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的一声,红雨颤飞。女汉子丢掷出去的那粒红蛋倒飞而回。

    当是时,壁池兽上站着的女孩,她刺出去的一矛也未弄死人偶师。“你们真是可怜呐。月匈微小就不要出来现弄风姿。同我一比,你们简直就是茅草,我若紫芝,明光可鉴。如何,感受到我散发的绝艳之气息?”

    骤起音波,人偶师再奏大提琴。开启嘲讽光环还不忘奏乐。“此乃风情,你等不懂啊。真是无奈。”

    人偶师发丝鼓舞,发梢雪亮,牵引着下方的人偶力战围拢而来的丧尸、丧尸犬、丧尸喵、丧尸阿姨、丧尸大舅子、丧尸正太等。

    学姐毒岛冴子一刀劈下,砍在丧尸小舅子的右腹,噗嗤,丧尸小舅子月匈膛大开,里面的脏器流了出来。“不洁,你也不洁。污秽之丧尸,下地狱吧。”学姐的大太刀向上挑去,划烂了丧尸小舅子的脸膛。

    “宫本丽”无心撕比高城沙耶。她被六头丧尸犬围在中间。“哈啊?这群没头没脑的笨蛋,为何要和我撕比。我又没招惹它们。”还没抱怨完,一头比水牛还要健壮的丧尸犬扑跳而来,爪如铁钩,其尖无比。

    “宫本丽”一抬手臂,刷咻,光绳扫出,抡荡在丧尸犬的前腹之上。皮肉炸开,丧尸犬吃痛不已。跌坐在地。

    “汪汪!”

    “嗷呼!”

    “呜-呜!”

    剩下的五头丧尸犬一齐行动。群挑“宫本丽”。

    “风度呢,麻痹的,你们的风度呢。”

    “宫本丽”双足一顿,身体下倾。右手再次挥动,光绳劈炸开来,甩向五头丧尸犬。数量上的优势使得丧尸犬凶性难收。而“宫本丽”劈甩出的光绳只拦下了三头丧尸犬。余下的两头丧尸犬震吼连连,酸腐的涎液喷溅。

    虽然成了人偶,“宫本丽”的洁癖还在。怎能忍受丧尸犬的口水,她止住鼻息,可还是郁闷之极。高城沙耶就在旁边观战呢,一只会飞的贱狗围着粉红双马尾眼镜娘。

    “沙耶啊,你的那个同学好像很惨的样子。你去帮帮她。”灰机·鸟布斯提议道。

    “她要用你的狗血祭奠她死去的人偶妹妹。”高城沙耶说。

    “没办法了。我是那么的弱小,爱莫能助。只能给予她精神上的支持以及狗言上的奖励。加油加油加加油!”

    “”

    苦不堪言的“宫本丽”很想冲出来,先弄死灰机·鸟布斯再说。它比丧尸犬讨厌多了。

    嘭!

    一头丧尸犬觑得空隙,猛地撞去,撞在“宫本丽”的左腰上。

    “啊!”

    “宫本丽”张嘴大叫道。

    哈哒,哈哒!丧尸犬的口涎横甩,泼溅在“宫本丽”的脸上。另外一头丧尸犬的前爪按在“宫本丽”的香肩上,狗眼怒视着她。

    噗咔!

    “宫本丽”左手一扬,开膛破肚,直接劈开了丧尸犬的腹部。

    丧尸犬跌撞在地,怒吼连连,衔着它的肠子向肚中填塞。

    “哼!”

    “宫本丽”右腿劈出,呼嘭,一团炽热的光芒横甩而下,罩定地上的丧尸犬,“嗷,嗷!”丧尸犬惨叫嘶嚎,拖着肠子奔了出去,奔跑的过程中,撞飞了两头同伴。可它也只跑出十几公尺,轰然倒地。

    高城沙耶、灰机·鸟布斯急忙鼓掌。“哦哦哦,真了不起。”

    “少女干的漂亮。”

    “闭嘴!”

    “宫本丽”的脸都黑了。

    蓦地,她双目一滞,毛骨悚然之感陡然而生。远处,一人提着一颗女人的脑袋,晃晃悠悠而来,他穿着水手服,不知他是丧尸还是活人。

    是T,T赶来了。他月匈膺如堵,满腹悲伤。鞠川静香死了,被七只成熟体神虫咬死了,T只抢出她的脑袋。提着鞠川静香的脑袋,T茫然而又空虚,好似失去了人生的方向,生命之光黯淡,汲汲一空。

    T月匈膛中跳动的心脏指引着他向毒岛冴子这边赶来。噗通,噗通,T的心脏沉缓而又激昂地跳动着。伏趴在他心脏中的双头虫幼体激动莫名。

    毒岛冴子收刀,亦向T那边望去。学姐左眼中的双头虫躁动不安,几欲破眼而出,飞向T。

    “他是谁!”

    毒岛冴子、“宫本丽”同时问道。

    倏地抬头,T向“宫本丽”瞥来,目光阴寒,其毒莫名。“宫本丽”不寒而栗,连退数步,方才止住身形。

    丧尸喵,一只丧尸喵向T手中抓着的鞠川静香的脑袋抓去。“喵个咪唔。”

    蓬!

    T右手一扫,五指戟张,拍烂了丧尸喵的身体。

    “谁也不能抢走我的静香。”

    T呢喃自语道。

    血溅三尺,T再抬腿,踢爆一头丧尸汉子。“不要挡我。我心悲伤。”

    壁池兽身上站着的少女遥遥一望,注定T还有他手中提着的鞠川静香的脑袋。“哦,他赶来了。鞠川静香终于死了。他也没情报中的那么恐怖,不过尔尔,连个女人都护不住。形如走尸,丧家之犬,对我已无利用价值。”

    不再关注T,少女视他为死物。

    Duang

    人偶师抡动大提琴,砸将下来。紫光轰卷,劈撞在壁池兽颈部。“必吃,必吃。”壁池兽嗷叫不已。差点将它身上的少女甩下去。

    “不要再激怒我。”

    少女叱道。

    右手中的长矛向下砸去,砸在壁池兽的脑瓢上。“必吃!”壁池兽一扬脑袋,怒目忿张,凶焰不减。

    “嗯?”

    少女心意一动。

    “反抗我?”

    她掉转矛头,尖锐的矛头向下。朝下刺去。

    噗嗤!

    鲜血喷溅。少女的长矛刺进壁池兽的颈肉中。“必吃!必吃!必吃!”壁池兽暴跳连连,再难收抚。

    “你敢!”

    盛怒之下,少女举矛再刺,噗!噗!壁池兽的皮肉冒血,溅起一蓬蓬的血花。

    “你真是没用。”

    脚踏大提琴盒的人偶师不忘嘲弄。

    她对着少女一拨琴弦,咻嗤,一道紫弧凌空斩去,斩向少女足下的壁池兽。再次激怒壁池兽,可挑拨她们之间本就不存在的好感。

    人偶师用心良苦,壁池兽也不负她之殷殷期望。“必吃,必吃!”甫一翻身,壁池兽就要将它身上粘着的恼人的玩意甩下去。

    “屋漏偏逢连夜雨。你也够悲催。”

    人偶师再次拨弄琴弦,咻嗤,咻嗤,咻嗤,十数道紫光电弧罩了过去,旋斩向壁池兽以及少女。

    紫光电弧凌迟在壁池兽一身皮肉上,刮擦起块块肉片,血液乱溅。少女扫动长矛,雪光迸爆,吞没数道电弧。

    “你体内的虫卵若是孵化,你还敢这么对我。”

    少女猛地一跺壁池兽,轰隆,它的身体晃动,皮下粘着的那层虫卵耀耀放光,像是一粒粒珍珠。十几只幼虫破壳而出,肢钳舞动着,穿刺壁池兽的皮下之肉。

    “最喜欢锦上添花。我是好人呐。”

    上官小红催促足下的沧井兽撞了过去。嘭的一声巨响,云浪迸涌,壁池兽跌撞坠下。

    “心情舒畅。”

    人偶师转动脚下的大提琴盒子,向沧井兽驰来。

    “你也招人厌恶。”

    “别这样,只有沧井兽才能找到你心心念的甲腾鹰兽。”

    上官小红耐心解释。

    “甲腾鹰你妹啊!”

    人偶师暴怒喝道。

    “甲腾鹰兽还有妹妹?她也有黄金般的手指?”

    上官小红长剑一提,剑气璀璨,轰涌荡出。和人偶师释出的电弧撞在一处,相互抵消。

    “是时候了。”

    上官小红左掌抬起,手纳一石。

    “女汉子系统,我可以回家了吗?”

    “随时可以。”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