好。淡定。”几息后,阿瑟王的呼吸旋归平静,一呼一吸间,暗合气韵,境界自生。

    贫乃联盟的其她妹子们在两位豆芽派的妹子的带领下,亦步而趋。跟上前面寂寞的阿瑟王。并和她保持距离。毕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也只有她们的代理盟主还有那久睽了的盟主才能和她走进。

    “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跟上去。不去管她,忽略她的存在,孤立她,她本高高在上,我们置她于更高的孤台,不胜寒。”

    “你真坏。”

    “忠于本心,努力向上爬,猎取更高的地位。你我身份卑贱,你说,离开贫乃联盟,不,是离开皇女,我们算什么,谁人知你我是什么东西。盛京萌大乃之风由来已久,我们想做那些贵族的玩物也不够格。”

    “皇女的游戏,几分真诚?她若厌倦,弃你我若敝屣,冷漠若霜。那时,我们……”

    “投其所好,卑颜屈膝,证明自己的能力,可帮她解决她不愿为之的扰她之人、烦她之事。皇女也会长大,也会面对皇室的尔虞我诈。她需要有能力的人,而不是废物或单一向的奉承之辈。”

    “阿月,你真厉害。什么都懂。”

    “是吗。”

    “阿月,我们永远是朋友,对吧。”

    “是。”

    “阿月,你人真好。”

    “记得我的好就行。”

    “我会听你的话,我脑子比较笨。只会重复你告诉我的话。”

    “我喜欢的你的直爽,什么都写在脸上。”

    “哎嘿嘿,是吗。”

    “是。”

    那个笨蛋,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她知道相信我们这样卑贱的人的世界里存在友谊?还要单纯到几时。算了,她继续被我利用直至被弃,也是没法子的事,我啊,从不相信任何人,包括贫乃联盟的那位傲慢的代理盟主,帮她就是帮我,寄生于她之羽翼,汲取点滴施舍,达成我之所愿。待她羽翼丰满之时,随她攀向更高的位置。若她羽翼未丰,中途陨落,再去找新的主子就好。“这就是现实。”名为“阿月”的女孩子伸手,尝试触碰希冀中的权欲,虚无而又让人贪慕,为之奉上一切,其为豪赌。

    青府的五大杀马特汉子追赶着天空中骑着沧井兽的西一欧。

    “呀呀,咩咩,喋喋!”

    沧井兽不知疲倦,追赶着大黑鸟。大黑鸟上的姐白尼再不能分心画小黄兔。她一瞥足下的大黑鸟。艾玛,半边翅膀都快秃了,其上的黑色羽翎均数射出,射向后面咬紧而来的苍井兽。but并蛋,沧井兽愈发的凶悍。

    还有那两只讨厌的狗狗还在讲人话。一者,契约方石中的黑狗图,二者,灰机·鸟布斯。

    契约方石上浮起的黑狗道:“我之本体,快快追上前面的黑色太鸟,那是一只雌鸟,你懂的,让它下蛋吧。”

    灰机·鸟布斯一振肉翅,拍出两团灰色的气浪,呼!呼!喷涌向前面的大黑鸟。“理当如此,我是鸟啊。”鸟布斯怪叫道。“我是雄鸟。”鸟布斯补充道。

    “凤配凰,公鸟勾搭母鸟,再平常不过。此乃鸟生快事。”灰机·鸟布斯盘旋在沧井兽前方。

    灰机·鸟布斯可以飞得更快,它却没那样做。它在向沧井兽示威,证明它是好鸟,要比沧井兽的价值更高。“主人啊主人,我是你衷心的灰机。我时而为犬,咬你所厌之人,时而为鸟,以我之钛合金狗眼搞瞎敌人的眼睛。我之用途,岂是关门放狗所能概括的了的。”鸟布斯的心声显然没有传递给它的主人上官小红。

    站在沧井兽脑袋上的上官小红目视前方,“姐白尼。你瓜大的鸟都吐了。”

    “啊哈?”

    姐白尼不明所以。

    灰机·鸟布斯狗眼一看,汪擦嘞!前面的大黑鸟真的吐了!它在呕吐,在干呕。不知道是不是吃坏了肚子。

    “女禽有兽,你对我的大黑鸟做了什么。”姐白尼怒道。

    “没什么。我喂它吃了一片脑残片。”

    上官小红漠然答道。

    “什、什么!你什么时候做的!”

    姐白尼惊道。

    还有,脑残片,那是什么玩意?能吃吗?吃了有什么影响,啊!已经有影响了!我的大黑鸟还在呕吐!好恶心,别再吐了,看着它呕吐,我也想吐,我胃浅呐,经不起恶臭味道。姐白尼脸色煞白。

    黑色的幡旗一展,护着她的面庞。权当是面罩。

    大黑鸟还在呕吐,已经影响正常的飞行,不再是直线,它飞行的路线歪扭七八,惊险连连,姐白尼差点掉下鸟去。“够了,别再吐,憋着。实在想吐,咽回去。”姐白尼命令道。

    “汪擦!”灰机·鸟布斯难以置信道。“主人啊,你看它的主人多么残忍,她的宠物明明想吐,她却让宠物吃它自己的呕吐物。主人,你对我真好,我最喜欢你啦。”鸟布斯讨好女汉子,见到机会就要表明衷心。

    摇着尾巴,灰机·鸟布斯降落在女汉子的怀中。“灰机。”上官小红说。

    “主人,何事。”灰机·鸟布斯道。

    “灰机,如果有一天。”上官小红拘来那块契约方石。扣在手中。而她的红色细剑化蛋而生,漂浮在她之上方。

    上官小红右手抱着她的犬,左手扣着契约方石。“我若毁了契约方石。”上官小红说。“给你你想要的自由。”她接着道。“你还会跟着我?”

    契约方石颤了颤,石面浮出的黑狗图隐去了。灰机·鸟布斯心疑道:“什么意思?主人在试探我?还是说……”

    她真的要给我我想要的自由。

    虽有迟疑,灰机·鸟布斯还是开口道:“主人,你真的想让沧井兽取代我?”

    上官小红五指戟张,扣着契约方石,并未言语。

    灰机·鸟布斯察言观色,也不甚明了上官小红的本心。

    摇摇欲坠,大黑鸟还有它上面的姐白尼快要坠落了。姐白尼还在怒斥大黑鸟:“有没有搞错,你是不是鸟啊!既然是鸟,就要像鸟一样飞翔。和你这样的蠢鸟缔结契约,我也是瞎了眼睛。”

    大黑鸟无视它的主人姐白尼,继续下坠,双翼不稳。“噗!”它尖喙射出一道黄色的液体,酸爽的气味差点熏晕了姐白尼。“姐勒个大去!”姐白尼两眼发白。护着她面庞的黑色幡旗蓬地张开,遮住那道射向她的黄色呕吐液。

    “呀呀?”

    沧井兽不再追逐大黑鸟,反正它自己会掉下去。何许费劲。静观其变,安心擒鸟,专心弄姐。上官小红没有任何指示,她在等待灰机·鸟布斯的答案。

    灰机·鸟布斯同样在等待,等待上官小红的意图为何。女汉子还有她的犬陷入沉思。沧井兽不明,它的智商没有灰机·鸟布斯那么高,也不悲风大帝何许兽也,江山美人图中的雨桐驯服了沧井兽,让它知该做之事,该忠之人。

    缠住了,一道黑烟缠住了大黑鸟的尖喙,不让其再胡乱喷射酸液。“啊啊,世界清爽多了。”姐白尼心道。

    因为尖喙被捆住,大黑鸟真的只能吞咽它自己的呕吐物,那种酸爽,它难以鸟语详述个中滋味。当真只可体会不可言传。

    “女禽有兽!”

    姐白尼手握幡旗的旗杆,上视苍井兽脑袋上站着的上官小红。

    “迄今为止,最让你痛不欲生的事是什么?”

    姐白尼大声问道。

    上官小红权当没听到姐白尼在讲什么。

    趴在小红的怀里,灰机·鸟布斯忽然觉得它的主人是那么的遥远而又冷漠。它忽然怀念还在蛋中的那段日子。“哎,人总会长大的,狗也是。”灰机·鸟布斯心道。

    “若是主人不弃,终我一生,为你所用。”

    灰机·鸟布斯道。

    “是吗。”

    上官小红道。

    呼嘭!

    她左臂涌出银芒,灿若雪后旭日,明光耀耀。咔!光洁的契约方石崩了一角裂口,粉屑飞迸,契约方石、灰机·鸟布斯同时惊呼:“主人,你这是做什么!”

    “自由啊,还你自由。契约方石毁灭,你得到永久的自由。”言讫,她扣合着方石的左手继续用力,五处契合之处崩塌,方石布满裂纹。

    契约方石六面,上下左右前五面个冲出一只黑烟凝成的黑狗,争先涌后地扑向灰机·鸟布斯。六面独缺一面,只有最后一面钻出的黑狗在徘徊,飘在契约方石上方,既想回归本体,又似乎在迟疑,没能脱离契约方石。

    整块契约方石行将崩塌,灰机·鸟布斯有些急了。“主人她是想毁灭我还是……”

    “女禽有兽!”

    下方的姐白尼一跺足下的大黑鸟,尖喙被捆住的大黑鸟不情愿地奋起,搏向苍井兽。

    “咩咩!”

    沧井兽窜动着身体,前后游摆。

    灰机·鸟布斯狗眼黯淡了下来,随后五只钻入它身体的黑烟凝成的狗倒退了回去,钻入契约方石。

    呼噗!乌光闪烁,覆拢整块方石,连着那块崩掉的缺口一起复原。

    完整归一。

    契约方石不再颤动,上下左右前后六面的黑狗图案同时浮起,一道逝去。灰机·鸟布斯的那双肉翅隐了下去。“此藩篱非彼牢笼,我已作出选择。如是,可否如你愿,主人。”灰机恭声道。

    “还不是时候。”上官小红说。

    “在那之前,等待吧。”

    “终会离开。”

    “又有谁是无罪的。”

    话语甫落。双眸微阖,那粒红蛋作剑而生,锵嗤!凌空斩下,剑芒吞吐,红霓一敛一绽,恍若缤纷骤雨,悉数降下。

    嗤!嗤!嗤!嗤!

    红色的光点洒向骑鸟而上的姐白尼。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