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府有两位爷们不行了,一位老爷子兀自哀伤,一位壮年汉子自认有病。他们算是赖在了青府。

    上官云、上官河已经离开。上官小红、上官丫丫亲自送他们离开青府。小红的大伯、二伯知道她回来了,百忙之中亲自赶来,上官小红感怀甚深。

    上官金说什么也不离开,他爹也不管他。爱干啥干啥去,只要不搞大哪个姑娘的肚子就好,不可辱了门风。上官丫丫指着她爹问道:“这个老头还在伤感什么?难道她真的深爱着我母亲,用小红的话来说,辣我LOVE。”

    上官金仔细端详着老爷子精壮的肚子,身无赘肉。美少女图案不见了,上官霸的心情大概不怎么激动了,回归正常心境。“8行,这怎么行。我还没研究透彻爷爷的美丽的纹身。我心难安。”

    上官丫丫不乐意了,抱怨道:“看我看我,看我啊!老头肚子上纹着的美人图是我妈妈的画像,她和我有九层相似,你看我啊,看我就像看到我妈妈。”

    “去去去。”上官金不和上官丫丫一般见识。小丫头,小萝莉,有什么可看的!

    上官金爱理不理的态度激怒了丫丫。

    “哈啊,小金子,你敢无视你小姑!”

    “还真当你是我小姑。”上官金捏了捏丫丫的脸。“明明比我小多了。不要拿辈分压我。你和小红相处,不也是直呼其名,相处的也挺融洽。真好,再让我捏捏你的脸。”

    “啊呜,啊呜,啊呜!”上官丫丫张开嘴就咬上官金。上官金轻描淡写地避开。

    上官小红和上官金一道研究他们的爷爷。“我哥啊,你说咱们的爷爷和小叔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会清醒?”

    上官图就站在上官金的对面。父子俩面对面,然而他们目中无人,眼睛没有焦点。老爷子是自恋,他儿子是自虐。

    上官丫丫跑到青府的老管家身前,“说,你每月去红颜阁几次!你若不讲实话,我让我哥罚你不吃糖。”

    老管家眼皮一耷,装聋作哑。不理会上官丫丫的纠缠。“丫丫小姐也是难缠的主。上官霸大人为何不将她带回上官府?”老管家目光晦暗,鼻息时断时续,直如死人一般。

    “什么嘛。”上官丫丫不再缠着老管家。老管家在上官青的授意下,站在一旁守护着上官霸。现在还需看管另外一位,老爷的奥豆豆,上官图。

    上官小红等人在院中围着上官霸闲聊时,上官青也没闲着。暗室之中,上官青坐南朝北,手捧古卷,神情阴翳。

    一女人跪伏在上官青脚下。不敢抬头。

    “老爷,我。”

    女人呐呐细声道。

    “是不是离开我久了,你忘了我赐予你的痛。”

    上官青放下手捧着的古卷,目光如剑,好似穿透了地下匐着的女人的身心。隔空一抓,上官青吸来一小剑,剑长不足一尺,锋芒沁人心魄。

    女人识得那剑,剑曰枯桐。

    “忘了我定下的规矩了吗?”

    上官青取来青绢,擦拭着剑身,仔仔细细,轻轻拂拭着剑身上的纹路。

    女人咬着嘴唇,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砰,砰,砰!她光滑的前额不断地碰击着青石地面,须臾,石面溅开一瓣瓣裂芒似的红花,红的艳丽,哀伤凄艳。

    上官青置之不理。

    女人偷觑上官青。“老爷你当真心硬如这方青石麽。”

    跪着挪来。一双蒙面侍女捧着玉盘挪向上官青。玉盘中盛着青瓷方砚,方砚中铺着刺朱珊碾磨而成的颜料。右边的侍女正要掀开玉盘上盖着的轻纱,上官青略一抬手,示下她不需如此。

    地上匐着的女人哀声道:“老爷,我……”

    上官青道:“起身,背对着我,脱下衣服。”

    女人已知她接下来的命运。

    上官青道:“本该用金针在你后背刺画。”

    他手中的却是古剑枯桐。

    女人也知那未掀开的玉盘中盛放的是金针。

    上官青将枯桐的剑尖沾上红色的颜料,向女人后背刺去。

    女人颤抖着,不敢反抗,动幅也不能太大,若是误了上官青的刺画,她走不出青府。

    “我为何不是他的女儿……”

    女人心道。

    上官小红的房间。

    上官老爷子被送了回去,送到上官府。上官金、上官青送回去的。上官青送他爹,上官金送他小叔。

    “呀呀呀呀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

    上官丫丫还在大叫不停。

    她不得不叫。

    被窝还没暖热呢,床上就多了两个大乃姑娘。毒岛冴子、高城沙耶。上官小红放出了江山美人图中的两位美人。

    第一美人高城沙耶侧卧在上官小红的床上,盯着尖叫的上官丫丫。毒岛冴子就算在床上也抱着刀,神情威严。她们一左一右夹住了丫丫。

    丫丫转向左边,呵呵,是大乃,转向右边,抹搭!还是大乃。

    上官小红堵着耳朵,安静地看着大叫的丫丫。没办法,等她累了就不会再叫。高城沙耶指着丫丫问上官小红:“她就是你的小姑吗?”

    还真没大没小。

    上官小红点头,是哒,丫丫就是我小姑。

    “呀呀呀呀啊呀呀呀呀。”

    上官丫丫继续叫。

    也没谁了。

    高城沙耶一个不小心就堵上了丫丫的嘴。不知为何,她竟心怀罪恶感。“我,我为什么要捂上上官小红的小姑的嘴巴!”高城沙耶惊道。

    “不纯洁!你不纯洁!”

    毒岛冴子起身,拔出她的大太刀。

    不是砍人。

    噗!绿汁飞溅,一只双头虫被斩为两截。两半身体在地上跳动,还没死透。是小红,小红放出那只双头虫,幼虫长着翅膀,倏地飞向毒岛冴子,却死在学姐的刀下。

    还好被斩的幼虫释放的血腥味很淡。

    “收起你的刀。不要吓到丫丫。”上官小红说。

    她的手放入编织袋中,呼!袋中的双头虫尽数散开,不愿靠近上官小红的手。“抓到了。”小红捏着一只双头虫,取了出来。

    一只手捆好编织袋的袋口。

    “冴子,放下刀,过来。”

    上官小红捏着那只双头虫,红色的幼虫。

    高城沙耶、上官丫丫不知上官小红因何取出双头虫,她们睁大了眼睛,看着毒岛冴子当下大太刀,走下床,向上官小红走去。

    “睁开你的左眼。”上官小红说。

    “”毒岛冴子。

    学姐还是照做。

    她的左眼本是阖上的。眼球中有一只血茧,双头虫结的茧。

    血茧几乎占据了整颗眼球。虽是如此,毒岛冴子的左眼仍可视物,甚至比原来的眼球更好使。

    “小红,她的眼睛怎么了!”丫丫忽地问道。

    高城沙耶似乎猜到了什么,第二次堵上了丫丫的嘴。接下来发生的,这个萝莉看到了又会大叫大闹。

    左手捏着一只红色的双头虫,右手提着一柄细剑。刷,上官小红提起细剑,剑指毒岛冴子的左眼,剑尖抵在学姐的眼膜。

    啵!

    毒岛冴子的左眼眼膜有一圈红色的涟漪散开。眼珠中的血茧弹跃着,碰撞珠壁。连接着珠壁还有血茧茧膜的数百道血丝陡地绷直,牵制住血茧。

    因为相信上官小红,学姐并未眨眼。

    上官小红将左手捏着的那只双头虫幼体放在剑身上,且弹了一下它。幼虫沿着剑身向毒岛冴子的左眼爬去,它极不情愿,却又不得不爬行前进。在它身后涌上来一股红芒,碰触到它,它就会死掉。

    上官丫丫紧张地盯着在剑尖上慢慢腾腾移动的幼虫,唔唔嗯!她想大声讲话,想要尖叫。虫子,长着两颗脑袋的虫子马上撞到大乃女的左眼了!

    抽丝,血茧抽出一根根血丝,钻出毒岛冴子的左眼,那一根根血丝缠住了剑尖上趴着的幼虫,紧紧勒着,向内扯去。

    融入,被血丝卷缠住的幼虫融入了毒岛冴子的左眼,眼球也未破损。丫丫再看时,幼虫已被那颗血茧吞掉了。吞掉幼虫后,血茧似乎大了一些,两头尖尖。

    上官小红这才收回细剑。“好些了吗。”

    毒岛冴子阖上左眼。点头道:“眼球清凉了许多。”

    高城沙耶放开丫丫,后者马上嚷嚷道:“你们,你们在干什么!小红,你给她的左眼喂虫子?她左眼里有什么?为什么要吃虫子。”

    上官小红右手一抖,细剑挽出几个剑花,散落在编织袋上。袋中的双头虫不再爬动,登时安静。

    毒岛冴子左眼中的血茧吞掉一只幼虫,幼虫发出的嘶叫声引起编织袋中活着的幼虫的恐慌,它们冲撞着袋子,急于逃离。

    虽然猜到了上官小红会用双头虫喂双头虫,高城沙耶还是心惊肉跳。一想到房间中还有一整袋子那样的“神虫”,高城沙耶忍不住想要回到江山美人图中去,那边有一个女王,可没可怕的虫子!

    “不知血茧什么时候孵化出双头虫。”上官小红担忧道。

    “你在担心我?”毒岛冴子笑问道。

    “你的眼睛挺漂亮的,挖出来可惜了。”上官小红说。

    “我不会输给一只虫子。”毒岛冴子说。

    “杀不得,只能养着它。”上官小红说。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