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汉子带着她的犬跑掉了。

    木有了。青府再无女汉子。小红已逃,留下急眼了的辣么爽书坊的主编大人。他以手压额,笑了。“呵呵,女禽有兽童鞋。我就知道你会跑路!我什么样的写手没见过。我什么样的脱稿方式没经历过,就你小样,还想和我斗。我今日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地狱般的催稿行径。”

    左眼戴着眼罩的毒岛冴子有些担心地盯着辣么爽书坊的主编大人,哎呀,他笑的好冷酷!小红是不是没治了,逃得掉吗!学姐胡思乱想之际,主编大人又开口了:“那个谁,你是女禽有兽童鞋的丫鬟。我看你挺有个性的。能帮我一个忙吗,不,是帮你家的大小姐上官小红。她的拖懒症是一种病,得治啊!否则,她药石网效,会成为粉丝口中的T-J。你懂的。”末了,主编大人加重了语气。

    不懂,不懂!我特么的一点都不懂!毒岛冴子虽然被辣么爽书坊的主编大人的气势震住了,可骄傲如她,怎会推卸责任,“我要承担起治疗小红拖懒症的责任。她的事就是我的事。”右眼一凛,学姐浑身散发着圣洁的光芒。

    “好耀眼!这就是传说中大大的月匈之光芒吗?!”

    “不不不!”

    上官丫丫插嘴道。

    “她没事找事做,突然找到了人生前进的方向而已。你千万不要误会了。看我看我,路克LOOK我啊,我也闪亮闪亮的!”

    丫丫跳到桌子上,向辣么爽书坊的主编大人展示属于她的风采。

    “如是,我们分头行动。”

    辣么爽书坊的主编大人对毒岛冴子说。他有他的行事方式,他经验丰富,知道如何处置那些不按时交稿的写手。甭想跟我玩躲猫猫,我家里养着一只母老虎哎,分分钟咬食你们!

    不由分说,辣么爽书坊的主编大人冲了出去。他行走如风,经过青府老管家身旁时,淡淡瞥了一眼老管家。“这位老者……”

    书房内。上官丫丫拦住了毒岛冴子。“哪里去。”

    “去抓小红,看着她写完两万字。她的拖懒症得治,我要帮她。丫丫,你比我更熟悉唐腊国的帝都盛京,和我一起去抓小红!”毒岛冴子认真道。学姐干劲满满的,真想马上冲到女汉子后面,扔绳索,捆了她,用宝马驮回来。

    渔网汉子带领着青府的四大杀马特站在门外。渔网汉子正式拜在小红的门下,绰号:黑毛。名字什么的不过是称号,我来去如风,岂会在乎,渔网汉子掸了掸他的渔网,笑而不语,“就算大小姐叫我迪奥毛,我也欣然接受呀。”

    “黑毛,我们要不去帮助大小姐。”

    “西一欧遇到麻烦了,我们誓死保卫西一欧。”

    “跟着西一欧混,我才能走向人生巅峰,才能赢取白富美!”

    “黑毛,说吧,我们要不要出发!”

    黄毛大汉、紫毛大汉、白毛大汉、绿毛大汉围着渔网汉子。五人之中,黑毛的实力最强,走位最风骚。

    拿着鱼叉,渔网汉子仰天吼道:“还等什么,诸君,随我出征!去保护西一欧!”

    “哦哦哦,西一欧,我们来了!”

    “大小姐,我们不会给你丢脸的!”

    “我可是黄毛啊黄毛。我是黄毛我怕谁!”

    “我好忧伤,可西一欧遇到了麻烦,我只能深藏我的忧伤,化悲伤为动力,前去助我家的小红大人。”

    绿毛大汉也表明了态度。

    青府的五大杀马特集结完毕。正欲出发,书房里的毒岛冴子拉着上官丫丫也走了出来。毒岛冴子谨慎地注定五大非主流大汉。“每次看到他们,我的眼睛都会痛。还好左眼藏在眼罩下,不用受罪。他们的cosplay实在是……”学姐不知如何形容。

    “黑毛,黄毛,白毛,紫毛,绿毛,哪里去?”上官丫丫笑意吟吟道。她和五大杀马特中的四大杀马特感情很好。渔网汉子不算,他是后来者。

    白毛汉子道:“丫丫大人,我们要去帮助西一欧,你们也听到了,辣么爽书坊来催稿,小姐咋能写出两万字。不可能,不可能的!”

    绿毛汉子也道:“西一欧身体有恙,不能赶稿。谁也不能催她。代笔吧,要不我替西一欧写下去?”

    黄毛壮汉笑道:“瞎扯淡。就你那文采,写出来只会侮辱大小姐的文笔。还是我来吧,我乃黄毛是也!”

    紫色双马尾辫大汉道:“我感觉,我感觉我能胜任,我超萌的,西一欧也这样夸我!”

    渔网汉子清嗓子道:“兄弟们,别吵了。还是列队出发,追随吾辈的西一欧。”

    风紧,扯淡呼。

    毒岛冴子没开口讲话,学姐显然站在了五大杀马特的对面。她是要将上官小红带回来写稿子,而黑毛、黄毛、白毛等人则为小红把门放风,能滚多远就滚多远,注定在懒癌症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还。“行动的目的是为了达成目标。既已决定,那就撕比吧!”毒岛冴子无惧五大杀马特。

    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上官丫丫想跟着白毛壮汉等人一起行动,可毒岛冴子不许。“丫丫,我告诉你三百种月匈部变大的科学方法。你懂的。”

    “我懂我懂我懂!”上官丫丫喜悦道。看着你的那对大大的乃,我什么都懂了。呵呵,就知道你有特殊的增大方法。“我会超越小红,我会成为真正的白富美,而不是白富贫乃。”丫丫喜笑颜开,拉着毒岛冴子的手,一路小跑,向青府外踱去。

    渔网汉子道:“兄弟们,看到了吗,西一欧的侍女和我们不是一伙的!”

    紫毛大汉道:“黑毛,我们怎么办。”

    白毛大汉道:“毒岛冴子和西一欧的关系亲密,据丫丫大人讲,她们之前有不能述说的X情。”

    黄毛大汉道:“我们五个人。”

    绿毛大汉道:“义不容辞,我辈赴汤蹈火也要成为大小姐的后背。”

    渔网汉子精神抖擞,弹了弹他的耳钉,“白毛、紫毛,跟上毒岛冴子还有丫丫大人。黄毛、绿毛,随我行动。咱们也要分头行动。记住我们的接头暗号。”

    “上吧,皮卡丘!”

    “上吧,皮卡丘!”

    “上吧,皮卡丘!”

    “上吧,皮卡丘!”

    “上吧,皮卡丘!”

    重要的接头暗号要讲五遍啊五遍。青府的正常护卫们无不侧目以视,渔网汉子外加四大杀马特,太拉风了。然而他们深受老爷和大小姐的信赖。

    五大杀马特路经老管家,纷纷向老管家行礼。老管家眼皮一抬,目光浑浊,那枯竭的右手一摆,好似枯枝被风吹动,于秋风中瑟瑟摇曳。“去吧,去吧。”老管家笑道。

    黄毛大汉、紫毛大汉、白毛大汉、绿毛大汉走在前,渔网汉子走在后面。“老头,你帮我琢磨琢磨,我是不是不够黑?”渔网汉子忽道。

    老管家眸子中有米青光爆射,觑定渔网汉子黑毛。“你是不是酱油饮多了?”

    欲望汉子哈哈一笑,迈步离开,追上黄毛、白毛等人。

    “哎哎哎,我必须那样做吗!”

    “是是是。用你的身体引导女禽有兽走向正轨,继续写稿子。她是超级新人。”

    “可我和他不熟,据说他的月匈大肌很大!很健硕,很黑。”

    “这位女同志,注意你说话的语气,不要在同事们面前若无其事地讲出很污的话。女禽有兽童鞋跑路了,她今天必须写两万字。你的,明白?”

    “明白明白!人家就喜欢拥有月匈大肌而二八汉子。”

    “呵呵,你喜欢就好。去吧,拿出你的本事。”

    辣么爽书坊的主编大人自然没告诉那个小妹“女禽有兽”是女汉子。年轻人嘛,精力充沛就该多多锻炼。

    挎着包包,辣么爽书坊的催稿妹子“蒲节”英姿飒爽地走出书坊。

    “没问题吗,真的没问题吗,真的要让新人去催稿?”

    “呵呵,蒲节是个好同志,人长得萌,月匈部又大,最重要的是她很犟。相信蒲节女同志吧。我们就等她的好消息。”

    “蒲节妹妹辛苦了,摊上这样的难缠写手真不幸。”

    “你们都闲着没事做吗?干活干活干活!催稿小分队出发,你们负责的写手必须按时交稿子,给他们压力啊,必须给他们压力,没有压力咋有动力。动起来动起来,同志们啊,动起来!新人蒲节妹子已经出发,你们要向她学习!有乃的长乃,卖萌的卖萌,腹黑的腹黑,动起来!美好的一天开始了!”

    “噢噢噢噢,银当的一天开始了!”

    “注意措辞,不要在女同志面前露出你那不纯洁的笑容。”

    “出发!”

    “出发咯。”

    众人散去。

    催稿新人蒲节妹子手里拿着“女禽有兽”的资料:笔名,女禽有兽,连载小说,蝙蝠侠and超人,咚咚呛,一起滚动到床上吧!。兴趣,萌大乃,人物属性,没节操……

    越是看下去,蒲节妹子越是心惊。“心都凉了。女禽有兽那么难缠!好在我有大乃。不怕不怕。我要拿下她,为我们辣么爽书坊争口气。我是新人,不能拖前辈们的后腿。加油!”蒲节给自己打气,她暗暗握住了拳头。那小拳头也没啥杀伤力。

    蒲节妹子有些遗憾,原来女禽有兽是母的啊,不是二八汉子。“没关系,管她呢。我的职业素养摆在那里,她会被我感动的哗啦哗啦的,然后写稿子。两万字来着,好长!”蒲节有些为女禽有兽担心。

    “红颜阁?那是什么地方。没听说过。我看一下资料上的文字描述:女禽有兽的行动路线,必经之地,红颜阁。注:红颜阁乃是群雄奋鸡而战的兵家重地,汗水多多的流淌。”

    哎哎哎?不明白啊,我明白啊!蒲节妹子迷糊地想着。女禽有兽不是姑娘吗,她要和人去斗鸡?妹子也挺萌的。

    蒲节妹子继续寻找女禽有兽。“完全没头绪。我空有一腔热情。女禽有兽童鞋在哪里?谁能给我点提示?”妹子左右张望。

    然后就没然后了。

    蒲节妹子道:“窝巢。”

    此窝巢非卧槽。

    地上摆放着一堆干草,干草堆成一窝。草窝上铺着一层缎布,布上趴着一只很美丽动人的犬。“噢噢噢噢,是灰机!”蒲节妹子喜道。

    蒲节妹子久闻盛京神奇的犬“灰机”的狗名。只是这狗狗为何在路中央筑巢,还趴在那里。

    “姑娘姑娘,那边的姑娘。你,你,你,说的就是你。”

    灰机·鸟布斯左狗腿压在右狗腿上,神情寂寞而又贱萌。鸟布斯看中了蒲节妹子。

    “灰机,你是灰机!”

    “然也,我是灰机。”

    灰机·鸟布斯答道。

    辣么爽书坊的主编大人并未告诉蒲节妹子青府的大小姐上官小红就是超级新人“女禽有兽”。黑夜给了妹子发现美的眼睛,妹子要用心去寻找真理,寻找汉子。灰机是上官小红孵化出来的犬,蒲节妹子自然不会将灰机和女禽有兽联系在一处。

    “灰机,灰机,你为什么不在天上飞。我想看人打灰机。”蒲节妹子萌萌地说道。

    “汪汪。妹子,你真是太天真了!你真的知道打灰机是什么意思?”鸟布斯故作深沉道。

    “你不叫灰机吗?你在天上飞,下面有很多人想将你打下来,故而称之为打灰机。”蒲节笑道。

    “所以讲妹子你太天真啦。”灰机·鸟布斯狗吐人言道。

    “麻烦你LOOK一下我孤傲的主人啊。”灰机·鸟布斯向一处楼台指了指。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有声音响起!

    很多人指指点点,对着楼台上的姑娘指指点点。

    8错,没错,米有错,楼台上侧卧的女汉子是青府的上官小红。楼台的穹顶上也有一个草窝,窝里睡着一个妞。

    地上有一个草窝,草窝里睡着一只犬。

    那犬,那妞,她与它是那么的潇洒不羁,毫不在意路人的眼神。就是那么任性!

    “撒花,撒花,撒花!”

    上官小红的闺蜜撒花,是李小仙,李小仙在撒花。而上官小红睡在楼台搭着的草窝中,她换了一个姿势。“闺蜜,继续撒花,不能停!”

    “”李小仙。

    妈妈,我想揍小红。李小仙心道。小红身上散发的欠揍气息是那么的浓烈。还有,她的犬也很欠揍!有没有搞错,主人在上面搭建草窝,她的狗在路中间搭窝,也没谁了!

    作为上官小红的贴心闺蜜最好能贴身,小仙心道,李小仙一出门就撞到了小红,她们逛啊逛的什么的,小红突发奇想,“我要吟诗,我要陶冶情操,我要挥洒青春,我要浪漫啊!”

    于是她就在楼台上搭了一个草窝!

    “闺蜜,浪漫够了吗!我还要撒花撒到什么时候。”李小仙想哭。

    “小仙,不能停!灰机,叫一个!”上官小红道。

    “好嘞,主人。汪,汪汪!汪汪汪!”灰机·鸟布斯嚎叫道。

    “小仙,继续撒花。我跟你讲啊,置身于狗语花香中,我才能感受到生命的真谛!才能吟出优美的诗篇。小妹妹啊你穿花衣,快到姐姐碗里来!”上官小红对着下面的蒲节妹子笑道。

    “”蒲节妹子也是无语了。艾玛,那就是上官小红!盛京鼎鼎鼎有名的小红,她哥上官金也不遑多让,人言:做人不要太荒唐,再荒唐不过上官金。

    后来,上官小红强势崛起,成立贫乃联盟,唇枪舌战大学者唐士比亚,一时风头两。人道:乃贫不要女儿身,再贫不过上官小红。

    下面的人对着上官小红还有她的犬议论纷纷。

    “哎哟,我的妈呀,这不是小红吗,小红终于肯出来蹦跶了,不是在青府养病吗!”

    “小红真是风雅的女子,临风玉立,楼台做巢。小仙撒花,小红侧卧。也没谁了。”

    “我完全搞不懂上官小红在弄啥嘞。”

    “让开,让开,豆比在此,闲杂人等切勿靠近,豆比之气三段!”

    唐豆比一声大喝。全身上下散发着逗比的气息。

    唐豆比一出现,他姐姐唐豆芽也不远了!

    作为贫乃联盟的副盟主,唐豆芽在上官小红不在的时间里,忧心忡忡,日思夜想,特么的盟主滚到哪里去了!

    抹搭!

    盟主在草窝里巧笑倩兮!

    唐豆芽愤怒的不要不要的。“撕比,我要和上官小红撕比!否则,难消心中恶气。”

    唐豆比拦住了他姐,“皇姐,淡定,淡定。盟主在陶冶情操哩。”

    唐豆芽怒道:“陶冶她小姑啊!”

    上官丫丫立马出现了,“她小姑在这里,在这里!”

    丫丫出现了,毒岛冴子也就跟来了。

    唐豆芽:“”

    你们妹滴,不带这样玩的。

    唐豆芽也是无语了,想什么什么发生,说谁谁来。那个shei,知道你是上官小红的小姑,叫丫丫来着。你那么愉悦地跑来干啥捏。知道我现在有多想捏你的脸吗。

    “哎呀,灰机你在地上搭了一个草窝,做咩?”

    上官丫丫好奇地问道。

    “席地而卧,与大地同眠。”

    灰机·鸟布斯道。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