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衣。

    人偶师马上发动爆衣技能。“我她喵的必须爆衣。震一震她们。”这么想的人偶师爆掉了自己的衣裳。

    紫气横纵,布片翻舞。人偶师终于身无长物。上官小红以及壁池兽上站着的女孩向后退去,适才的能量冲击波太过惊人。

    沧井兽、壁池兽,两兽也得退后。

    上官小红、对面的女孩同时立定,朝着人偶师看去。

    人偶师掌心朝天,鼻孔冒烟。

    “她的身体……”

    “改造过了吗,她真的是人?”

    “像个等比例1:1的关节人偶。”

    “赞同。”

    上官小红、女孩达成一致意见。覆盖着人偶师的衣裳爆掉了,显出她的真容。真个是冰肌玉容,肌无褶子。梆,梆,梆,人偶师以手指敲打着她的月匈膛,像是在敲打瓷器。“红颜易老,美人难再。爱美是每个女人的天性。”

    她的美固定成型,真的成型了!几乎是模型,模具。不是真人。

    人偶师五指摊张,玉指葱葱,洁白细腻,较之白瓷更为滑腻。“这样的身体保养起来更方便,无需每天向脸上涂抹各种化学品,也不需汉子的滋润。你们看,这里,这里,还有这里,毫无瑕疵。”人偶师的手在她身上滑过。

    “我只问你一句,摸充X娃娃有意思吗。”

    上官小红平静地问道。

    “”

    “”

    壁池兽上站着的女孩、人偶师沉默了。尤其是人偶师,她的身体似乎变得很僵硬。

    听到上官小红的真知灼见,控制壁池兽的女孩再难以直视人偶师。“简单,粗,暴。我无话可说。人偶师真可怜。摸的东西都是假的,还有那双大大的乃更假!有意思吗?这样的身体。我可不想要她这样的身体。”

    少女的胃里趴着一只双头虫,神虫。她总是感到饥饿,填不饱肚子。“神虫,你想知道她们是什么味道的吗?”

    少女的舌头忽地缠住长矛的矛头,覆了一圈,口涎直流。

    上官小红对她说:“别再流哈喇子了,那么想吃了她,直接上。我不会拦着你。”

    哧溜一声,女孩收回她的舌头。“是我失态了,抱歉,让你们见笑。”她舔了舔干燥的唇角。

    人偶师左脚一跺,大提琴盒子爆散出一蓬紫光,耀目异常,纷射向上官小红的女汉子之眼。“妈妈的,你就是嫉妒我完美的身体。你不爽就好了,为什么要讲出口,弄得我也很不爽,充X娃娃?我勒个大草。”

    掉转大提琴盒子的方向,人偶师十指一挥,十根银线劈斩而出,嗤嗤嗤,切割着气流,交织缠绕,兜了下来。

    “撕比吧,这才是我想要看到的美丽场景。”

    壁池兽上站着的女孩动容道。

    上官小红一振衣袖,浓烈的女汉子战意攀上。“那就撕比吧。怕你不成。”

    ‘我有一剑,深藏蛋中。一剑光照九州寒,日月通鉴女汉子心。”清远的诗号吟出,伴随着铮铮剑鸣,沧井兽暴起怒腾。

    哗哗!水汽滔天,润泽苍穹。女汉子挥剑斩出。嘭轰!紫光迸爆,红霞乱颤。女汉子的剑斩断了那蓬紫光。

    刷!刷!刷!十道银线竞相而来,当头罩下。

    沧井兽凶眼环视上方,腾立而起,直抒月匈腹中的怒意。

    “呀呀,咩咩,蝶!”

    沧井兽两腮内凹,口腔中纳集一股水芒。忽地一喷,轰隆!那股银亮的水芒逆流而上,宛若银蛇,冲撞在十道银线交织成的网上。

    银网怒涨,向上突起。

    其时,女汉子之心寂然。上官小红陈剑横劈,刷!剑光耀耀,爆散向那张银网。

    “呀呀,咩咩,蝶!”

    沧井兽将身一晃,冲出去了,冲出了那张炸散的银网。

    人偶师取出大提琴盒中的古老的提琴。甫一演奏,音波腾卷荡扫,气流轰爆。

    “必吃,必吃。”

    壁池兽弓起身子,状若大虾。它身上的少女抡动长矛,砰!砰!砰!长矛抡开爆射而来的音波。能量风暴起伏汹涌,壁池兽像是大海中颠簸的孤船,少女眸光电射,将矛举起,噼啪,电光吞吐,绚烂电光中降下两只双头虫的幼体,趴伏在矛头两侧。

    “撕比,撕比,撕比吧!”

    且道一声撕比。

    壁池兽释放暴躁的凶焰,螣蛇似的窜出。

    “吃我一矛。”

    少女右臂力斩而下,顿有一抹白光涌出,呼啸爆舞,卷缠着长矛。直取人偶师的左臀。

    那时,人偶师正在和女汉子酣战。陡觉左臀一寒,像是针扎似的酥痒疼痛。“喝。”人偶师一旋身,卷起九尺高的气柱,旋斩向壁池兽。

    “撕比大战,岂容分心。”

    上官小红双手握剑,螺旋而起,跃离沧井兽。虹霓卷摆,剑光冷寒。

    蓬!

    女汉子一剑刺在人偶师的右臀上。剑尖直抵而入。

    “”

    “”

    “”

    女汉子、人偶师、女孩,三者皆沉默。

    “咩感觉?”

    女汉子忍不住问道。

    “麻麻的!”

    人偶师甫一提臀,紫色的气浪迸爆,弹出上官小红的红剑。小红倒飞而出。沧井兽迅疾而来,一昂头,接住了上官小红。

    上官小红将身一定,立在沧井兽的头颅上。一撩红剑,斩破附身而来的气浪。

    “真好。我也要刺她一矛。”

    壁池兽上的女孩忖道。

    提气一喝,眼眸注定人偶师的左臀。

    长矛两侧趴着的双头虫幼体张嘴呼出两道白光,缭绕旋出,径向人偶师的左臀飞去。

    “放肆!”

    人偶师挥动手中的大提琴,砸向那两道白光。轰!光芒皲裂,流芒飚射。

    “我的蛋,寂寞了。”

    上官小红吟道。

    她手中的长剑化为一粒蛋,形如蜜瓜,通体红郁。将蛋一掷,蛋鸣大作,直向人偶师的后脑奔去。

    “吃我一矛。”

    壁池兽上的女孩也不甘寂寞。

    蛋与矛,凶兵也。

    人偶师冷眼一睨,旋身而起。她左臂舒展,璨光毕集、凝实。“你们两个乃贫之女,月匈微小就不要乱讲话。”

    “哈啊?”

    “揍她!”

    壁池兽上的女孩,沧井兽头上的上官小红同时愤怒了。

    人偶师不为所动,继续道:“月匈小就不要说话。让月匈超级大的来发言。”

    “我真的生气了!”

    “我也是。”

    人偶师成功的拉起了仇恨。

    上官小红与另外一只月匈微小之女怒目相视,望向人偶师。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