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着友好交流的目的,上官小红拉着药美人的手来到青府。

    “CEO回来了!”

    “快快迎接大小姐!”

    “大小姐回来了!”

    “老爷,老爷,大小姐回来了!”

    黄毛、白毛、紫毛、绿毛四大杀马特汉子在青府的门口放声喧哗道。很快,青府热闹了起来。上官霸、上官云、上官河、上官青、上官图鳞次而来。上官霸拉着他小女儿丫丫的手,丫丫很不领情,“老头放开我,放开我!”

    上官云、上官河、上官青、上官图,四大中年汉子也是无可奈何,他们的小妹上官丫丫比较特别。

    “我孙女回来了!”

    上官霸扯开步伐,霸气外露,震慑在场诸人。

    “老头,你倒是放开我!拉我作甚。”

    上官丫丫还在反抗。

    上官小红先是和她爷爷打招呼,随后和几位大伯叔叔问好。“怎么都来了。”小红也在犯嘀咕。

    上官金道:“呵呵,我妹,自然是我通知的。”

    上官小红道:“老哥,你实在是……”

    上官金道:“实在是什么?善解人意?高大帅气?生猛活泼?”

    上官小红道:“多此一举。”

    上官金也一笑置之。

    药美人也很随和,大家都是熟人嘛。上官霸,上官家的老爷子啦,很威猛的,偶尔还给他配药来着,吃了可以增进床上技术的那种药嘛。老大,老二,老三,老四,上官家的几大中年汉子也在。药美人和他们一一握手。

    “上官云小儿,为何躲着我!”

    “前辈,职中。”

    上官云面色不变道。

    “上官河,你气血不甚健康,注意节奏啊,不可一夜几次郎。”

    “”

    听到药美人的劝诫,上官河只当没听见。

    轮到老三了,老三是上官小红她爹,上官青。青府的主人觑了一眼药美人,心道:“药美人这老不死的女人,实在是让人生厌。大哥、二哥奉她为宾,我偏不待见她!”上官青还在记恨,当初,小红病恹恹,药美人却说小红活不了几年,没治了。

    如今,小红活蹦乱跳异常生猛,上官青更是瞧不上眼药美人。“不过是卖弄情药的老女人,皮囊虽嫩,那颗心垂垂老矣。”虽是这般作想,上官青脸上也挂着笑。

    药美人凑得很近,几乎贴着上官青的脸。

    “何事?”上官青再道。

    “老三,你生不出儿子吧。”药美人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上官青。

    上官家的老大、老二、老四包括老爷子同时向上官青望来。嗯嗯,不错,老三确实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啊不,按在上官家的优良传统,老三肯定有私生女,板上钉钉的事!就连老爷子上官霸也是这样想的。

    上官青压下爆涌的斗气,恨不能一巴掌拍死药美人。好在药美人也算识趣,换下一个目标,她走向上官图,“老四,你……”

    上官图赶忙道:“美人,美人,药美人前辈。我很好,很好!什么都正常,我一夜一次郎,我也有儿子。我的繁殖用器官很健康,不需要你的药,您真是多心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药美人在老四身上嗅了嗅,诡异的笑了。什么都没讲。

    她若是说些什么还好,可她什么都没讲。上官图不开心,心里直发毛。“哎呀,我是不是有病啊,药美人已经知道了,却不告诉我!不行,我一定要从她嘴里套出话来,我得了什么病!大哥、二哥都是一夜几次郎的中年汉子,我洁身自爱,我应该没问题的才对!不不不,我很有问题,就连我父亲上官霸都可逍遥香阁!问题大了!我生病了,我他吗的一定有病!”

    越想越后怕的上官图走路都有些发飘。再加上药美人和上官小红亲切地聊天,时不时的向他这边瞄上几眼。

    “我真的有病了!”上官图虚汗直流。“一定要和小红好好聊聊,小红会从药美人嘴里套出来我得了什么病。嗯,就这样做!”上官图暗暗点头道。

    上官霸左手拉着上官小红,右手拉着上官丫丫,向青府走进。

    上官云、上官河、上官青、上官金还有上官图跟了上去。“叔,你咋了,脚步轻飘飘的,是不是和婶床上大战的时间太久!”

    上官图瞪了一眼上官金。“你给我闭嘴。我有病啊!能不能让我安静会。”

    “”上官金。

    难以理解的中年汉子,果然,隔代就有代沟。还是我妹妹小红能够理解我高尚的品味与不羁的情怀。上官金一甩手,向前面快步走去。“爷爷,爷爷,你看我肚子上的黄色耗子萌不?”

    “这粗劣的画技,很黄的小耗子,一看就是某个不知名画手的失败之作。别再我面前炫耀。”上官霸不悦道。

    “”上官小红。

    我爷,那是你孙女画的!

    “我肚子上的美少女纹身才是艺术!”上官霸不忘宣传他自己的纹身,纹的是上官丫丫的母亲。平时显现不出来,唯有上官霸心情激动时,图案才会浮现。

    上官小红、上官金很尴尬。尤其是上官小红。怎的,萌萌的皮卡丘就成了很黄的小耗子。

    上官丫丫笑道:“老头子,小黄耗子是小红画的!‘上吧,皮卡丘’几个字是我写的。”

    上官霸一听,心道:“不好,我刚才是不是伤害了孙女的自尊心。”老爷子马上改错,弥补口误。

    上官霸松开上官小红、上官丫丫的手,脚步也停了下来。严肃而又认真地盯着他孙子肚子上的很黄的小耗子,啊,不是的,是皮卡丘。

    “还真别说,这小黄东西还挺贼的。让我再看看啊。”

    上官霸忽地举起了他孙子,老爷子单手举着上官金,抬头望向孙子肚子上的皮卡丘纹身。

    “唔唔,换个姿势看问题总能找到新鲜感。”上官霸感叹道。

    老爷子的四个儿子同时动容,卧槽!什么情况啊。尤其是老大上官云,上官金可是他儿子,顶喜欢的儿子!他儿子正被他爹举过头顶。身为他爹的儿子,上官云怎能不着急,既为他爹着急,也为他儿子着急。他是他爹的儿子,他又是他儿子!上官云整个中年汉子崩溃了,什么儿子、爹,爹、儿子!

    上官金也很紧张。亲爷爷哎,你在弄啥嘞。您老倒是威武霸气,一个手就举起了我!“不管怎样,我爷爷也算认同了小红的画技。这萌萌的小黄耗子可害苦了我。”上官金一声低叹。

    上官小红左手手臂上缠着的水蛇一样的沧井兽可算大开眼界,犀利,主人她的家人好犀利吖。都是生猛之辈。

    上官云、上官河、上官青、上官图,四位中年汉子也忙着劝他们爹赶快放下上官金。没看到那小子已经吓傻了吗。

    在大家的劝说下,上官霸老爷子终于将上官金放了下来。同时,老爷子敞开月匈怀,心情激荡而又愉悦。“且看我的美少女纹身。”此刻,老爷子心情激动,纹身自然而然的现出。

    “哦哦哦。”

    上官金最先叫起来。

    “这就是我爷爷的美少女之图,这才是我也想要的纹身。”

    奈何,他妹妹给他纹了一只黄色的耗子。生活总是那么炒蛋,要什么不给什么,没法子,生活你继续弓虽女干我。上官金接受了皮卡丘。

    上官家的四个中年汉子不止一次的见到他们爹炫耀他肚子上的图案。你够了啊,爹,亲爹!别这样,有外人!

    老大上官云,老三上官青,老二上官河一齐动手,为他们的爹穿好长袍。切勿在暴露你的美少女图案。

    上官图还在琢磨他得了什么病,惶恐不安。

    上官丫丫、上官小红大概习惯了上官霸老爷子。

    才怪啊!

    “老头,不要随随便便把我妈妈纹在你肚子上!”

    “女儿,这是爱,是我对你母亲深沉的爱,此生不渝。愿与她共为连理枝。”

    上官霸寂寞地道。

    上官云、上官青、上官河不乐意了,喂,亲爹,我们又是怎么生出来的,您老的连理枝太多了吧!

    上官霸独自一人沉浸在他的年少轻狂的美好回忆中。他的儿子们决定不打扰他。上官青唤来老管家,吩咐他道:“你懂得。”

    老管家道:“老爷,我懂。”

    该干嘛就干嘛,上官青带着他的欧尼桑还有奥豆豆离开了。院中留下老爷子黯然伤神。

    上官丫丫拉着小红的手,小心问道:“那个,老头没事吧!”

    上官小红道:“你那么关心他,为什么不给他好脸色。”

    上官丫丫道:“他欠我的。”

    上官小红道:“谁又知道他经历过怎样的历程。”

    上官丫丫道:“有外人,晚上我们再详聊。”

    上官小红道:“好。”

    药美人道:“当我是外人,真不可爱啊,小姑娘。”

    上官丫丫道:“难道你不是外人,你是我的后妈?”

    药美人:“”

    多糟糕的小丫头片子。谁是你后妈啊!

    上官小红和她爹打过招呼了,带着药美人、上官丫丫、灰机·鸟布斯、上官金向她居住的独院走去。

    “小红,你不要骗我,一定给我一蛋。”

    药美人还不死心。

    “你要什么蛋?”

    渔网汉子拿着叉走了过来,他守护着上官小红院子的拱门。手握鱼叉,倚着门拱。

    “小红,他很崇拜你,非要拜倒你门下,成为第五杀马特!他还讲他的特色是渔网,黑丝。”上官丫丫介绍渔网汉子。

    衷心于上官青的汉子,可惜是个变态,上官青也这样认为。

    青府的四大杀马特似乎也有些畏惧渔网汉子。尤其是他的叉。叉人多疼。

    药美人打量着渔网汉子。好强的汉子!

    上官小红也很惊讶。因为她从未在青府见到过渔网汉子这一号人物。“石头里蹦出来的吗?”

    既然她爹同意了,说明他很可靠。忠于上官青,忠于青府,忠于青府唯一的大小姐。

    “我很钟意你的渔网还有黑丝。”

    上官小红道。

    “我就知道大小姐会欣赏我。为了符合大小姐的杀马特标准,我研究过黄毛、紫毛、绿毛、白毛的造型,自出机杼,我已改造我的服装,原本我只披着渔网,可现在我渔网下还有黑色的连体裤子,透气性很好。”

    “进来说话。”

    上官小红命令道。

    “好的。”

    渔网汉子扛着鱼叉,走了进来。他虽然在和上官小红讲话,眼睛却没离开药美人。大小姐若是需要,他的叉会在药美人身上开洞。

    一行人在院中的石墩上坐了下来。

    药美人急着想要那粒神奇的红蛋,再三催促。“给我蛋,给我蛋。我什么都答应你。”

    蛋呢,蛋在哪里。蛋将安出?

    小红已经更换过衣服,她的穿着更符合唐腊国的风土民情。

    “阿姨,给你蛋。”

    上官小红右手一抛,纵出一抹白光,一颗挺大的白蛋飞向药美人。

    “哎呀,好大一颗蛋!”

    药美人乐呵呵地抱住了白蛋。只是颜色不对劲,明明是红色的,为何变成了白蛋?难道其中有诈,小红用一颗伪蛋再次欺骗我的感情!

    叩,叩,叩。药美人以食指叩击着蛋壳。“里面不是空的。也挺沉的。”

    面有疑色,药美人问道:“小红,我读书多,你不要骗我。”

    “不会不会。阿姨要相信我的人品。”上官小红信誓旦旦道。女汉子一笑,药美人也跟着笑了。

    上官丫丫、上官金不乐意了。“小红,这蛋不能给她!”

    “我的,我的,是我的!”

    上官金、上官丫丫同时向药美人怀中的白蛋抢去。药美人更加确信这蛋没问题!

    “住手,小辈。蛋已经是我的了!”

    药美人抛起白蛋,旋又掷出花篮,花篮承接住了白蛋。

    “好蛋,好蛋!”

    药美人夸赞道。虽然还不知道有什么神奇之处。上官小红也没告诉她蛋里面有一个汉子。孵吧孵吧,你会孵化出来一只年轻的汉子。呵呵,上官小红笑意更浓。

    是时候谈论一下毒岛冴子的情况。“灰机。”上官小红说。

    “来了。”灰机·鸟布斯托着一袋子双头虫跑了过来。

    上官丫丫再次跑去。“我的,我的,袋子里面的东西都是我的!”小红也是无语了,丫丫怎么变成这样了,什么都是她的!小红拉住了丫丫,不让她靠近那个水草编制而成的袋子,袋中的东西很危险。

    顺便一说,编织袋是江山美人图中的雨桐编出来的。

    上官金单是看着编织袋中涌动的斑驳光点就知道里面的东西不是什么好物。渔网汉子右手一挥,他的鱼叉勾过编织袋,将袋子放在桌上。

    在上官小红的示意下,渔网汉子用鱼叉打开了编织袋的袋口,马上爬出来一只蓝色的虫子,长不过五六公分,却长着两颗脑袋。

    药美人的视线马上被那只双头虫勾住了。“有古怪!”她右手指间夹着一根长针,细若麦芒。刷!药美人掷出长针,针头钉住了双头虫,将它的身体钉在桌面。

    渔网汉子已经系紧编织袋,不让里面的双头虫再爬出来。

    身体被钉在桌面的双头虫发出吱吱的尖叫声,极是难听。上官丫丫再无兴趣。“长相真糟糕。”丫丫说。

    “都说了不让你靠近它。”上官小红说。

    药美人以锦帕掩鼻,屏住呼吸。那根钉住双头虫的细针刺破了虫子的身体,随即散发出一股刺鼻的气味。

    只是气味难闻,并无害处。女汉子系统已经确认过。

    “阿姨,你见多识广,知道这是什么虫子吗?”上官小红期待地问道。

    “从未见过这种虫子。”药美人思索一番后,答道。却未见过。

    “是吗。”上官小红很是失望。

    “你从哪里取得这虫子的?”药美人奇怪地问道。

    “我在古玩店买到一虫巢,不想虫巢钻出一群怪虫,生有双头。虫巢已被我烧掉,双头虫也被关在特制的编织袋中,它们跑不出来。因为此虫长相怪异,也许是异种也说不定,我才将它们留下,并未焚烧掉。阿姨你是盛京的医术大家,博识多见,我以为你会认出这是何虫。想不到阿姨也不知。”

    “小红,能送我两只活虫?”药美人开口道。

    “它们生性阴毒,遇人即蜇,危险异常。阿姨你要如何带走它们。”

    “我自有法子。”

    药美人接下佩戴的竹篾编织成的小笼子,笼中放着两颗铃铛。药美人拈着两颗铃铛,放在桌子上。“小玩意,给你了。算是虫子的回礼。”

    上官丫丫马上抓走了那两颗铃铛。“我帮小红收藏起来。”

    “你喜欢就好。”药美人笑道。

    渔网汉子解开袋子,右手食指朝着挤出来的两只双头虫一指,呼的一下,斗气一卷,卷住了两只虫子,推到药美人的小笼子中。

    药美人关上小笼子。轻轻一摇,笼中升起一团香烟,覆盖住两只虫子,烟雾蒸笼也似,两虫恹恹欲睡,不再爬动。

    “成了。”

    药美人说。

    她再将竹篾编的小笼子悬挂在桃色的穗带上。

    “不许反悔。”

    药美人拎着她的药篮子,起身就要离开。

    “蛋是我的,我的!”

    上官丫丫继续抢夺药美人的篮子。

    药美人左手按在丫丫的头上。笑对丫丫的无理取闹。小孩子真好,她暗道。

    “小红!”

    上官图忽然冒出脑袋,站在拱门外。向院子里张望。他主要是来找药美人。“我有病,必须早早治好。”上官图心道。

    “小叔,何事。”

    上官小红笑道。

    “和你商量个事。”

    上官图不好意思道。可不得不开口。希望侄女不要和病人一般见识。

    轻挪莲步,药美人飘出了上官小红的独院。目的已达到,剩下的就是好好利用这颗白蛋!不知道能不能变成二十几公分长的那啥玩意。“呵呵。”药美人满心喜悦。

    “我妹,你给她的是什么蛋?”上官金问道。

    “不好说。”上官小红一本正经道。

    想象一下药美人命人孵蛋,或者亲自身为,蛋一破裂,一只精壮的年轻汉子蹦跶出来了,那场面不要太唯美。不不,也许药美人会证明人是卵生动物。

    “笑的那么开心,就不能和我们分享一下?”

    上官金还不死心。

    “小红,你笑的好奸诈,就像你爸爸。”

    上官丫丫也道。

    “小叔,你站在那里作甚,何不坐下。”

    上官小红招呼她小叔。

    “小红,那个,药美人她有没有说关于我的事情。”上官图勉强开口道。

    “好像没说。”上官小红认真答道。

    “完了完了!难道我已经无药可救!”上官图两眼一黑,向后栽去。

    “小叔!”

    “小叔!”

    “中年汉子哥哥。”

    上官小红、上官金、丫丫三人赶紧跑了过去。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