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来来回回践踏我脆弱的心灵,我爱你如初恋。大大,继续更你的文。姐白尼喟然一声长叹。执着黑色的幡旗一挥,乌光怒腾,倾泻而下,直如九天黑河倒挂天穹。

    地上有杀马特。抹搭。姐白尼眉间有忧色。“为何要伤害我,不要来伤害我,请不要伤害我。我本性纯良,我只是想想好好的看书,看哪个大大不更文直接给他她送刀片而已,我做错了什么,我什么都没错。我诅咒那些断更的大大吃饭不香,睡觉不好,我要为他们画小黄兔,让他们小说中的角色强上他们。”

    “太可怕了!”上官小红道。怎会有这样可怕的粉丝。

    青府的五大杀马特,聚在一处。黄毛大汉甫一张嘴,露出满嘴的金牙,金光灿灿,他脖子上戴着粗且长的金项链,“我就是24K纯帅的黄毛是也。”右臂上举,拳头攥紧,喀拉拉,骨头发出清脆的响声。

    “西一欧不是你想抹黑就能抹黑的。”黄毛悍然挥出一拳,蓬噗!怒腾而下的乌光立时爆散,铺散在五大杀马特的上方,一阵翻涌,由浓减淡,最后化为乌有。

    双马尾紫毛大汉亦道:“大黑鸟上的女人,可敢下来一战,像个汉子一样同吾辈一战,我们邀请你公平撕比,舞台已然准备好,就问你怕不怕。”

    白毛哥哥怪叫道:“敢不敢都要支应一声,不要沉默,沉默就是默认。下来吧,大黑鸟上的姑娘。我们本着公平公正的撕比道义,绝不欺你。我可向你保证我们四个人是一个团队,团队的力量不容忽视,我们共进退,来吧,姑娘,撕比吧!”

    忧伤的绿毛大汉一扯下身穿着的树叶裙,取下两片鲜绿的树叶,拈在指尖,“我拈叶而笑,落寞九天十地,姑娘,下来吧。”绿毛大汉释出忧郁的气机,睫毛一颤,拈在手上的两片树叶遽然旋射出。

    刷!刷!

    两片绿色的鲜叶一晃而逝,径向大黑鸟上的姐白尼斩去。

    姐白尼既要应付女汉子还要沧井兽,又要分心撕比下方的杀马特,左右支绌。大黑鸟双翼一振,气浪旋迸,铺散开来,噗噗两声,冲爆向上斩来的两片鲜叶。

    “姐白尼。看剑。”

    上官小红纤腰一拧,轻飘飘地刺出一剑,平稳无奇的一剑。

    “果然没节操。”

    姐白尼幌了幌黑色的幡旗,黑幡束在旗杆上,光溜溜,油润水滑。铛!姐白尼以旗杆挡住了女汉子的细剑。

    “呀呀,咩咩,喋喋!”

    沧井兽扬身一摆,轰嘭!气势汹汹地撞上了大黑鸟的右边翅膀,大黑鸟负痛,单翼疾拍,倏地向上拔起。

    咻!咻!咻!

    数十根黑色的羽翎怒射而下,黑光飙舞,径向下方的沧井兽穿刺而来。

    上官小红挥剑,划出一圈红弧,嘡啷!嘡!嘡!嘡!那一根根黑色的羽翎激撞向红弧,红霓爆舞,迸裂为流光。齐齐折断,大黑鸟射下的数十根羽翎无一完好。

    楼台上,李小仙、大力金刚猿、唐豆比的撕比还在继续。大力金刚猿取出它的黑铁棒,碗口粗,极重。唐豆比道:“我的小伙伴哟,上吧,先拿下小仙姐姐。我们再去帮助天上的大黑鸟。”

    李小仙天姿雪色,艳丽无焘,明眸湛湛。她甫一弹剑,剑鸣大作,卷起七尺气浪。“那黑黑的大力金刚猿,你可曾听闻”

    剑啸!

    翻身而起,李小仙左手两指一并,向着剑身抹去。登时,剑光开,剑鸣再盛,一剑鸣,似有百剑泣啸,摧人心肠碎。

    “护住耳朵!”

    “不要听那剑啸之音!”

    “妈妈,我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为何,为何我听到那悲惨的剑啸之声,情不自禁地泪崩。”

    “大兄弟,你那哪是泪崩。你全身上下都在漏水!”

    “憋说话,静静地看着我流眼泪就是。”

    “你他吗的全身的洞都在流眼泪。老纸也是奇了。还能见到这样的诡异场景。李小仙,李家的姑娘真可怕!”

    “大哥,为何你浑身无事,眉目清秀,笑口常开。”

    “你知道个鸭蛋啊!我穿的六角裤叉吸水性很好!还透气。真是没见识的倒霉汉子,我不和你一般见识。”

    “太危险了,还是离开这里吧!”

    “8行啊,既然我的衣服已经不干燥,没理由离开。我还要见识大力金刚猿、李小仙之间的人猿大战!”

    “快看,唐豆比的月匈前也不干燥!”

    “卧槽!人家都是泪流满面,豆比却月匈大肌喷水!”

    “不愧是皇室之人,好有个性,好特别!”

    “尊敬的皇女殿下,请问您有什么想说的!”

    “我有权保持沉默。”

    观战的汉子姑娘们乱成一片,然而那些普通人却无事。但凡生命之海尚未开辟的汉子、姑娘,李小仙引出的悲愤剑啸不会对他们造成流水伤害。比如说唐豆芽身边站着的辣么爽书坊的催稿妹子蒲节,她安然无恙,身体倍棒,明光动人,看得唐豆比恨恨不平而又没有脾气,毕竟月匈小,没有话语权。

    青府的五大杀马特汉子保持干燥的身体,并未湿了衣衫。

    再观天上撕比的女汉子、姐白尼,也是潇洒自如。女汉子立足于沧井兽的脑袋上,挥剑斩去黑色的气漩。

    姐白尼犹不死心。趁着下方混乱,对上官小红说:“女禽有兽,你还是回去写文吧。不要负了你的粉丝。”

    上官小红道:“给我画小黄兔的粉丝没资格要求我。”

    姐白尼道:“哈,小黄兔只是前奏,接下来还有更夸张的催稿方式。”

    上官小红道:“我怕怕。”

    姐白尼道:“我也不跟你废话了,你别看我长得漂亮,月匈又大,其实,其实我”

    上官小红立马联系女汉子系统,“女汉子系统,快快讲话。告诉我对面的那个生物是公的还是母的。来到唐腊国,我对所遇之人的性别的判断有失水准。你不是可以分辨他们的汉子浓度或者女汉子浓度,从而知道对方是女汉子是美女还是基老、男子汉。告诉我,对面的姐白尼是基老吗,难道真的是基老!简直毁我三观。”

    叮,女汉子系统启动,“寄体,镇静。姐白尼,性别,女。魅力1.1,女汉子浓度0.9。结论,她是较有魅力的女神经。”

    “”

    上官小红不说话了。喂喂,女汉子系统,你又在搞咩,姐白尼是较有魅力的女神经?这算怎么回事?

    回答完毕寄体的问题,女汉子系统哔咻地消失了。对上官小红的提问不闻不问。爱咋地就咋地,热拌凉拌,半生不熟,一切皆有可能。

    有了女汉子系统的解惑,上官小红再次望向姐白尼。“大姐,我错了。不要和我一般见识。你是较有魅力的女神!”小红省略了“经”那个字。

    大黑鸟上的姐白尼展开黑色的幡旗,她左手一抹,白光铺陈,洒在黑色的幡旗表面,镀银一般。姐白尼自裙中取出一笔,不知道沾着什么类型的液体,她开始在白色的幡旗上作画。“女禽有兽,我给我你机会。你不珍惜。没法子,我只能按照本意来鞭笞你写稿子。且看我现场画小黄兔!”

    “你果然够神经!”

    女汉子不容姐白尼以小黄兔的形式抹黑她高大而又清圣的形象。

    “我对你写的书的爱超出你想象!女禽有兽,接受我爱的制裁!”姐白尼挥毫泼墨,开始作画。她的神情变了!面部线条冷峻而又有魅力,都说认真的女汉子最吸引人!

    大黑鸟一拍翅膀,陡地飞向更高的天空,天空才是她的极限,不,她画小黄兔的决心如那魏巍峨的险峰,戟插碧天,嵯峨险峻。

    “沧井兽。追上大黑鸟,追上姐白尼。在她的画中,我是木有唧唧的二八汉子!不要,我拒绝!”

    上官小红无表情道。

    沧井兽大概听懂了主人的难处,它昂地鸣啸,迅疾若游龙,只为阻止姐白尼所画的小黄兔。女汉子左手垫了垫契约方石,方石放光。“去吧,砖头!”女汉子当契约方石是砖头,一砖拍出。

    轰嗡!

    契约方石电掣而出,超越了沧井兽的速度,石面上浮出一只黑狗图纹,黑狗道:“本体,我的本体哟,还不和我一起去抓大黑鸟。”

    灰机·鸟布斯一展双翅,咻地急射而起,“相煎何太急。”

    契约方石上浮出的黑狗道:“非也,非也。怀念不如相见,相见不如一炮泯恩仇。”

    灰机·鸟布斯赞道:“不愧是我,你真懂我。”

    黑狗道:“你我一体,休戚相关,来吧,一起抓住大黑鸟。”

    契约方石陡然扩张,黑烟滚滚,裹住整块方石。灰机·鸟布斯两翼一停,落在滚滚黑烟包裹覆着的契约方石上。它狗眼怒瞪,灼灼放光。

    “钛合金狗眼!”

    灰机·鸟布斯汪汪叫道。

    说那是迟那时快,灰机的狗眼射出两道碧绿色的光柱,嗖!嗖!两道光柱潮鸣电掣般奔荡射出。气流啸动,为那两道光柱让道。

    认真画小黄兔的姐白尼陡地一惊,下笔不再有如神助。不能潜心作画。“恼人!”姐白尼甫一抬头,顿时花颜失色。“好犀利的狗眼,好狗好狗。”

    “喝!”姐白尼檀口一启,玉手上翻,登时黑光暴涨,直冲云霄。“姐本是道!”姐白尼祭出一道黑色的发光大手印。向前平推而去,隆隆之音大作。

    嘭!嘭!两道碧绿色的光柱猛地撞在黑色的大手印上。空间晃荡,崩碎的玄光咻咻乱射而出。灰机·鸟布斯的狗眼射出的两道光着也碎裂炸开。

    然辄,灰机的狗眼还在冒光,碧油油的光柱细了许多,也有臂儿粗细。

    沧井兽载着上官小红追了上来,停在契约方石旁侧。女汉子鼓励她的犬,“干得漂亮,灰机。”

    “主人。我的修行还是不够!”灰机·鸟布斯道。“我的钛合金狗眼的威力不够呐,我还需努力,早早成为主人的助力。”

    “你已经很努力了。我心甚慰。”上官小红笑着抚摸灰机·鸟布斯的狗头。

    “你们够了!”大黑鸟上的姐白尼怒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