壁池兽、沧井兽。

    两兽在空中对峙。壁池兽愈发的强壮红,碧眼圆瞪。蔑视沧井兽。沧井兽的双目被一团红芒遮掩着,虽能视物,却凶性大敛。不屑壁池兽的嗤笑。

    “你知道如何做。”

    壁池兽上站着的女孩对那个男的说道。她的手下,忠于她,更忠于神虫的男人。愚忠的汉子就是那么好控制。“为了神虫,不,为了我献上你的一切。”女孩心道。

    成熟体双头虫背上的男人向首领颔首致敬。他之所以能站在双头虫的背上而不至于坠下,皆因他脚底板黏着一层虫卵,那一颗颗虫卵黏连在一起,极具粘性,将他黏在成熟体双头虫背部的**中。

    疾振翅膀,成熟体双头虫载着男人向高空掠去。同那些双头虫大军汇合,聚在一处。男人指挥着数只成熟体带头冲锋,它们身后成千上万的幼虫扑涌而上。像是浪潮般向前轰然拍去。

    虫子大军面对的敌人是丧尸鸟群。丧尸鸟的数量惊人,它们中也有头目,并非自发性地聚在一起。小头目们招呼着它们的小伙伴,疾纵飞驰。刷!刷!刷!一道道黑影闪电似的窜出,向着虫群冲击。

    地面上的高城沙耶、“宫本丽”抬头向天空望去,只见两大片黑压压的群体相互碰撞、撕比、分开。每一次碰撞都会落下大量的死体,虫尸、裂分的丧尸鸟,成批成批的落下,腥臭不可闻。

    丧尸鸟还好,身体干瘪,体内没有多少水分。它们被双头虫撕裂身体后也不会洒下黏液,只有硬邦邦的干肉。幼虫则不同,它们体内多汁,丧尸鸟尖长的铁喙一啄一啄,不知啄食或者碾碎多少幼虫,它们五颜六色的汁液喷溅泼洒,天空下起了彩色的雨水。

    人偶师长发挥动,发丝末梢连引着的人偶四散开来,向着围拢而来的丧尸、丧尸喵、丧尸犬等发动猛烈的撕比大战。

    毒岛冴子、高城沙耶、“宫本丽”、母丧尸被放置在原处,既没人偶攻击她们,也没丧尸扑咬。

    “那边的姑娘。”

    壁池兽上站着的少女微笑着打招呼。

    上官小红长剑一挥,斩去靠近她的丧尸鸟。“我认识你吗?”上官小红说。

    “我在此邀请你加入到我的队伍。你和他们不同。”少女说。

    “没兴趣。”

    上官小红一剑递出,剑芒迸爆,红光卷住一只丧尸鸟,砰的一声,气漩飚射,红光裹着的丧尸鸟炸裂成碎片。

    成熟体双头虫!

    一只成熟体双头虫反扑而上。它的一双脑袋疙疙瘩瘩,长满了肉瘤。

    “呀呀,咩咩,蝶!”

    沧井兽甫一摆尾,蓬嗤,水汽迸爆,气势汹汹地轰撞向冲上来的成熟体双头虫。嗤,嗤,成熟体双头虫的薄翅破裂,接着漏风,再难维系飞行的姿态。它向下坠去。沧井兽欢叫了一声,冲了下去。

    蓬!

    汁液迸溅,成熟体双头虫炸裂了,化成一蓬肉糜、汁液。

    “必吃,必吃。”

    壁池兽恼怒地吼啸。不待它身上的少女下命令。腾!壁池兽奔窜射出,直如激荡的绿色危流,奔势凶悍。

    “呀呀,咩咩,蝶!”

    沧井兽昂首长啸。它也非善兽,容不得壁池兽的叫嚣。

    将身一抬,沧井兽油滑的身体忿张,拉长关节,身形暴涨。拨动水汽,沧井兽逆流而上。直向壁池兽撞来。

    上官小红肃然以待。右手执剑,仗剑身前。

    咻嗤!

    壁池兽身上站着的少女弹指一射,立有一道白芒啸腾,钉向上官小红的左肋。

    “这次不再放你离开。”

    上官小红挥剑。蓬轰!红芒吞吐迸舞,像是燃烧的火团。啵的一声,钉向上官小红的那道白芒挤入迸爆的火团,其内发出一声刺耳的虫鸣,旋即湮灭。

    沧井兽、壁池兽,两兽并未停顿,一者自上向下奔撞,一者自下向上拱脑袋。轰!两兽的脑袋撞在一起,气浪掀涌,鼓起丈余高的气漩。壁池兽上站着的少女,沧井兽颈上站着的上官小红,错身而过。

    两兽再度冲撞,第二次冲撞是身体的碰撞。壁池兽的身体要比沧井兽粗一圈,然辄沧井兽凶焰炽盛,怒不可遏。长尾一扫,倒卷而上,砰的一声,扫撞在壁池兽腹上。

    水汽飙舞,拂擦着壁池兽的体表旋过。嗤嗤嗤!一片片肉片旋起,从壁池兽身上分离。嗷嗷凄叫,壁池兽飞速地退开。

    “乖。”壁池兽上站着的少女安抚它道。她屈指连射,噗噗两声,两道翠芒钻进壁池兽的上腹。

    轰!

    壁池兽的身体剧烈的抖晃。坚实的肌肉隆起,仿佛是一块块肉鳍,自颈向尾延展。就像身体披上了一层带鳍刺的铠甲。

    少女并不能完全控制壁池兽。以她的性子又不会放任壁池兽离开。能利用就该物已尽用,毫无价值时再甩掉,视若废物。少女通过神虫操控着壁池兽。壁池兽的皮下粘着一颗颗虫卵,各处器官也被双头虫雀占鸠巢。

    一只成熟体双头虫飞了上来,它扇翅疾飞,腹下插着一杆长矛,矛头尚未完全刺入它的腹部。长矛、成熟体双头虫像是融为一体,和谐而又怪异。

    壁池兽上站着的少女一扬手,双头虫向她飞近。待它掠过她的头顶,少女五指扣在长矛的长柄上。

    那只成熟体双头虫停止了扇动翅膀,立在长矛的矛头上。少女朝着它一笑,“辛苦了。”

    一句辛苦,血光蓬然,成熟体双头虫崩裂了。红雨喷洒,淋了少女一身。她置之不理,轻轻抚摸着长矛,就像在拂拭情人的面颊。

    “这孩子的皮肤好光滑,真好。”少女纯真地笑着。目光清澄。然则她沐浴在血雨之下,又是另一番光景。

    见血的壁池兽更为狂躁。它想要配种,和强壮的雄性生物配种。

    可是那只同样嚣张的沧井兽貌似是雌的……

    壁池兽羞怒无比。再次冲出。

    “呀呀!”

    沧井兽一摆身,劈开气浪,直向壁池兽迎去。

    蓬!

    紫光炸碎。光雨溅洒。

    壁池兽撞在了大提琴盒子上。人偶师朝着壁池兽身上站着的少女抓抓手,“嗨,我终于见到你了。”

    那少女伸出舌头,舔着长矛的矛头,她杏眼一扫,扫及人笑容可掬的人偶师。她是谁呀,不认识,不感兴趣,一看她的那对大大的乃就很不爽!

    少女理所当然的把人偶师归位讨厌的类型,不,是极度厌恶!

    “为何对我这般冷淡?”

    人偶师表情讪讪。

    她站在大提琴盒子上。左右两边分别是壁池兽、沧井兽。

    两兽注定大提琴盒上站着的人偶师,都觉得这人很碍眼,挡去它们的视线。

    上官小红什么都没讲,长剑一伸,送至人偶师的后颈。叮的一声,剑尖没能刺进人偶师的颈肉。紫芒氤氲,人偶师的后颈拂荡着紫光,荡开上官小红的长剑。

    “你喜欢后入啊。”

    人偶师抱怨道。

    “没有准备情节就要直接进入正题,似乎没情趣。”

    “对你就该直接。”

    上官小红再斩一剑。

    当是时,壁池兽上站着的少女挺起长矛,矛头转向人偶师。碧光蓬洒,罩向大提琴盒上的人偶师。

    一剑一矛几乎是同一时间针对人偶师。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