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节妹子忘了她的本职工作,毕竟妹子很年轻,她有大大的月匈。唐豆芽唐豆比之间的感情吸引了蒲节,什么女禽有兽,管她呢,待会再说吧。人世间自有真情在,“亲情,这就是亲情!”蒲节抹泪道。

    上官丫丫的三观还算正常,也被蒲节刷新了一下。“哦呀,她怎么就哭了。好讨厌,她的那对大大的乃。”

    唐豆芽、蒲节两个妹子都在哭,一个是被自己感动的哭了。“啊啊,我真是好姐姐。也没有谁了。还有谁像我这样珍惜自己的弟弟?我用心教育他,我用情打动他,我用拳脚修正他人生错误的方向。我简直是绝世好姐姐!”

    “噢,多棒的发言。姐姐实在是太伟大了。哗哗的,我的泪水迷蒙了双眼。问姐姐弟弟为何物,直教人拳打脚踢。”

    “这位大乃,虽然我对你身体的某两团部位不甚满意,可你很懂我嘛!”唐豆芽从地上站了起来。她直视蒲节。

    “你是一位好姐姐。”

    “我知我知。人贵有自知之明。这是我的优点。”

    “这位姐姐,你的优点让人动容。”

    “哈哈,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我也很尊敬你。”

    蒲节和唐豆芽相谈甚欢,好似经久不见的知己。更那堪,冷落楼台豆比。

    “抹搭。我也是被她们俩折磨的不要不要的。敢不敢正常些,难道只有我正常,太诡异了!”上官丫丫暗自道。

    丫丫放下怀中抱着的灰机·鸟布斯。

    “灰机,把你的小吉吉露出来。”上官丫丫命令道。

    “这、这样不好吧。”灰机·鸟布斯道。

    “”

    戴着眼罩的毒岛冴子纳闷无比。喂,那边的萝莉,你哪里正常了!你也很清奇好不好。尽是些思想不纯洁的姑娘,我要和她们保持距离!学姐心道。

    唐豆芽、蒲节相拥而泣。她们都感到的哗啦哗啦的。眼泪很容易传染。

    “哈哈哈,我就喜欢看别人哭!”

    上官丫丫得意道。

    “”

    毒岛冴子望向上官丫丫的眼神愈发的不一样了,不正常,这萝莉真的不正常!她还小,还有希望,我要纠正她扭曲的性格。毒岛冴子忽感压力山大。还好我跟在小红身边,我能看着她们,否则小红会带着丫丫走向更难以理解的道路。

    楼台的草窝上。

    上官小红依旧握着那根苦瓜。

    李小仙很愿意革便笞唐豆比。“豆比弟弟,你不怪我吗,我要抽打你咯。”豆比的马革便被李小仙接在手上。

    “小仙有礼了。”

    李小仙素手一扬,啪!马革便陡一卷折,劈在唐豆比直起的背脊上。虽隔着衣服,可豆比还是感受到了革便子的爱。“久违的美妙感觉!”唐豆比喜道。

    “我是不是轻了?”李小仙问他。

    “重些,再重些!”

    唐豆比愉悦道。

    “没问题。”

    李小仙再次抽打唐豆比。

    啪!啪!啪!啪!

    几革便子下来之后,唐豆比的脸色红润,呼吸畅通,心情极好。他蓦地站了起来,挥革便的李小仙措手不及。“哎哎哎?豆比弟弟你怎么站起来了!”

    咻啪!

    革便子还是抽在唐豆比的腿上。可豆比小眼一瞪,精芒炸射。他左腿立定,坚硬逾金铁。纹丝不动,李小仙的那一革便并未触动豆比。

    “小仙姐姐,打与被打是相互的。一体两面。你革便打我,我也要反抗才是。做人嘛,总要找到活着的乐趣。你抽我多少革便,我一一还你。”

    登时,逗比的气漩刮擦着前面的草窝,刮起一根根白草,咻!咻!咻!白草穿空而去。女汉子于风中凌乱。她的草窝木有了,筑巢用的白草一根也不见了。“啊,还有一根袅毛。”上官小红左手一捞,捞来一根黑色的羽翎,其质略硬,触之发涩。

    羽翎上写了一行小字:见鸟如见吾,吾名姐白尼。

    “”

    上官小红。

    姐白尼是谁啊!女汉子不解道。她倒是知道谁是哥白尼。难道是姐白尼的欧尼桑?

    楼台上,李小仙已经和唐豆比撕比起来。下面的唐豆芽再次兴奋,“我就知道豆比会像个爷们一样站起来,上吧,豆比!打趴下李小仙。我看她不舒服很久了。你要替姐姐出气。”

    唐豆比提掌身前,长声喝道:“小仙姐姐,注意来,我要发掌了!”

    李小仙道:“豆比弟弟,你是肿么啦,为何不让小仙姐姐继续抽你,姐姐的手很痒。”

    唐豆比狼行虎步,轰!一掌按出,气芒沉烈,忽地涌向李小仙的腰肢。

    李小仙旋身一掠,移步换形,躲了过去。同时,小仙倏地甩出一革便,革便扫向豆比的手腕。“豆比之力,三段!”唐豆比沉声道。手臂鼓胀,直如那传说中的麒麟臂。

    磅!

    革便梢击在唐豆比的铁腕上,火星四射。

    “小仙姐姐,还有小红姐姐。你们当知识别三人当刮目相看。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豆比,请称呼我为强化版本的唐豆比!”

    “有区别吗?”

    “有意义吗?”

    上官小红、李小仙异口同声道。

    唐豆比桀桀大笑。

    “意义大多了!”

    豆比仰天大吼道。

    “大力金刚猿何在!”

    噼啪!

    天空雷电交鸣,一道水缸粗的湛蓝色闪电隆隆劈下,天际忽地一亮,一只强壮的大力金刚猿从天而降。它身高超过三公尺,双目如电,开阖间有神华绽漾。

    “我乃豆比请来的猴子是也!”

    大力金刚猿捶打着它的月匈大肌吼道。气浪迸飞,掀撞的楼阁摇摇欲坠,吱嘎,吱嘎。

    “什么,豆比也和异兽缔结契约了!”

    唐豆芽惊道。

    什么时候的事情,她这个做姐姐的怎么不知道。好高好壮的金刚猿。唐豆芽美目里泛着异色,表情让人琢磨不同。辣么舒畅书坊的催稿妹子蒲节也向楼台望去,那只从天而降的大力金刚猿占据了西方一角。那逗比气息浓厚的汉子唐豆比跳到大力金刚猿的肩膀上,俯视着李小仙、上官小红。

    “小仙姐姐,我垂涎你的美色已久。你就从了我吧!还有,小红姐姐,你的月匈虽小,不,是很平。可我不在意呀,我整日和我姐待在一起,已经习惯月匈部小的姑娘,尤其是年龄比我大的姑娘。我很钟意你。你们,你们就从了我豆比吧!”

    嘭!嘭!嘭!大力金刚猿左右开弓,擂打着它精壮的月匈大肌。

    李小仙抓着马革便,忽觉没甚用处,将至一丢,弃之不顾。上官小红捏着一根黑色的袅毛,一脸平静。

    女汉子袖子中藏着的沧井兽早已饥渴难耐,誓要和大力金刚猿一决高下。就连灰机·鸟布斯也生出肉翅,飞向它的主人。

    大力金刚猿传音唐豆比道:“豆比呀,你不会坑我吧。我从对面的两个人类小妞身上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尤其是那拿着袅毛的妞,她,她袖子中藏着危险的凶兽!”

    唐豆比安慰他的契约兽,“大力金刚猿,亏你人高马大,也是怂货一枚。放宽心。我唤你出来就是为了震一震我姐还有叫我M豆的人,她们怎么能说我是M豆,我可是最高等级的M豆!”

    闻言,大力金刚猿也是醉了。吗的,豆比没救了。我为什么摊上这样的主人。大力金刚猿和豆比的契约和上官小红、灰机·鸟布斯的又有些不同,小红、灰机还有契约方石,豆比、大力金刚猿没有契约石。

    他们的契约证明是

    唐豆比伸出舌头,他的舌头上浮起黑色的纹络,织汇成一颗猿头。

    毒岛冴子道:“哦,那名散发着逗比气息的汉子召唤出一只好黑的大猿。”

    上官丫丫道:“为何大猿两腿间没有擀面杖。”

    毒岛冴子惊道:“不纯洁!丫丫,你不纯洁了!你怎么若无其事地讲出它没有第三条腿!明明有的,隐藏在猿毛之下!”

    上官丫丫拊掌道:“说我不纯洁,你更不纯洁!我只是随便一说,那大力金刚猿木有小吉吉,而你却去确认它的擀面杖藏在毛下。你思想好污!”

    “什、什么?!”

    毒岛冴子如遭雷击,全身颤抖。她、她说的没错!丫丫说的没错!我的思想好污,我的思想又不纯洁了!我的身体也会不纯洁!我的灵魂也会变得不健全。不行,我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小红对我的净化疗程不能停呐。”学姐心有余悸,几日来,她和小红都有些懈怠,净化疗程停了下来。“我已经离不开小红了吗?”学姐唏嘘道。

    高城沙耶还待在江山美人图中,雨桐讲的,毒岛冴子、高城沙耶必须留下一个陪她。残图还在镇守上官小红生命之海的裂口,也不知道还要持续到什么时候,雨桐也很为难。

    蒲节妹子的脚步再也挪不开。“好开心,一出门就遇到了猴子还有猴子请来的豆比,不,是豆比请来的猴子。灰机·鸟布斯也很萌。”

    唐豆芽道:“哼,豆比还有什么瞒着我这个姐姐的!”

    言语中多有怒意。一个人认为她完全掌控了另外一个人的命运,可有一天弱小的人有了猴子,控制欲极强的强势一方自然不舒畅。

    小红左手捻着一根羽翎,右手握着苦瓜。蓦地,她抬起头,向西方瞄去。那里,快速飞来一人一鸟。一人站在大鸟背上。

    她手举着一杆大旗,旗上写着:姐白尼。

    “我擦,这么快就来了,姐白尼。”

    上官小红捻着那根黑色羽翎的食指、大拇指陡地一停,羽翎轻颤。注定来人,女汉子掷出那根袅毛。“去吗,大鸟的毛。”上官小红道。

    飕!

    黑色的大鸟之毛擦着大力金刚猿的脸颊电射而出,化作一道黑色的流光,径向大鸟之上的姐白尼射去。

    姐白尼祭出那杆大旗,呼喇!幡旗一展,黑光溺卷,呼啸着窜向那根黑色的羽翎。

    倏地一卷,黑光攫住羽翎,收至幡旗中。姐白尼脚下的黑色大鸟一拍翅,向前飞驰而去。姐白尼左手一招,那杆黑色的幡旗倒飞而回。

    姐白尼取下那根黑色的羽翎,插入黑色大鸟的左翅,原取自大鸟,现是袅毛归位。

    “上吧,沧井兽!”

    上官小红长袖一舞,银光抛卷,纵出一只筷子粗的水蛇似的异兽。“呀呀,咩咩,喋喋!”苍井兽舒展身躯,现了原形。

    小红甫一旋身,跃离楼台,踏在苍井兽的脑袋上。

    “姐白尼!”

    “女禽有兽!”

    姐白尼直接传音于上官小红。

    “啊?”

    “女禽有兽,我寄给你的刀片,你丫收到木有啊!”

    姐白尼再次秘音传声道。

    “我是你忠实的粉丝呐,你特么的怎能这样对我!”

    “”

    上官小红表情一僵,哎呀,遇到难缠的粉丝了!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