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了不带这样玩的。你砍人之前好歹给点提示。脑袋上套着雄性米老鼠头套的人偶不爽地盯着毒岛冴子。“学姐,我敬你是我的学姐。学姐就要有学姐的样子。拿出你的风度,OK?”

    毒岛冴子懒于理会。不纯洁的人偶就是矫情。不服就干,哪来那么多条例,难道她小姨妈来了?学姐左眼中的双头虫蠢蠢欲动,既兴奋又不敢太过分。女汉子上官小红就在上面盯着它。

    左眼陡地一疼,毒岛冴子无暇她顾。锵!再次出刀,大太刀换了一个角度,劈斩向上半身是腊肉的人偶的左月匈。“我先前捅了你一刀,那刀捅在你右月匈上。硬邦邦的。我不信你的左月匈也那么硬!”

    十指弹跳,似乎在敲弹空气。“学姐,真大胆。你是不是看上我这健美而又闪烁着腊肉光泽的月匈脯。别客气,我让你砍。”

    当,当,当,当!毒岛冴子还真砍了四刀。人偶愣是没事。优雅地站在原地。还不忘调侃毒岛冴子:“学姐,用力些。使出吃乃的劲。你懂的。”

    懂你妹啊!毒岛冴子怒极,砰,一声沉闷的劈撞之音响起。这刀劈在人偶的肚脐上。她那坚实而又风干了的月匈脯实在是匪夷所思,砍不动!

    “人家的肚脐可爱吗?”

    人偶的小腹向内一凹,刀刃与她风身体出现了缝隙。嗵!人偶向内凹陷的小腹猛地弹起,荡起一团紫烟。一股宏力传向学姐的大太刀,“啊!”学姐的身体向后微倾,手臂轻颤。

    “毒岛学姐,我决定了。你将会拥有我这般健美的身材。风干,我会风干你的身体。硬邦邦的,风干的硬邦邦的学姐。只是想一想我都想流泪。”

    一只强壮的母丧尸闪电似的闯入。她那带毛的大腿绷直,半白不白的眼珠子盯着人偶上身的腊肉。卧槽,这就是我一直找寻的肉啊,我不挖出来它们岂不是傻瓜。母丧尸见肉心喜,精虫一上脑,再难控制自己。那就撕比吧。

    拥有自愈能力的母丧尸高抬腿,呼地鞭出一腿。腿风炽烈,大毛腿像是一根石柱子,直接招呼向人偶的后背。

    腊肉人偶正对着毒岛冴子,所以母丧尸选择偷袭她。不,这不是偷袭,是战略!“哎呀,跟着上官小红大人,我似乎变得更聪明了!”母丧尸喜道。

    梆嗵!一记让人心寒胆颤的打击声。腊肉人偶纹丝不动,母丧尸的的小腿腿肉却炸开了,皮肉外翻,骨头也裂了,还好没断掉。

    因为不知疼痛,母丧尸也没什感觉。

    “好肉,好肉!”

    母丧尸喃喃道。

    不因她的小腿肉炸开而不悦,反因腊肉人偶的腊肉而兴奋。

    幸福来得好突然,母丧尸还没做好准备。“怎么办,怎么办。我相中了她那一身腊肉。好棒的腊肉,好硬!我很钟意。”

    母丧尸甚至伸出她的麒麟左臂,啪,啪,啪!拍着腊肉人偶的肩膀。腊肉人偶还是不动。母丧尸手掌渗血,刚才,她拍动腊肉人偶肩膀时很用力。

    高城沙耶道:“完了,完了!母丧尸她就喜欢强悍之人或者丧尸的身体,非要拆分别人的驱壳,安置在自己身上。还好我身娇体软,她看不上我。否则,她早就拆了我!”细思极恐,高城沙耶不忍直视母丧尸。

    腊肉人偶怪道:“哎呀,学姐,这只对我毛手毛脚的奇怪丧尸是你饲养的看门狗?你怎么不教她做狗的基本礼貌。狗就要像狗一样在地上爬。”

    “唔汪!”

    灰机·鸟布斯狗腿一蹬,爬了过去。

    “我乃灰机·鸟布斯。腊肉美眉,你唤我作甚。我可以舔你的腊肉吗,它们很美味的样子。让我食欲大增。是烤了吃,还是生吃,还是炖了吃。我真是幸运的鸟,遇到了美味的你。”

    肉翅一张,灰机·鸟布斯飞了起来。就是为了向腊肉人偶证明它是一只鸟,当然,它还兼具犬的身份。

    头上戴着雄性米老鼠头套的腊肉丧尸不耐地向“宫本丽”摆摆手。

    “宫本丽”轻哼了一声,可还是接受腊肉人偶的安排,她不如她。弱者服从强者的安排,强者制定规矩,弱者遵从游戏规矩。

    “不分主次的东西。”

    “宫本丽”很是瞧不起她的妹妹,腊肉人偶。“你真的以为自己是特别的?”

    将那些轻蔑的念头收起,“宫本丽”倏地怔了怔,适才,她心生轻视“妹妹”的念头,是我的想法,还是人偶师的想法?“宫本丽”没有求证的渠道。

    高城沙耶。“宫本丽”的目标是高城沙耶。

    “沙耶酱。”

    “宫本丽”的右臂一挥,一道亮光嗤啦绽开。高城沙耶的眼镜飞出去了,被那道亮光掀飞。

    双目隐隐作痛。高城沙耶微眯着眼。想要流泪。

    米老鼠头套下飘出嘲弄之声,“沙耶酱,你知道吗,男孩子都是好色的雄性生物,小室孝也是。有一天,我和男朋友kiss的时候,不小心被小室孝撞到了,他马上躲了起来。不过啊,我看到他了。那天我和我家的那位的甜蜜时刻格外悠长。托了小室孝的福。”

    “宫本丽”五指并拢,指尖伸出去的银色光线凝聚一处,凝成一道光绳。方才,打飞高城沙耶眼镜的那道亮光正是这根光绳。

    “你想说什么。”

    高城沙耶冷静地问道。她装作目难视物的样子,目光混沌。无需眼镜,她即可正常视物。“宫本丽”却不知。

    “我想说的是女孩要对自己好些。”

    “宫本丽”笑道。

    “只许男孩子和很多可爱的姑娘谈情说爱,为何女孩子就不能和两个三个或者更多的男孩子交往。就像我,变成人偶后,我和很多男孩子交流感情,事后再处理掉他们。一个不剩哟,全部处理掉了。床主市的丧尸很多嘛,他们还很肚饿。我为他们提供食物,不开心时拿他们出气也算是取走应得的报酬。”

    “我真替小室孝难过。她为什么喜欢你这样的女人!”

    “喜欢我?他喜欢我什么?我的这里还是这里?”

    “宫本丽”大笑。

    “别傻了,他那不是喜欢。是占有欲。我和他从小生活在一起,他理所当然的以为我是他的,是他生活中的一部分,学习中的一部分,以至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事实呢,事实是,我和其他的男孩子恋爱、kiss、牵手,甚至……而他呢,他还能怎样。小室孝默默祝福我,祝福我和我的男友。”

    “我讲那么多,你也不懂。沙耶酱,告诉我,你和别人kiss过吗?没吧。”

    “宫本丽”笑指着高城沙耶。

    “你什么都不懂,却装成很清高的样子,对我指指点点。”

    难道不可笑。

    “宫本丽”一抬手臂,咻!那根光绳甩舞,像一条银蛇。

    “人生不经历过,你怎知那边风景独好。”

章节目录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